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个奶局什么意思/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男人睡过就知道爱不爱

约个奶局什么意思/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男人睡过就知道爱不爱 约个奶局什么意思/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男人睡过就知道爱不爱 2021-07-26 10:25:14 47288次浏览


  书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 他舔着她肿胀的花蒂 一把扯开她的肚兜吸允   子荷行体得礼,对外一直称她为表妹,也未曾同其他女子来往,说他没有 男女之念恐怕不真实,不懂 范范的心思恐怕也不真实,只不过他现在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事业上。

   他在开出租车之余和一朋友共同投资个美容美发店。

  几个月维持后仍人稀冷落,在同事的怂恿下从事了色情服务,不久被查封,范范看着烟酒不沾的他从此嗜烟酒如命,心针炙地痛着,她用积攒的钱拉着他到外地旅游散心,在她的百般努力下,子荷的心情才有所好转。

  这时他才发现范范长大了,成熟了,会体贴人了,初来乍到的怯羞早已荡然无存,言谈举止早和这个 城市水乳交融,更重要的是范范体态柔媚,在当地气候的滋润下肤色细嫩白皙。

  他忽然发现面前这个全心全意为他的女孩其实非常适合他,而他这几年一直忽视她,有意疏离她,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但心里早已对她存有多重惯性的依恋,只是相信自己有一天会飞黄腾达怕她成了障碍的自私心理不承认罢了。

  如果再等几年缘分还在,他愿意娶她实实在在地过日子。

    三年后,25岁的子荷承包个小饭店,终因经营不善坚持不久后关闭,所有的积蓄折腾个净光,他不能不反省自己的能力,仅有一腔热情和冒险的干劲是成不了事业的。

  就是这时他认识了刚从国外回来的阔家小姐 巧巧

  她小时候有过一次小小的车祸,对开车有莫名的恐惧症,一次意外租车相识。

  她对这个老气寡语的男子颇有好感,后来把他骋为专用司机。

     范范发现子荷成了巧巧的专用司机后特别注重衣饰装束了,有时还问她女孩喜欢的东西,除此烟瘾更大了,更爱沉思了。

  兰兰隐隐地感到他这艘帆船在大海中失去了航线,而她这片专为她人工建设的岸不知何时才会靠近。

  她常常不知觉地陷入哀戚中,她的爱被他丢弃在窗台上任风吹雨打而无动于衷。

    这天是范范的生日,没有期待,还是有所期待。

  下了班准备几个菜想同子荷吃顿贴心的饭。

  巧巧不是交际应酬就是吃喝玩乐,不到午夜子荷是不会回来的,范范把菜张罗停当进屋换衣服,她今晚一定要以最美的姿态和子荷在一起。

  外面的彩灯已显出倦怠,但范范丝毫没有累意和睡意。

  子荷困吗?饿吗?范范惦念着,突然房门有开启的声音,子荷回来了!这么早是为她过生日吗?可见他心里还是记挂她的。

  惊喜的她迅速穿上衣服欲打开房门,但伸出的手僵硬那儿。

    “一桌子的菜,谁准备的?”女的声音传过来。

    “你要来,我特意让妹妹准备的,尝尝合口味否?”  “你妹呢?”   “大概在屋里睡了,凌晨4点了,不要惊醒她了,明早还要上班。

  ”  “你与那些阔家子弟完全不同。

  内敛、沉稳、朴质、处处为别人着想,和你在一起有种安稳感,你要是文化程度再高些,出身再好些多好。

  我有时就喜欢和你在一起。

  ”  “你就像我的女神,我这么多年等的就是你,你的任性,你的洋味……”  夜的冷(益智故事)气透过窗户包围来,范范用双手环紧自己,听着外面亲昵的响动咬紧嘴唇任泪滚滚而下。

  一个火星,一个木星, 怎能交融?他们在开玩笑玩游戏吗?巧巧新潮高贵有才艺,唯一的缺点是爱戏弄男人,她怎么会真爱上子荷?而子荷呢?他怎能这样肆意践踏她范范的真情?范范的心玻璃在重击下支离破粹后刺进五脏六腑。

     巧巧被父亲指派到另一城市接管公司的业务,子荷随她去了。

  范范呆坐在租屋里,感受着一室的清寂和子荷的气息欲哭无泪。

  他有他的航向,她明白作为一个男人想争取一番事业的不易。

  她不怪他。

  她27岁了,无论如何成了剩女, 农村的标准已有嫁不出去的迹象。

  她爱子荷整整10年,苦苦的,涩涩的,极卑微的,而又无怨无悔地执著着不愿放下。

  子荷28岁了,在农村也成了剩男,如果上天有眼,就让剩女嫁剩男。

  她不相信巧巧会和他有什么结果,他唯一的收获是体面几天,期盼事业上的奇迹出现。

  这点子荷想不到吗?他只是不死心,想抓住哪怕一点希望来改变命运。

  从农村来的男女又有几人不想改变命运呢?除了她。

  十年都悲凉地等了,再多几年又如何?最坏的结果是陪父母孤独终老。

    兰兰猜测得不错,七个月后的一天,她下班回到租屋,子荷正垂头丧气地吸着闷烟,看见范范,扑通跪在她脚下,搂着她的双腿低泣。

  范范的心在他的悔痛中旋转着,泪也缓缓而下。

    “我一直在等你,我们来自农村,终归农村,想挤身这个不属于我们的城市是要多种因素综合的。

  既然命运作弄,还是以及农村的 生活水准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吧。

  ”  “范范,对不起,我只想有一席之地让生活更好些,可我真是一事无成,我对巧巧根本不报希望,我知道她在男女关系上的任意,只想让她助我一臂之力,她也给我了实际的机会,可能力有限,工作屡屡出错,她一怒抄了我鱿鱼。

  ”  子荷回到了初来的生活节奏上,他在老家盖了新房,不久便和兰兰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他回报亲人的不再是好高骛远,而是现有的一切。

  通过舅舅找到母亲,原来母亲一直在小饭店洗碗,他不顾父亲的反对把母亲接回,一家人过着清清淡淡的日子。

  他们身边的农村早已悄然改天换地着,相信他们的生活在惯常中有不惯常的奇迹发生。

   自从郑秀秀成年后,出落地越发水灵动人, 刘志刚早就对她垂涎欲滴。

  “没事儿,就是桌子倒了。

  ”刘志刚故意大声道,他知道郑秀秀现在肯定 躲在自己的 房间里,于是选择不去戳破这份尴尬。

  他回到卧室继续和 张春华翻云覆雨,脑子里想着青春貌美的郑秀秀,更加神勇无敌。

  郑秀秀看到他和她 妈妈在一起了?她看到他的 身体了?刘志刚对自己的资本很有自信,加上郑秀秀又是个未经人事儿的姑娘,他甚至能 想到郑秀秀小脸羞红偷看的模样,不禁心头痒痒起来。

  张春华惊讶道:“哎呦,怎、怎么又来,啊……”这一晚,张春华嗓子都叫哑了。

  郑秀秀耳边萦绕着母亲的声音,脑中闪过一幅又一幅生动的画面,又羞又忍不住浮想联翩。

  翌日,张春华红光满面地起来做早餐,顺便叫郑秀秀起床。

  “秀秀,饭我做好了,妈妈去上班了。

  ”她又变回了温柔贤良的母亲,一点都看不出昨夜里与人偷情的影子。

  郑秀秀脸色微红地点点头,面对母亲时心情很微妙。

  一整个上午,郑秀秀总是想起昨晚的事情,心烦意乱。

  更奇怪的是,每次想到那场景,她的身体就热热的。

  这种感觉很陌生,很新奇,无疑为她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

  她想到同学们曾经的蛊惑,胆子变得大了起来,打开手机点开了一部小电影,躲在房间里偷偷看着。

  刚开始她有些害羞,甚至不敢直视那白花花一片的屏幕,到最后却小脸通红,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

  不知不觉,身上的衣衫已经褪至一半,弹软的饱满暴露在空气中。

  她小神闷哼着,回想着刘志刚那伟岸强健的身躯,感觉越发火热。

  刘志刚受张春华嘱托帮忙修水管,他刚打开门便敏锐地听到郑秀秀的卧室里传来一阵压抑的低吟。

  他立刻警惕起来,这声音是郑秀秀的不会错,顿时大吃一惊,难道郑秀秀带男朋友回家厮混了?他又是气,又是嫉妒,脑海里闪过白皙青涩的娇躯任人采劼的模样,下意识地喉头一紧。

  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刘志刚终于忍不住,一脚踹开了房门。

  里面的场景,却让他彻底愣住了。

  郑秀秀趴在床上,手中拿着一部手机,屏幕上播放着火辣刺激的画面。

  她的小脸红的如同一颗水蜜桃,衣衫尽褪,诱人的风景被刘志刚一览无余。

  刘志刚几乎是一瞬间便有了反应。

  他暗骂自己畜生,这可是春华的女儿,今年刚满十八啊!郑秀秀反应过来,小脸红地要滴血,连忙将自己裹进了被子里。

  她羞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而此时手机视频还在播放着。

  “啊,好舒服,美死我了啊!”郑秀秀赶紧将视频关掉,两人面面相觑,气氛有一丝尴尬。

  刘志刚连忙解释:“秀秀,你听 刘叔解释,我以为你被……”后半段话没有说出口,因为郑秀秀害羞地将自己全都裹进了被子。

  “刘叔,你快出去,我要换衣服。

  ”刘志刚赶紧出去关上门,脑袋里却还满是郑秀秀那诱人的……过了一会儿,郑秀秀从房间里出来,脸蛋儿还红红的,看起来煞是动人。

  刘志刚已经平复了身体的躁动,但眼神却忍不住流连在她白皙的大腿上。

  郑秀秀略带羞涩地问:“刘叔,刚才的事情,你可以不要告诉我妈妈吗?”刘志刚沉默了一会儿,良久才声音沙哑地问。

  “秀秀,你刚才在房间里做……那种事情吗?”郑秀秀一想到自己被刘志刚看到那么羞羞的事情,她便无地自容,眼睛也不敢直视刘志刚。

  “啊,你长大了,肯定会有那方面的需求,刘叔明白的。

  ”刘志刚上下打量着她,从粉嫩的脸颊,到白皙修长的脖颈,以及那发育良好的上围,饱满挺立,两条美腿白嫩修长,肌肤泛着诱人的光泽。

  她正值青春年华,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对刘志刚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刘志刚喝了口茶,掩饰自己心头的火热。

  “平时经常这样吗?”郑秀秀双手绞着衣角,小声地说:“我是第一次。

  ”“这种事情不能多做,伤身体的,刘叔也是为你好。

  (豁达大度)”刘志刚像是个慈祥的长辈一样教育着郑秀秀,心里却将她曼妙的身材勾勒个遍。

  “我知道了,刘叔,拜托你不要告诉妈妈……她知道了会骂我的。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郑秀秀这才放下心来,心里 充满了感激。

  刘志刚起身修理水管,顺手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充满阳刚气息的身体暴露在郑秀秀的眼下,刘志刚木匠出身,虽然年近五十依然健硕,背影十分宽厚。

  汗水顺着他小麦色的肌肤流下,郑秀秀想到了昨天刘志刚和母亲在床上的画面,有些口干舌燥。

  刚刚获得抚慰的身体,仿佛又重新热了起来。

  房间里似乎越来越热,郑秀秀的脸颊冒出了薄汗。

  刘叔的身材可真好,比她学校里的那些白斩鸡男生强多了……或许是生命中缺少父亲的角色,郑秀秀对这种充满成熟魅力的男人充满了憧憬,比如眼前的刘志刚。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约个奶局什么意思/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男人睡过就知道爱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