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中心:一半是欣喜一半是焦虑

结婚中心:一半是欣喜一半是焦虑 结婚中心:一半是欣喜一半是焦虑 2021-07-26 08:22:43 4458次浏览


孙妍今年十九了,来兽医所也有一段时间了,眼看着今天就是师父要检查她课业的日子,孙妍的心中,难免有些忐忑。

  虽说师父和她父亲的关系很好,但孙妍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的话,也端不起来这碗饭。

  她的家里很穷,只有父亲一人拼命挣钱养家,父亲 身体还不好,她想早点儿帮父亲分担一些。

  进了兽医所,孙妍就看到师父 吴宝库坐在那里,紧张的捏紧了衣角,心跳就加快了。

  “来了,今天要考的内容都记得吧?”一进屋吴宝库就严厉问道。

  兽医的 东西本来就生涩难懂,有很多东西她都不知道, 师傅就将如何给狗配种的书给她看,她能记住才怪。

  “师傅……我……我没记住……”吴宝库一听,脸色顿时就冷了下去。

  “怎么又记不住,我不是说了么,今天要讲给 动物配种,首要的就是动情,既然你不忘了,师傅就再教你一边!”说话间,他直接拉着孙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想让动物配种,就要让动物动情,这动情,就需要 手法的,在师傅身上练,按照师傅说的做。

  ”吴宝库严厉道。

  孙妍俏脸通红,她哪里碰过 男人的身子,想要将手抽回去,谁知道师傅抓的很严,她根本抽不回去。

  吴宝库感受到她往回抽着手,脸色很冷,“我教你东西,你最好乖乖学,这种练习的时候不多,你要把握好!”说完,吴宝库就松开了她。

  孙妍当然知道,可是她就是害羞,她一个大姑娘,怎么好意思摸男人,可是她又不能不学,毕竟她想要学本事。

  “师傅……我……我知道了……”孙妍低着头,抿着嘴道。

  “哼,知道最好,现在师傅把衣服脱了,你轻轻揉师傅的胸口,记住,手法一定要轻柔!”吴宝库哼了一声,直接将衣服脱掉了,随后拿着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孙妍俏脸通红一片,师傅毕竟是个男人,她还是个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这么羞人的动作,这种感觉,简直让她羞的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违抗,只能咬着牙按照师傅所说的,轻轻按着。

  吴宝库 点了 点头,“手法还可以,不过需要加强锻炼,你也不用害羞,咱们学兽医的整天和这些东西打交道,你要是脸皮薄,以后怎么给动物配种?”说完,吴宝库又道:“给动物按摩,只是第一步,为的就是让它不讨厌你,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要让动物达到可配种的标准,那东西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孙妍听到师傅这话,俏脸更红了,她看过兽医的书,知道师傅嘴里说的就是动物的那里,恶心死了。

  “看来你知道,那就好办了,动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样,这样好了,为了让你尽快掌握这种技能,你就用师傅的练吧。

  ”说完,吴宝库直接将裤子褪了下来……孙妍俏脸顿时就变了,瞧着师傅的身体,她整个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急忙背过身子!这可是男人的宝贝,她怎么能看?师傅怎么要让她看?“师……师傅……您这是要干嘛?”吴宝库冷着脸,哼了一声,“干嘛?当然是让你学东西!”孙妍脸上还是带着惊恐,紧忙问道:“学……学东西可以,可是您……”吴宝库一听,顿时怒斥起来。

  “我怎么了?我告诉你孙妍,我这是教你如果帮助动物配种,你要是以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马 给我滚蛋,我还懒得教你这种学徒!”孙妍自然不想离开这里,她还想着以后学好了本事,帮父亲赚钱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师傅那里,毕竟她是个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师傅……我……我想学……”“想学,就转过来!”吴宝库呵斥道,孙妍不敢不听,下了老大决心这才转过身来,可是低着头,不敢看师傅那里。

  “过来,把手伸过来!”吴宝库声音中透着不可违抗的命令,孙妍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走过去,伸出小手。

  “我告诉你,小妍,这男人的宝贝和所有雄性动物一样,只要你在我这里练出手,以后所有就没有什么雄性动物可以难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练习,那你这辈子都别想出徒!”吴宝库说完,哼了一声,开口道:“手法还是不变,柔一点,掌握好力度,而且还有,你看这里,这个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灵敏的地方,只要你轻轻磨砂这里,就会让雄性动物起反应,来,按照我说的去做。

  ”孙妍有点害怕,但是还是照做了,她轻轻动着,抚摸着师傅说的凹槽,心理按耐住恐惧全部记了下来。

  吴宝库眼里的目光,闪过一丝愉悦的舒畅,这小手的力度,简直让他沸腾!孙妍漂亮极了,谁能想到这么个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宝贝练手。

  虽然她有点不乐意,但是吴宝库还是兴奋!“对,这就对了,你的手法很正确,不过,还是要勤加练习。

  ”吴宝库说完,微微一笑,脸色稍微缓和了不少。

  孙妍见状,紧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现在还是有点害怕。

  “现在,让雄性动物起反应的手法你已经会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师傅要教你雌性动物怎么让它起反应。

  ”吴宝库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带着一丝火热直勾勾的盯着孙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师傅跟你说,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样,手法不一样,灵敏点也不一样,咱们这里也没有雌性动物,为了让你更好的学会,你就在你自己身上教学,以身教学,身领神会,来,把衣服褪了吧。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吴宝库直接伸出手,有点迫不及待的去扯孙妍的衣服!孙妍吓坏了,身子立马躲到一旁,惊恐的看着吴宝库。

  “师傅……您这是……”她是个大姑娘,还没有嫁人,师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吴宝库缓过神来,眯了眯眼睛冷声道,“雄性动物我们学完了,现在要学雌性动物的,怎么了?”“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孙妍紧张开口!吴宝库哼了一声,冷声道:“废话,想要学习雌性动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练,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学?不想学的话,就让你爸领你滚蛋。

  ”一听这话,孙妍顿时就蔫了,想到父亲的辛苦和期许,她露出犹豫,父亲不容易,她想要帮父亲分担,如果不学本事,她还能干什么?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还是突破不了这个障碍,她是个骨子里保守的姑娘,长这么大还没和男孩子牵过手,现在却要褪光了衣服给师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她纠结着,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师傅撵自己走,急的她眼泪汪汪的,小模样可怜极了。

  吴宝库哼了一声,见她没动,作势就要拿手机。

  孙妍一听,吓得眼泪都出来了,急忙道:“师傅……您别打电话,我……我褪还不行么……”说完,她挣扎着伸手摸向扣子,咬着牙轻轻的解开,顿时,美妙的风景一点一点的出现在吴宝库的眼中,孙妍皮肤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样,吹弹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将美妙的风景遮盖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丝火热,命令道。

  “这……这个也要褪?”孙妍俏脸通红,吓了一跳。

  吴宝库顿时道:“废话,你见过哪个雌性动物穿小衣的?”一听这话,孙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着嘴唇,红着脸解开。

  让人目眩的风景,一下子跃进了吴宝库眼中,如此的近距离,吴宝库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刚才一样,之后告诉我你的感觉!”吴宝库目光火热的盯着她,声音却很冰冷。

  孙妍只能听话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轻轻揉按着,她红着脸,平时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现在还要在师傅面前这个样子,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没什么感觉……”孙妍捏了几下说道。

  “没有?”吴宝库哼了一声,“你用手轻轻揉按最高点,再感受一下。

  ”孙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违抗师傅的命令,轻轻按起来,顿时,一股异样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让她身子忍不住颤了一下。

  “怎么样?有感觉没?”吴宝库问道。

  孙妍害羞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吴宝库眼中满是火热,看她自抚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开口道。

  “不过,你的手法还是生疏,来,让师傅好好教教你!”说话间,吴宝库伸出布满粗茧的双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手上传来的惊人触感让吴宝库爽的直哆嗦。

  极品!小腹里的火烧的他浑身燥的慌,却还是故意板着脸咳了咳嗓子。

  “让雌性动物动情的过程要更复杂,你仔细看我的手法。

  ”言罢便是开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动作幅度越来越大。

  孙妍不过一个未经人事的大闺女,哪里经得起吴宝库这般娴熟的手法,当时就觉得腿肚子发软,大腿下意识闭合磨蹭,脸蛋上也浮出一层红晕。

  她下意识想推开师傅,可总觉得自己用不上力气。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觉。

  师傅的手很大,很热,她觉得跟触电了似的。

  她这反应落在吴宝库眼中,也让后者心里乐开了花。

  这小妮子,到底是个雏儿,这还没动真格的呢,就来了感觉。

  只见他恋恋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经的说道:“刚才的手法是专门针对雌性的,你是不是觉得浑身没劲,还很麻,跟过电了一样?”闻言,孙妍红着脸点了点头,她的感觉被师傅一语说中,她心里很佩服,却也有些贪恋刚才的感觉。

  “好,刚才是手法教学。

  为师顺便再给你普及一下哺乳常识,哺乳过程是咱们哺乳动物繁衍成长的关键过程,来,你坐下,为师给你亲自示范一下。

  ”孙妍自然不知道吴宝库所谓的亲自示范是什么意思,乖乖坐在凳子上。

  可当看到吴宝库蹲下身子,张嘴凑过来的时候,她慌了,双手死死护着。

  “师傅,您……您这是……”见状,吴宝库怒了,起身指着孙妍就训斥起来。

  “我这是要给你模拟动物的喂养过程,这可是兽医的必修课!把手拿开!”孙妍一脸犹豫,父亲告诉过她,这个地方不能随便给外人看。

  可转念一想,师傅也是为了给自己言传身教。

  索性,她红着脸缓缓把手放了下去。

  见孙妍被自己吃的死,吴宝库刚蹲下身子,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兴致被扰,吴宝库一脸不悦的去接电话。

  电话正是孙妍的父亲孙 大国打来,想打听下自己女儿的学习情况。

  吴宝库不耐烦的让孙妍过来接电话,自己眼巴巴的在旁边看着。

  眼看孙妍光着上身,一手打着电话,一手捂住胸口,吴宝库心里突然有了个疯狂的念头,下意识舔舔嘴唇,起身走了过去。

  见师父过来,孙妍正说要挂断电话,吴宝库却拜拜手,道:“没事,你把电话开免提,继续聊就行。

  为师时间宝贵,所以你要一边打电话一边看好为师的示范。

  还有,千万别发出声音,不然为师会分心,知道吗?”孙妍点了点头,开了免提,然后放下话筒,说道:“爹,师傅说不用挂,他正在……嘤……”她话没说完,吴宝库突然发动攻势,脑袋直接凑了下去……这一声嘤咛宛若魔音,让吴宝库当时眼睛都有点红了,嘴里跟装了发动机似的肆意索取。

  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和一种说不出的酥麻感让孙妍的娇躯来回扭动,大腿来回磨蹭。

  “丫头,你咋的了?”孙大国在电话中问道。

  孙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那么羞人的声音。

  “我……我没事,嗯……”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却在不住颤抖,贝齿死死咬着樱唇,生怕自己发出声音会打扰到师傅。

  虽说心里臊的慌,可孙妍总觉得师傅很厉害,弄的自己还挺舒服。

  他好几次忍不住要叫出声,只得用小手死死捂着嘴巴。

  吴宝库现在心里更是有股说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孙大国是老相识,现在却隔着电话偷摸的欺负人家的女儿,还是个十八九的黄花大闺女,这让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头,你要好好听师傅的话,知道了吗?”孙大国在电话中说道。

  闻言,孙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声。

  “老孙,你放心吧。

  你女儿还算听话,我正教她实践呢。

  ”吴宝库含糊不清的说道。

  “那就行,老吴,你多费心,可得好好教我家这丫头。

  ”孙大国隔着电话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正在被吴宝库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毕生所学好好教她。

  ”吴宝库突然停下动作说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孙妍,低声道:“刚才为师教你的手法,再复习一下。

  ”见师父手指的方向,孙妍脸蛋突然一红,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就伸出纤手攥住师傅的宝贝。

  少女纤手带来的顺滑感让吴宝库连吸几口冷气,继续埋头索取起来。

  这没一会的功夫,孙妍就已经软成了烂泥,上身抵着吴宝库的脑袋,手上动作却一直没停,一边还要断断续续的回应着父亲的话。

  兴许是太刺激了,吴宝库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点缴械,连忙起身。

  没玩到正戏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师……师傅,可以了嘛?”孙妍红着脸蛋说了一句,觉得两腿无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会叫出声。

  吴宝库眼睛滴流一转,点了点,然后对着电话说了一句,道:“老孙,你女儿挺聪明,一学就会。

  一会我再教她点别的,你俩继续聊。

  ”难得被师傅夸奖,孙妍心里一喜,觉得只要按照师傅说的做,就一定能留下来拜师学艺。

  “为师问你,刚才什么感觉?”这边通着电话,吴宝库没敢把说的太明,可孙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认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脸蛋,轻声憋出一个字。

  “痒……”“这是正常反应,具体是哪?”“就……就是这里。

  ”单纯的孙妍指了(大炕上性经历)指自己下方,却全然不知道,她此时的模样带给吴宝库何等的冲击力。

  此时的吴宝库觉得都快爆炸了,却也只能强忍冲动,低声说道:“除了痒之外,是不是还有很多粘乎乎的东西?”闻言,孙妍脸蛋通红,巴不得找个缝钻进去,点了点头。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知道时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声音压低,道:“很好,身为兽医,你一定要记住,这种时候就要进行最后一步。

  得用东西帮雌性动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话,那些粘乎乎的东西会堵塞,轻则无法配种,严重的话还会发生溃烂。

  ”这些东西孙妍压根不懂,一听师傅这话当时就慌了,眼泪直打转。

  “师傅,那……那怎么办?你快帮我,我不想……”孙妍没控制住音量,声音大了点,电话中的孙大国当即疑惑道:“丫头?怎么了?疏通啥?”吴宝库脸色一变,忙的比出噤声收拾,而后一本正经的回道:“没事老孙,就是这丫头身子有点小毛病,我马上就帮她治。

  你先别说话,省的我分心。

  ”被吴宝库这么一说,电话中的孙大国也没敢再发出动静。

  只见吴宝库装模作样的绕着孙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过去,低声道:“把裤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起来。

  ”一听要脱裤子,还要撅屁股,孙妍犹豫了。

  “怎么?不愿意?”“别……别,师傅,我愿意!”孙妍也没多想,更怕那儿真的会溃烂。

  她耷拉着脑袋把裤子连同粉色小裤褪下,而后走到桌子前,俯下身子,脚尖踮起,屁股高高翘起。

   “是谁!是谁!”“是你爷爷我!”老林一身干净的运动服,挽着袖子像一堵山一样站在 阿良的面前。

  幸好他早上不是很放心 小娇一个人出门,当然也有舍不得的成分,于是就偷偷的一起跟了出来,要不是他在的话,那岂不是小娇就要被这个瘾君子打了?他的 女人也是这种货色随便打的?老林长年锻炼的身体和阿良长年吸毒的身体在这一瞬间就成了鲜明的对比。

  哪怕年龄上面差距了很大,但是在体力上面完全不是对手。

  “混蛋!”阿良想趁着老林看小娇受伤没有的空隙间偷袭老林,可还没挨打老林的衣角,又被老林重重的一脚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哀嚎。

  “杀人了!杀人了!”阿良知道依自己这幅半死不活的身体肯定不是老林的对手,索性 躺在地上耍起了无赖,加上刚才被老林打出来的鼻血,这时候看起来还有几分逼真。

  “大家快来看啊,这个老不死的仗着有钱勾引我老婆,睡了我老婆还来打我!苍天啊,快长长眼啊!”老林低头看着躺在地上,恨不得把四周所有人都叫过来的阿良更是觉得恶心。

  “闭嘴!”老林毫不手软,一脚踢在了阿良的肚子上面,又是一声惨叫。

  “你这个老不死的!肯定是你勾引小娇了对不对,你可真的是好意思,那年龄都能当小娇的爸爸了,还睡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女人。

  ”阿良打不过,但是嘴快啊。

  一直不干不净的喋喋咻咻的骂着。

  有一种人是你打都打不怕的,脸面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老林慢悠悠的拉了拉裤腿,蹲在了阿良的面前。

  “我告诉你,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就是不能打女人,至于你,在我的眼里已经不是男人了,呸。

  ”一口浓痰吐向阿良,老林头也不回的拉着明显还是惊吓过度的小娇向家里的方向走去。

  这种人,你和他啰嗦些什么?他不禁打,空有一张嘴,对骂简直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刚进屋子,小娇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进老林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今天多亏了老林,不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被阿良那个已经丧失了心智的男人打成什么样子。

  从来都没有想过曾经以为彼此相爱 的人会有一天对着自己举高了拳头。

  “好了,好了,不哭了,这不是我在的一天,就不会让人欺负你。

  ”老林假意安慰着,大手却一直沿着小娇的背部到臀部来回抚摸着,这种手感和弹性应该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的。

  一边顺着小娇的背帮她舒缓情绪,一边轻飘飘的解开了小娇的纽扣。

  这种时候,老林能想到最直接的安慰就是奉献出自己。

  等两个人纠缠开来已经都到了晚上的时间了,老林心疼小娇,就不让她做饭了,带着她出来吃一顿大餐。

  老林年轻的时候不会浪漫,老了倒是跟着别人学了很多,但是又没有可以一起浪漫的人,这下好了,都对着小娇用了。

  拿起手机定了一家带音乐带红酒的烛光晚餐,今天晚上老林要给小娇一个惊喜的夜晚。

  果不其然,当小娇踏进餐厅里属于他们两个私人包厢时,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老林,你也太浪漫了吧!”涂着鲜艳口红的小娇学着以往在电视上面看到的那样轻轻的将牛排送入口中,看着那小嘴的蠕动,老林觉得他又能想起来小娇在床上的妩媚。

  小娇的一只脚从桌底静悄悄的划过老林的腿一只抵达到双腿之间,摩擦着老林的兄弟,让老林一阵火热。

  一只手捏住这只俏皮的小脚,果然人美,连脚都美,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可以看得清楚玉足上面每一寸的温度。

  “你这个小妖精,我就算载在你手里也值得了。

  ”老林色眯眯的望着咯咯咯坐在自己对面直笑的小娇。

  这个坏丫头,不仅不知道羞,还不轻不重的踢了一下老林的下身,这让老林一下子精血上头,饭都不能好好吃了。

  为了避免两个人在餐厅这样的公众场合做出点什么,老林微微坐直了身体,转移话题。

  “小娇,以后阿良那种人渣你就不要和他见面了,至于你 父母那边,我都会帮你安排好的。

  ”老林的话让小娇一下子又想到了早上发生的事情,以及那个躺在地上满嘴脏话,自己已经完全陌生的阿良,一下子变得沉默了起来。

  老林也知道她心情不好,任何人对于感情都有一个过渡期,要是小娇一点都不难过,没有丝毫的留念,那才让老林觉得小娇是一个冷漠的女人了。

  “老林,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他有一天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小娇呢喃的开了口。

  最早最早的阿良是一个普通却正直善良的少年,他们有过一段单纯美好的时光,如果不是毒品,那么现在的他们恐怕已经结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也不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情了。

  毒品是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变成另一个陌生的人。

  “小娇,不要去想那么多了,那是他自己选择的,愿意走的路,你没有办法替他去走,以后我来照顾你难道不好?”老林终于直白的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他当初第一眼就挑中了小娇,不为了别的,就是喜欢这个姑娘,她的脸蛋清纯,身子又丰满,性格也温柔,他老林就是这么肤浅的人,不看你外表的人,也绝对不会想看你的内心。

  老林的话让小娇羞红了脸,虽然老林的年龄各方面都足以做她的爸爸,但是他也在各方面征服了自己。

  “老林,我想我以后就想好好的跟着你过日子成不,你要是不嫌弃我年纪小,我就陪着你。

  ”一只脚还被老林捏在怀里,整个人刚说完,被老林顺势一带,就落入了老林的怀里。

  老林激动的冲着小娇鲜红的小嘴巴猛的亲上两口,想不到他人到中年,桃花运还真的就来了。

  以往好色归好色,但是这会的小娇就真心实意的想跟着自个。

  那以后自己也不能亏待了别人。

  这顿饭就在两个人其乐融融的笑意中吃完了。

  老林和小娇两个人难舍难缠的相拥着回家,一顿饭吃出来的激情已经让两个人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进入正题了,但是突然小娇刺耳尖锐的手机铃声很不合适的响了起来。

  老林现在头皮发麻,恨不得把小娇的手机丢的远远的,尽坏事的东西。

  小娇扭着在老林怀里的身体撒着娇。

  “哎呀,让人家把电话接了嘛,你怎么这么急色。

  ”女人永远是这样,嘴巴里面说着不要不好,心里面却是窃喜,代表着自己在男人心里的魅力十分的浓厚,谁会不高兴。

  老林也的确是二十多年没用过枪,一用就上瘾,哪个男人受得了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人在自己的身边,更何况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在小娇的身上,老林感受到了曾几何时年轻气盛的感觉。

  “喂,是谁啊,哎呀,你别闹。

  ”小娇一边咯咯咯的笑着,一边接了电话。

  “哼!你这个小贱人,在和自己爸爸一般大的人调情也开心的很嘛。

  ”电话那一头传出来阿良阴阳怪气的嘲讽声。

  老林本在乱摸的手一下子就停了下来,和小娇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阿良这种人永远是不知道尽头在哪里的。

  “你今天不是说给我十万块分手的吗?我回去仔细想了想,十万块肯定是不够的,便宜了你和那个老头子,给我二十万,咱们两就断的干干净净的,眼不见心不烦,以后你和那个老不死的怎么鬼混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阿良带着不屑的语气从扩音器中一字不落的传了出来。

  老林气的直哆嗦。

  开玩笑。

  他是老不死?!论体力,论身价,他都比这个阿良好到不知哪里去,除了年纪大了一点,这是他父母给的,他也决定不了,就不吸毒这一点上面他都比阿良好的多。

  吸毒是什么?是个大坑!进去了就出不来的,俗话说的好,浪子回头金不换,多少浪子在毒品的坑里能回头?小娇也知道阿良的话让老林极度的不舒服,扭着小翘臀在老林的怀里蹭了蹭,示意老林不要生气,反正她现在都已经是老林的人了。

  “二十万?这是不可能的,第一我没有,第二就算我有,我也不会给你。

  ”小娇的语气平静。

  她今天已经想通了所有的事情,她没必要还在阿良的身上苦苦挣扎,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就算老林年纪大了,可是对她真的是好的没话说。

  “呵,不给我?不给我你良心过的去?可别忘了我当初是怎么救的你父母。

  现在是你甩了我,别想摸掉自己的良心债,给我戴了绿帽子,难道不该付出点什么?”阿良已经变得气急败坏,不给钱?煮熟的鸭子飞了?别说二十万,昨天说好的十万都不想给了?这怎么可能。

  “阿良,恋爱是自由的,你不能总是拿我父母的事情来威胁我,你也威胁不到我什么,这么久了,我还为了你偷东西做坏事,就为了满足你吸毒,你不觉得其实是你欠了我很多吗?“小娇心平气和的一点一点和阿良说着,渴望唤醒他最后一丝人性,让大家留一个体面的告别,好聚好散。

  “你在逗我?我欠你的?就你爸妈那两条命,我让你帮我偷点东西度过难关那都是应该的,说句不好听的,连你的命都该是我的,你居然还在这里和我说道理谈条件?我没和你开玩笑,明天必须给我二十万,少一个子都不行,你明天在那个老不死的家里等着我去拿。

  ”阿良的话一字一句的敲进了小娇的心里。

  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的没得救了。

  自己还天真的希望彼此都能体面一点的告别。

  “我还是那句话,我一毛钱都没有,还有,我们彻底结束了,朋友都做不成,以后不用来找我了。

  ”说完,小娇就毫不留念的啪嗒一声关掉了手机。

  以前还想为了阿良哭一哭,现在倒是觉得对于这样的人,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已经没有哭的必要了。

  “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老林像是在安慰小娇,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老林把小娇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给她一点自己能给的保护。

  因为阿良的事情两个人早早的睡了,就连老林这样急色的人都没了什么兴趣,突然意识到两个人要是想继续在一起,前面的路真的难得走,要一起面对很多东西。

  先开始都只是抱着想玩一玩的心态,到现在已经到了退步不可以的地步。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就被啪啪啪的巨大拍门声给吵醒了。

  小娇一脸迷迷糊糊的躺在老林的怀里撒娇,不愿意起床。

  但是老林马上敏感的觉得不对劲,他的家里很少会有人来,因为自从小林有出息后,基本上他已经不和外面的人联系了,而且小林早已经出国了,这个点来的肯定就是昨天吵吵闹闹的阿良。

  老林也不慌不急的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刷了牙洗了把脸,换了身运动服运动鞋去开门。

  等会解决了这个纠缠不休的瘪三,他就要出晨练了,这可是他多年不变的习惯,能够保持这样好的体魄和身材,说到底还是和他的好习惯有关。

  老林一开门果然看到阿良那一张营养不良导致发黄发黑的脸,还没等老林开口,阿良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破口大骂,一头撞开老林冲了进来。

  “告诉你,死老头,今天无论如何你和那个小贱人都要把二十万快钱给我!”阿良这几天早就已经被毒瘾逼的没有办法了,走投无路都想要去抢劫,要不是他现在的身体实在是没办法了,压根抢劫不了。

  今天他一定要想办法在老林他们这里搞到二十万,这样的话又能潇洒一阵子了。

  本来还在房间睡觉的小娇模糊之中听到声音,也顾不得什么了,裹着浴巾就冲了出来。

  (爱女狂欢)阿良看见衣冠不整的小娇,又是一阵嘲讽的笑声。

  “就知道你这种女人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出来,早就背叛了我和这个老头子搞在一起了吧,别说什么和我体面的分手,想因为这个老头子的钱和我分手,没门,今天你们两要不给我二十万,要不我就住在这个屋子里面不走了!”老林靠在大门上面,气极而笑。

  他就猜到是阿良,但是真的没想到他还挺有耐心的,率败不倒,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就滚。

  ”“不可能!除非给我二十万。

  ”回应老林的是阿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老林已经彻底失去了和阿良说话的耐心,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揪住阿良的衣服,再一个左勾拳狠狠的打在了阿良的鼻梁上面,再一个抬脚,重重的跺在了阿良的小腿骨上面。

  老林这算是下手轻的了,如果他真的心狠手辣,直接跺在阿良的膝盖骨上面,怕是他这辈子这条腿就废了,到底是做人留一线。

  但是明显阿良不知道天高地厚,已经痛到整个人脸部都变形了,还是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爹骂娘。

  “你最好赶紧从我这里滚出去,二十万肯定是没有的,但是你再不走,我就会选择报警,昨天你和小娇的通话我可是全程录音,要是让警察知道你这样的瘾君子在我这里闹事,后果你自己承担,不进去蹲个两年是不可能的。

  ”老林早就留了一手了,这年头法治社会,谁怕谁。

  更何况年轻的时候他老林可是苦着过来的,搬砖做苦力,别的不敢说,光说力气,一个人打像阿良这样的小辈几个都可以。

  说归说,老林像是还想要刺激阿良一样,完全不顾躺在地上的他,走到了小娇的身边。

  小娇身边仅仅只是裹了一条浴巾,大部分的肌肤裸露在外面,老林粗糙的手掌就在小娇光滑的肌肤上面来回的游走,像是享受又像是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手掌顺着小娇丰满的山峰,丝毫不知道羞的摸到了小娇的翘臀和幽深的山林之间。

  小娇羞红了脸,但是还是没有推开老林,欲拒还迎的靠在了老林的肩膀上面,轻轻的哼着。

  “狗男女!”阿良实在受不了刺激大吼出声。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结婚中心:一半是欣喜一半是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