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拉开拉链含着|很污很污的湿文

跪下拉开拉链含着|很污很污的湿文 跪下拉开拉链含着|很污很污的湿文 2021-07-26 08:33:13 37620次浏览


有线电视新闻网(csddq) 20日电而且极为巧合 的是,刚下机的刘 楚楚腿上没有丝袜! 要知道,空姐的制服和丝袜可是标配,不单是为了束腿的美,更是因为空姐长时间站立服务,航空公司为她们健康着想防止静脉曲张,所以才硬性要求上岗必须穿丝袜。

   可刘楚楚明明才刚下机……她的丝袜去哪了?垃圾袋里的那双? 心揣着疑惑, 老张将飞机入库,急匆匆的追上刘巧巧,尾随她离开。

   刘楚楚不住宿舍,在附近租平房居住,老张一路尾随,最终来到她住处。

   望着刘楚楚那俏然婀娜的身影,他心里忍不住的火起。

   他琢磨着,刘楚楚是不是故意撩骚他,想勾搭他? 尽管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他还是不想放弃这尝试的机会,他准备凑上前去问问。

   可步子还没迈开的,有辆 白色奥迪A4L就停下了,随后顾 芳菲从车里下来。

   顾芳菲老张也认识,是刘楚楚那个乘务组的乘务长,今年刚满30岁,身材跟颜值那都是没得说,而且这个 女人特别的妖,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

   多少次了老张看她走路都忍不住的幻想,被这个女人坐在身上,该是种怎样的享受? 只是今晚他有些诧异,不明白大晚上的顾芳菲来找刘楚楚做什么。

   下一刻,两个人进屋闭门,老张绕到屋后,搬了摞砖头垫在脚下,透窗去看。

   这一看,可是把他给看懵了。

   屋里面,顾芳菲正把刘楚楚给按倒在床上,更是 双手掀翻了制服套裙,低头死命地亲吻着刘楚楚那个地方,直把刘楚楚给亲的娇声直叫唤。

   老张都 兴奋了,他远没想到,这大晚上的,竟然还能意外看到这样一幕。

   他也瞬间明了,为什么车上会多出来肉色丝袜,那是刘楚楚的啊,都被顾芳菲那个娘们儿给抠破了! 吞了口唾沫,老张继续趴在窗户上兴奋的窥视着,裤裆都快炸裂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楚楚猛地起身,狠狠将顾芳菲给推开,红润的小脸蛋儿上写满了羞愤,顾芳菲,你够了,我不是同性恋,更不是你那方面的工具,你不要再欺负我了,我也再不想跟你发生那种丢人的事情,你听明白了吗?! 被推开的顾芳菲却是一声冷笑,一步步向刘楚楚逼近,随后不顾刘楚楚的反抗,强行将她给按倒在床,并骑坐在她身上。

   下一瞬,顾芳菲双手猛力一撕,刘楚楚胸前的白色衬衣顿时裂开,扣子都迸飞了好几颗,任其内那件裹住美好的 黑色文胸荡漾在老张的视线中。

   顾芳菲抬起手,‘啪&quo;的一巴掌狠狠扇了下去,直痛的刘楚楚娇声痛呼,啊! 边打着,顾芳菲边嗤声笑道:你说够了就够了?我跟我老公刚结婚,你就勾引他出去陪你逛街,结果一场车祸把他那儿撞废了,让我一个刚结婚的女人就要守一辈子活寡,你现在说够了? 这时候的顾芳菲如同疯魔,披头散发的她狠狠揪住了刘楚楚的胸前,或生掐、或死捏,直痛的刘楚楚哀嚎不已,更是让窗外看的老张既心疼又兴奋。

   刘楚楚还想反抗,但顾芳菲下手实在太狠,攥起小拳头就捅进了刘楚楚的裙底,也不知道到底打哪了,直把刘楚楚给痛的双手捂住身下弓起了身子,脸色通红通红的,更是开始哀声求饶。

   芳菲姐,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你别打我了,我那里真的都出血了,你天天用丝袜给我磨,你别折磨我了好不好…… 刘楚楚还在痛声哀求着,顾芳菲却是大声咆哮,我就是要折磨你,折磨你! 眼瞅着她又抡起了粉拳,老张当真是急眼了。

   这大姑娘水嫩水嫩的,哪能这么糟践啊,那个宝贝地方他想亲亲都没机会呢! 要是他能玩这性感空姐,那就爽歪歪了。

   他决定拯救刘楚楚,说不定刘楚楚会感激她,事后来个以身相许呢? 而顾芳菲的老公不行,他可以满足顾芳菲啊,得知了这些秘密的他,岂不是有机会玩了这两个极品空姐? 一想到这里,他裤裆都快炸裂了。

   顾芳菲正在屋里近乎发疯地折磨着刘楚楚呢,突然‘砰&quo;一声响,随即屋外的奥迪就展开了疯狂的叫唤,她哪还顾得上刘楚楚,鞋都顾不得穿就往外跑。

   出门一看,车玻璃被砸了个稀碎,车子锁不锁都没什么区别了。

   今晚先饶了你,后天上机看我怎么收拾你! 忿忿回屋穿上高跟鞋,顾芳菲舒展披肩长发,妖媚的扭动着屁股离开。

   若然不是老张先前注意到她对刘楚楚的所作所为,当真不敢相信这活妖精一样的女人,竟然会下手那么凶残。

   在白色奥迪驶离后,老张手中握着肉色丝袜,来到了刘楚楚的屋内。

   这个时候刘楚楚正哭的泪眼婆娑梨花带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让人心疼。

   他坐在床边,顺手将纸巾递给了刘楚楚。

   刘楚楚强忍着眼泪,哽噎中问道:张大爷,你怎么来我这了? 老张也不好说出花花心思,就推说最近总看到她光着腿丝袜还在自己车上,所以惦记着是不是有人欺负她,就跟来了,一副关心体贴的样子。

   楚楚啊,你太苦了,这又是何必呢?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你…… 老张正劝着呢,刘楚楚就猛地扑进了他怀里,哇哇大哭,怎么劝都劝不住。

   老张下意识地轻拍她后背,她反倒如同找到了倚靠,抱得更紧、哭得更烈。

   不过老张这会儿倒不在意刘楚楚的哭了,他更在意那两处火热的挤压感。

   那种温润的刺激,他已经多少年没有享受过了? 尤其是刘楚楚那两条雪白娇嫩的大腿就摆在他身旁,而且因为顾芳菲之前的肆虐,导致她的裙子还被掀翻着,连托底的小裤裤都露了出来。

   老张忍不住地仔细打量着,那是条黑色蕾丝花边的小裤裤,让他看在心里,火在他的身下。

   而最直观的反应,就是他那儿隔着裤子不经意地触碰到了刘楚楚的大腿外侧。

   你戳我干什么啊,张大爷? 双眼含泪的刘楚楚感受到身下异样,扭头观望。

   结果这一看,她当时就羞到不行不行的。

  虽然没见过真的,可好歹初中生物课上也见过图。

   反应过来的她连忙躲开老张,羞红着脸起身背转过身子赶紧把裙子弄下。

   这么鲜嫩的小姑娘,让老王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那什么,我不是故意的。

  你裙子被掀开了,那条小裤又那么性感,所以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刘楚楚坐在床上‘嗯&quo;了一声,低着头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她知道这事确实怪不得人家老张,是她自己情绪失控扑上去嚎的,这会儿老张肩头还湿着呢! 两人沉默了小会儿后,老张开口打破了沉默,询问刘楚楚跟顾芳菲之间的恩怨。

   想来是刘楚楚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苦水的人,所以也没隐瞒,直接将把事情经过说出来。

  她说,曾经她跟顾芳菲是很好的闺蜜,那天她跟顾芳菲丈夫上街的真相,是那个 男人心怀花花心思,以顾芳菲约她吃饭为由给骗去的。

   后来出了车祸,把那男人给撞废了,任她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顾芳菲听从丈夫的谎言,认为就是她刘楚楚主动勾搭的,所以才会造成顾芳菲现在的凄苦…… 大致的事情经过,老张了解了,也了解了顾芳菲和刘楚楚没有谁坏,坏的是那个已经早了报应的家伙。

  所以他琢磨着,得想办法把这个疙瘩给解开。

   当他提出这个想法后,刘楚楚感激到不行,连忙握住老张的双手,一口一个‘感谢张大爷&quo;,把老张握的特别不得劲。

  要知道,刘楚楚先前的衬衣扣子已经被顾芳菲给撕迸了,现在她双手全都松开胸口,那里面的光景…… 越看越旖旎,老张有些忍不住了,那什么,楚楚,你那儿伤的那么厉害,要不然我帮你揉揉吧?你放心,还有布片儿隔着呢,我不会做什么的。

   啊?! 刘楚楚大羞,好不容易重新恢复白皙的小脸蛋儿再度变得通红。

   她怎么好意思让老张动手揉那里? 可她有担心拒绝的话会让老张把今晚发生的事情说出去,而且也不再帮她调解她和顾芳菲的事情,更担心老张会兽性大发,在这昏暗的深夜里把她给那什么了。

   思来想去的犹豫中,她无意间看到了老张身下高高撑起的裤子。

   然后,她就鬼使神差的‘嗯&quo;了一声答应下来。

   老张当时就兴奋的差点鼓了脑血管,连忙示意刘楚楚躺下。

   望着躺在床上满脸羞红的刘楚楚,老张双手颤颤巍巍的伸了过去。

   那种裹在黑色花边布片里的美好,他可是多少年都没碰过了…… 老张都快疯了。

   多少年了?上次碰触手感这么好的存在,怕还是老伴生前年轻那会儿吧? 而且都不用去真正的触摸内里,单是那花边布料中透 露出部分肌肤娇嫩的白,就足以让他心甘皆颤。

   而当他真的触碰到时,没成想反应最强烈的却是空姐刘楚楚。

   啊(办公室爱爱)! 原本还在娇息急促中的刘楚楚,此刻陡然爆发出醉魂的迷离娇吟。

   那声音恍若天籁,直接钻进老张耳中去击穿他的灵魂,整个人都快酥掉了。

   刘楚楚自己也显得特别不好意思,羞羞的拿双手捂住小脸儿。

   她真是没脸见人,平日里自己洗澡时拿手搓都没什么感觉,可现在老张只是稍微的碰触到,她就感觉骨头都软掉了,就像是有道闪电钻进了她的 身体里一样。

   而且她更感觉到羞人的是,脑海中竟然不知怎么的就泛起了刚才老张裤子被撑起的画面,仿佛那才能让她感觉到极尽的快乐。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刘楚楚! 刘楚楚在心里羞忿地责怪着自己,可是胸前传来的温柔爱抚却又让她真的难以自持,那旖旎到让她娇羞不已的声音更是自己从鼻腔里面钻了出去。

   她很羞,可是却又真的很舒服,尤其是老张手掌的火热和他身上那种淡淡的烟草香味,让她感觉到了大山般的厚重很温暖。

   她恍然发觉自己竟然不反感今晚这件事情的发生,甚至隐隐还有些愈发的期待。

   她好羞,以至于捂住脸蛋儿的双手更不自禁的开始颤抖。

   望着躺在床上的刘楚楚,老张愈发地兴奋了。

   没有遭受到任何反抗,他开始兴冲冲的适当加大力气,双手就跟打太极画圆似的,在那里动作着。

   魅声的嘤咛传入耳中,白皙的肌肤映入眼帘,尤其是看到刘楚楚那双白皙小脚丫的脚趾都紧紧蜷缩后,老张兴奋到了极致。

   两人走在地板上面, 杰克逊站在 王雅的身后,俯视前面的巨峰,完全展露在自己面前,下体时不时的触碰到臀部,圆润丰满,肉乎乎的具有弹性,让杰克逊的心中有点火大! 裤裆高高翘起,顶在王雅的双臀之间,甚至有些部分已经深深陷进紧身衣里面, 前面的王雅感觉到自己臀部仿佛有个巨大的 东西,横冲直撞的的就要进入自己的身体,若不是一层薄薄的布挡着的话,恐怕就真的进来了! 王雅这时才刚明白过来,为什么陈艳有丈夫还天天跑来这健身房中,果然是有一手啊! 王雅也没闲着,直接背过身子,跟着杰克逊面对面,一双手轻轻抚摸着杰克逊的身体,从胸部慢慢朝着下面探索,到了关键部位之时,瞬间一愣,忍不住的朝着下面看去。

   陈艳离开健身房之后,王雅就悄悄在门口等待着杰克逊的到来,眼睛闪闪发光,仿佛孩童找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 两人趴在瑜伽垫上面,王雅身材苗条,前凸后翘,胸前的凶器更是让人眼前一亮,两人做着奇怪的姿势,杰克逊趴在王雅的身上,身体紧紧依偎在一起,远处看去,仿佛骑马的姿势,让人遐想连篇。

   教练,我这样的姿势够不够标准!王雅感受到自己臀部上面有个火热的巨兽不断摩擦自己的身体,抛媚眼,娇羞羞 说到

   王雅说完之后还抖动自己的臀部,上下来回动弹,杰克逊感受到这个女人的厉害,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嗯,不错,不错,只是你要的腰部不够标准,我来帮帮你!杰克逊自然无法忍受一个女人居然在挑衅自己男人的威严,不等王雅拒绝,身体就慢慢压迫在她身上,紧身裤下面的巨兽一点一点进入到翘臀的缝隙里面! 王雅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眼睛里面却充满了兴奋的感觉,身体不断分泌出雌性激素,身体慢慢发热,时不时的有股电流穿过身体,令她忍不住的呻吟两声。

   感受到王雅身体的反应,杰克逊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王雅有点坚持不下去了,翘臀上面那个热热的东西,在她背后一秒钟对她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内心无时无刻不想着就地将杰克逊的紧身裤撕开,好好享受他那惊人之物带来的爽感! 王雅原本身上穿着的是白色连衣裙,在陈艳离开之后,换成一身紧身衣,散落下来的波浪发,披在肩头,身上的带着一股淡淡芳香,让杰克逊有一种征服世界的感觉。

   教练,不如我们找一个没人的房间单独练习把,这里人太多了有点不方便!王雅眼神迷离的 看着杰克逊,有气无力说到。

   杰克逊听到之后,心中大喜,连忙带着王雅来到自己的专门休息室里面,直接撕开王雅贴在衣服上面的紧身衣,露出白皙的皮肤,胸前的两个巨峰展露出来,赤裸的上身,激发杰克逊的欲望。

   啊!王雅还没来及转身,上半身的遮羞布就被杰克逊暴力撕开,吓的她连忙捂着胸口,惊恐的看着杰克逊,哪里还有刚刚那副放荡的模样。

   看着杰克逊惊吓的后退两步,捂着樱桃小嘴嘻嘻笑了起来,慢慢走到杰克逊的面前,慢慢趴下身子,扒开杰克逊的紧身裤,瞪大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巨形东西,一时间吓到了! 若是她前夫的东西来比较的话,眼前这个巨根恐怕是自己那个死鬼前夫的两倍,不,三倍。

   这么会这么大,难怪陈艳平时一副高冷模样,原来好这一口啊!王雅慢慢用手触碰,想到前不久撞见的事情,冷笑道! 杰克逊可不会坐以待毙,见王雅在自己胯下居然还在想着别的事情,双手直接把王雅从地上提到沙发上面,看着她赤裸的上身,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慢慢脱下她剩下的紧身裤。

   更令杰克逊惊讶的,王雅紧身裤下面居然一丝不挂,甚至连一条小小的内裤都没有穿,大腿根部更是已经泛滥成河。

  忍不住用手去轻轻触碰。

   啊,嗯。

  深一点,深一点。

  王雅闭上眼睛享受杰克逊的抚慰,媚声道。

   真是太极品了,一碰就出水,骚气倒是挺够味道,但是对比陈艳还是差上那么一丝半点。

  杰克逊看着躺在自己怀中微微闭眼的王雅,心中暗想。

   抚摸着杰克逊身上健硕的肌肉,心中火热,加上杰克逊的身高占据优势,直接把王雅抱入怀中,双手开始在王雅的身上游走! 两人浑身赤裸的抱在一起,粗扩闷哼的声音时不时的穿出,王雅看着某个巨无霸,小心翼翼的盘坐在杰克逊的身上,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嗯!怎么这么大,好痛!王雅感受自己下体带来撕裂的感觉,忍不住说道。

   当真正结合在一起之后,王雅第一次感受到杰克逊的魅力所在,肉体在杰克逊的身上不断摇摆,一次又一次的达到巅峰,王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升仙多少次。

   杰克逊已经憋了足够久的时间,每天还要忍受王艳带来的欲火无从发泄,眼前这个女人是个很好的发泄点。

   两人足足在休息室里面呆了四个小时,到了最后,王雅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天堂,还是地狱,口中开始胡言乱语,瘫在沙发上面抽搐,身体下面流出大量的白色液体,沾满整张沙发。

   不愧是极品啊,差点就把我榨干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上手陈艳,我要让她知道人生巅峰的感觉。

  嘿嘿!杰克逊看着被自己暴力输出,已经无力动弹的王雅,得意说到。

   陈艳回到家之后,对待丈夫的态度十分冷漠,陈艳老公 张强也发现了一些陈艳的问题,半夜的时候总是喜欢跑到卫生间里面,过了好久的时间才出来。

   有次张强假装睡着,偷偷摸摸在后面偷看,发现平时高冷的陈艳居然在卫生间里面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浑身赤裸着,手指不断在下体抽动,眼睛微微闭起,发出叮咛的呻吟声, 真是个骚货!张强在外面看着卫生间里面发生的事情,嘴角露出冷笑。

   第二天,杰克逊正在健身房当中教导自己的学生,突然外面一个男人对着自己招手,杰克逊指了指自己,那个男人点了点头。

   杰克逊十分好奇的走了出去,听到那个男人的自我介绍,杰克逊的背后瞬间汗毛竖起,连忙退后几步! 我叫张强,是陈艳的丈夫,我听说她最近总是在这边健身,我来看看是什么人。

  !张强看着杰克逊笑着说到, 张强目光打量着杰克逊,身材倒是可以,游走到下半身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身为男人的他,看到紧身裤下面鼓起的大包,心中也是有点不敢相信! 你好,我是杰克逊,是陈艳小姐的私人教练,一般她来这里都是我负责教导她!杰克逊看着张强。

  笑着说到, 原本杰克逊还有点害怕,仔细一想,自己跟陈艳并未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没有必要害怕他,保持一副平常心态就好。

   谁知道张强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心神有些颤抖。

   等下吧,刚好今天没什么事情就陪着陈艳过来上课,她等一会就到!张强在打量完杰克逊之后,心中有些伤自尊。

   两人坐在椅子上面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过了十分钟左右,陈艳就到了健身房里面,今天的陈艳跟以往有点不同,打扮的很是漂亮,一身红色长裙,黑色高跟,进来之后,让健身房里面不少男人都纷纷侧目相望! 就连平日爱答不理的丈夫张强看到陈艳这一身打扮也是心头一热。

   陈艳看到杰克逊在一旁早早等着,嘴角上扬露出美丽微笑,看到旁边一同坐着的人,陈艳的笑容慢慢消失,心中有些惶恐! 难道是他发现了吗?陈艳不禁心中问自己。

   陈艳换完紧身衣从更衣室里面出来,完美的身材在紧身衣的衬托一下完美展现出来,就连张强都是眼前一亮! 两人走进练习房间里面,摆出一些练习的姿势,张强则是在外面等候,透过玻璃能够看到里面的场景,杰克逊也不敢在毛手毛脚,规规矩矩的教导陈艳一些瑜伽姿势。

   陈小姐,要不然我们在练习一下狗刨式吧,这个姿势你似乎一直都没有掌握好!杰克逊看着旁边脸色红润的陈艳提醒说到。

   陈艳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摆出一个自己看了都羞愧的姿势,而杰克逊居然还在后面按住自己的腰部,下体的热量在自己翘臀上面摩擦。

  让陈艳吓的不敢乱动,生怕在外面观看的丈夫发现什么不妥。

   教练,别这样,我丈夫还在外面。

  陈艳趴在地上,感受到翘臀上面带来的爽感,连忙低头说到。

   杰克逊可不管她丈夫在不在外面,不断上下摩擦,刚好外面有玻璃的那个方向,看到不到他在做什么,刚好能看到一个上半身,一本正经的在教导陈艳一些学习的方法。

   在外面的张强自然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看着他们的姿势感觉是有点暧昧,但是转头看其余几个房间皆是如此,心中的疑惑便慢慢消失。

   没事,他看不到的!杰克逊趴在陈艳的耳边轻声说到,身体却在陈艳的背后不断摩擦,这让陈艳身体奇痒无比,身体不断分泌出雌性激素,甚至连紧身裤下面都出现一滩印迹。

   两人始终都没有踏出最后一步,虽然陈艳有些庆幸,同样有点失落,每天面对这样一个巨无霸,却不能享受他带来的快感,真是一种折磨。

   杰克逊慢慢变的过分起来,左手在搀扶着陈艳做出一个高难度的动作,右手却在背后不断抚摸着陈艳的身体,陈艳羞红着脸,咬着牙,争取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呻吟声。

   陈艳对自己这么敏感的身体很是懊恼,自己丈夫就在门外,自己居然在屋子里面做出这样令人羞耻的事情,自己的身体居然还有快感,真是太淫荡了。

   嗯。

  啊!教练,我坚持不住了!陈艳感受到一个粗壮的东西隔着衣服想要进入到自己身体,连忙大声叫道,瘫倒在杰克逊的身上。

   外面的张强看到自己老婆倒了,连忙进来查看,陈艳看到张强进来,连忙紧闭双腿,以免自己已经完全湿润的下体被自己丈夫看到。

   旁边的杰克逊心中也是乐开了花,在别人丈夫面前搞老婆,这还是杰克逊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心中莫名有些得意。

   没什么事情吧,教练,我们今天就先休息一下,我带她回家吧!张强看着瘫倒在杰克逊怀中的陈艳,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从杰克逊手中接过自己老婆,带她来到更衣室里面。

   陈艳对于今天张强对待自己的态度十分疑惑,甚至还来到健身房里面专门陪伴自己。

  以往都是对自己一副十分冷漠的样子。

   就在陈艳好奇张强为什么对自己一百八十度大反转的时候,张强突然从背后抱住陈艳,双手在她的高峰上面游走,亲吻她的后背,双手慢慢朝着她身体的大腿根部摸去。

   不得不说,陈艳今天的这幅出场方式让身为丈夫的张强脸上十分有光,一想到那些男人心中想的女神,就在自己胯下呻吟,张强的心中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吆,下面都已经湿透了,看来你的身体还是这么敏感啊!张强把右手从陈艳的大腿根部抽出,手中上面还残留些许银丝,故意放在陈艳的鼻子旁边,猥琐说到。

   不等陈艳拒绝,张强就直接把陈艳身上的紧身衣全部扒掉,看着赤裸的陈艳,专门让她穿上的黑色高跟鞋,心中欲望大起。

   陈艳也没有拒绝,只是被动接受着张强的侵犯,表情十分冷漠,甚至眼睛里面都没有一丝快感可言,不是陈艳性冷淡,而是张强的那个家伙实在是太弱了,加上陈艳已经见识过杰克逊那个更加威猛的武器,这个东西跟那个东西相之比较,小巫见大巫! 三五分钟之后,随着张强的一声闷哼,身体的精华喷射而出,趴在陈艳的身上大口呼吸,陈艳的嘴角露出冷笑。

   哼!真是个铁废物,我都没有感觉,自己倒是累的不轻,还不如我自己解决呢!陈艳赤裸着身体,坐在张强的对面,带着嘲讽的笑容看着累瘫的张强,心中暗道。

   张强慢慢穿上衣服,看着陈艳身上红色的伤痕,露出得意的笑容,之后,直接独自离开,哪里还有刚刚那副温柔体贴的模样。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没有穿衣服的陈艳连忙躲在门后面,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嗯?陈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看到你丈夫离开,我还以为你也跟着离开了!杰克逊转头看到门后面的陈艳,赤裸着身体,完美的身材展现在自己面前,下意识的咽了口水。

   陈艳看到是杰克逊进来,也没有在遮掩自己的身体,直接走到沙发上面坐着,玩弄手指头,也不知道此时在想什么。

   杰克逊心中有点不安,此时陈艳的状态对他来说十分不好,从地上捡起一个毛巾轻轻披在陈艳赤裸诱人的身体上面。

   教练,你是非洲人?你们那边是什么样子的!陈艳突然开口询问到。

   这个问题让杰克逊一愣,非洲是什么样子的,非洲虽然是第二世界,但是常年战争不断,甚至文明都有些落后,这也是杰克逊努力读书,就算是在这里当上一个小小健身房教练也不愿回去的地方! 我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出生,从小就很听话,但是三年前,我因为张强的缘故,跟我家里人闹翻了,当时他们那么坚持的阻拦我,现在我似乎有点后悔了!陈艳不等杰克逊回答,轻轻说到,语气当中透露着后悔。

   陈小姐,你们国家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天堂,不是经常有人说,一个人的出现必定会教会一些东西,这句话吗?应该乐观一点!杰克逊沉默一下看着陈艳笑着说到。

   说完之后,。

  陈艳的脸上也露出莫名其妙的笑容,突然从沙发上面站起来,赤裸的身体就展现在杰克逊的眼前,杰克逊咽了咽口水,抬头望去,陈艳直接来到他面前,胸前的巨峰,直接来到他的面前。

   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意思,但是我比较守旧,只要你别做最后一步,今天我就让你看个够!陈艳看着杰克逊色眯眯的眼睛,刚开始的不快早就抛之脑后。

   陈艳刚刚说完,杰克逊一把拉过陈艳,压(秦桧儿子怎么死的)在她的身上,抚摸她的身体,即便经过刚刚跟张强的缠绵分泌出来的液体早就消失。

   陈艳感受着杰克逊的抚摸,闭上眼睛享受,杰克逊主动脱掉自己的紧身裤,露出自己让男人看了都羡慕的巨蛇,不断摩擦陈艳的下体。

   陈小姐,我来好好伺候你吧!杰克逊看着微闭双眼的陈艳,邪魅一笑。

   杰克逊扶着自己的兄弟,慢慢在陈艳的翘臀上面摩擦,时不时的进去一点,杰克逊才没有打算听从陈艳的话,什么守旧的人,若是真的守旧就不会光着身子让自己抚摸了,欺负自己不懂华夏文化? 这个女人谎话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不过还好,身体还算诚实!太紧了!杰克逊感受陈艳柔软火热的地方慢慢包裹自己的巨龙,倒吸一口冷气。

   陈艳感受到自己下面正在被一个巨形的东西入侵,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连忙推开杰克逊。

   不行,你的太大了,放进去的话,我的可能会坏的!陈艳看着杰克逊的大兄弟,连忙摇头说到。

   杰克逊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陈艳看到之后心中有些愧疚,于是咬牙答应杰克逊自己帮他打飞机。

   快点把!杰克逊满不在乎说到。

   杰克逊听到陈艳愿意这么帮助自己,心中早已乐开了花,自己的兄弟自己知道,就算是今天陈艳累死,恐怕都很难用手解决自己的。

  除非加上别的地方。

   坐在沙发上面,陈艳用手已经抽动了半个多钟头了,谁知道杰克逊的巨龙丝毫没有任何变化,除了红润一下之后,似乎并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实在不行的话,你就用下别的地方吧!杰克逊看着陈艳也是蛮辛苦的,在旁边指着自己的嘴巴提醒到。

   陈艳原本有些疑惑,看他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心中瞬间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家伙都已经想的这么远了,心中迟疑一下,点了点头。

   突然之间,杰克逊有种酥酥麻麻,温温热热,甚至有点痒痒的感觉,时不时还有一个柔软的东西不断摩擦自己的敏感处,杰克逊倒吸一口冷气。

   呜呜呜呜!陈艳只能吞进去一点点,实在是因为这个东西实在是太过于巨大,樱桃小嘴很难将它放下。

  而且这个东西进入嘴巴之后还在不断变大。

   陈艳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自己的嘴巴还有舌头都已经麻木了,突然,这个东西不断涨大,陈艳知道是什么情况,没等反应过来,巨龙在自己嘴巴里面不断涌动,白色的液体从陈艳嘴巴当中流下! 杰克逊看到陈艳这幅狼狈的样子,心中十分开心,陈艳幽怨的瞪了一眼杰克逊,连忙跑到卫生间里面冲涮自己的嘴巴。

  嘴巴里面一股怪怪的味道。

   即便是陈艳结婚三年之久的丈夫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甚至连用嘴巴或者手的时候都没有,杰克逊还是第一个。

   行吧,就算是今天没得手,也算是进展不错了。

  下次,嘿嘿!杰克逊看着陈艳的背影,脸上露出淫秽的笑容。

   陈艳从健身房回家之后,张强早早呆在家中,最近张强给陈艳的感觉十分奇怪,陈艳知道张强外面有女人,却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回来了,对了,我要跟你说件事情,我想用了我们的钱做了一笔投资,听说利润挺大,是朋友介绍的!张强看着陈艳笑着说到。

   不可能!天上哪有这样的好处!陈艳听完之后,果断拒绝! 我已经给了!张强看着陈艳冷冷说到,眼睛里面的冰冷让陈艳感受恐惧! 陈艳听完之后并没有说什么,提起自己的挎包走出家门,心中有些苍凉,身为部门经理的她怎么会不明白,这都是婚前转移财产的套路罢了! 喂,你好,我是陈艳的丈夫,张强,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务必要到!张强拿起手机拨打一个号码,之后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杰克逊接到张强电话之后感觉有点莫名其妙,这个张强到底想要做什么?今天到健身房,明天又要请自己吃饭,不会是真的发现什么了吧!杰克逊的心中还真有点怀疑。

   杰克逊突然之间接到张强的邀请进餐,心中十分诧异,不禁暗想,莫非是自己在健身房露出什么破绽了?,海女是陈艳坦白了! 真是奇怪,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没安好心!杰克逊挂掉电话之后,皱眉说到。

   陈艳与张强两人虽然同床,心中所想却不相同,在健身房里面的风雨缠绵之后,张强对待陈艳的态度又变的冷淡起来。

   张强之所以在健身房里面对陈艳的产生强烈的兴趣,完全是因为健身房里面所有的男人在那一瞬间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陈艳身上,让他有一种征服他们心中美人的欲念。

   陈艳看着自己身旁的张强传出轻微呼噜声,转身看着自己以前迷恋的男人,才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就开始对自己没了兴趣,心中满是后悔! 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陈艳冷冷说到,说完之后,脑海里面突然冒出一个熟悉黝黑的面孔,还有健身的肌肉,以及有着一个令自己惊叹的神物,心中又开始有些期待明天与杰克逊的在此相见! 原本的陈艳已经洗好身体,在床上躺着,想到杰克逊的时候,身体突然有点燥热,身旁的这个男人完全不用指望,因为在陈艳眼中,他连自己的手指头都不如,想让他满足自己,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陈艳从床上轻轻走下床,慢慢俯下身子,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精美的礼盒,抱着礼盒走向卫生间里面,轻轻关上门,小心翼翼的打开礼盒,拿出一个巨形粉红色棍状物体,打开开关,在自己手上不断摇摆起来。

   滋滋滋!看着自己手上这个粉红色棍状物体,陈艳的脸就有些滚烫,身体更是燥热,心中有些期待这个东西的作用! 真是没想到,王雅这个骚妮子,居然送我这么一个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用过的!不管了!陈艳的下体不断流出液体,脑海里面全是杰克逊下体的模样,还有下午在健身房里面发生的事情,轻轻把这个东西放进自己的身体。

   陈艳打开一级开关,粉红色棍状物体只是在下面轻轻抽动起来,陈艳感觉一下,似乎跟自己感受杰克逊的时候有着天差地别,大小差不多,只是那种真实的感觉,还是不够真切。

   要不然,打开三级开关试一下。

  陈艳看着上面红色的按钮,心中有些期待,轻轻按下去。

   撕!按完之后,陈艳立马倒吸一口冷气,下面传出滋滋的声音,嗡嗡的声音不断响起,陈艳大腿根部早就是一滩水渍,完全湿透,有些溅射到地上。

   随着东西的不断抽动,这种触电一般的感觉也只是维持一小会的时间,陈艳看着粉色巨物,轻轻拿出自己的身体,上面的液体成丝状,拉扯着。

   虽然陈艳还想要这样触电的感觉,但害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叫出声音,被张强发现的话,自己在他面前就颜面尽失,清洗自己身体,躺在床上,很快进入梦乡。

   第二天,杰克逊来到一个西餐厅里面,看到张强早早坐在哪里等着自己,陈艳却没有跟在他身边,这样杰克逊有些疑惑张强找自己的目的! 你好,张先生,不知道你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杰克逊坐在张强的对面,有些疑惑问到。

   张强没有说话,打量了一下杰克逊,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突然露出笑容,杰克逊的眼神慢慢变的警惕起来。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跪下拉开拉链含着|很污很污的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