八字看你哪些时间不宜结婚

八字看你哪些时间不宜结婚 八字看你哪些时间不宜结婚 2021-07-26 08:55:26 11335次浏览


刘自强知道这个丫头来了感觉, 女人只要一夹腿,不用说,肯定想劈开了,这他知道,已经不知道从多少女人那里得出这个结论了。

   刘自强深深吸口气,更加按捺不住心里躁动,红着眼睛,双手抓上了 小蕊的短裤,对着已经呼吸急促起的韩小蕊开口道。

   小蕊, 表叔现在要帮你把 裤子脱下来,进行关键的一步。

   这句话说完,韩小蕊红着脸,一下子抓住了裤子,有点害怕。

   表叔……您……您不会…… 傻孩子,你想什么呢,表叔能碰你么?我这是帮你唤醒本能,教你应该怎么和 傻根同房!刘自强耐着性子 说道

   韩小蕊也不傻,听过邻家婶子说过,只要男人脱掉女人的裤子,第二天女人肚子保准就大了。

   表……表叔,我听胖大婶说,女人被脱了裤子肚子就会大的……韩小蕊死死抓着道。

   刘自强暗骂这特么哪个婆娘瞎放的屁! 表叔问你,你和傻根脱过裤子没有,你肚子大了么?&rd(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quo;刘自强问道。

   脱……脱过,可是肚子…… 韩小蕊也很纳闷,晚上睡觉的时候,下了老大的决心才把裤子脱了,谁知道也没有怀上,她也不好问胖大婶。

   这不结了,表叔跟你说,表叔是大夫,他们都是瞎说,懂个屁,你听表叔的,别怕,表叔保证,教了你之后,你能给傻根生大胖小子! 真的?韩小蕊紧忙问道。

   真的! 那……那您脱……脱吧……韩小蕊红着脸,声音比蚊子都小。

   刘自强听完,深吸口气,伸出手这才一点一点褪掉韩小蕊的裤子! 随着裤子一点点的下滑,那白嫩的内裤显露出来,包裹着那幽芳 之地,简直要了刘自强的老命! 到底是处子之身,还带着淡淡的幽香,这韩小蕊平日也是爱干净的女孩子,白内裤穿的洁白无比,比那白雪还白! 褪去裤子之后,刘自强咽了口唾沫,又起身将韩小蕊的胸罩也摘掉。

   顿时,这具美丽的 身子,暴露在刘自强眼里,只不过韩小蕊害羞的捂着胸前,伴随着她这么一捂,那两团被挤压的更大了,纤细的手臂根本组挡不住那香气四溢的粉嫩。

   刘自强只觉得浑身血脉倒流,差点喷出鼻血来,呼吸急促起来。

   他伸出手,轻轻摸上那嫩白的内裤上。

   小蕊,咱们的前戏就快结束了,你可能已经感觉到不一样了,我们加把劲儿,继续。

   刘自强说完,轻轻抚摸起来,虽然隔着内裤,但还是能 感受到里面那娇嫩。

   他让韩小蕊劈开腿,伸出手指轻轻点在那芬芳之地。

   经历了刘自强那么多的手段,韩小蕊早就不行了,再加上她头一次感受到这种刺激,要敏感的多,那洁白的小内裤上,早就湿痕点点了。

   刘自强点在上面,顿时能够感觉到黏黏的感觉,他狠狠咽了口唾沫,这个时候,女人已经做好了全部准备。

   小蕊,这女人的身子,说到底就两个地方很重要,一个是胸,另一个就是你白色内裤内,现在,表叔给你脱掉,好好教教你这彩头怎么弄。

   说话间,刘自强轻轻扯上了内裤,韩小蕊有点害怕,轻轻按着刘自强的手。

   小蕊,我不是都说了,你别担心,表叔好好教你,争取你一下就怀上,这多好啊,省了多少麻烦,乖,你别乱动。

   刘自强连说带糊的,韩小蕊脑袋早就一片浆糊,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刘自强没有犹豫,一把将那小内裤脱掉。

   顿时刘自强瞪大了眼睛! 这…… 这粉嫩…… 竟然……光溜溜的! 刘自强兴奋的都要叫出来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女人,这简直就是所有男人眼中最好的礼物! 怪不得小蕊身子这么敏感,原来她是这种千里挑一的体质啊! 瞧着那粉嫩可爱,刘自强心里发颤,简直太美了,和所有女人都不一样,更加能牵动男人的欲望! 捡到宝了! 这可真是捡到宝了! 刘自强甚至都不知道应该干嘛了,出了神。

   表……表叔…… 韩小蕊羞死了,那里那么脏,没想到表叔竟然一直盯着看,她眼泪汪汪的,感受到自己光溜溜的被表叔看 到了全部,心理更是臊的慌,急切希望快些完事,都快急出眼泪了。

   好……好…… 刘自强狠狠摇了摇头,这才回过神来,爱不释手的摸了上去。

   那里很滑,比所有女人都滑,光溜溜的肌肤,跟她的胸一样,娇嫩无比,透着粉白的颜色,看上去特别干净,更加能唤起刘自强的冲动。

   他紧忙按下这股冲动,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她那里,韩小蕊身子一颤,那里狠狠抽了一下,顿时挤出一滴黏黏的 东西

   刘自强只觉得心跳快的他要上天了,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甚至比他头一次弄女人时候,还特么兴奋! 他深吸口气,开口道:小蕊,你知道,你这里是肚子大的关键,我知道你不知道怎么做,这样,我教你。

   说着,刘自强将裤子脱了下来,一根巨大就呈现在韩小蕊眼睛里,吓了她一大跳。

   表……表叔您这是…… 你别怕,表叔告诉你,这个东西,是男人最重要的东西,我有一根,傻根也有一根,来,你用手握住它。

   “别过来,你这个畜生,呜呜……”杨 佳宜的话还没说完, 陈大彪就拉过枕头,按住了她的脑袋。

  叫声把其它村民吸引过来就不好了。

  可是下一刻,他却惨叫了起来。

  他松开了杨佳宜,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人,正拿着擀面杖,朝自己的后背砸着。

  挨了一下,差一点把陈大彪疼死,他嗷一嗓子坐了起来,一脚把程伟强踹开。

  程伟强嘴里喊着,“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

  ”然后又疯了一样,朝陈大彪扑了过来,死死抱住了他的双腿。

  陈大彪都气死了,每每自己准备上杨佳宜的时候,都是这个傻子捣乱,这一次,还是他。

  他也是恼了,抡起拳头,朝着程伟强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程伟强也不反抗,他大嘴一张,朝着陈大彪的大腿就咬了过去。

  陈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惨叫了起来。

  “你给我松开。

  ”陈大彪抡起拳头,猛地砸到了程伟强的太阳穴上。

  程伟强闷哼一声,他的嘴巴,却死死咬着陈大彪的大腿,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来一块五花肉。

  陈大彪惨叫一声,抬腿蹬在程伟强的心口,把他蹬了过去。

  正在这时,房间里却突然响起了一声闷响。

  陈大彪脑袋一疼,一股粘稠的东西,顺着脑袋就流了下来。

  陈大彪 伸手一摸,一手红。

  血啊!他转过头一看,杨佳宜手里拿着一根擀面杖,正愤怒的盯着他,“你这个混蛋,还不快滚。

  ”陈大彪都气死了,今晚上来,一点便宜没占到,五花肉却被程伟强咬下来一块,现在更好,直接被杨佳宜开了瓢,他那欲望,一下子没了踪影。

  他盯着杨佳宜,狞狰的说道,“杨佳宜,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等着你的照片,被大家欣赏吧。

  ”陈大彪说完,转身又朝程伟强踹了一脚,这才踉跄着朝外边走去。

  杨佳宜这才松了口气,当她低头的时候,却看到程伟强直直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 强子

  ”杨佳宜尖叫了一声,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来到了程伟强的身边,伸手把程伟强的脑袋,抱在了自己怀里,嘴里不停地哭喊着,“强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可不能出事了啊,呜呜……”“ 嫂子,魔鬼,魔鬼被打跑了。

  ”正在杨佳宜痛哭失声的时候,她怀里的程伟强却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句。

  “强子,你真的没事了啊!”杨佳宜看了看程伟强,尖叫了一声,又把程伟强的脑袋,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刚才陈大彪对杨佳宜动手的时候,撕扯过程中,杨佳宜的内衣已经被扯掉,所以当杨佳宜把程伟强的脑袋,抱进了自己怀里的时候,她那大胸,就直接贴到了程伟强的脸上,那个地方,好巧不巧的,正好对准了程伟强那微微张开的嘴巴,程伟强忍不住吸了一口。

  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软,闻着那香甜的味道,程伟强的脑袋嗡的一声,他条件反射一般,就用力吸吮了一下。

  “啊……”那地方被程伟强一吸,杨佳宜的魂都差一点被吸出来,她的身子一下子软了,她恨不得搂住程伟强,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赶紧推开了程伟强,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着程伟强。

  程伟强知道自己过分了,他赶紧眼神呆滞的 看着杨佳宜,掩饰的说道,“嫂子,我想吃馒头,我饿。

  ”“哦,我这就去给你拿。

  ”杨佳宜一听,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他饿了。

  杨佳宜赶紧站起身,朝床边走去。

  看着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动,程伟强的鼻血,都差一点窜出来。

  杨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厨房拿了一个馒头,递给了程伟强。

  程伟强大口的吃了起来。

  杨佳宜坐在床边,看着程伟强香甜的吃着,心里却翻滚了起来。

  这陈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强子搂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没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伟强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钱,把厢房收拾一下,让程伟强搬出去。

  程伟强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脑海里,却一直想着一个问题,要是陈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还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线,要是真的那样,自己干脆把杨佳宜结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捡来的,和程伟峰又没有血缘关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杨佳宜,也不违背道义。

  程伟强想着,慢慢睡了过去。

  杨佳宜看程伟强睡着,就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了床边,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过去。

  她是再也不敢和程伟强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陈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释不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杨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钱。

  到了晚上的时候,杨佳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块钱。

  她的耳边,还响着村民的声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宽裕,就算是我能够挤出点钱给你,你能还的上吗?”更有那无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来吧,到时候我就给你钱……”想到了这些话,杨佳宜就气得俏脸铁青,可是冷静下来,她又感到了深深的无奈,自己一个女人家,带着一个傻弟弟,真的赚不来钱啊!看到杨佳宜无力地把百十块钱,放到了桌子上,程伟强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这是愁钱啊!不行,自己得想办法帮助嫂子筹钱。

  可是自己怎么样才能够弄到钱呢?正在程伟强想办法的时候,杨佳宜看着程伟强,一脸歉意的说道,“强子,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里,真的不合适,要不你到我们桃树园那个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话,村子里人,该说闲话了。

  ”程伟强一听,如遭雷击。

  自己要是去了桃园,那晚上还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所以他看着杨佳宜,一脸惊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赶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杨佳宜一听,眼泪掉了下来,“强子,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啊!”看到杨佳宜难受的样子,程伟强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样,他实在不愿意让杨佳宜伤心。

  所以他看着杨佳宜,傻傻的说道,“强子乖,强子听话,我要做那大钟馗,和魔鬼斗争。

  ”程伟强说完,朝杨佳宜握了握拳头,这才离开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发的恨陈大彪,要不是这个杂碎昨晚上闹腾,嫂子会让自己住桃园吗?他想着陈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 小翠

  程伟强冷笑了起来,陈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绿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钱掏出来,给我嫂子修理房子,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伟强咬了咬牙,转身朝陈大彪家里走去。

  程伟强来到了陈大彪家里,悄悄来到了卧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陈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伟强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吓了一跳,当她抬起头,看到是程伟强时,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迅速从房间里出来,看着程伟强,笑着问了一句,“强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强子看着王小翠,傻傻的说道,“我还带着棍子,我还想捅钱。

  ”听了程伟强的话,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没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伟强那鼓囊囊的地方,浑身一下子火热了起来。

  她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好,你去瓜棚等着我,去那里把钱捅出来。

  ”程伟强点了点头,转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屉里的一千块钱,装进了包里,然后转身,朝外边走去。

  王小翠刚出去不久,陈大彪就回来了。

  他赌钱输了,要回来取钱。

  当他打开抽屉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块钱,没了踪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机,就给王小翠打电话,可是王小翠的手机,却已经关机。

  陈大彪转身出了院子,准备去寻找王小翠,让她把钱还给自己。

  他刚出了大门,就碰到邻居张妈。

  “张妈,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吗?”陈大彪问了一句。

  “哦,刚才傻子来找她,她跟着傻子,朝村外出去了。

  ”张妈很随意的说道。

  陈大彪一听,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陈大彪满腹狐疑,转身朝着村外走去。

  ……王小翠跟着程伟强,来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 戏太多了,耽误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经决定了,她要省略那没有实质性的章节,直接进入正题。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发泄出来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伟强的裤衩撸下来,伸手抓住了他。

  那东西的尺寸,让王小翠魂都飞了。

  她捏了几下,然后急促的牵着程伟强,来到了床边。

  她把衣服全部脱了,坐到了床上,伸手从包里掏出一把钱,塞给了程伟强,喘息着说道,“强子,来,用你那个,捅我的这里,你捅的越用力,钱就越多。

  ”程伟强也是铁了心要绿陈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让程伟强的邪火乱窜,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过了王小翠手里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裤衩口袋里,然后挺着自己的东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顶了一下。

  “嫂子,这样就可以出好多钱了吗?”程伟强傻傻的说了一句。

  那地方刚刚接触,王小翠已经感受到了张伟强的力量与火热,她的那里,已经变得水汪汪一片。

  “嗯,啊……”王小翠娇呼了一声,“对对,就是这样,你用力捅,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钱出来了。

  ”王小翠说着,伸手抓了几张钱,塞进了程伟强的手里,然后双手搂住了程伟强的臀尖,死命的朝自己的身体搂了过去。

  程伟强再也受不了了,这个时候,什么钱,什么仇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现在只想进去感受一下,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风景。

  眼看程伟强就要顶进去,眼看两人就要灵与肉结合,正在这个时候,那棚子的门,却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彪悍的身影冲了进来。

  王小翠趁着月光一看,吓得尖叫一声,伸手推开了程伟强。

  那个男人,正是陈大彪。

  陈大彪看着两个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马勒戈壁的,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

  ”昨天晚上被程伟强咬掉的地方,到现在还疼得不行,现在这厮竟然来犁自己家的责任田了。

  陈大彪怒不可遏的冲了过去,揪住了刘名扬的头发,把刘名扬给掼到了地上,一阵拳打脚踢。

  “老公,你别打了,别打了。

  ”王小翠顾不得穿衣服,赶紧跑过来拉住了陈大彪。

  陈大彪反手就给了王小翠一记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双手卡住(姐弟乱性)了她的脖子,用力掐着,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贱人,竟然背着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双手双脚不停地乱抓乱踢,可是却根本无法摆脱陈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晕过去,可是下一刻,陈大彪却惨叫一声,迅速松开了王小翠。

  他转过了身,一眼就看到程伟强抓着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凶猛的砍了过来。

  看着程伟强一副不要命的样子,陈大彪吓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边,顺手关上了门,在外边疯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还敢和我凶,我这就报警,让警察过来,把你抓紧大狱去。

  ”王小翠一听,都吓疯了,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偷汉子,那自己以后还如何在村子里抬头。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八字看你哪些时间不宜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