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longthreesome

跳蛋有什么用 爱之谷官方商城 2021/10/18 0:36:51 47次浏览
eva long threesome


大多数 的人对于 脂肪都是非常痛恨的,尤其是对于肥胖的人群来讲,因为之所以会出现肥胖的现象,都是由于 堆积过多的脂肪而造成的,然而脂肪的存在并不是只有在皮下,也 有可能会在 内脏出现,脂肪的过多堆积对健康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危害,并且并不是只有皮下脂肪,在我们 身体的内脏也是会堆积脂肪的,如果内脏堆积了过多的脂肪时,所造成的危害其实会更严重一些,所以在平时要注意控制好 内脏脂肪,那么内脏脂肪 标准是多少正常呢?内脏脂肪标准是多少正常一般情况下内脏脂肪不高于5%都是属于正常的现象,如果说内脏脂肪高于5%的话,有可能 就会引起高血脂或者是高血压等情况,由于内脏脂肪是对人们身体的内脏器官围绕着的,对于内脏起到了支撑稳定以及保护的作用,如果在内脏堆积了过多的脂肪时,人们的身体就会更加容易出现肥胖的现象。


  想要使内脏脂肪控制在正常的标准范围内的话,在平时生活中要注意调整好自身的饮食,做到低脂低盐饮食,还要定期去正规的医院进行血压的测量,或者是血糖与血脂的测量,如果发现有疾病的话,就要做到早发现早治疗的原则,同时还要在医生的专业指导下,进行口服药物的治疗,当然不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合理饮食饮食,控制好食物的摄入量与体重。


   内脏脂肪过多的危害有很多,比如脂肪肝,并不是只有肥胖的人才会出现脂肪肝,偏瘦的人也有可能会存在脂肪肝,主要是由于内脏脂肪过多而造成的,引起肝脏运输与排毒功能受到了阻碍,最终造成了脂肪肝炎或者是肝癌。


  另外还有血脂的增加,血管的内壁有过多脂肪堆积,一旦出现了血管脂肪阻碍,就会导致血液流通不顺畅,最终造成毛细血管爆裂。


  内脏脂肪标准是多少正常呢?人们在平时生活中有可能听说过内脏脂肪这个词,但是对于内脏脂肪却没有过多的了解,不管是内脏脂肪还是皮下脂肪,都要控制在正常的标准范围内才健康,关于内脏脂肪标准的内容在以上有介绍,希望能帮到大家。


   不过在林可嫣看来,确认为他这是做坏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 文老师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说出去。


  但如果再敢诬陷 大奎,那就别怪我直接跟校长打电话了!”林嫣然的 声音依然冰冷。


  既然周一蒙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 东西,她考虑到都是同事,所以决定不公开这事,毕竟传出去对她的影响也不好。


    这下周一蒙算是彻底绝望了,他恨恨地瞪了 张大奎一眼,转身跑开了。


    此刻张大奎依旧是满脸委屈的样子,转头再看林嫣然时却带了几分歉意:“林老师,真对不起……我……我没拦住他。


  ”  “没事的大奎。


  ”林嫣然声音很柔和的安慰他。


    出了这档子事,林嫣然也没法继续洗澡了,她只好整理了下就回教师宿舍。


    看着林嫣然远去的迷人身姿,再想起刚才浴室里看到的一幕,张大奎觉得庆幸之余又特别兴奋,跑到附近的水龙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凉水才降下火来。


    危机解除,张大奎却没想到周一蒙的报复也很快就到来了。


    当天下午周一蒙主动跑到门卫室,点名让张大奎跟着他去干活。


  平日里学校的杂活都归张大奎,所以周一蒙这么做也没错。


    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一堆东西时,张大奎却是愤怒了,周一蒙竟然让他把学校东墙边上的闲置砖头搬到最西边去!  “张大傻,校长说了,这些砖头在这里放着碍事,你都搬到西边去吧!”周一蒙看着张大奎一脸冷笑。


    这些砖头放在哪都没关系,反正学校空地方大的很,周一蒙这就是纯粹公报私仇了!  不过张大奎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傻呵呵的干起了活,哪怕累得满头大汗也一句怨言都没有。


    整整一下午,张大奎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还是傻子一样把这些砖头都般到西边去,而周一蒙则是见证了整个过程。


    现在周一蒙也有些懵逼了,难道自己上午看错了,张大傻果然是真傻?  可他要真是个傻子,怎么会偷看林嫣然洗澡,后来甚至还诬陷自己。


    想到这里,周一蒙还是隐隐有些怀疑,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他只好放弃,打算另找机会再试探张大奎。


    搬了一下午的砖,张大奎也是累得够呛。


  幸好他傻的时候天天干活,也算是锻炼出一副好身板,这才勉强坚持下来。


    当晚拿着门卫 大爷的保健锤敲背时,张大奎心里把周一蒙全家骂了个遍。


  等骂到 文若娴时,他突然想到一个堪称是疯狂的报复计策!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你大奎爷爷做十五了!”张大奎冷笑,“一顶绿帽子还嫌不够,你大奎爷爷就再多送你一顶!”  当天晚上张大奎跑去调查了周一蒙的课程表,并且把这个大胆的计划好好完善了一番。


    次日午后,天气有点闷热,文若娴百无聊赖坐在办公室里。


    她第一节没课,但是第二节却有课。


  因为担心睡过头,所以她干脆和老公周一蒙一块来办公室。


    周一蒙第一节就有课,现在已经去上课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她和另外两名教师。


    无聊的瞥了这俩老师一眼,其中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另外一个虽然是 男人,但已经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谢顶。


    文若娴暗自摇摇头,怎么自己周围的男人全都是这种弱鸡?  老公周一蒙是废物也就罢了,就连其他同事也都是废柴,李德柱虽然还凑合,但每次都得吃千鞭丸。


    这时文若娴突然想到了张大奎,要是他的话,应该肯定能满足自己的吧?  一想到张大奎那雄厚的本钱,还有昨天在校长办公室里的情景,文若娴就觉得某个地方难受的厉害,甚至还有些口干舌燥的。


    上次她还没尽兴中途就被叫去开会了,欲火没有得到宣泄的她昨晚缠着老公狠狠的要了两次。


    只可惜两次加起来时间还不到五分钟,这反而让文若娴更难受了,最后甚至还骂了周一蒙一顿。


    周一蒙也不敢辩驳,他自己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老婆,当然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底气。


    别说文若娴只是骂他了,就算是打他,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万一惹怒了文若娴,直接和他离婚怎么办?  文若娴开始幻想张大奎了,在她的幻想中,她和张大奎都没穿衣服躺在床上,而张大奎也尽情的帮自己。


    可是一想到这种场景,文若娴反而觉得自己更难受了,而且都有些止不住的样子。


  就在这时,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现了,张大奎竟然跑到办公室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哎,大奎你来干什么,还累成这样子。


  ”办公室里的秃顶男人问道。


    “校……校长有事找……找文老师过去一趟。


  ”张大奎一边喘粗气一边说。


    闻言文若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上午时候李德柱跟她说自己要去县城,估计晚上才回来,怎么现在就要找她?  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好,既然校长找我,那我就过去。


  ”  说完文若娴还下意识地瞥了张大奎某个地方一眼,那是她最渴望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机会体验这宝贝。


    等文若娴和张大奎走出办公室,张大奎却低声道:“文老师,校长没找你,是我想找你帮忙 治病


  ”  “什么?”文若娴愣了下,但旋即眼中露出喜意,张大奎要找她治病,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又可以体验那宝贝了!  “好啊,那文老师就再 帮你治病一次。


  不错,今天你还换了宽松的短裤。


  ”文若娴说着忍不住心跳加速起来。


    穿着短裤的话,那 待会岂不就可以……  她实在是太激动了,一时间竟没发现张大奎身上少了平日里那份傻里傻气。


    “文老师,咱们去东头教室吧!”张大奎说。


    “好啊!”文若娴欣然应允。


    东头教室是学校的杂物室,位置非常隐蔽,而且平日里根本没人去那里。


    两人从后面绕过去,见四周没人才走进杂物室。


    这时隔壁教室正在上课,里面传来周一蒙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文若娴才想起来,老公就在这个教室里上课。


    一想到老公在隔壁上课,而自己却要帮张傻子“治病”,文若娴的心砰砰直跳,既紧张又刺激!  张大奎也听到周一蒙的声音了,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哼!周一蒙,待会 老子就要在你隔壁把你老婆文若娴给干了!  进了杂物室,因为里面堆积了不少东西,所以光线显得有些昏暗,但却给这里增添了几分幽静。


    隔壁上课的声音这里听得清清楚楚的,张大奎嘴角挂着冷笑,一步步走到观察环境的文若娴身后。


    与此同时,文若娴瞬间感受到臀部被什么给重重的一碰!  “啊……”文若娴忍不住叫出声来,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她当然知道后面的是什么,那是她梦寐以求的宝贝!  “文老师,我那里又难受了,你快帮我治病吧!”张大奎的声音虽然带着傻气,但傻气中却透着一丝快意。


    周一蒙,你逼着老子搬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老子会在你上课的隔壁拨撩你老婆!  文若娴颤抖着转过身子,目光落在张大奎那,她的声音带着颤抖:“大奎,文老师这就给治病!”  听到文若娴颤抖的声音,张大奎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虽然此前他早就设想过这种情景了,但是真当这一幕发生时他还是觉得非常刺激,而且还非常兴奋。


    文若娴可是全校第一美人,虽然气质不如林嫣然,但容貌(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却是一等一的。


    可现在这全校第一美女却要帮自己“治病”,想想就刺激,简直冒火!  不过张大奎可不敢表露出这种情绪,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傻子,所以他只能装作傻呵呵的样子:“文老师,那你快帮我治疗吧,我……我这里好难受。


  ”  但他内心却是想直接扑上去把文若娴的衣服全部撕破,然后主动上去进攻,那才是真正的治疗方法。


    文若娴缓缓蹲下,很快就把她要的东西拿了出来。


    张大奎忍不住嘶了一声:“文老师,你……好舒服!”  文若娴妩媚的瞥了他一眼:“这就喊着舒服了?待会你会更舒服!”  隔壁教室,周一蒙在课堂上讲课,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右眼眼皮总是一跳一跳的,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


    他心里也有些发堵,但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受。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解忧妙招,那就是随便叫一个学生回答难题。


    如果回答不出来,那就让学生顶着书罚站。


  看着学生罚站的滑稽样子,周一蒙心里就会觉得舒服多了。


    要不然他那方面不行,夫纲不振,还要整天被文若娴骂是个废物,恐怕早就得了精神病了。


   周一蒙故技重施,再次让一个老实的男生顶着书罚站了。


  这种方法只能对这些老实学生用,调皮捣蛋的可不能惩戒,他们会报复的。


    看着下面站着的男生,周一蒙心里觉得舒服多了,脸上也重新露出笑容。


    不过他再怎么也想不到,隔壁教室里,他最疼爱的老婆正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是给张大奎治病发出来的。


    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文若娴,张大奎舒服的也差点轻语出声:“文老师,你说的真没错,现在比刚才更舒服了!”  文若娴白了他一眼,嘴里含糊不清:“这还不是最舒服的,待会……还有更舒服的。


  ”  “还有更舒服的?”张大奎瞪圆了眼睛,看起来痴痴傻傻的样子。


    隔壁教室里,周一蒙讲课的声音再次大了起来,声音里还很高兴的样子。


    听到他高兴的声音,张大奎心中大乐,还高兴,你丫脑袋上都顶着青青草原了,竟然还能这么高兴的讲课,周一蒙啊周一蒙,这就是你得罪老子的下场!  如果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张大奎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毕竟他现在还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低调行事才是他应该做的。


    让文若娴给自己“治病”固然舒服,可那也是有风险的,万一自己某些地方没有伪装好被她看出来怎么办?  “不对啊文老师,你刚才说要帮我治病,可是我怎么感觉现在比之前更难受了?”为了继续伪装傻子,张大奎故意在脸上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态。


    听他这么说,文若娴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说清楚,否则万一这傻子待会跑了该怎么办?  自己还没把自己治疗好呢,要是让他跑了哭都没地方哭。


    所以她认真的看着张大奎:“大奎,文老师这样帮你,是为了把你体内的毒素给吸出来。


  只有毒素出来了才能治病啊!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张大奎恍然大悟似的:“我明白了,所以文老师是在帮我吸出毒素啊!”  “对呀,就是这样,文老师这就是给你治病,你可千万别再像上次那样跑了,那样可就前功尽弃了,没准以后你会更严重的!”文若娴还恐吓了张大奎一下。


    闻言张大奎满脸惶恐:“文老师你快继续,一定要把毒素都吸出来啊!”  “嗯,这才乖嘛,乖乖站在这里,文老师待会就给你吸出来。


  ”文若娴满意道,“对了,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和刚才有什么不同,比如说感觉肿的地方酥酥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  张大奎茫然摇摇头,他当然知道文若娴问的是什么。


  不过他现在还真没有要释放的念头,毕竟身板在那搁着,想要轻易释放也是不容易的。


    文若娴眼里现出几分惊讶,她从刚才进来已经帮张大奎治疗了足足十几分钟了,可张大奎依旧没有任何要出来的感觉,他难道这么强?  一想到这里,文若娴也觉得更加兴奋了,自己真是捡到宝了,张大奎一个人简直就能抵得上她周围所有男人,看来今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她继续忙活了一阵,见张大奎还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这下她干脆横下心来,不等第二次了!就直接来!  “大奎,你过来,老师刚刚给你进行了初步的治疗,现在该进行最后的治疗了;你按老师的吩咐来,过来坐下。


  ”文若娴说着走到一把椅子旁边,示意张大奎坐在椅子上。


    张大奎走过去,傻头傻脑道:“文老师,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听你的。


  ”  等张大奎坐下,文若娴走过来,分开腿,略弯着腰,咬着下唇,柔情似水,一手搭着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


    张大奎傻傻的问到:“文老师,我…我要做什么吗?”  “大奎你什么都不要做,老师自己来……” 陈 月月最近很苦恼,她觉的自己病了,而且患病的 部位还很羞耻。


  这事儿得从一个月前说起,一个亲戚回村时给她买了一辆自行车,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骑上这玩意儿,一蹬一蹭时,下边某个位置就痒的厉害,有时候还会莫名的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她是大山里的孩子,没怎么上过学,山里信息又比较闭塞,出现这种情况后,就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怪病。


  由于患病的位置在她尿尿的地方,很羞耻,一直也不好意思告诉家里人,这天她实在忍不住了,便朝村东头的黄大爷家走去,寻思让黄大爷给自己瞧瞧。


  黄大爷名叫黄有仁,今年五十岁,之前在城里当医生,老伴儿去世后,儿子在城里也成了家,就回到了大山里开起了诊所养老。


   老黄坐在院里的藤椅上,手里摇着一把芭蕉扇,悠然的喝着小茶,抬眼间便看到了走进院里的陈月月。


  陈月月今年十八岁,虽然是大山里的孩子,但发育的很好,应该是还没开始戴胸罩的缘故,里边那对儿雪白的柔软随着迈动的双腿上下摆动。


  “月月,怎么有工夫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了?” 瞧见眼前长的漂亮,胸前的饱满还上下摆动陈月月,老黄心头略有些浮想联翩,眼神不着痕迹的在她饱满隐约露出深邃的部位悄悄打量。


  “黄大爷,俺听说你之前在城里的大医院当医生,可有本事咧,是不是啥病都能瞧?”老黄回村后,给了她不少从城里带来的稀罕玩意儿,让她对老黄印象很是不错,说话时客气的微微弯着腰。


  “大本事谈不上,一般的小病小灾大爷倒是能瞧,是你爷病了吗?”陈月月上身的T恤比较宽松,弯腰时又正对着老黄的面部,衣领中露出的雪白饱满尽收老黄眼中,或许是回村后寂寞了太久,忽然瞧见这么一幕,老黄下边猛然间有了可耻的反应。


  “不是俺爷病了。


  ”陈月月心思单纯,对于老黄的反应浑然未觉,倒是想起自己的病,脸色黯然了下来,犹豫了一下。


  “是俺病了。


  ”山里人但凡有个小病消灾,就觉得羞耻,偏偏自己患病的位置还是自己那个部位,陈月月俊俏的脸上莫名的浮现出一抹红晕,羞答答的模样十分可人。


  “你放心说,大爷不但不笑话你,还帮你保密咧。


  ”“黄大爷,说出来你可不许笑话俺,俺这病有点儿怪。


  ”来的时候陈月月骑的自行车,路难走,颠颠簸簸的,说到这她下意识夹了夹双腿。


  “大爷怎么会笑话你呢。


  ”老黄咧嘴一笑,瞧着陈月月扭捏的样子,以为这姑娘有啥难言之隐。


  陈月月父母都在外边打工,平曰里只有上了岁数的爷爷作伴,本来还不好意思说,看黄大爷很关心自己的样子,人也不错,略微咬了咬牙关。


  “别磨蹭了,月月,生病了可大意不得,哪儿病了,快跟大爷说说。


  ”老黄强忍着心头的躁动,和蔼的询问。


  之前还想着自己年纪轻轻的,得了这怪病,要治不好可咋嫁人咧,此时老黄的承诺却让她放心了不少。


  洁白的牙齿轻咬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黄心都快化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这幅摸样,老黄莫名的有点兴奋了起来。


  陈月月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鼓起勇气,手指逐渐指向了自己的那个地方。


  “这里,可痒嘞……”指到了自己羞耻的部位,陈月月的脸蛋突兀的就红了。


  老黄顺着方向一看,紧身牛仔的包裹,依稀还能看到裤子映出来的轮廓,陈月月的话又让人浮想连篇,让他下身的反应更加强烈了许多。


  “这是咋回事,快跟大爷好好讲讲。


  ”老黄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黄是村里唯一有本事还会看病的人,平时对自己还不错,陈月月见他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全讲了出来。


  “俺也不知道咋回事,自从骑了俺叔给俺买的自行车,俺就病了,不光痒咧,有时候还会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一听这话,老黄乐了,这哪儿是病了,分明是陈月月到了动情的年纪,山里的路颠颠簸簸,自行车前端又是尖的,大腿根儿在凳子那处一蹭一蹭的,自然有了感觉。


  瞧着陈月月窘迫着急的模样儿,老黄本想告诉她实话,可望着她那年轻的身段,水蛇般的细腰,似乎对生理一点儿都不懂的样子,好久没碰过 女人的老黄心里头突然产生了邪念。


  他今年才五十,身体还健壮的很,好多年没有碰过女人的他最近总想找个地方发泄,眼前这个啥都不懂的山里姑酿,不正是个机会嘛!拉着陈月月坐到身边的位置上,老黄回屋内拿出一个听诊器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


  ”说着,老黄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陈月月的胸脯上,陈月月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陈月月的呼吸,老黄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黄的听诊器都在陈月月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黄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陈月月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黄大爷……还没好吗?”“小兰呐, 你这怕是得了阴病,搞不好会要命嘞。


  ”老黄皱着眉头,一脸为陈月月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违心的说道。


  瞧见老黄凝重且严肃的表情,心理年龄还是个孩子的陈月月顿时慌了,忙上前搂住了老黄的胳膊。


  “黄大爷,阴病是啥啊,这病能治吗?你可别吓唬俺,俺才十八,还没嫁人嘞。


  ”陈月月的动作又快又急,胸前那对儿宝贝狠狠的撞在了老黄的胳膊上,又大又软和,让他心里乐开了花。


  明知道骗陈月月这种山里的小姑娘是不对的,自己还是长辈,可自从老伴儿去世后,他有三年没碰过女人了,都快忘记女人的滋味了。


  终于,老黄还是狠了狠心,决定抓住这次跟陈月月接触的机会,摆出了一脸严肃。


  “咱山里头阴气重,你骑个自行车整天跑来跑去的,自然就粘上了阴病,哎,你这娃儿也真是命苦。


  ”山里人迷信的很,听老黄这么一讲,虽然不是太懂,反正就感觉很严重的样子,陈月月着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黄大爷,你在城里当过大医生,肯定有办法,求求你救救俺吧。


  ”除了老黄,她实在想不到村里还有哪个能人可以瞧这怪病,搂着老黄的胳膊直晃荡。


  “这孩子,你甭着急,大爷也只是猜测,到屋里来,大爷给你好好瞧瞧行吗?”老黄被陈月月蹭的心神晃荡,看她着急的模样略有一丝不忍,语气缓和了不少。


  陈月月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小基啄米般点着头,跟着老黄来到了屋里。


  来到屋里后,想到陈月月的懵懂无知,长的还勾人,心里的邪念愈发浓重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决定做一次恶人,大着胆子将手伸向了陈月月的裤子。


  “大爷,您这是干啥?”瞧见老黄伸过的手,陈月月有些疑惑,抓了过去。


  此时,老黄满脑子都想一睹小姑娘下身,脸上忙堆起了和蔼的笑意:“大爷给你瞧病呢,这不脱裤子我可看不了。


  ”黄大爷要看自己那个地方,她娘说过,这地方是不能随便给男人看的,陈月月纠结了一下,但想到黄大爷这是在给自己瞧病,而自己是他的病人,这应该可以吧。


  “俺自己来吧。


  ”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拖裤子,陈月月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望着陈月月牛仔裤子慢慢褪下后,逐渐露出的卡通图案小裤裤,老黄激动的心都快跳了出来,细细一看,那小裤裤上隐隐还有陈月月说的那种怪病的残留,这个发现让他立马有了强烈的感觉。


  而且老黄还能够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身为过来人的他非常清楚这是什么味道,这让他内心的邪念更加旺盛。


  “这样行了么?”陈月月低头抿着嘴,将小内内掀起了一个空隙,不知道为什么,接触到黄大爷那奇怪的眼神,她怪病好像又发作了,突兀的痒痒了起来咧。


  “可……可以了。


  ”老黄暗暗咽了口唾沫,呼吸都变了有些急促,慢慢凑了过去。


  “嗯……别摸,这地方可脏咧。


  ”触碰到老黄的手指,陈月月像触电了似的,打了个哆嗦,然后又羞答答的说。


  “俺这地方光秃秃的,俺娘说,男人碰了晦气。


  ”陈月月担心对老黄不好,善意的出声提醒。


  这陈月月下边分明是没经过男人的浇灌,发育的不太完善,闻言老黄停下了动作,语重心长道:“大爷一把年纪了,只要能给你把病瞧好,大爷啥都不在乎。


  ”说着,老黄又将手伸了过去,借着瞧病为由,占起了便宜,同时心头的那种渴望也越发强烈。


  “俺这病有的治吗?”被黄大爷的手碰着,陈月月莫名的想要叫出声,忙出声问道。


  不过说来也怪了,以往自己只有骑自行车的时候下边才会痒,不知道为什么,被黄大爷的手蹭着,竟也出现了那种感觉,又痒又难受。


  村里人迷信的很,黄大爷竟然不在乎自己是那样的,陈月月心里有点儿感动,主动将大腿分开了一些,好方便黄大爷瞧的仔细。


  “嗯,还好不太严重,就是治疗起来有点儿麻烦,大爷我有一个快速见效的方法,你愿不愿意试试?”仗着陈月月对自己的生理都不懂,想着自己又好久没碰过女人,老黄心里打起了坏主意。


  开始老王对眼前的小姑娘邪念还不太重,咋说也是一个村的,自己不能干禽兽不如的事儿,可摸索了这么一会儿,他实在忍不住了,内心深处就像是住进了一个魔鬼。


  “什么方法?”陈月月稍稍松了一口气,疑惑的问道。


  老黄下边憋的厉害,陈月月大腿根儿又若隐若现,属实想要找个发泄口,可这姑娘虽然哪方面的知识不太懂,但脑子是正常的,就算是想要弄她,怕是也得慢慢来,而且装的还得像那么回事儿。


  “其实你这也就是阴气入体,只要用阳气比较重的药物涂抹上去,把阴毒排出来了,你的病慢慢也就好了,这药我这里倒是有,只不过……”说到这儿,老黄故意装的有些为难。


  “是治病的药比较贵吗?”想到家里的情况,陈月月脸色黯然了下来。


  “你这孩子,给你治病大爷怎么能要你钱呢。


  ”老黄义正言辞的说。


  “只不过涂抹也是讲究技巧的,得配合上大爷独特的手法才行,可你患处在那个地方,大爷还得帮你涂抹好一会儿,是担心你能不能接受,所以……”原来不是因为钱的问题,陈月月松了一口气同时,继而纠结了起来。


  刚刚只是被黄大爷看了看,用手蹭了一下,她就觉得这下边痒的要人亲命,现在却要让黄大爷在尿尿的地方涂抹好长时间,这怎么好意思呢。


  可是黄大爷好像真的疼自己,治病也不要钱,而且此时下边正痒的厉害,再耽搁恐怕真的会出事了,陈月月索性将牙一咬:“只要你不嫌弃俺那地方脏,俺就愿意。


  ”说话间,陈月月主动将小裤裤褪到了膝盖处,将那地方面向给了老黄。


  “大爷这就去拿药!”瞧见这一幕,老黄激动坏了,扭头就朝平时放药的房间走,心里暗暗寻思,这山里姑酿就是好骗,只要慢慢激发出她那方面的渴望,不愁吃不到这块儿到嘴的肥肉。


  “月月,大爷这就帮你排毒了啊,你忍着点。


  ”重新回到房间的老黄,耐着性子将药水滴在了掌心,有些颤抖的凑向了陈月月的大腿根儿,说是药水,其实就是一些无副作用的护理液,涂抹在皮肤上还带点刺激性的,能引起陈月月更强烈的反应。


  “嗯,谢谢你大爷。


  ”陈月月红着脸羞臊的说着,明知道被男人碰自己那里不好,但想到自己的病,却还是乖巧的分开的双腿,让自己的羞耻尽收老黄眼中。


  不知道为啥,当触碰到老黄沾满药水的手指,她忽然有种触电般的感觉,奇怪的是黄大爷的手指还往里边钻,有种被蚂蚁啃咬的感觉,不光难受,还焦躁的很。


  “嗯……”那种奇怪的感觉让陈月月忍不住想叫两句。


  但想到黄大爷是在给自己治病,她只好拼命的咬着牙忍耐。


  老黄一笑,这小丫头未经人事,被自己用手疼爱着下边,才这么一(儿童益智故事)两下就遭不住了。


  “月月,你实话告诉大爷,这里是不是也涨涨的?”老黄兴奋的披着治病的外衣在陈月月下边进进出出的弄着,一会儿后,突然伸手指向了她胸前饱满的部位。


  被他这么一弄,正常女人上边都会有所反应。


  陈月月自然也不例外,被他这么一问就羞涩的点点头回应了。


  “唉,你这孩子,阴气入体,怕是形成了阴毒流遍全身了,大爷得尽快帮你排出来才行。


  ”说话间,色上心头的老黄立马将手伸进了陈月月的T恤之中,抓住了其中一团雪白,借着治病排毒的借口,按了起来。


  “啊……”被老黄极具技巧的挑逗着,上边的一对雪白又被突然抓住,陈月月忍不住叫出了声。


  要说陈月月对男女之事确实懵懂,被老黄这糟老头子袭击了胸部,竟也没有排斥之意,反倒是害臊的要命。


  或许是第一次被男人碰的缘故,身上两处禁忌都被老黄拿捏在手中,她身子几乎一下子就软了,有些喘不过气来。


  “月月,大爷也不想碰你这里,可是你的阴毒已经流到上面来了,只有两边一起排毒,阴毒才能在最快时间排出来,大爷都是为你好,你不会怪大爷吧?”察觉到陈月月强烈的反应,生怕这小丫头产生反感,老黄语重心长的说道,手上的动作稍微变慢,轻轻摩擦着她的肌肤。


  明明自己是下边难受,黄大爷却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胸部,陈月月虽然不是太排斥,但也有些疑惑,但听老黄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黄大爷是为自己好啊,这是在治病呢,并不是故意摸自己的,而且黄大爷说的似乎确实有道理,上边也被抓住之后,下边的传来的尿意是变的强烈了,应该就是刺激到了体内的阴毒。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evalongthrees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