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他的头给我添 比她老公给她的更舒服 也更刺激

按着他的头给我添 比她老公给她的更舒服 也更刺激 按着他的头给我添 比她老公给她的更舒服 也更刺激 2021-07-26 09:14:34 18229次浏览


终于,时针缓缓指向了9。

     这一刻, 李耐无神的双眼却忽然间亮了起来,他的动作很麻溜,飞快地收拾了碗筷,关门拉帘,然后拐到了里间。

     趴在炕上,李耐伸手,小心翼翼地从墙上抽了一块红砖出来,旋即便带着一抹猥琐笑容,将眼睛凑了上去。

     村里前些日子刚结婚的 桂芳王铁柱夫妻俩,跟李耐家就一墙之隔。

     张桂芳是隔壁暖泉村出了名的美女,无论脸蛋还是身段都属于上品,一双明亮的美眸似乎总是含着两汪秋水,能把人魂给勾了去。

  (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   不过她丈夫王铁柱可就不咋滴,不仅人长的磕碜,而且还是个一根筋的憨货,眼看二十九了还没娶着媳妇儿,这王铁柱他老爹一着急,干脆砸了几万块钱进去,于是好好的一朵鲜花,就这么插在了牛粪上。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李耐简直是痛心疾首,心里把王铁柱家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千百遍。

     但今早起床的时候,他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墙壁上的这块红砖,因为泥浆粘性不咋滴,是能抽出来的,而墙壁后面正对着的,就是王铁柱家的大炕!   刚结婚的小夫妻,那方面的需求绝对旺盛到了极点,自己搞不到,总能过把眼瘾吧?   眼巴巴地盼了一整天,李耐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果不其然,张桂芳正俏脸绯红地坐在炕上,旁边,王铁柱正猴急地脱着衣服!   王铁柱这 家伙平日里看上去憨傻,但脱起衣服来可一点不拖泥带水,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然后直接抱住张桂芳亲了上去,另一只手还在她身上不断探索着。

     张桂芳的月匈前特别饱满,看上去就沉甸甸的,再加上农村女人都没有戴罩子的习惯,王铁柱很轻易就单手扒开了她的衣襟……   这一幕让趴在墙后偷窥的李耐猛地瞪大了眼睛,只感觉浑身的气血都在朝着小腹处集中。

     桂芳,来……   王铁柱亢嗤亢嗤地喘着粗气,开始在张桂芳腰间摸索。

     你猴急什么?   张桂芳 脸色绯红地瞪了王铁柱一眼, 眼神似乎有些不耐,但片刻之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旋即起身,褪下了灰色长裤,然后背对着前者趴在了炕上。

     那一片雪白的浑圆,修长的玉腿……李耐狠狠咽了一口吐沫,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然而这种美景李耐只欣赏了一秒不到,就被王铁柱这犊子挡住了。

     他火急火燎地站在地上,双手把着张桂芳的柳腰…… 可正所谓银枪蜡杆头,眼前的一幕时李耐完全想不到的。

   王铁柱这家伙在压上去之后,十几秒不到就直接喘着粗气趴在了张桂芳身上,哪怕张桂芳满脸幽怨地扭着屁股磨蹭催促,可也没让睡成死猪一样的王铁柱有半点动静。

   看了眼睡成死猪一样的王铁柱,坐在炕边张桂芳恨得牙痒痒:当初真是瞎了眼嫁给你! 真是个废物,要是老子上一定让这娘们死去活来! 正当李耐一脸遗憾的时候,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他的血液再次加速流动,几乎要胀到爆炸! 没有得到满足的张桂芳,竟躺在炕上,将双腿呈M型分了开来,当着李耐的面一双玉手在自己的身上开始游走,片刻之后,缓缓伸向…… 看到张桂芳那撩人的动作迷离的眼神,听着那媚态十足的低吟,李耐呼吸一下变得急促粗重,浑身开始难受起来。

   这种诱惑,饶是身经百战的男人来,也非得被张桂芳迷倒不可,遑论李耐这个初哥了,这让他浑身就好像被一团火被包裹了起来。

   许久之后,伴随着一声如同哭泣般的高亢声音,李耐顿时瞪大了眼睛。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后,张桂芳才起身,随手扯了一张纸擦擦后,看了眼睡成死猪的王铁柱,无奈地叹了口气,拽了灯绳,屋内顿时漆黑一片。

   好戏结束,李耐意犹未尽地缩回了脑袋。

   一想到王铁柱白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却没法满足她,李耐就气的牙痒痒。

   但是,王铁柱也没个正经营生,整天在村子里面瞎晃荡,难不成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挖他墙角? 难! 想到这里,李耐无奈地叹了口气。

   …… 第二天一大早李耐就起了床,迅速把 小诊所里收拾一遍之后,就在柜台后面坐了下来,一边嗑瓜子,一边等着 顾客上门。

   李耐是这柳沟村里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大学生,本来学了医学专业的他,毕业之后完全能留在市里工作,但刚踏出校门就得到消息,老爹在路上出了车祸,人没了。

   李耐老爹当了一辈子赤脚医生,是典型的农村人,不过却憨厚、实诚的过了头,他大半辈子的财产,就只有这间帮村里人看病,顺便卖点百货的小诊所了。

   李耐安葬了老父,又拿到一笔赔偿款,小诊所的生意也还凑活,这样的日子说舒服也舒服,但说无聊,也是真无聊。

   半个月下来,李耐已经有些腻味了。

   天色逐渐大亮,小诊所的顾客也多了起来,不过全是买东西的人,有不少下地劳作的村民都会进来买香烟、火腿和矿泉水之类的东西。

   李耐正忙活着,无意中向门外一瞥,却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是张桂芳和她男人王铁柱! 两人站在路边,王铁柱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副要远行的模样,张桂芳则眼圈泛红,轻轻拽着王铁柱的胳膊,在说些什么。

     耐子,烟给我啊,你瞅啥呢?   直到耳边响起了顾客的声音,李耐才回过神来,把烟递给了他,旋即对着门外扬了扬下巴。

     铁柱干啥呢?   你还不知道?村里老高家儿子在外面找到个工地,还缺不少人,前两天正嚷嚷着让大家去呢,王铁柱那二傻子也报了名。

  顾客笑着道。

     很远吗?什么时候走?李耐挑了挑眉头。

     嗯,据说是在那劳什子江北省?反正远得很,坐火车都得两三天。

  顾客把钱付了,旋即摆了摆手:待会儿就走,我也去,不跟你扯淡了。

     说着,就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李耐还在回味着顾客说的话时,门口挂着的铃铛再次响了起来,李耐一个激灵回过了神来,急忙抬头看向来人:你好,要点什……   话说一半,他却呆住了,因为进门的顾客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美人儿,隔壁的张桂芳!   张桂芳上半身套着一件宽松的白短袖,领口处的扣子没有扣上,能隐约看到一抹雪白,下半身则穿一条黑色的紧身 打底裤

     因为经常要帮忙干农活之类的,所以农村女人是很少穿裙子的,这种方便有弹力的打底裤是她们的最爱。

     打底裤强大的塑型效果,将张桂芳笔直修长的腿型完美勾勒了出来,看的李耐心头一阵火热,视线都移不动了。

     张桂芳原本打算称点鸡蛋回去做蛋炒饭的,却察觉到了李耐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俏脸顿时飞上了两朵红霞。

     眼睛规矩点!   李耐一激灵,急忙收回了目光,嘿嘿干笑两声:这不是觉得 嫂子穿的好看么,就多看两眼!   好看么?你个小屁孩,哪知道什么是好看!   张桂芳娇嗔地白了李耐一眼,心里却甜滋滋的。

     她本是隔壁村的村花,但自打嫁过来之后就再也没人夸过她美了,王铁柱又脑子一根筋,有时候连话都说不明白,哪会说这些甜言蜜语哄人?   小屁孩?   李耐嘿嘿一笑,眼珠转了转,意有所指道:桂芳嫂子,你也就比我大四五岁而已,怎么能说我是小屁孩呢?再说了,你都没见过就说我小,这是赤裸裸的诽谤!   张桂芳俏脸更红,没想到李耐竟然敢跟自己开这种玩笑,当下也是心神荡漾,哼了一声:眼见为实,不亲眼看到,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跟女.叟子吹牛呢?   李耐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直接绕出柜台,然后拿手指戳了戳自己那活儿:眼见为实,手摸出来的更真,嫂子,你摸摸不就知道了?敢来么?   张桂芳瞟了一眼,却突然发现,李耐裆间看起来竟然真的满当当的,即便隔着裤子,也比自家王铁柱的要更雄伟。

     真有这么厉害吗?   张桂芳心底一阵火热,嗔骂一声:嫂子啥没见过,有什么不敢的?   说着,竟然真的上前两步,伸手向李耐那里探去,然后一把…… 李耐是个血气方刚的雏儿,资本也的确雄厚,再被张桂芳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顿时间血脉喷张,变得更加雄厚。

     妈呀!   张桂芳吓了一跳,手上传来的恐怖触感让她一时间竟然有些呆了,不可置信地瞪着李耐:耐子,你属驴的不成,这么雄厚的家伙……干那事的时候还不得要人命?   比起王铁柱那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来,李耐的资本实在太雄厚了,光是这样,张桂芳就感觉浑身燥热,小腹也在微微抽搐。

     嘿嘿,会不会要人命我不知道……要不,女.叟子,咱俩试试?   李耐更兴奋了,故意用力挺了下腰身,笑道。

     不试,不试,光天化日的,万一被人瞅见,你女.叟子我还不得被骂死?   听了李耐的话,张桂芳急忙触电似地缩回了手掌,俏脸通红,连连摇头。

     哦?光天化日不行,那偷偷摸摸呢?李耐挑了挑眉头,满脸坏笑。

     你小子别贫了,赶紧帮我称两斤鸡蛋。

     张桂芳脸色有些慌乱,说了一声后就背过了身子,但心脏却怦怦直跳。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以后时间多的是,也不急在这一时,李耐耸了耸肩膀,带着张桂芳走到了角落。

     桂芳女.叟子,这两筐鸡蛋随你挑,拣好的拿,别跟我客气!李耐随手扯了个塑料袋递给张桂芳。

     张桂芳点点头,接过塑料袋,便弯腰开始拣起了鸡蛋。

     她屁股翘的老高,从李耐的角度看去,包裹在打底裤中的圆润,看上去弹性极好,让人忍不住想要触碰。

     因为打底裤较薄的缘故,所以张桂芳的内.库边缘都勒了出来,看得很清楚,甚至隐约能看到一抹性感的紫色……  我偷看水杯,药丸已经彻底化开,再也看不到一丝痕迹。

     罢了,让俺下地狱吧。

  我心里恨恨想,把水杯举起,笑道: 村医你辛苦啦,喝些水吧。

     村医接过水杯,在空中晃了一下,又轻轻放下。

     我不渴,一会儿再喝吧。

  村医一笑,看向门框,示意我该走了。

     我心中着急,村医不喝水,我咋能放心离开。

     村医,我肚子也不舒服。

  眼前一亮,我嚷道,开始列举各种症状。

     村医不口渴,俺就与他说话,一直说到他渴为止。

     绞尽脑汁,我列了许多症状,与村医说得口干舌燥。

     喝水吧,快喝水。

  我心里祈祷。

     村医瞄了眼水杯,却又把目光移开,我心灰意冷,像没气的皮球,但还强打精神与村医交流。

     二憨,我知道你什么病了?村医眼睛一亮,兴奋道。

     什么病啊?我有气无力回,症状都是俺扯的,他能猜对才怪。

     心病。

  村医笑吟吟答,他望向我,沉吟道:二憨,你有事情找我,对吗?放心说吧,这里没什么人。

     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看我,一股看透我心思的气势。

     我心中埋怨,怎么放心说,和你说了,这计划就泡汤了。

     看村医炯炯的眼神,我无所适从,感觉秘密都被他看穿了,拼命想瞎话应对。

     还没想好时,村医眉头一皱,浑身开始颤抖。

     他站立不稳,跌在椅子上,用手捂着胸口。

     我急了,叫道:村医,你咋了?   心脏病。

  村医有气无力道,你去里屋取药,床头有个小瓶子。

     人命关天,我不敢怠慢,赶紧跑入里屋。

     床头果然有个小瓶子,我取出来,又递给村医。

     村医感激的看我,小声说了句谢谢。

  他艰难的抬手,把杯子拿起,要喝水下药。

     我脸色一惊,来不及思考,赶紧把水杯打飞。

     &ldquo(儿童智力故事);咔嚓一声,杯子碎在地上。

     村医正心脏病发作,受不得刺激。

  他喝了春药水,万一刺激过度,可就一命呜呼了。

     为了救他,俺也只能暴露了。

     村医脸色一变,惊讶看我,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是 妮儿派……派来的。

     他为人精明,看见那个杯子,就知道了一切。

     这下糟糕了。

  我心底可惜,感到五万块长翅膀飞了。

     二憨,你成功了。

  王妮儿闯入,兴奋道。

     她的到来,是实打实证据,我脸色难看,知道没法辩解了。

     我和王妮儿约定,只要村医喝药,就把杯子打碎,她听到声音进来。

  谁知道半路冒出一桩心脏病。

     王妮儿神色兴奋,慢慢也察觉不对,她看手捂胸口的村医,惊呼道:他怎么了?   心脏病发作,我不敢让他喝药,怕害死他。

  我脸色难看,无奈道。

     王妮儿感激看我一眼,柔声道:谢谢。

     她看着一地的碎片,神色有了几分果断,取出一颗药,喂入了嘴里。

     我来不及阻止,就看见王妮儿吞服掉春药。

     他不吃药,我吃。

  我就不信,他能眼睁睁看我难受。

  二憨,你走吧。

  王妮儿果决道,她找了一杯水,开始给村医服救心药。

        村医艰难抬手,把药推开。

     你宁愿死,也不肯要我吗?王妮儿身体僵硬,恨恨道。

     村医脸色苍白,无力再说一个字,但他坚决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我看这对虐恋,心思有些复杂。

     王妮儿脸色一变,突然用力掐住村医嘴巴,把药塞了进去。

     我这辈子,缠上你了,你别想跑。

  眼里有了水雾,王妮儿咬牙道。

     村医神色虚弱,大口喘气,药物已进入他喉咙。

     玉手轻移,王妮儿抓住村医胳膊,放在了自己胸脯上。

  她弯下腰,开始亲吻村医。

     村医身体还虚弱,无力拒绝王妮儿。

     我兴趣索然,马上能得到五万块,却有些不开心。

     扭头转身,我想走了。

     姐夫,表姐检查完了,怀孕三个月。

  门外,一道清脆声音响起。

     我脸色一变,再听到芹儿声音,神色复杂。

     村医和王妮儿脸色,比我复杂几倍。

     王妮儿脸色惨白,像失血一样,僵硬在原地。

     我意识到话语内容,恍然一惊,村医 老婆怀孕,已经三个月了。

     神色难看的望王妮儿,对方老婆怀孕,她再插足,就是三个人 的事了。

     勾搭有婚男人已是罪恶,还伤害一个孩子,简直就罪不可恕了。

     王妮儿脸无血色,浑身颤抖。

     她艰难的松开手,脚步一晃,跌 在我怀中。

     我忍不住了,你带我回家。

  鼻中吐出灼热气息,王妮儿颤声道。

     我心神一松,抱住王妮儿,朝门外走去。

     芹儿拉着村医老婆,正开心的进门。

     看见屋内景象,村医老婆脸色一变,冲到村医身边,叫道:老公,你咋了?   芹儿眼珠瞪起,看见我抱住王妮儿,一脸醋意。

     我头皮发麻,感觉事情一团糟。

     嫂子,你别担心,村医心脏病发作,已经吃下药了。

  我安慰道,见村医老婆怀疑望王妮儿,我干笑一下,解释道:妮儿中暑,村医生病,我们就不输液了。

     王妮儿呻吟一声,肌肤冒汗,越发虚弱了。

     我担心王妮儿忍受不住,抱住王妮儿,朝门外走去。

     芹儿张嘴,想说什么。

  但村医老婆招手,芹儿,你搭把手,帮忙把姐夫抬屋里去。

     不甘心看我一眼,芹儿弯腰,与村医老婆忙活起来。

     我抱王妮儿离开,她已经忍受不住,手指开始乱摸,嘴唇也在我脸上乱亲。

     这旖旎场景,却让我有些着急。

     她亲我,俺当然乐意,但这是大街上,影响太不好了。

     我面皮发烫,忍受冲动,抱着王妮儿回了家。

  幸好是中午,街道无人,不然流言四起,俺真讨不到媳妇了。

     一进屋,王妮儿整个人贴在我身上,开始撕扯两个人的衣服。

     我心脏乱跳,暗道终于能借种了。

     深吸一口气,我主动脱衣服。

     门外传来响声:刘二憨,你给我出来。

     我身体一呆,是芹儿的声音。

     看了眼王妮儿,我把她放在床上,还是不忍心不搭理芹儿。

     王妮儿脸色虚弱,理解的看我。

     跑出门外,芹儿气鼓鼓望我,嗔道:你跟俺走,以前事情既往不咎。

     我心中一喜,又苦恼看芹儿,姑奶奶,王妮儿中暑了,俺不能不管她啊。

     芹儿走上前,狠狠掐我一把。

     不就是中暑,有什么要紧的。

  她还能比我重要?芹儿生气道,看我眼神有些不善。

     我感到头疼,安慰道:她生病了,俺照顾好她,马上去找你。

     我不管,你现在跟我走。

  不要管她。

  她死不了的。

  芹儿撒娇,开始耍无赖。

     我闻言有些生气了。

     难道死不了,我就不管她了。

  你有同情心吗?我捏紧拳头,失望的看芹儿。

     芹儿眼睛红了,哽咽道:你凶我?为了别的女人凶我?我走了,你不追过来,俺再也不理你了。

     她转身就跑,瘦弱身形很快消失。

     我张了张嘴巴,郁闷甩头。

     要是追上芹儿,以芹儿性格,肯定什么都不追究了。

  但王妮儿吃了药,我不管她,她肯定会出事的。

     叹了口气,我深深看一眼芹儿方向,转身回了屋。

     王妮儿躺在床上,衣服已被撕烂,玉体从破洞中透出。

     我咽了口水,深呼吸道:俺去找凉水。

     没用的。

  你过来,把我要了。

  王妮儿有气无力,勾人眼神注视我。

     我心里一颤,这是她头一次,主动勾引我。

     再也忍不住,我颤抖身体,朝王妮儿靠近。

     王妮儿肌肤白嫩,整个人贴过来。

  她抱住我,嘴唇放肆凑上。

     我亲吻王妮儿,感受她嘴唇津液,身体飘然了。

     她发育成熟,像熟透的苹果,能与她爱恋,哪个男人都受不了。

     我在王妮儿的爱抚下,很快脱光了衣服。

     眼神闪光,我忍受不住,把赤裸的王妮儿抱上床。

     在春药催动下,王妮儿格外风骚。

     她玉手滑动,在我身上抚摸。

     眼神魅惑,王妮儿勾人望我,露出娇羞笑容。

     来不及反应,我便看见王妮儿低下头,趴在我胯间。

     我整个人飘然起来,享受王妮儿的嘴唇。

     她技术极好,我身强体壮,被她勾起了熊熊欲火。

     王妮儿娇叫一声,我把她压在了身下。

     刺激的战斗来临,我像英勇的将军,奋力冲杀。

     王妮儿水蛇一样,用娴熟的技巧,带给我极大的享受。

     她宛若放纵少妇,用尽全力释放。

     罪与恶,爱与恨,所有的不甘,在一瞬间交融在一起。

     床铺上到处是爱欲的痕迹,我快乐极了。

     春风化暖,冰雪消融。

     在王妮儿动人呻吟中,我们两人达到了巅峰。

     药效散开,王妮儿昏睡起来。

  我懒懒趴在她身上,十分满足。

     眼神发光,我开心的想,要是王妮儿怀上,五万块俺就到手了。

     看昏睡的王妮儿,我像看到一堆钱币,幸福进入梦乡。

     梦里,我做了一个噩梦,王妮儿和芹儿都恨恨望我,一脸的失望。

  她们各打我一巴掌,在我的震惊中,走入了别人怀抱。

   不要走,不要。

  我惊醒了,浑身冒冷汗。

   我的心里慌的砰砰直跳,我一直喜欢芹儿,早已打定主意要娶她,如今却辜负了她。

   我的手一动,胳膊肘就碰到了一个软软的,十分有弹性的东西,我侧头看去,竟是一丝不挂的王妮儿。

   王妮儿侧身趴在我旁边,睡得正熟,她全身赤条条的,未着寸缕。

   可是她那一等一的好身材,却是清晰可见。

   我这才忽然想起了我们今天下午的荒唐事。

   也想到了王妮儿爬在我胯下,她那灵活的香舌弄的我几乎飞向云端。

   第一次给了这样的尤物,我还是赚到了。

   王妮儿呼吸均匀,只是脸上还有些红晕,可能是那还未散尽的药效。

   她半趴着睡着,要最好的风光都给遮挡在身下了,不过胸前的大白兔却由于挤压,露出来了一个弧度。

   我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点了点,这手感,爽极了。

   我看到她胸口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红印子,这肯定是我情动时给她种下的草莓。

   想到这里,我心里竟然有些窃喜,把王妮儿给办了,五万块就要到手! 要不我再抱着她睡一会,软玉温香在怀,就算是一会儿我要被她碎尸万段也不亏。

   可我的手还没碰到王妮儿,我眼前就浮现了今天下午时芹儿看着我那一副嗔怒的样子。

   我得赶紧去哄哄芹儿了,现在我生怕芹儿一生气同意了 村长给介绍的婚事去。

   屋子里没开灯,昏暗暗的,我循视了一圈,愣是没找到我的内裤。

   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这才看到床底下散落的一地衣服,而我的内裤上,也正搭着一条很小的黑色性感的小内裤。

   我用两个指尖捏起来看了看,咦,这想必是王妮儿为了村医特意穿上的,整个内裤才巴掌大点,除了兜那一块地儿,其他的都没什么布料。

   今天下午王妮儿那么着急,我竟然都没有发现。

   我把这小内裤放在了床边,又把散落的衣服收拾了起来,就赶紧穿上衣服走了。

   我刚出门,正好碰上村长要进门,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男人。

   这男人白白净净,微微有些啤酒肚,看长相也确实算得上仪表堂堂,可是长的还行,却不代表人品也行。

   这不是村长家那个侄子吗? 看起来他们这是在商量跟芹儿结婚的事呢! 芹儿她爹一向都比较倔强,如果是芹儿自己不想嫁给村长侄儿,那她爹绝不会答应。

   再加上村长拿帮芹儿她爹开店的事作为筹码,芹儿她爹更是铁了心。

   不行,我得赶紧去看一看芹儿。

   可是我也不想跟他们打照面,这小子从小我们就没有什么好印象,如果让他知道了,我如今再给他表姐借种,那岂不是要被他笑死,还要被他传的人尽皆知了。

   我赶紧跑到村长家屋后,从院墙里翻出去。

   我火急火燎跑到芹儿家,可是没想到芹儿根本就不在家,她家里只有她爹一个人。

   这傻丫头,会去哪儿呢? 我正准备转身离开,芹儿她爹就叫住了我。

   憨娃子,以后你没事就别老来找俺家芹儿了,俺家芹儿都是有婚约了人了,你大小子一个,传出去对她也不好。

   我知道,肯定是刚才村长带着他的侄子过来,都已经商量妥当了。

   我回头就看到芹儿她爹一脸愧疚的低着头,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旱烟袋。

   叔,你这老烟叶不好抽,赶明儿俺给你卷一袋新的。

   说完我就笑呵呵的转身离开了。

   可是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就是笑不出来。

   我只是表面上装作毫不在意,可其实心里却很难受。

   我也只是不想让芹儿她爹觉得我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一直纠缠着芹儿不放。

   不然他就该厌恶我了。

   可瞧这样子,芹儿难不成真的要嫁给村长他侄子了? 我这心里跟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压的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我一定要阻止他们这场婚姻,村长家那侄子什么人我的心里从小都跟明镜似的,就算芹儿嫁不了我,也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

   这件事,还是得拜托王妮儿了。

   我刚走到家门口,就听到屋子里有人在说说笑笑的。

   我有些纳闷,我家都已经算是村子里最穷苦的人家了, 婶子又有病在身,平日里谁也没往我家跑,今天咋还有人来呢? 我一进屋子,就看到芹儿正坐在那里跟婶子有说有笑的。

   芹儿,你咋在俺家呢?我很诧异。

   芹儿翻了个白眼,咋啦,就那王妮儿能来,我就来不得了。

   哎呀,芹儿,你明知道俺不是那个意思嘛!我见芹儿不快,就赶忙解释。

   一听芹儿提到王妮儿,我有些心虚。

   婶子,这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家吃饭了,等我闲着没事了,我再来给您解闷。

   芹儿说完之后就站起来走了。

   走到我身边的时候,还瞪了我一眼。

   我看了一眼婶子,发现婶子正在用很暧昧的眼神看着我,还对我示意让我赶紧追出去。

   婶子是看着我跟芹儿长大的,我们俩的事,她都知道,也一直都很赞同。

   芹儿,芹儿――眼见她要走,我就赶忙追了出去。

   可芹儿走的路,却并不是回她家的路。

   芹儿,你这是要往哪去呀,天都这么晚了。

   我一路喊着可她也不理我,我只好一直跟着她。

   我家住的地方原本就已经是村子里最后面了,房子后就是村子里的后山了。

   可这么晚了,芹儿却一直朝着后山过去。

   终于走到山脚的地方,芹儿停了下来。

   二憨哥,你跟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王妮儿了?芹儿嗔怪。

   你这说的什么话?芹儿,俺这心里从小到大就只装了你一个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我跟芹儿从小一起长大,原本我从小就喜欢她的。

   那你咋还那么护着那王妮儿?今天下午不过中暑了还这么担心她? 我一听就知道,芹儿这是吃味了才不高兴了。

   你快说,你们俩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按着他的头给我添 比她老公给她的更舒服 也更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