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男卑打嫁洞房规矩

女尊男卑打嫁洞房规矩 女尊男卑打嫁洞房规矩 2021-07-26 09:31:50 30499次浏览


倾诉:桑格子 整理:夏莫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找个深爱自己的人,平淡却不失幸福的过一生。

  还在念高中的时候,母亲就 跟我说,找男朋友一定要看准, 家庭条件要不错,关键是人也要上进有 能力

  她强调的并不是人品好,而是前者家庭条件要好。

  我知道母亲跟着父亲过着穷苦的日子是过怕了,即便是后来有了点钱,她也觉得她的这一生享受的幸福并不多。

   表面上我的很赞同母亲的说法,但我更在意的是后者人要好,有能力就行,至于家庭条件并不太看重,最重要是找一个彼此相爱的人。

   阿华来到 公司的那天,他像所有的毕业生一样,在我面前显得有几分胆怯。

  我在这家公司主管人事这一块,他正儿八经地介绍自己,小心翼翼地询问待遇。

  说话的时候脸红到耳根。

  看他的简历,察觉他还是很有能力的,只是缺少锻炼。

  第二天,我便通知他来上班。

  来公司之后,他特别有干劲,特别努力,特别勤奋。

  虽然大多的 新人在进公司之后,都特别有热情,但我还是很看好他的。

   男友跪求我向好色上司献媚(2/2)在第一批筛选过程中,阿华被留了下来。

  他那天高兴地给我发来简短的信息,说要请我吃饭。

  我算得上 是他在这家公司的第一个朋友吧,他是这么跟我说的。

  我比阿华要大两岁,来这家公司也有一年多了,对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清楚。

  一边吃饭,一边告诉他 老总和他上司的一些喜好,最看重的是员工的什么。

  这个时候,我只是想帮他,希望他能在公司有所发展。

  之后,阿华比所有的新人都显得要努力,所创造的业绩也比他们都高。

  才进公司半年,他就被涨了两次工资,每每老总在鼓励新人的时候,就会拿他做榜样。

  他每取得一次成绩,都会先告诉我,然后拉我出去吃饭,或者逛街。

  我们公司有规定,不能在公司内部谈恋爱。

  阿华对我表白的时候,跟我说不要怕,不告诉别人就可以了,恋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我们在公司就像普通员工一样,下班之后我们就去约会,享受情侣之间所有的喜悦和幸福。

  男友跪求我向好色上司献媚(2/2)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会是他的计谋,我不过是他的一粒棋子。

  阿华知道我每次都会陪同老总出差,老总虽然赏识阿华,但还在考察他。

  而最近,区域经理的职位一直都空着,以阿华的能力是可以胜任的,但他才进公司并不久,多多少少会有些人不服。

  这是和阿华在一起的第三个月,他总跟我说以后要给我不一样的幸福,要让我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但是,在出差前一天的晚上,他显得很踌躇不安,他问我能不能帮他个忙。

  我以为他能有什么事,要他尽管说。

  他说,你出差的时候,多对老总好一点,多替我美言几句。

  你说的好一点是什么意思?我知道老总是什么样的人,每一次我都特别的提心吊胆,他竟然还要我对他好一点……他突然跪在我面前说,格子,就这一次。

  我不能失去这一次机会啊,格子。

  以后我会加倍补偿你的。

  一个人想要获得成功是没错的,但怎么可以这么不折手段,更何况我是他女朋友啊。

  我看着眼前的人,他竟然是这么的陌生。

  那一次,我没有向老总表示任何一丁点的好,我只是去工作的,我也有我的原则,哪怕是在爱情面前,也不会妥协。

  男友跪求我向好色上司献媚(2/2)我回来之后,他没有坐上区域经理的位置,他那天很失落,我安慰他以后会有机会的。

  他突然吼我,机会,你知道机会有多难得吗?我们因为这一次的吵架而分手了,短暂而幸福的爱(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情,只在我身边停留了一下,却给我带来巨大的伤害。

  爱一个人,不是就应该一心一意的呵护她,爱她吗?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没有为他争取机会。

   “林总,好久不见,你还好吗?”袁 亚楠张开双臂,妩媚的一笑,走向林鑫海。

  赵 倩倩深吸了口气,摇了摇头,总算缓轻了一些袁亚楠带给她的压力。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袁亚楠强大的气场,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女人不简单,比自己要厉害的多。

  只是赵倩倩很好奇,以前从来没见过 林董身边有这样的一个女人。

  一向心高气傲的赵倩倩,破天荒的第一次对自己的能力和自信,产生了质疑!林鑫海和袁亚楠来了一个美式的拥抱,接着是贴面礼。

  袁亚楠妩媚的 笑着,手指轻轻的划过林鑫海的手背,腰肢一扭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看着林鑫海,打趣的笑道“林董这么着急把我叫回来,有什么吩咐?难道在这个海滨市里还有林董不能摆平的事情?”林鑫海爽朗的笑着,递给袁亚楠一支烟。

  袁亚楠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推开林鑫海的手,美目闪了两下,林鑫海立刻心领神会,笑着把烟收回去。

  赵倩倩在一旁恭敬的站着,眼看着袁亚楠时而娇媚,时而干练的谈笑风生,时而和林鑫海打情骂俏,当真是风情万种让人目眩神迷。

  难道世间真有传说中的狐狸精?历史上的那些美人,也不过如此吧?赵倩倩觉得,自己以往的精明干练和袁亚楠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过家家罢了。

  开始两人还有说有笑的开着玩笑,然而在林董把拆迁遇到的问题讲了一遍之后,袁亚楠也意识到了事情的困难,这才收起了平时风情玩笑的神态。

  袁亚楠想了想,又开着玩笑道“钉子户?有意思,而且还是个岁数不大的年轻人,就让林董您的工程进度停滞不前。

  您说得都让我来了兴致,看来我真要去会会这么年轻有为的男人了。

  ”“哈哈…”林鑫海爽朗的笑着。

  听到袁亚楠的话,林鑫海知道她已经答应了这件事情。

  袁亚楠做事情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在林鑫海心里,拆迁这件事情就已经意味着解决了。

   叶扬正盘膝坐在房顶上,吸收着正午时分的日光精华,忽然心头一动,一种不同的感觉弥漫在心头。

  这是功法进步的前兆,看来自己的修炼效果果然有进步,尤其是进入真意境之后,更是进步的明显比开始要快上一些。

  还是灵气太匮乏了,这里又要拆迁了,看来又要重新找个妥当的地方修炼了,尽快达到意守境,才能有自保的能力。

  那场惨不忍睹的车祸,在他心里一直充满了不解。

  尽管现场没有出现任何目击证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但是那个撞他车的司机却一直没有找到…叶扬重生后通过前身的记忆片段,隐约觉得事情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正在沉思的叶扬被手机短信的提示音拉了回来,打开手机便看到一条讯息“叶扬,我看你怎么应付!”在林鑫海的办公室里,赵倩倩认真的听着袁亚楠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赵倩倩把资料小心的放在桌上,还未开口,袁亚楠连看都没看,依旧挂着标志性的微笑,道“林总,你说的项目我略有耳闻,据我说知,你的公司现在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会,如果做的好的话,我有信心让你公司的股票市值,从年底开始翻两倍。

  ”“两倍!”赵倩倩更加震惊。

  别人也许不了解两倍是什么概念,但是作为董事长的高级助理,能接触到很多公司的秘密,赵倩倩如何能不震惊。

  其实鑫海集团并非表面上看的那么强大,而且,袁亚楠所说的机会,准确的说应该叫做拯救集团的机会。

  林鑫海表面看上去古井无波,其实心里也同样震惊,更多的是激动,连刚抽出的烟也忘了点。

  作为集团的董事长,他深知自己的困境,如果真能如袁亚楠所说的,即便产生的效益少一点,也是足够诱人的。

  不过林鑫海毕竟老道,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情绪有任何变化。

  接下来,袁亚楠如数家珍一般的,把鑫海集团现在的股票市值、公司发展前景、公司的机遇、以及详细的财务状况,全部叙述了个大概。

  尽管只是大概,但是,这对于林鑫海来说,已经足够他震惊了。

  看着袁亚楠游刃有余的表情,干净利落的办事方式,话语间更是胸有成竹,赵倩倩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莫名的想法“叶扬这下麻烦了。

  ”“我怎么会这么想?”心里明明对叶扬讨厌的要死,怎么会担心起他了呢?赵倩倩自己也觉得奇怪。

  制定好了所有的计划,林鑫海便亲自把袁亚楠送到电梯口,重新回到董事长办公室,看着赵倩倩道“你说的那个叫叶扬的小子,就交给亚楠去对付吧,你只要尽量配合她就可以了,记住,我们公司的事,千万不要说的太多。

  ”“嗯。

  林董放心。

  ”赵倩倩没有问为什么,她看得出,林鑫海今天让袁亚楠来的真正目的,绝对不是只要听袁亚楠说那些话。

  以林鑫海的精明,绝对不会去轻易的相信她的话,尽管很诱人。

  三年的贴身服务,赵倩倩深知这个老板的脾气,表面看上去和蔼可亲,其实骨子里却是个老奸巨猾的商人。

  林鑫海重新点燃一支烟,靠在宽大的真皮座椅上,一脸的阴郁。

  “亚楠,这次就看你的了,看你如何帮我走过这次的危机,能带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就在林鑫海思考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漂亮的少女伸头进来,调皮的看了看走了进来。

  “爸爸,原来你真的在啊,我还以为你出去了呢。

  ”林鑫海赶忙站起来,一脸慈爱的看着女儿林蕊珠“小蕊,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了?今天没出去采访?”二十一岁的林蕊珠,在林鑫海面前就像个孩子,一蹦一跳的跑过去,抱着林鑫海的胳膊,撒娇着“爸爸,我好久没看到你了,特别想你,所以就来看你来了,高兴吗?”林鑫海疼爱的看着女儿,高兴的表情溢于言表。

  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递给林蕊珠,林鑫海把烟头按在烟灰缸里,笑呵呵的道“这个是送给你的,是时代广场老恒黄金的VIP卡,你不是喜欢那个钻石项链吗?去买吧,爸爸送给你。

  ”林蕊珠摇着头把卡推回去,笑着道“爸爸,我不要那个,就想你能多陪陪我和妈妈,你都不知道,最近妈妈也好久没看到你了,妈妈可是每天都在念着你哦。

  ”“你个小鬼头,是不是你妈让你来的?”林鑫海溺爱的,轻轻点了一下女儿的额头。

  林蕊珠笑着点点头,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松开他的手道“爸爸,晚上一定要回家吃饭哦,今天可是你跟妈妈的结婚纪念日,别忘记了!”看着女儿俏丽的背影,林鑫海忍不住感叹“小蕊都这么大了,出落的也很漂亮。

  大哥,你看到了吗?你可以安心了。

  想当年我们的选择,真的对吗?”太多的意外已经不在林鑫海的控制中了。

  让叶扬想不到的是,赵倩倩说的对手没来,倒是来了一对浩浩荡荡的 城管

  在小街上开始大范围的巡查。

  城管的车刚到小街,商户们一个个都躲进了屋里,很多胆小的甚至把门都关上,生意都不做了。

  这些城管的蛮横,可能连强盗都自叹不如。

  这些拿着合法证件的强盗!城管大队十多个人由大队长仇洪带领着,呈现扇形分布,每个人负责一家商户,开始收缴各家商户摆放在店铺之外的物品。

  更让人气愤的是,有两辆白色贴着城管标语,竖着一个大喇叭的五十铃轻卡,跟随着他们的队伍,在小街中央走走停停,路上的老百姓都远远的避开。

  有一句话说的好,宁愿得罪坏人,也不要得罪城管。

  凡是每一次停下,都会多一些从商户那里没收来的东西,总之绝对不走空。

  城管大队的大队长仇洪叉着腰站在小街中央,本来长相就有些凶恶的他,此刻更是一副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样子。

  “你们这些刁民,让你们不服从安排,告诉你们,不仅今天让你们不好过,以后,你们也别想好过!当然,只要你们服从安排,不要跟政府对抗,我们就不会再为难大家了,希望你们好好考虑考虑,别再走错路了!”仇洪的声音在小街上空回响着,却无一人应和,商户们现在也都知道了,城管们来的目的,是为了拆迁的问题,看来,如果不答应拆迁安置的条件的话,今后怕是会永无宁日了。

  果然是官商相互。

  (两性口述小说)商户们现在不怕工商局,不怕税务局,不怕卫生局,唯一怕的就是城管。

  这些人根本不讲道理,简直就是一群虎狼!随便的打砸抢,说你有问题就有问题,不是罚款就是砸东西收东西。

  寡妇刘 香梅的小卖部门口,站着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黑脸膛有些秃顶,眼睛不大朝天鼻,满嘴的大黄牙上布满了烟渍。

  就是这么一个极品丑男,正站在刘香梅的小卖部门口,一对小眼睛盯着刘香梅丰润的身体,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刘香梅此时正满头大汗的忙着往屋内搬东西,她的小店除了卖烟酒,还有很多袋装食品,散装饼干糖果等等。

  城管的人一到,刘香梅就预见到了危险,赶忙收拾起门口的摊位,可惜,她终究是一个人又是个女人家,还没收拾了一半,城管的人就过来了。

  胖子城管叫 李涛,最大的特点就是贪吃好色,此刻见到刘香梅相貌可人身材丰润,尤其是胸前一对豪乳,更是上下摆动,勾起了李涛强烈的欲望。

  左右看了看,没什么人,李涛一脸淫笑着走过去,有意的摸着刘香梅的手“大妹子,你看你着什么急,我来帮你收吧。

  ”刘香梅有些胆怯的看了一眼李涛,迎着他色眯眯的眼神,勉强笑了笑,道“大哥,真是谢谢你了,一看你就是好心人,我这一会就好。

  ”“唉??别着急嘛,你看你一个女人家,细皮嫩肉的,哪能干这些粗活,还是我来帮你好了!”李涛说着搬起一盒饼干,看了一眼刘香梅咽了一口唾沫,迈开胖墩墩的腿,进了刘香梅的店内。

  刘香梅看了一眼李涛,又看了看手里的纸盒,咬了咬牙跟着走了进去。

  城管李涛帮着刘香梅很快就把外面的货物,都收到了店内,这家伙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刘香梅,好几次,他还故意借着搬东西的空挡,在刘香梅的手臂上蹭来蹭去。

  要不是碍于店门开着,李涛恨不得马上就把刘香梅推倒。

  刘香梅哪能不知道李涛的意思,尽管她心里厌恶,脑子里一直在想接下来该怎么脱身,可是脸上,却不敢装出任何的不满,还对着李涛微笑着虚意逢迎。

  一个弱女子又是寡妇,家里连个男人都没有,刘香梅只能委曲求全。

  “如果叶扬在就好了,他肯定不会看着我被这个讨厌的家伙欺负的!”刘香梅想着叶扬,眼睛一直盯着医馆那边,心里盼着叶扬赶紧回来。

  李涛试探了几次,发现刘香梅不敢反抗,心中暗喜胆子更是越来越大。

  着急忙慌的把最后一盒饼干搬进屋内,李涛呆呆的盯着刘香梅,嘿嘿嘿的笑着。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女尊男卑打嫁洞房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