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进去一整夜没拔出来|体罚学校刷胸体罚

他进去一整夜没拔出来|体罚学校刷胸体罚 他进去一整夜没拔出来|体罚学校刷胸体罚 2021-07-26 08:31:19 4608次浏览


  查看更多网友 口述>>  文/黎 文东  这是一位自称刀下无 飞门的网友的郁闷事,我们断断续续地聊了一下,现将其整理如下:  刀下无飞门的 老婆前几年下岗后一直闲着(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在家,做起了 全职太太,不过全职太太这一行的确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能做的,刀下无飞门的老婆就是不能做的其中一个。

  于是今年春节过后,她便决定要脱离苦海,不能因为闲着没事而被动地成为全职太太。

    但是,由于“久疏沙场”,刀下无飞门的老婆对当下自己能胜任怎样的工作却是没有一点儿信心的。

  “流水不腐,户枢不蠧”,人脑也一样,久不思考也一样的废了。

  再则她原本就只一中专文化,而且学得也不精,如果学得精了,当年她就不下岗了。

  所以,当她立志要改变当前的生活状况时,却如同与生俱来便都关在笼子里的小鸟,要让它自己去飞翔找食物,真的太难。

    头脑钝化者也即头脑简单者当然也只能做一些不用脑子的活儿,但诸如洗碗端菜扫地之类的活儿她又是瞧不上的,那些活儿太掉价了,至少也到一些较大的商场做个什么员之类的吧。

  可真别说,最后她竟然还真地找到了一家大商场。

  口述:老婆晚上去 老板家里 应聘 面试  这是一家大型的百货商场,食品、五金、服饰、床上用品、家电以及一些高科技的电子产品等等一应俱全。

  刀下无飞门的老婆是应聘到了家电这一块的,底薪 1500元。

    不过,据说在刀下无飞门的老婆来该商场应聘之前,家电这一块的老板并没有计划说要招员工的,这是他见到了刀下无飞门的老婆之后才临时决定的,他说她是一个推销能手,如果她能让他的生意迈上一个台阶,那么多一个人又何妨呢?  这样的意外,的确令刀下无飞门的老婆感到受宠若惊,且也突然对自己自信了起来。

    但是,在商场的招聘处刀下无飞门的老婆虽然已经接受了面试,并且已初步达成了聘用协议,但老板说这还只是初步意向而已,具体是否最后被聘用还需进行第二次的面试。

    第二次面试是在两天之后接到通知的,但意外 的是面试地点不再商场办公室也不是在公司,而是在该老板的家里。

  刀下无飞门的老婆在来到了面试地点后才知道那是老板临时租住处。

  老板是香港人,他在该市没有买有自己的房子,只租住了一套,而且他每次来该是也都是孤身一人而来,没有任何家眷或者手下的随从。

  口述:老婆晚上去老板家里应聘面试  另外,面试的时间是在下午五点半之后,也就是说,这位老板是利用加班的时间来面试她的。

  刀下无飞门的老婆在来到了老板的住处看到了这些情况之后,才给刀下无飞门发短信告之一切的,但她因为不知道那里的具体地址而没有将地址一并告诉他,而在刀下无飞门再追问时,因为已经进入了面试程序而关掉了手机再无联系。

    工作上的面试竟然要到老板家的私宅进行,如此之作法的确真的让人想入非非,再则面试的时间也与常理相违背,又是一个令人更加想入非非的地方。

    但是,再怎么想入非非也都只是处于想象的阶段,毕竟此时此刻你不知她身处何处,也没有亲眼所见面试的具体内容与程序。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面试之后刀下无飞门的老婆便顺利地在那儿上班了。

  当然,面试的具体内容刀下无飞门问起时她竟然也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只是说老板也就问一些以前做过了些什么工作,对于今后的工作又有何目标等。

  口述:老婆晚上去老板家里应聘面试  这些内容,不是在商场办公室面试的时候就已经提到过了吗?为何要第二次重复?可刀下无飞门的老婆说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而对于这么简单的两条内容却要面试了几个小时的缘由她也无法给出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解释。

  不过,刀下无飞门还是从自己的老婆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些隐瞒,毕竟多年的夫妻,他还是读懂一些隐藏在她眼睛里的内容的。

    老婆的隐瞒?刀下无飞门的猜忌?这便是这次工作面试面试到了老板家的一个痛苦的纠结!而这样的事正常吗?  查看更多网友口述>>  文章来源(黎文东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分享到: 点击进入>>>“情感倾诉”论坛,说出你的情感经历…… 手机访问女性频道,潮流、情感、八卦随时随地一网打尽 已有 _COUNT_ 位网友推荐了自己的经验,点击查看 新闻 图片 微博 博客 视频 一个,两个,三个,在猛烈的撞击下,他解开了所有上方所有的扣子,而那完美而又呼之欲出的山脉彻底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种随着节奏不断晃动的样子,让陈凡的 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他加快自己的速度,几乎是用环抱 渡边优美的双手将她整个 身体提起又放下,那种被束缚着不断加速的感觉让渡边优美完全无法抗拒,完全的融入了进去。

  “你 太厉害了,陈凡桑,我快不行了……”渡边优美语无伦次 的说着,声音也随着不断进行越来越放开。

  两人此时彻底将还在这个屋子里的仓佐 梨音和睡在卧室中的 渡边一郎抛在了脑后, 沉浸在了疯狂的快感之中。

  陈凡晃动着头,不断挤压着渡边优美胸口,而这时候,渡边优美也放(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下了最后一丝的矜持,双手放到身后解开了最后一层的障碍。

  那可爱的粉嫩暴露在了陈凡的眼前,仿佛是在勾引着他,让他好好尝一尝那令人神往的味道。

  陈凡没有客气,一个低头直接探了过去。

  这时,渡边优美一声声嘶力竭的叫喊,充分诠释了那上下翻飞如同进入天堂般的感觉到底是有多么的美妙。

  但她却不知道,这一声也让身后趴在桌上的仓佐梨音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声音,为什么这么的……她稍稍恢复了一些意识,但因为醉酒而无法动弹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

  她努力着想要抬起眼皮,而她在尝试了好几次之后终于成功了,换而传来的是直冲头顶的醉酒之后带来的疼痛感。

  头痛让她无法忍受,差点因此再睡去,但她的本能告诉她,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她通过透进瞳孔的光线,不断聚焦,终于在努力之后看清了自己眼前的场景。

  她整个人都震惊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为什么陈凡会和自己男朋友的姐姐在餐桌上做这样的事情?优美姐竟然如此的享受,竟然露出了这样的姿态?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渡边优美的另一面,那完全被陈凡掌控,沉浸在无尽快感之中无法自拔的样子,与她平常的气质完全不符。

  陈凡是有多厉害,能够让优美姐露出这样的表情啊!仓佐梨音彻底呆住了,半睁着的双眼一刻不偏移的直直的盯着这香艳无比的场面。

  而因为太过投入,被渡边优美完全挡住了视线,陈凡并不知道此刻自己和渡边优美的一举一动都被仓佐梨音看的清清楚楚。

  因为是第二次,他出乎意料的持久,根本没有要缴枪的意思。

  在一阵猛攻之后,渡边优美身体一颤,整个人死死地抱住了陈凡。

  陈凡知道,渡边优美这次是真的踏入了顶峰。

  他慢下了自己的动作,十分娴熟的在她皮肤的每一寸轻吻着, 右手还不停地揉捏着那令人爱不释手的柔软。

  “这么快就去了,优美桑你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啊!”陈凡笑着轻轻说着,而这话语不断地刺激着渡边优美,让她再出了快感之外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屈服感。

  这种感觉换做其他时候会令人非常的不爽,但在这种情况下,却意外的让那份感觉有了更好的延续。

  她有些害羞紧紧抱着陈凡,将头架在了陈凡的肩膀上,不让陈凡看到她此时此刻的表情。

  “讨厌,别说这些话,真是羞死人了……”“别急,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说着,陈凡抚了抚她柔顺的长发,然后在不离开的情况下,将渡边优美整个身体抱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仓佐梨音一下子愣住了,变得不知所措了起来……怎么办,现在自己该怎么办?除了内心的震惊和慌张之外,仓佐梨音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发生着一些变化,那潜藏在身体中的记忆慢慢的被唤醒了。

  她想要闭上眼睛,但心里却有舍不得错过任何一幕。

  本来陈凡怀里的那个应该是自己,但是因为一些意外……想到这,仓佐梨音真相狠狠的给自己一个巴掌,让自己清醒一下。

  明明不久之前才在卧室中下定了决心,以后和陈凡保持好距离,不在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但现在仅仅是因为这个画面,她竟然又有些忍不住了。

  自己就真的是这么一个无可救药的女人了么?她一狠心,闭上了眼睛准备试着继续睡去,但与此同时,她听到了渡边优美再次发出了声音。

  “这不好吧,有点……啊……”仓佐梨音再次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就在不远处的沙发边上,渡边优美双手撑在了沙发的扶手上,整个人站直着双腿微微岔开了一些角度。

  那完美的身体曲线配合着前方微微前后晃动的山脉,简直太过诱人。

  而陈凡也没有一刻的停顿,直接站到了渡边优美的身后,双手狠狠地排在了她丰满翘立的臀部上,并用力的抓了一下。

  随着渡边优美那声叫声,陈凡再次向前一挺。

  能看到,此时的渡边优美几乎已经说不出话来,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她紧皱着眉头,嘴巴长得很大,不停地深呼吸着。

  光是这样,她就感觉自己已经到达了极限,很难想象这个时候陈凡如果直接进攻的话,自己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感觉。

  她再次慌张了,右手抵着陈凡的身体,一副求饶的样子。

  “别了吧,我可能……”话还没说完,只见陈凡笑了一下,抓着她两侧胯部疯狂的摇动了起来。

  渡边优美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表情到底是多么的犯规,又会让在自己身后的男人迸发出怎么样的兽性。

  “啊……”渡边优美大叫出声,然后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刚刚到底顶峰之后,她的理性恢复了一些,此时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声音可能会吵醒还在屋子里的其他两人,便做出了这样的动作。

  但这并没有持续多久,那夸张的感觉直击着她身体的每一处,她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此时已经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甚至连站着的地面都感受不到了。

  而她仅能感受到的是那袭遍全身如同触电一般的酥麻感以及身后陈凡无比炽热的体温。

  这太厉害了!不仅是渡边优美这样想着,连在一旁偷看的仓佐梨音都如此感叹道。

  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同化了一样,那空虚的感觉让她甚至忘却了自己醒酒之后无法忍受的头疼感,用没有什么力气的手慢慢的放到了桌子下方。

  陈凡桑……她满脑子都是刚才自己所经历的场景,那每一次就差一步的时机让她对此时的渡边优美产生了极强的嫉妒心理。

  她多么希望那个站在陈凡身前的人是自己,那自己该会有多么的快乐啊!一边想着,她的手指一边拨动了起来。

  酒精带来的麻痹感让她变得更加敏感,虽然平常她没有少做这种事情,但在这种情况下,她的感觉异常的强烈。

  仅仅动了几下,她就停不下来了。

  在那一边如潮水般的碰撞声下,她喘息着,然后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在他们的面前达到了巅峰。

  这一次速度是那么的快,感觉是那么的强烈,延续的时间是那么的持久。

  这是她第一次有着如此的感受,让她不禁抽出手,细细的舔舐了几下自己晶莹的手指。

  “快,快给我,陈凡桑……”渡边优美已经彻底的混乱了,语无伦次的说着,而就在她和陈凡都要再次踏入云端之时,一声很清晰的移门声进入了他们的耳中。

  陈凡一下子中断了,猛地推开渡边优美迅速的拉上了裤子。

  而渡边优美也清醒了过来,迅速的整理好了自己的衬衫,并走到了椅子旁,将脱掉的那件内衣给捡了起来塞在了自己挂在椅子上的包中。

  仓佐梨音立刻闭上了眼睛,保持着沉睡的姿势,听着身后慢慢传来的脚步声。

  “姐姐?你还在么?”渡边一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猛地敲了几下自己的脑袋。

  在看到了陈凡和渡边优美都坐在椅子上时,他笑了笑。

  “还在喝啊,现在几点了?”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他进去一整夜没拔出来|体罚学校刷胸体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