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旅游的時候做了:大手伸進她的肚兜揉弄

男朋友旅游的時候做了:大手伸進她的肚兜揉弄 男朋友旅游的時候做了:大手伸進她的肚兜揉弄 2021-07-29 14:15:07 3806次瀏覽


  導語: 老公總喜歡看日本的動作 大片,所以每次都逼我也學著大片中的女優穿上學生裝跟老公 房事,老公說他特別喜歡制服誘惑, 尤其是 女人 扮上 學生妹,比護士制服更加喜歡呢,我開始也慢慢的搔首弄姿的擺出各種不雅動作,為了老公我咬牙忍著。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結果,因為我們結婚這么多年算是為高中戀愛畫上圓滿句話,可高中畢業后沒有考上大學的老公寧肯選擇就業也不愿意復讀,他說考不上就考不上大學吧,有很多不是大學畢業的照樣可以當老板,我拗不過 男友的想法,反正我大學也是需要花錢的,我不想讓家里繼續替我負擔,于是我鼓勵男友供我上大學。

    家庭生活困難,不僅要負擔幾個哥哥上學,還要供我上學,于是父母希望我不要繼續上學了,反正就算考上大學也不會出錢了。

  我不能不上大學,因為這是我的一個夢想,尤其是這個小山村里,家里是不能繼續出錢了,于是我只能依靠我的高中男友了,我希望他能夠支(左手握右手)持我,那么他只能犧牲自己的大學夢來掙學費 讓我上大學了。

  口述:每次房事老公都逼我扮學生妹老公房事學生妹  我很感謝男友對我這些年的照顧,沒有他我不可能順利完成大學,可是我就在我大學畢業找到工作準備跟男友結婚的時候我突然發現男友開始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每次跟我說話都是油嘴滑舌的,像是一個社會老混子一樣奸猾,我不知道是當今的社會改變了男友,還會男友無意之中學會了社會的不良風氣竟然如此的讓人惡心。

    即便是如此的讓我不能接受,還是依然兌現了我的承諾,我要嫁給男友,畢竟我欠他一個大大的人情,我們高中的時候認識也算是情竇初開吧。

  雖然沒有能夠一起生活四年,但是這四年的生活讓我感覺還有那種校園味,即便是男友再怎么讓我不舒服,他還是愛我的,這就是足夠了,我會慢慢習慣他的,或者我還可以改變他的呢。

    結婚后我越來越發現老公已經不是過去的男友了,有很多的習慣是我沒有辦法接受的,老公總喜歡看日本的動作大片,所以每次都逼我也學著大片中的女優穿上學生裝跟老公房事,老公說他特別喜歡制服誘惑,尤其是女人扮上學生妹,比護士制服更加喜歡呢,我開始也慢慢的搔首弄姿的擺出各種不雅動作,為了老公我咬牙忍著。

  口述:每次房事老公都逼我扮學生妹老公房事學生妹  可是一次兩次也就是罷了,問題關鍵是每一次房事老公都讓我扮上學生妹,我就不理解這到底是啥意思,難道我就是老公的一個性工具嗎?心里想著大片中的女優胴體,而我就是一個軀殼任由老公折騰,甚至有一次老公狠狠的拍打著我的屁股,我想老公真的與過去單純的男友大相徑庭,說變態真的一點都不委屈他現在的性行為。

    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話: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人的思想是同樣的道理,從善如登,從惡如崩。

  老公的行為思想無法改變,能夠改變的就是我們個人,我想選擇離開,雖然老公為我付出很多,我會把錢還給他,我不想因為大學學費就把自己的活脫脫的出賣了,我也想屬于我的愛情,這就是一個交易婚姻,沒有任何愛情在里面。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 劉士功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體內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一般。

   最后實在沒忍住,顧不得其他,我躡手躡腳的來到衛生間里。

   剛走到衛生間里,便看到一套女人的貼身衣物,不用說也知道是 李素的。

   剛準備做壞事,沒想到腳下一滑…… 哎呀。

   我驚呼了一聲,揉著自己像是被摔成兩半的屁股,暗怪自己不小心,剛要起身,衛生間的門卻突然被打開了,隨之傳來李素充滿擔心的聲音: 小威,怎么了? 我與她四目相對,一時間 兩人愣住了! 我現在手里拿著她的貼身衣物,任誰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時間像是放慢了無數倍似得,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么跟她解釋,只覺得非常的內疚與羞愧。

   啊…… 李素驚呼了一聲,連忙捂住了通紅的臉頰,能看到她那雪白的脖頸因為害羞而發紅。

   這種 事情,被逮個正著,我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趕緊低著頭解釋道: 嫂子,我……我實在是忍不住,所以才…… 已為人婦的李素看著眼前的一切,俏臉更加羞紅。

   小威,你…… 面紅耳赤的我只覺得十分尷尬,低著頭不敢看她。

   畢竟是經過人事的女人,她很快便恢復了平靜,道:你已經是成年人了,有需求很正常,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能這樣了! 看她沒有責怪我的意思,我連忙點了點頭,把手中屬于她的內衣連忙掛在了衣架上,扭捏道:嫂子,我給你弄臟了,明天幫你洗一下。

   話音剛落便后悔了,李素的貼身衣服如果我幫她洗的話,豈不是有些過于曖昧,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 咳咳…… 李素像是被我的話嗆到了似得,劇烈的咳嗽了兩聲,身體隨著咳嗽顫動了兩下,看的我眼睛都直了…… 看著我毫不掩飾的侵犯目光,她瞪了我一眼,道:你不用管了,趕快回去休息吧。

   是我疏忽了,也是時候給你物色個女朋友了。

  說完便用家長的語氣催促著我回去睡覺。

   我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真想立刻告訴她說我已經有喜歡的女人了,而且那個女人就是她,當然,這些我是萬萬不敢說出來的。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翻來覆去,我怎么也睡不著,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清晨,李素如往常一樣,喊我起床、吃飯。

   飯桌前的我低著頭不敢面對她,腦海里不斷回想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小威,高翔這幾天就要回來了,你要老實點。

  李素呢喃了一句,臉色羞紅。

   知道了嫂子。

   我自然是明白她所說的‘老實點&quo;是什么意思,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沒有生氣,我心里情不自禁的有些竊喜的感覺。

   也不知道高翔上輩子做了什么好事,今生才娶到李素這樣的大美女,想到接下來這幾天要發生的事情,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吃過了早飯,與李素并肩而行,來到了工廠。

   在褲子部跟她說笑了一會,再一次告誡她千萬不要答應馬健的要求,見她答應了后,我才放下心來。

   上班時,我又趁著空閑的時間,跟交好的同事打聽著關于馬健的一切,那老東西三番兩次的欺負我的女神,我絕不會輕饒了他。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三天,或許是李素把我的話聽進了心里,亦或者是高翔大哥就要回來了,馬健兩次找她,都被她以各種理由給推辭了,讓提心吊膽的我稍稍安心一些。

   今天是周六,鄰居大哥回來的日子。

   小威,飯做好了,你收拾行李干什么? 嫂子,飯我就不吃了,今天 翔哥就回來了,我住在這里怕翔哥多想,所以打算出去住幾天。

   花那冤枉錢干什么,你住在這里,高翔也是知道的,咱們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用擔心的。

  或許是想起了那夜在廁所里的事情,她的俏臉微紅。

   我……其實我也不想離開,但是想到晚上她和高翔絕對會那啥,我心中有點不是滋味,還不如眼不見心不煩。

   放寬心好啦,快來吃飯。

   李素不讓我走,出去住的事情也就這么被李素給扼殺了,她今天特意穿了一套緊身的衣服,凸凹有致的身材,展露無疑。

   我當然知道她是穿給高翔看的,心里火辣辣一般的疼,連香噴噴的飯菜都難以下咽。

   人家小兩口本就是夫妻,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但我就是感覺到憋屈。

   鐺~~鐺 晚上,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門外響起敲門聲,高翔終于回來了。

   翔哥。

  我強顏歡笑著跟高翔打招呼。

   小威啊,一年多沒見,我都快認不出來你了。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淡淡的微笑。

   怎么這么晚才回來啊,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做點飯。

  李素看到高翔后,滿臉歡喜。

   翔哥,你和嫂子說話把,我先去睡覺了。

  看著高翔與李素親密的樣子,心中猶如刀絞。

   咱們兄弟好不容易見一次,睡什么覺啊,坐在一起喝點酒,敘敘舊多好。

   算……好吧! 我本來想拒絕的,可是一想到干柴烈火的兩人與我腦補出來的畫面,我就特別難受,正好大醉一場。

   去買幾個菜,買瓶白酒,我跟小威說會話。

  高翔語氣平淡。

   翔哥,還是我去吧。

  我怎么舍得自己的女神被人趾高氣昂的指使,但是人家是兩口子,我又能說什么,只能自己去買東西,讓李素在家里休息。

   高翔以為我是在客氣,拉著我說:沒事,讓她去就行。

   高翔,醫生說不讓你喝酒。

  李素為難的看了他一眼。

   讓你去就去,哪有那么多事。

  高翔面色一沉,道:我這次來可是帶了好東西,少喝點酒沒事。

   李素無奈,只能去買酒菜。

   不一會,她就伶著四個菜回來了,手里還提著一瓶白酒。

   翔哥,我酒量 不行…… 男人哪有不能喝酒的,兄弟我告訴你啊,男人就不能說不行。

  高翔給了我一個你懂的眼神。

   我尷尬的笑了笑,不再推辭。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高翔說這次回家只能住上兩三天,馬上要去內蒙,這一走又要幾個月。

   和他聊著老家的趣事,直到凌晨才結束了酒局,期間我去廁所吐了兩次。

   躺在床上,腦袋暈乎乎的,聽到隔壁傳來李素嬌嗔的聲音:猴急什么,還不知道小威睡沒睡呢。

   沒事,那小子喝的醉醺醺的,肯定睡著了。

   聽著兩人的對話,心如刀絞。

   這次去西藏,我帶回來一些專治那方面的藥,試了一下,真的管用。

   去給我接杯水,我把藥吃了,只要五分鐘就行了。

   真的? 李素聲音中掩飾不住的驚喜,隨后哀怨道:我也不想著你能多厲害,只要別跟從前似得就行。

   從她的話中,我知道了高翔原來是身體不行,怪不得說醫生不讓他喝酒。

   聽著兩人的對話,我拼命的想讓自己睡去,但是躺在床上只覺得天旋地轉,根本沒有睡意。

   這時,李素幽怨的聲音傳來,不過是刻意壓低的:你到底行沒行啊…… 快行了,再等等。

   雖然我還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但是經過蒼老師的教導,自然明白兩人的對話代表什么。

   過了幾分鐘,李素充滿渴望的誘人聲傳進我的耳中:到底行不行,你不會被騙了吧…… 行了,真的行了! 真的嗎?李素驚喜的回應道。

   此時,我的腦海里不禁浮現出他們倆一起的畫面,心痛的無法呼吸。

   就在這時,只聽到李素重重的嘆息了一聲:我就知道你被騙了,唉。

   不應該啊,我跟小芳……高翔話沒說完,連忙閉上了嘴巴。

   小芳是誰?給我解釋清楚! 我正準備接受他們在隔壁要那啥的現實,卻突然聽到隔壁兩人爭吵的聲音,心中可是樂開了花,只覺得兩人吵鬧聲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

   過去了有四五分鐘的時間,李素哭泣道:高翔,怪不得這兩年多你都沒有怎么碰過我,原來真的在外面有女人,你對得起我嗎? 我跟小芳只是普通朋友,信不信由你,我在外面累死累活的,回到家還要受你的氣,你自己睡吧,我出去睡沙發。

   隨后,隔壁房間沒有了爭吵聲,隱約能聽到李素的啜泣聲,恨不得抓住暴打高翔一頓。

   我心愛的女人心甘情愿的跟著他,有這么好的女人不知道好好珍惜,還在外面找女人,真是人渣一個。

   知道兩人已經有許久沒有真正發生過那種關系,我心里只覺得跟吃了蜜一樣,閉上眼睛美美的睡了過去。

   次日,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起身出了房間,看到高翔坐在沙發上抽著煙,臉色陰沉,明知故問道:翔哥,昨晚沒睡好啊? 怎么會呢。

  他強顏歡笑了一下,不再說話,繼續抽著悶煙。

   洗漱了一下,從衛生間里走出來,正看到李素端著飯菜,眼睛紅紅的,說道:小威(豁達大度),吃飯了。

   看著她憔悴的模樣,心猛然間痛了一下,卻絲毫沒有辦法。

   一頓飯在沉默中度過,剛吃過早飯,高翔說道:小威,我等下就走了,下次來咱們兄弟在好好敘舊。

   翔哥,不是說要多住兩天的嗎?怎么現在就要走啊?嘴上挽留,心中卻是歡喜不已。

   呃,公司打來電話說客戶的那批貨非常急,讓盡快送過去,我也沒有辦法。

  高翔也是一臉的不情愿,不過自然是裝給我看的,以為他們爭吵的事情我不知道似得。

   那只好這樣了,翔哥,等下我送你。

   臉上滿是不舍,心里卻是開心的想要跳起來,我當然知道他為什么這么著急離開,只不過是不能說破而已。

   在家里休息了一會兒,看了看時間,高翔起身跟我與李素告別。

   李素一言不發的坐在沙發上,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而我則是暗暗竊喜,跟著高翔下了樓。

   小威,你嫂子就托你照顧了,她心情不好,你多勸勸。

   放心把翔哥,嫂子這邊沒事,你在那邊也要注意身體。

   邊走邊聊,我們說著一些沒有營養的話。

   就在這時,走來一個濃妝艷抹,身材肥胖的中年女人,攔住了我們,道:小伙子,問一下,認不認識一個叫李素的住在這里,H省人。

   沒等到我說話,高翔疑惑道:我是他男人,請問你有什么事情嗎? 你就是那賤貨的老公啊,你老婆勾引我男人,這件事情你要給我個說法,要不然今天姑奶奶跟你沒完。

   中年女人撕扯著高翔的衣服,我心中咯噔了一下,呵斥道:你不要瞎說,我嫂子才不是那樣的人。

   我瞎說?那婊子在鴻泰服裝廠上班,是褲子部的部門主管,我打聽的清清楚楚的。

  中年婦女的一番話,讓我不禁愣住了,高翔更是勃然大怒。

   大姐,你給我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那小賤人敢偷男人,我絕饒不了她!高翔咬牙切齒的從牙縫中蹦出了一番話,額頭上青筋暴起。

   聽了中年婦女的講述,才知道了原來她男人在鴻泰工廠上班,無意中發現了自己男人和李素的曖昧關系,在一番逼問下,她男人才算是招了出來,而我問她男人叫什么名字,她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臉上透著心虛。

   媽的,臭娘們,勞資辛辛苦苦的掙錢養家,那小賤人竟然給我戴綠帽子,看我怎么收拾她。

   翔哥,你別沖動,嫂子不是那樣的人,你別聽她瞎說,這女的就是故意陷害嫂子的。

  連忙拉住了怒氣沖沖的高翔,生怕他會做出什么不計后果的舉動。

   我會瞎說?那賤人不要臉,我還要臉呢,一個大男人連自己老婆都管不住,真是一個廢物,肯定是身體不行,那小賤人才會勾引我男人。

   你給我說話小心點,你男人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別讓我知道他是誰,勞資跟他沒完!被說中痛處的高翔指著中年婦女怒罵。

   口說無憑,你往我嫂子身上潑臟水,你別走,我要報警。

  我對著中年女人呵斥了一句,女人愣了一下,臉色微變,嘟囔著快步離去。

   小威,你別拉我,今天我要好好教訓那婊子! 翔哥,嫂子什么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她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的。

   我就不信人家會無事生非的污蔑那小賤人,要不是這事被我碰巧撞見,我還真不知道自己頭頂上帶著一頂綠帽子! 任我如何勸阻,都攔不住暴怒之下的高翔,回到了家門口,他踹門而入,指著沙發上一臉錯愕的李素道:臭娘們,怪不得嫌棄勞資,你竟然在外面偷男人! 李素臉色微變,有些心虛的看了我一眼,道:高翔,你不要血口噴人。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男朋友旅游的時候做了:大手伸進她的肚兜揉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