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总来我家吃饭 被我抓住搂阿姨的腰

男友总来我家吃饭 被我抓住搂阿姨的腰 男友总来我家吃饭 被我抓住搂阿姨的腰 2021-07-26 09:33:17 27491次浏览


老赵此时理智还在,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于 是他赶紧站稳身子,把手从小姑娘的高峰上收了回来,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小姑娘则是等老赵彻底站稳之后,才收回自己的手,然后转过身去有些害羞的 说道:“没事 爷爷,都是我不好,害您摔跤了。

  ”老赵则是也赶紧转过身去,说道:“你赶紧把衣服换上吧。

  ”不一会,小姑娘就换好了衣服,搀扶着老赵从浴室出来了。

  “小姑娘,你叫什么呀?”再被扶去卧室的路上,老赵开始打听起小姑娘的情况了。

  “我叫江 思思

  ”江思思清脆的回答道。

  “哦,那思思啊,你怎么不回家洗澡,找到我这么偏的地方借浴室呀。

  ”老赵疑惑的问道。

  “因为……”江思思在这里有点欲言又止。

  老赵见她不愿意说,便也不强迫,笑呵呵的说道:“没事没事,你要是真没地方去,就到我这先住下,我姓赵,你以后就叫我赵爷爷吧。

  ”听到老赵这么说,江思思一改自己低落的情绪,高兴的抱着老赵的手臂摇着说:“谢谢赵爷爷。

  ”由于江思思此时穿的还是她刚来的那件单薄的体恤,那丰满柔软的感觉顿时通过老赵的手臂传递到了他的大脑里,顿时老赵原本平静下来的内心又被江思思给撩拨的燥热了起来。

  于是他赶紧对江思思说道:“前面就是卧室了,人老了就是 不行,这摔了一觉这腿脚就不行了。

  ”听到老赵这么说,江思思则赶紧停下自己剧烈的动作,柔声说道:“对不起爷爷,都怪我,待会我给你揉揉腿吧。

  ”进了卧室,江思思把老赵扶在床上坐下,便开始准备为老赵揉腿。

  “思思,真是麻烦你了,都怪我这双腿不争气,摔了一觉就不能动了……”“但是我自己按摩不方便,所以只能麻烦你,希望你别介意……”老赵有点歉意的说道江思思赶忙说道:“赵爷爷,这是我应该做的,刚才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摔跤的。

  ”说着,江思思稍稍提了下裙摆,蹲在床边。

  由于是大夏天,老赵下就穿着大裤衩,整个小腿都露了出来。

  江思思在老赵的指点下,双手附在了他的小腿上,开始慢慢揉动起来。

  感受着那双温润的小手在腿上摩挲,老赵又忍不住的开始亢奋了。

   尤其是想到刚才那双小手还爱抚在江思思身前那两簇饱满上,他更加兴起,情不自禁的将目光投向江思思身前。

  透过宽松的衣领,老赵正好看到了里面的曼妙风光。

  近距离的观看,那地方似乎更大了,视觉效果惊人,仿佛要把他魂儿给吞进去似的!他那里已经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就跟注射了膨大剂似的,瞬间撑的老高,几乎把裤扣都给崩开。

  江思思这时候依旧在埋头帮他按摩小腿,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不行啊,老摸小腿有什么意思,得摸摸我大腿,顺便让你见识下我的本钱!“那什么,思思啊,主动脉是恢复的关键,主动脉在大腿上,得多按按。

  ”老赵这时候起了龌龊心思,但嘴上却说的一本正经。

  江思思正专心致志的按摩小腿,生性淳朴的她听到这话也没多想,开始往上面按。

  结果双手刚触碰到老赵的大腿,她就看到老赵的裤子被撑的老高老高,好像就要破了似的。

  江思思当时就羞到不行,脸上火辣辣的,赶紧低下了头。

  她明白,老赵肯定是因为两人有了身体接触才会这样儿。

  但是那种巨大的视觉冲击实在让她心里有些发慌,脑袋里更是一片糨糊。

  她什么也不敢想,眼下只 想着赶紧帮老赵把腿按摩完,好逃离这种尴尬的处境。

  见江思思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只是羞红着脸低下头继续按摩,老赵心中大喜。

  看来江思思并不反感他那里,甚至还有可能对他那里馋得慌。

  在这种念头的驱使下,再加上那双温柔小手在大腿上的抚弄,老赵更躁了。

  他觉得,跟江思思弄一弄的希望更大了,他要加把劲儿!在江思思羞红着脸蛋儿给他按摩腿的时候,他又泛起了花花心思。

  江思思完全不知道老赵早就盯上她了,她强忍着不去看老赵那里,低着脑袋,心思杂乱的按摩了十分钟。

  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毕竟眼下处境太过尴尬。

  她正想问问老赵是不是可以了,却突然听见一阵‘砰砰’的捶打声在面前响起。

  她有点不明白老赵捶打床干什么,可又不敢抬头看,惟恐看到那暴躁的物件儿。

  于是江思思闷着头问道:“赵爷爷,你怎么了?”但是在她询问完后半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捶打床的声音也消失了。

  她忍不住心里好奇,抬头一看,发现老赵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脸色闷红,几乎都成绛紫的颜色,像极了 电视上那些被人掐住脖子好久才松开的人。

  “赵爷爷,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江思思被吓到了,连忙询问。

  老赵也不说话,一个劲的大口喘气,手掌还不停拍打着胸前。

  这可把江思思吓坏了,不知道老赵到底出了什么事。

  在她紧张的连番询问下,老赵过了近一分钟才把气喘匀,悠悠地作出解释。

  “我有心脏骤停的毛病,刚才拍打是向你求救,还好缓过来了,差点活活憋死。

  ”江思思吓了一跳,心脏骤停这毛病她以前在电视上看过,两三分钟不喘气人就憋没了。

  所以她心里特别愧疚刚刚没有发现老赵的异常,“对不起对不起赵爷爷,我真不知道你有这病……”江思思还想说些道歉的话,老赵却大方地摆摆手,“没关系的,思思,这不怪你,你今天才来,只怪我自己没来得及跟你说清楚。

  ”听到这话,江思思心里更加不好意思了。

  明明赵爷爷对自己这么照顾,还给自己留宿,结果自己居然没发现赵爷爷的求救,她很愧疚。

  “思思啊,你会 心脏复苏吗?我下次犯病的时候,你帮我做心脏复苏就好。

  ”老赵突然问道。

  江思思赧然的摇摇头,但她随后就表示,“不过我可以去学。

  ”老赵等的就是这个,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那就我来教你吧。

  我先把你当病人给你示范一次,等下次我犯病的时候,你按照我的示范来做就行了,可以吗?”老赵询问道。

  “好!”江思思想着这是救人的事,也没多想,直接点头答应了。

  随后,老赵就招呼着江思思躺在自己的床上。

  “你躺在床上,仔细看我手的姿势,然后用身体去感受我的力量大小。

  心脏复苏时按压的力量太大不行,太小也不行,你得仔细感受。

  ”听说要躺在床上,又看到老赵双手重叠后十指交扣的动作,江思思想起了电视剧中的情景。

  那些施救者就是这种手势,然后按压在病人的胸口。

  想到稍后老赵要把手按在那儿,江思思那张精致的脸蛋儿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她有些难为情,毕竟那么敏感的地方,跟老赵也是头一次见面,她想拒绝。

  可是一想起刚才老赵发病的状况,想起因为自己的缘故差点害死老赵,她又很愧疚。

  在羞涩与愧疚的纠结中,心地善良的她终究选择了后者。

  躺在大床上,江思思深吸了口气,又看了眼自己高耸的身前,最终羞羞的闭上了眼睛。

  她劝慰着自己,这是为了能学会急救的本事,是为了以后能报答赵爷爷对自己的照顾……看着躺在大床上美眸紧闭的江思思,老赵眼神中透露出了猥琐的贪婪。

  他双手撑着身子爬上床,骑坐在了江思思那双修长的美腿上。

  看得出来江思思有些紧张,紧闭的双眸带动着睫毛不停颤动,可就是不敢睁开眼睛。

  见她这样,老赵更兴奋了,弯下腰,低头垂到了江思思胸前。

  江思思只穿着一条单薄的体恤,里面又没穿内衣,所以近距离的老赵一眼就看透了。

  好过瘾呐,即便是躺着的姿态,那儿也特别的挺,随江思思紧张急促的娇息而一颤一颤的,如同在招手诱惑。

  老赵被刺激到不行,低下头在那儿深深的嗅了一口。

  很香,有香皂的熟悉味道,更有一种女性的芬芳。

  贪婪的吞了口唾沫,老赵这才朝着江思思前面伸出了手……当手掌成功按压在江思思身前的傲娇上后,温热和充满弹性的感觉充盈着老赵的掌心。

  尤其是那饱满的最顶端,更是有些发烫似的,让他手感特别的强烈,大受刺激。

  原本老赵还准备一下下的按压,可真的触碰到江思思那里,他变卦了,忍不住心头的冲动,拿手掌开始在按压中 搓弄

  为了给自己找个借口,他还解释说:“医生说这样按压中的揉动,能激活心脉。

  ”心脉是个啥,老赵自己都不知道,毕竟他连心跳骤停的毛病都是虚构的。

  可江思思不知道,她只感觉到有双强而有力的大手,一下子就按到了她那里。

  特别的用力,都快给按爆了。

  而且那双手还在搓弄,搓的她心里火烧火燎的,未经人事的她第一次被男人接触那儿,有种恐惧感,但其中隐隐还夹杂着兴奋的期待。

  她惧怕这种念头,想要让老赵把手拿开。

  可是当老赵给出她听不懂但好像很合理的解释后,她又不好意思开口了。

  这是 治病救人,自己怎么能往那种事情上去想呢?只是……老赵搓弄的真的很用力,而且让她那儿特别的舒服。

  今天被老赵碰到了那里,尤其是那么强而有力的温热大手,让她忍不住的有些兴奋。

  尽管她知道出现这种念头很羞人,可是她真的忍不住。

  尤其是当老赵顺时针的动作突然转换成逆时针时,一下子就搓弄到最上面了。

  那一下,她就跟被揪了一把似的,舒服的要死要活,本能的发出醉人的嘤咛,压都压不住!老赵突然听到这迷死个人的动静,当时都差点哆嗦了出来。

  他已经很多年没听过真人发出这旖旎的动静了。

  而且从这动静中他能判断出来,江思思肯定也特别需要那事,否则绝不至于只搓弄几把,就发出这么迷人的动静来。

  老赵激动了,有些失去理智,探头凑向了江思思那张粉润的小嘴儿。

  可就在即将触碰到那张性感小嘴儿时,江思思睁开了眼睛!这突然间的举动,让老赵吓一跳,直给愣住了。

  江思思也是吓的一哆嗦。

  她原本是羞于刚才的嘤咛,想睁开眼和老赵解释,哪成想,一睁眼睛竟然见到老赵就趴在身前,更(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是把嘴凑上来了!江思思大为羞急,“赵爷爷,你想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老赵赶紧解释道:“人工呼吸啊,做心脏复苏都要配合人工呼吸。

  电视上也演过的,我以为你在电视剧上看到过,所以就没解释……”江思思微愣,不自禁的回想起电视剧中镜头,好像还真是这样。

  可是、可是,要和老赵亲嘴儿,这、这……这很尴尬啊!正在纠结的时候,老赵问道:“那你会人工呼吸吗?会的话我就不用做了。

  ”江思思哪会这个啊,以前光看到电视上亲嘴儿了,怎么个亲法她根本不知道!当她表示自己不会后,在心里说服了自己接受老赵的‘教学’,重新闭上了眼睛。

  看着江思思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老赵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恨不得马上把江思思给就地解决了。

  但是他知道不能操之过急,江思思迟早会是他的人,跑都不跑不掉,现在先来品尝一下那张小嘴的味道,伸进去“刺溜”几下,肯定爽极了。

  老赵重新低下头,朝着江思思那张性感的小嘴儿凑了过去。

  距离越近,他看的越清楚,小嘴唇很粉嫩,鲜亮的诱人。

  而且因为江思思紧张的缘故,小嘴儿还时不时的微动几下,更加充满诱惑。

  老赵再也忍不住了,嘴巴直接凑了上去。

  触碰到江思思嘴唇的时候,老赵感觉有点冰,他轻轻的嘬了一口,好软,还有点甘甜,感觉特别舒服。

  只是江思思好像很紧张,嘴唇紧紧的闭着,老赵想品尝更多,想得到更多的时候,结果发现她的牙齿咬的死死的。

  这下老赵也没办法了,只能亲着她又软又性感的嘴唇。

   夜晚,大山村里寂静无声,张晨从王伯家出医回来,嘴里哼着点小曲。

  夜风习习,吹拂过乡野田地,发出一阵沙沙声响。

  与此同时,村头一处人家院内升腾起的一阵袅袅雾气吸引了张晨的眼光。

  这户人家张晨知道,是村里美人 牛姐家的。

  这么晚了,牛姐家怎么还有雾气升腾?一瞬间,张晨就想起了令他期待的东西,来了兴趣,嘴里嘿嘿一笑,蹑手蹑脚的走近牛姐家。

  离得近了,果然听见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张晨咽了一口唾沫,只觉得口干舌燥,他知道村里比较穷,没几家用上浴室的,一般的 女人都是在院内接根水管洗澡,没想到牛姐也是一样。

  不过一般女人在洗澡的时候院门都是锁着的,有些时候张晨遇到也没法一窥全貌,只能在外面听声音幻想其中的美妙景色。

  今天也是如此,他悄悄走到门前,把耳朵靠在门上偷听。

  哪不知,他一用力,院门居然被推动了。

  哎哟妈呀,牛姐居然没有锁门!顿时,张晨全身都激动起来,想着或许是晚了,牛姐也没想到这个点还有人,就忘记把门锁掩起来。

  张晨那个兴奋啊,悄悄的推开一丝门缝,就往里面偷瞄。

  但因为太过于得意忘形,张晨有些忘乎所以,一丝门缝看不清楚,就下意识一用力,“咯吱”一声,门就被他推开了。

  “啊,什么人!”牛姐全身一颤,尖叫一声,就朝着门口看来。

  他不由自主的跟牛姐的视线撞在了一起,心里那个慌啊,只能撒腿就跑!这时候牛姐也反应过来遇到什么了,尖叫一声:“啊,来人啊,有人偷看我洗澡啊!”永远别低估女人的声音,这一声尖锐几乎传遍了整个山村。

  顿时,不少睡下的村民被惊醒,听见有淫贼,就提着各种锄头榔头出来打算抓色狼。

  张晨看着村里的动静,心砰砰直跳,还好这时候他跑出了一段距离,看见别的村民,急中生智的把自己装作是其中一员,口里喊着抓色狼,其实悄悄的往自己家里挪。

  这黑灯瞎火的,色狼自然没有抓到,张晨听见外面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才算安稳了一些。

  第二天一早,张晨还没睡饱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妈的,谁这么早吵人清梦。

  ”张晨抱怨了一句,但怕或许是谁找他有急事,就把门打开了。

  结果一开门,他就看见牛姐站在自家门口!今天牛姐打扮的十分漂亮,上面是一件洗的干干净净的花布衣,下面却是一条短裙配着黑丝,这要是在城里人看来绝对是不伦不类的,但张晨却觉得牛姐无比吸引人。

  虽然如此,可他没忘记昨天发生的事情,有些隐隐不安,心里想着不会是牛姐昨天真认出是他了,所以这时候上门来找麻烦了吧?想到这里,张晨有些心虚,就忐忑的问道:“这不是牛姐吗,这么早来干什么?”结果,牛姐站在门口,如水做的脸上却是一红,有些难以启齿的看着张晨道:“张晨,不好意思这么早来打扰你,我能不能进去说?”张晨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来找他麻烦,不然他岂不是溴大了,不过同时他心里产生了一股好奇,这牛姐这么早来找他干什么?“进来吧。

  ”张晨想着,就让开道给牛姐进来。

  结果牛姐进来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位上,过了半天才道:“张晨,是这样的,我生了点病,想找你看看。

  ”张晨一下子就放心了,原来是来找他看病的。

  大山村之前的村医本来是他师父,不过不久前,他师父死了,所以他继承了师父的位置,成了大山村新的村医。

  一想到牛姐是病人,张晨就恢复了正常,问道:“那你啥病了,说来听听,我帮你看看。

  ”牛姐似乎难以启齿,犹豫了半天才说道:“就是昨天晚上我洗完澡,或许是染了点风寒,今天早上胸口就疼了起来。

  ”张晨一愣,胸口疼?所以他好奇问了一句:“怎么个疼法,说具体点,哪里疼。

  ”结果这句话一出,牛姐闹了个大红脸,最后想着张晨是医生,才指着胸说道:“左边疼,今天早上起来,一压到就很疼。

  ”牛姐见张晨表情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有些不安的问道:“张晨,不会是什么严重的病吧?你一定要帮我治治!”牛姐将衣领子往下拉了拉,朝张晨抛了个媚眼,“要是能治好,少不了你的好处。

  ”张晨看得眼睛都直了,不过,他到也没有忘记给牛姐治病,见牛姐躺好,就开始了。

  “张晨,是什么病,你确认了吗?”其实这时候,张晨已经判断出来,牛姐就是那里先受了热,比较鼓胀,后来却遇冷迅速收缩,加上情绪紧张毛孔紧缩导致的拉伤。

  这不算什么大病,就算不找医生不过多久就会恢复。

  “张晨,你老实跟我说,不是什么大病吧?”牛姐(妈妈啊啊啊啊)此时脸色潮红。

  “我检查出来了,能治好,但是治疗过程……”张晨有些难为情。

  牛姐不懂,这时候也没那么害羞,就说道:“没问题,张晨你按按。

  ”事后,牛姐道:“张晨,你不会是借着治病占我便宜吧?”张晨没想到牛姐这么勾人,这时候情绪激动,下意识就点了点头。

  结果牛姐来了脾气:“张晨,你也太坏了,果然是在占我便宜。

  ”张晨吃痛,见心思被牛姐猜透,有些心虚,不过他抬起头,却发现牛姐脸色娇红的勾人模样,一副调笑神色。

  他知道是被牛姐调戏了,想他一个男人,居然被女人调戏,顿时就羞红了脸。

  不过这时候,牛姐突然凑到他耳边吹了一口热乎乎的气道:“你这个坏小子,我先走了,下个疗程再来。

  ”看牛姐走远,张晨脑子还有些乱七八糟,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就这样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张晨的肚子也“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本来昨天去王伯家治病就消耗了不少精神,后来偷看牛姐洗澡被发现更是惊险,这都是消耗身体的事情,再加上今天早上什么也没有吃,张晨感觉现在饿得发慌。

  所以他就赶紧出门,打算去嫂嫂 王翠兰家蹭一顿饭。

  嫂嫂王翠兰是他 表哥 张大胜的媳妇,严格来说算不得多近的亲戚,但两家关系不错,自从张晨父母出村再也没有回来后,除了他师父,就张大胜一家对他最好了,平日里他经常去蹭饭,所以没啥不好意思的。

  不过自从去年表哥张大胜也出村打工没有回来,张晨就很少去了,要不是今天实在饿,又不想做饭,他也不好意思去一个人去见王翠兰。

  主要是王翠兰也是村里的美人,身材比牛姐也不差。

  两家离得不远,张晨一会儿就走到了,因为熟络的关系,他进去前也没敲门,就这么直愣愣的走进了院子。

  但没想到,刚刚进来,他就听见一阵声音。

  难道村里的谣言都是真的,王翠兰真的趁着表哥张大胜不在家就偷人?想到这里,还有一丝气愤,表哥辛苦在外面打工挣钱养家,结果王翠兰却背着表哥偷汉子,真是红颜祸水,可耻!这么想着,张晨就想进屋捉奸,不过才等他进去,他就看见让他呼吸急促的一幕。

  只见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不断的扭动着身子,这女人除了王翠兰还会有谁?王翠兰一下子站了起来,有些尴尬的问道:“张晨,你咋来了?”这时候张晨显得也有些心虚,就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就是来吃顿饭。

  ”不过好歹是有过经历的女人,再加上张晨也不算什么外人,王翠兰羞涩了一会儿,就赶紧回到屋子里。

  她出来后白了张晨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来也不说一声,害嫂嫂出丑。

  ”王翠兰脸蛋一红,上来就给了张晨一下:“你个小坏蛋,就不学好。

  ”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男友总来我家吃饭 被我抓住搂阿姨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