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老婆尝试别的男人做一次*老公太强 我邀闺蜜一起候伺他

鼓励老婆尝试别的男人做一次*老公太强 我邀闺蜜一起候伺他 鼓励老婆尝试别的男人做一次*老公太强 我邀闺蜜一起候伺他 2021-07-26 10:16:42 4764次浏览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刘伟心中已然翻江倒海。

   孟玉洁 说道:你哥临走的时候我就在一边,说起来我还算是个见证人呢。

   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回事儿, 嫂子啊,我的好嫂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还找什么柳悠悠啊。

   刘伟正想着,孟玉洁雪白的臂膊又缠了上来,娇声说道: 小伟,留下来陪嫂子好不好? 嫂子,这几天帮着村长家里干活,我真的有些力不从心了,而且你也知道竞选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我要是不保存些体力,怕是武选这一关我都过不了,你看这么行不行,等我当了治保主任以后,我好好地伺候你一晚上行不?刘伟说道。

   好吧,不过你可不许骗嫂子啊。

  孟玉洁也不再坚持,恋恋不舍的又亲了刘伟一下,明天有机会的话,我跟我哥也说说,让他也拉你一把。

   真是比我的亲嫂子还亲。

  刘伟恋恋不舍的转身出了门。

   一路上,刘伟脚步飞快,到了家见嫂子 桃花正坐在他的床上一手拿针,一手引线,正在认真的缝着什么。

   小伟,你回来了。

  听见脚步声,桃花抬头见是刘伟便微笑着说道:方才给你整理床铺的时候发现你蚊帐破了个小洞,嫂子给你缝上。

   刘伟心里顿觉热热的,如果能和贤惠疼人的嫂子共度一生,那得多么幸福。

   好了。

  桃花用牙将线咬断,然后认真的看了看,哼道:这下那些该死的蚊子就进不去了,饿死他们小样儿的。

   娇哼中分明带些小女人的调皮,刘伟不由心中一荡,嫂子,我问你件事。

   桃花见刘伟一脸正色,忙问道:怎么了这是? 嫂子,我哥临死前,到底怎么跟你说的? 呀,看你一脸严肃,嫂子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儿了呢。

  桃花边收拾针线,边道: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嘛,你哥让我帮你找个漂亮贤惠的老婆,不然他死不瞑目。

   就这些? 嗯,就这些。

  好了,不早了,赶紧收拾收拾睡觉吧。

  桃花说着起身要走。

   刘伟一把拉住了桃花的手,嫂子,其实我哥临死前除了这些还说了一句话,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桃花的手一颤,整个人僵在了当地。

   此时不用她再说什么,刘伟已经知道了孟玉洁没有骗他。

   但是很快桃花就镇定了下来,虎着脸挣脱了刘伟的手,你从哪里听的这些风言风语的,没有 的事儿。

   嫂子,你是不是怕村子里人说闲话,才…….嫂子,我不怕,只要我们两个人真心为对方好就行了,嫂子,我喜欢你,你的下半生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刘伟再次抓住(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了桃花的手,十分深情的说道。

   桃花避开刘伟火热的眼神,可是心却乱了。

   小伟,我认真的告诉你,你哥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下一秒,桃花再次挣脱了刘伟的手,我们两个住在一起肯定有人说乱七八糟的,可是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了,怕是我们再也没脸在村子里呆了。

   嫂子,我说了,我不怕。

   行了,别说了,再说嫂子跟你翻脸了,睡觉!桃花沉着脸说句,扭头走了出去。

   望着桃花毅然决然的背影,刘伟一时间心里也乱了起来。

   嫂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不喜欢我,还是真的惧怕别人的流言蜚语? 躺在床上,刘伟又一次转转反侧,难以入眠。

   除了嫂子桃花的事儿,他还为竞选的事发愁。

   经过这几天的了解,刘伟知道大队会计林清水和老治保主任郄建设两人,和张五河关系特别好,也就是说他们这两票肯定是会投给张强的。

   而他现在也算是有了两票,一票妇联主任孟玉洁的,一票副村长郄 喜来的。

   现在就看剩下的村支书孟满仓,和村长 柳金岭将票投给谁了,投给刘伟胜出,投给张强,张强胜出。

   虽然杨小凤已经答应自己在柳金岭耳边吹吹枕边风,但是刘伟知道杨小凤根本做不了柳金岭的主,不过既然杨小凤说了话,怕是柳金岭也会好好考虑自己。

   所以他这一票是悬着的,另外就是老支书孟满仓那一票了。

   孟满仓是老支书,为人处世向来秉公刚正,对人向来是看能力说话,因此想要获得他那一票必须得到他的认可才行。

  虽然孟玉洁说要在老支书面前帮自己说说,但是他知道效果应该不会太大。

   可是怎么才能让老支书认可自己的能力呢? …… 因为答应柳金岭要干三天活的,所以第二天刘伟又跟着上了山。

   可能是杨小凤跟柳金岭说了袁 大壮哥俩的事儿,柳金岭也跟着上了山。

   因此,杨小凤也没再找机会亲近刘伟。

   老老实实忙了一上午,中午吃饭的时候,桃花对杨小凤说道:小凤嫂子,下午我想带着小伟去趟乡里,给他买两件衣服。

   去吧,小伟不是要竞选治保主任嘛,总不能总穿着部队带回来的衣服,人靠衣服马靠鞍嘛。

  杨小凤十分痛快的应道,小伟,你放心,我会跟金岭说的,给我家少干半天活就少干半天。

   嫂子,我这衣服还能穿,现在咱家的情况能省点就省点吧。

  刘伟知道嫂子桃花没有多少钱,所以有些不愿意去。

   小伟,我答应叶小翠那婆娘让你和她家郄媛媛相亲了,你怎么也得捯饬一下吧。

  桃花见刘伟又要说什么,脸色一沉,听嫂子的,不然嫂子生气了。

   刘伟无奈只好跟着桃花向乡里走去,嫂子,买衣服行,可是我不能和郄媛媛相亲。

   小伟,我问过叶小翠了,孟朝阳虽然喜欢郄媛媛,但那只是烧火棍子一头热,叶小翠说郄媛媛对你很有好感。

  桃花道。

   嫂子,我和孟朝阳关系一直不错,所以我绝对不能抢她的女人。

  这事儿没的商量。

  刘伟固执的说道。

   桃花看了刘伟一眼,只好道:好,先买衣服,这事儿下来再说。

   此时公交车来了,两个人不再说什么上了车。

  此时他们两个谁也没有想会在服装城里再次碰到袁大壮,更没有想到……. 到了乡里的服装城,很快桃花就看上了两件T恤,小伟赶紧试试。

   刘伟接过来换好后,问道:嫂子,怎么样? 刘伟肩宽,这种人本身就是衣服架子,再加上他当过几年兵,肌肉发达,所以换上新衣服后,那叫一个精神,帅气,就好像是立马换了一个人一样。

   好帅,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

  没等桃花说话,旁边的女售货员早已经忍不住连连赞叹起来。

   桃花看的也不是连连点头,满眼欢喜,真精神。

   其实刘伟也很中意这件T恤的,不过一看价钱三百八十八,他立马就将衣服脱了下来,装出一副看不上的样子,嫂子,我怎么就觉得不好看呢? 这件衣服我们要了。

  桃花知道刘伟是心疼钱,所以直接对售货员说道,见刘伟还要说什么,美目一瞪,听嫂子的。

   见此,刘伟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报答嫂子。

   后来桃花又要给刘伟买裤子,在刘伟的一再坚持下,这次桃花听了刘伟的,只买了一条不到一百块的裤子。

   因为桃花给了刘伟一条自己的小裤衩儿,所以在给刘伟买好以后,她就去转内.衣区去了。

   刘伟不好意思跟着,便去了门口抽烟。

  一根烟还没抽完,就见嫂子桃花急匆匆的走了出来,脸上满是忿色。

   刘伟顿时紧张了起来,怎么了嫂子? 他们试衣间里偷安装了摄像头,有人偷窥我。

  桃花差点儿哭了出来。

   原来她挑了一套衣服,走进试衣间准备试试大小,结果刚要脱就发现面前的一个插座里面好像有亮光闪了一下,开始她也没在意,可就在她把衣服脱下了一半,亮光又闪了一下。

   对于试衣间被偷装摄像头这种事儿她在网上看过,所以就急忙穿好了衣服,然后仔细朝插座里面看去,一看果然里面装着摄像头。

   居然有这种事儿?嫂子,你领我去看看。

  刘伟说完拉着桃花走了进去,一看,还真是有摄像头。

   妈的! 刘伟当即就火了,腾腾走出试衣间,对售货员吼道:把你们老板给我叫出来! 怎么了?听到动静,老板娘急忙走了出来。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妈的,居然在试衣间安装摄像头,你们这店还想不想开了? 有这事儿?老板娘一愣。

   正说着就听一个声音怒道:他妈的,谁 在我姐的店里闹事儿? 刘伟扭头一看,就见一个大个子叼着烟,横眉立目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卧槽,这不是袁大壮吗? 大个子正是袁大壮,这家服装城是他姐夫开的。

   袁大壮这小子特别的坏,所以就偷偷地在女试衣间里安装了摄像头,用来窥视在里面换衣服的女人。

   方才他正在偷看,见进来的是黑石头的大美人桃花,顿时激动的差点儿流了鼻血,正准备好好地欣赏一下桃花这个大美人的时候,没想到桃花脱了一半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妈的,又是你个王八蛋!刘伟骂道。

   袁大壮见到刘伟,心中这火腾地就上来了,那天被刘伟揍了以后,他一直还想着报仇呢。

   刘伟,想买衣服就买,不买滚蛋,再在这里吵吵,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 袁大壮,尼玛的在女试衣间里装摄像头玩儿偷窥,还有理了是吧?刘伟骂声朝袁大壮冲了过去,对着他的眼就是一记封眼锤。

   袁大壮躲闪不及,一下就被刘伟打了个熊猫眼。

   啊!袁大壮咆哮一声,像是一头狗熊似的朝刘伟扑了过来。

   要论个头,力气,刘伟绝对不是袁大壮的对手,但是刘伟毕竟是当兵出身,又怎么可能选择以硬碰硬呢。

   见袁大壮扑过来,他横向一个滑步躲过了袁大壮的拳头,然后闪身到了袁大壮的身后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

   袁大壮虽然身强体壮,但是因为方才一拳用尽全力冲击,再加上刘伟这一脚顿时收势不住朝前栽了出去,正好扑倒在不远处的衣架上。

  铛啷啷一声连人带衣架扑倒在地。

   刘伟一个箭步上去骑在了袁大壮的身上,对着袁大壮的嘴巴就是一拳,今天老子要让你知道桃花为什么这样红! 只一下,袁大壮的嘴巴就崩出了血。

   吃痛之下,袁大壮像是一头被人扎了屁.股的公牛,大吼两声仗着一身蛮力就将刘伟推了开来,然后红着眼睛和刘伟扭打在一起。

   眼见自己弟弟打不过刘伟,袁大壮的姐姐忙打了110,派出所就在服装城对面,所以很快的就跑过来两个警察。

   都住手!两个警察拉开了刘伟和袁大壮。

   此时的袁大壮满嘴巴是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烂了,再看刘伟身上也不过有个脚印儿。

   这一战刘伟完胜。

   王哥,你们来了啊。

  袁大壮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像是哈巴狗是的从兜里掏出烟给两个警察敬烟,同时狠狠地瞪了刘伟一眼。

   心说,看见没,老子熟得很。

  今天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别来这一套。

  唤作王哥的警察刚想接过袁大壮的烟,发现桃花正在用手机录视频,忙一把推开了袁大壮的手,说!怎么回事儿? 警察同志,这小子在女试衣间里安装摄像偷.窥我嫂子。

  刘伟说道。

   唤作王哥的警察看向袁大壮,袁大壮,怎么回事儿? 王哥,我们是安装了摄像头,可那都是为了防盗的,而且我们白天都没开摄像头,哪里来的偷.窥一说?都是这小子血口喷人。

  袁大壮解释道。

   没开?刘伟哼道,袁大壮,有种告诉我监控视频的电脑在哪里? 对,开没开一看不就知道了。

  另一个警察说道。

   一听这话袁大壮慌了,不仅方才桃花的视频没有删掉,他还保存了很多以前来这里买衣服,长相不错的女人视频在电脑里。

   怎么回事儿?这个时候,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传来,众人扭头望去,就见一个穿着白色紫花短裙的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一头小波浪的秀发,明媚皓齿,唇若点朱,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御姐的气质,随着步伐,两条裹着黑色丝袜的大长腿交替前行,十分的动人。

   女人叫 杨杏,和刘伟 是一个村的,她是郄喜来的老婆,在乡政府上班,虽然只是个临时工,但是却特别的傲娇。

   因为她姑姑嫁给了二十亩地袁拉子,也就是袁大壮的叔叔,所以袁大壮的姐姐就打电话把她叫了过来,让她从中间说和说和。

   因为杨杏在乡政府上班,两个警察自然认识她,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她来干什么来了,想着也没什么大事儿,还是私了比较好,两个人交代了两句一定要处理好的话后就走了。

   袁大壮,你这干的是人事儿吗?待两个人刚走,杨杏就指着袁大壮的鼻子骂了起来。

   袁大壮低着头,屁也不敢放一个。

  先被刘伟揍的跟狗似的,现在又被杨杏骂了个狗血喷头,袁大壮只觉自己好比一只钻进灶膛的王八憋屈又窝火。

   你个混蛋,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摄像头拆了去?杨杏又骂一句。

   见袁大壮去拆摄像头了,杨杏这才将刘伟和桃花拉到了一边,桃花,小伟,这件事儿呢肯定是大壮不对,不过你看你把他给揍的那个熊样儿,你们两个看这样行不行,一会儿大壮回来以后让他给你们道个歉,还有你们买的衣服我做主免费送给你们了,这样行不? 喜来嫂子,我听你的。

  桃花生性善良,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所以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刘伟知道杨杏都出面了,自己怕是不给面子也是不行,万一得罪了她,她要是不让郄喜来把那一票投给自己那就完了。

   所以也很痛快的说道:嫂子,这也就是你,不然换做是谁都不好使。

   小伟,嫂子谢谢你了,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我家喝酒吗?到时候嫂子给你整两个大菜好好感谢你一下。

  杨杏非常高兴,而且特别有成就感。

   喜来嫂子,你真的要想感谢我,就帮我再跟喜来哥说说让他把他那一票投给我。

  刘伟又道。

   虽然郄喜来已经答应了自己,但是如果能再让杨杏帮自己一下,那肯定就再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小事儿,包在嫂子身上了。

   就这样,一场风坡算是平了。

  不过在刘伟他们走后,袁大壮的姐姐却狠狠地给了袁大壮一个耳光,几件衣服白白的送人了,她心里不窝火才怪。

   这么大人了,净干些生儿子没屁.眼儿的事儿,你以后别来我店里了。

   袁大壮捂着脸,那叫一个委屈。

   到了晚上六点,刘伟穿上新买的衣服,拎着两条杨小凤给的软云去了郄喜来家。

   见到刘伟手里拿着烟,郄喜来心道,这小子还真是会办事儿。

   如果真能让他当上治保主任,说不定以后自己当了村长,这小子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呢。

   杨杏有个妹妹叫杨桃,去年毕业以后在县医院里当实习护士,经人介绍和张艳红订了亲,张艳红马上就要到台裕乡当副乡长了,所以他就想着等他来了,借势挤掉柳金岭自己当村长。

   小伟,来就来呗,还拿什么东西啊。

  郄喜来忙接过刘伟手里的软云。

   亲戚给的,我抽不惯。

  刘伟左右看看,见没有杨杏,忙问道:嫂子呢,还没下班? 正说着杨杏边在围裙上擦手,边走了进来,看见刘伟的那一刻,杨杏不由有些惊呆。

   这小子换了衣服立马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真是活脱脱一个小鲜肉啊。

   短暂的愣神之后,她笑着说道:小伟你先坐会儿,嫂子马上就把菜做好了。

   杨杏说完走了出去,望着她那扭.动的小屁.股,刘伟恨不得摸上两把。

   妈蛋的,这郄喜来家里有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居然还去偷吃孟玉洁。

   郄喜来和刘伟聊了几句后,说道:小伟,你真的打算在咱村里发展? 嗯,现在大城市机会少,相反我倒觉得咱农村大有可为,现在国家政策是大力发展农村特色经济,所以我就想试试。

   这话倒是不错,听我挑担说咱们乡里上报市里的要开发龙阳湖的工程已经批下来了,这可是省级重点工程,据说要投入几个亿呢。

   真的假的?刘伟有些惊讶。

   绝对是真的,要知道我挑担他爹可是省厅级干部呢,不瞒你说,我挑担之所以下调到台裕就是为了这个工程,只要这个惠民工程弄好了,那就成了他再进一步的垫脚石。

  郄喜来有些神秘的说道,到时候别说乡长,怕是得当县里的领导。

   喜来哥,那到时候你可就发达了。

  刘伟羡慕的说道。

   郄喜来悠然的点上一根烟,仰着头,充满憧憬的说道:到时候别的不说,我要想当咱们黑石头的村长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喜来哥,别说村长,就是支书也没问题啊,你放心,到时候我铁定掏心挖肺的跟着你干。

  刘伟说道:以你的能力,我想咱村一定会比现在强多了。

   这话我还真不是跟你客气,你看老书记就是思想太保守了,根本跟不上现在的形式。

  如果我当了支书,别的不敢保证,把黑石头弄成台裕乡第一村绝对没有问题。

  小伟啊,哥哥看好你,到时候我要当了支书,就让你当村长。

  郄喜来说道。

   说话说到这份上,刘伟知道郄喜来这一票彻底没问题了。

   正说着,杨杏将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两个人边喝边聊,几杯小酒下肚,郄喜来骂起了柳金岭。

   小伟,你说柳金岭这个王八蛋有什么能耐?要文凭没文凭,要能力没能力,他能当上村长,还不是因为他爹,因为他们兄弟多,这么些年别的没干,倒是解放了村子里一批留守妇女。

  你说你玩儿就玩儿呗,还尼玛玩儿到老子头上了。

   刘伟一惊,喜来哥,难道柳金岭他把嫂子给睡了? 郄喜来愤恨的将杯中酒一干,然后用力的在桌子上一墩,他娘的,裤子都给扒了,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他娘的,你说杨小凤那娘们儿长得多水灵,这个王八蛋放着她不要。

   刘伟暗中撇嘴,尼玛的还不是一样,放着杨杏这么个大美人儿不要,偏偏惦记人家孟玉洁。

   郄喜来你个王八蛋还好意思说柳金岭,你他娘的还不是整天想着孟玉洁?杨杏端着菜进屋,正好听到了郄喜来的话,瞪着眼睛骂了起来,要是猫尿喝多了,就赶紧滚回屋子睡觉去,我陪着小伟喝。

   郄喜来嘿嘿笑了两声,没多,没多。

   没多就堵着你那张嘴。

  杨杏哼声在刘伟身边坐了下来,顿时一股子香气钻入了刘伟的鼻孔。

   嫂子,我给你倒上。

  刘伟拿过酒杯,给杨杏倒酒,心跳瞬间加速。

     导读:水红色的中式短袖,白底绣花长裙,时尚的提包……别致的装扮下魏玲像夏天里的一股凉风,令人心旷神怡。

  她的声音很柔美,听得让人心碎。

  谈到感情生活,魏玲很坚强,几次都忍住不让泪水落下来。

    她曾因自己是一个离婚女人,对他的追求拒之千里。

  得知他在她离开后仍痴心不改,她终于回心转意。

  谁想甜蜜幸福的爱情却没有结果。

  在离开他时,她已有身孕,绝望中她遇上了另一个好男人,他不仅愿意 接受她的过去,还愿意接受她肚里的孩子。

    三年前离婚的我,想爱却不敢爱  三年前,我结束了一段痛苦的暴力婚姻。

  在恋爱时,我天真地以为他的粗暴是对我的在乎,好像不无端吃醋就是这个男人不够懂爱一样。

  或许这样的理由本身就太幼稚,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说服。

  孩子出生之后,我在他的一次次暴力下伤心不已,又在他的一次次苦求和忏悔下原谅了他。

  他能接受 我的过去 和宝宝 我不敢接受他  直到2004年春节,他的伤害已令我遍体鳞伤。

  宽容到了极限就只剩崩塌,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我和他走进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并把孩子留给了他。

    离婚后,我很快从广州到了成都。

  这里有我的亲人和朋友,就算偶尔不开心,他们能在我最需要安慰时说上两句暖心的话。

  我应聘到一家女鞋公司做文员,一晃就是一年多,生活上似乎没什么变化,可总是觉得心里空缺了一些。

  自从离婚以后,我压抑着所有可能发生的情感,而即便是这样,爱情还是不受控制地来临了。

    2005年,王吉宁来到公司从事设计工作。

  对于这位新同事,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更别说喜欢了,我们的交道也只不过是工作而已,每周我都要将工作报表交给他。

  那天,我一边听《女人花》这首歌,一边将其中一句歌词若是你闻过了花香浓,别问我花儿是为谁红随意地写在报表本里。

  他能接受我的过去和宝宝 我不敢接受他  几天后,我已经将写歌词这件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就像往常一样将报表交给了王吉宁。

  从那之后,王吉宁似乎就在向我表达或是暗示什么。

  我一个人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时,他也陪着我,一起同行一段路。

  在办公室里,他常把一些关心的话写在纸条上,夹在文件内交给我,并在上面画一些图案。

    连傻子都看得出来他的心思,可他偏偏是一个性格内向的男人,即便表达爱也是很含蓄的。

  直到这年的5月,当得知我准备辞职离开后,他才真正地对我表白。

    正式辞职前几天,同事们在我的留言本上纷纷写下寄语和祝福。

  当时,王吉宁的神情显得很失落,在本子上画了一双鞋子,留言是他很喜欢我。

  当我翻看到这一页时,我的心里有一丝颤动。

  我给他回了一封信,将我的过去一一说清。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有过婚史的女人,王吉宁尽管比我大1岁,可他之前还没有谈过恋爱,与我在一起并不适合,这对他也不公平。

  关键是当时的我不太相信两个人的爱情会有什么结果,我想爱但不敢去接受这份爱。

  临走时,我没有对王吉宁的表白再有任何回应,而他也没有出面挽留我,只远远地望着我离开。

  他能接受我的过去和宝宝 我不敢接受他  被他痴心等待感动,竟是无果的苦恋  我以为在我走了之后,他可以慢慢地淡忘我和这段还投入不深的感情。

  离开成都后我又回到了广州创业,在这期间,尽管我们都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可谁都没有给对方打过电话。

  只是当《女人花》这段旋律响起时,我会想起某个人,可时间一久,我连这样的感受也越来越淡了。

    2006年,我再次回到成都,无意中从以前的同事口中得知了王吉宁仍然是一个人。

  有同事说他还在等我,为了我拒绝了 家人的订亲。

  从我离开之后,就很少有人看到王吉宁开心过。

  我将QQ号留给了一个要好的同事,一天晚上我上网时,王吉宁出现在我的QQ上。

    聊了几句之后,我们相约见面,这才知道我们双方上网的网吧竟然只隔了一条街。

  我从网吧出来,楼梯下到一半就看到了王吉宁,我确定他是站在那里等我。

  那种熟悉感又回来了。

    那晚,我们一起聊天,他说的全是对我的思念,还说自己常常一个人站在我们曾经一同走过的路口等待。

  经过整夜的思考,我觉得已难以拒绝王吉宁,第二天,我们便在一起了。

  他能接受我的过去和宝宝 我不敢接受他  我们在一起开心的日子还不到一个月,王吉宁的家人在得知我们交往后便十分反对,因为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我一开始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能够理解王吉宁父母的想法,谁不希望自己还没有谈过恋爱的儿子能找一个没有任何过去的女人做媳妇。

    看着王吉宁为此很痛苦,我也尽力去迎合他的家人,希望有一天他们能够改变看法,毕竟我是真心爱王吉宁的。

  5月份,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可我和王吉宁心里都清楚,我们是没有可能要这个孩子的。

  那阵子很伤心,过了一个多月,孩子流产了。

  那段时间,王吉宁对我一直很好,我能明显感到他内心的愧疚。

    尽管王吉宁对我百般体贴,可我的心情一直好不起来。

  只要一想到我和王吉宁的感情很可能在他家人的反对声中烟消云散,我就很难受。

  那天,带着复杂的心情,我给在外面旅游的王吉宁发了条短信:我要走了,希望你能找到适合你的女人……我收拾了行(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李,一步步离开给我带来许多幸福回忆的地方。

  他能接受我的过去和宝宝 我不敢接受他  在我离开的途中,王吉宁的短信没有停歇过:这一辈子你都是我最爱的女人……我已经离开成都了。

  我不知道他看到这条短信时会不会彻底死心,可我在看到他后来的回复时就再也忍不住了,他说:玲,你不要我了吗?天啦!不是不要,我是不敢要啊!我和他都已订在2007年底结婚的,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要想辜负情感的女人。

    我的心一点点被王吉宁的短信拉了回去,我又回到了我们的房子里。

  我们抱在一起痛哭,那一刻,我对他说:以后的路不管再苦再累,我也不会离开你,能陪你多久就多久……这段感情像不能结果的树,离枯竭也不远了……他能接受我的过去和宝宝 我不敢接受他  盼不到他的承诺,绝境中遇上好男人  我努力想改变王吉宁家人对我的看法。

  2006年7月,我和王吉宁的母亲交谈时,明显感觉到我们之间隔着一道墙,我用尽全力都难以翻越。

  今年2月,我再次怀孕了。

  在多次检查后,医生告诉我,以我现在的身体条件,如果拿掉这个孩子,很可能以后都难再怀孕了。

    这可怎么办?拿掉孩子我很可能失去生育能力,可留下孩子又意味着我和王吉宁要重新考虑感情的事,而这是短期内难有结果的。

  过年前,我问他孩子的事如何处理,他只是沉默。

  我也知道他无法对我承诺什么,这样问他,只是想从他的话语中找到一些安慰,支撑我们的情感继续走下去。

    春节时,他一个人回了老家,几天都没有给我打来电话。

  我知道他在回避,我不怪他,我只是很想念他。

  春节后,我第一次到了他的老家。

  我想只要能得到他家人的赞同,我们的事就好解决了。

  我要为了他,为了孩子和自己做最后的努力。

  他能接受我的过去和宝宝 我不敢接受他  王吉宁的家人对我很好,他的母亲还谈到什么按照当地风俗算好日子之类的。

  从他家回来后,我以为应该可以准备结婚的事了,可过了半个月,王吉宁都没有提过什么,仍然在回避。

    在王吉宁断断续续的话中,我明白那一切都只是一个假象,他的家人并没有从心里接受我,而是逢年过节有所忌讳,担心我会在那里哭闹,才迎合着我说那些话。

  如果说只是他家人的反对,我还能支撑下去,可如今连王吉宁都在回避这段情感,我已完全无法支撑下去了。

    那天,我决定彻底离开王吉宁,便从住的地方搬了出来,重新找了房子住。

  据说两个和平分手的恋人会特别容易挂念对方,我不清楚王吉宁是不是,但我在那段时间里是非常想念他的。

  我们偶尔通电话,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在电话里哭,王吉宁会说一些安慰的话,但仍对我们的感情和孩子的事只字不提。

  后来,我们就没有联系了。

    在这个情感岔路口,我遇到了一直很喜欢我的男人 吕强

  他比我大十多岁,拥有自己的公司,事业很成功,因为受不了前妻霸道的脾气而结束了婚姻,当看到我第一眼时便认为我就是他心目中一直渴望的爱人。

  他曾热烈地追求过我一段时间,因为王吉宁,我用冷漠拒绝了他的示爱。

  如今在这么一种尴尬的状况下见到他,谁知道他仍然等待着我回心转意。

  他能接受我的过去和宝宝 我不敢接受他  可我的心还能容纳谁?我以为将自己怀孕的事告诉吕强,会令他彻底死心。

  他却问我:你不准备打掉孩子吗?也许是吧。

  我说。

  跟我在一起吧,只要你开心,怎样都行,我愿意接受你过去的一切,包括这个孩子……吕强望着我的眼睛说。

  我真的是既感动又心痛,这样的爱来得太迟了,我的心已冰封一片。

  即便是出现了一道阳光,又能够温暖多久?  虽然我最终还是同意了吕强的追求,可我并没有真正接受这份爱。

  我还没忘掉前一段爱情,尽管它现在留给我更多的是疼痛,可我还是会在吕强牵我的手时,排斥地躲开。

  看着吕强一脸痛苦,我内心也很矛盾。

  吕强是一个好男人,对我无微不至,只要能让我开心一笑,他什么都愿意去做。

  他能接受我的过去和宝宝 我不敢接受他  前段时间,吕强向我求婚,我当时很快就答应下来。

  我太急于忘记之前的感情,而且我也在慢慢试着接受吕强的爱。

    前几天,我在QQ空间上看到了王吉宁的博客,除了他工作上的不顺心,还有对我的担心和挂念,其中有一句是: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再去曾经那个让我们有着太多回忆的网吧?我怎么还敢去,那里的回忆像针一样扎着我的心。

  我在网上给他留言说:不管以后会怎样,我都不会怪你,不会因为孩子的事为难你……  回家后,我仍然难以对孩子的事做出决择,也许朋友的话是对的,一个男人的错凭什么要让另一个男人去承受呢?吕强的包容难道还不是我想停靠的港湾吗?可是我该如何重新开始去爱一个人呢?  想要了解更多的情感相关故事请关注女人私房话情感频道。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鼓励老婆尝试别的男人做一次*老公太强 我邀闺蜜一起候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