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床上表現不好反而對我罵罵咧咧

男友床上表現不好反而對我罵罵咧咧 男友床上表現不好反而對我罵罵咧咧 2021-07-29 14:46:56 10993次瀏覽


 我看到 嫂子都喝酒了,我自然也是立馬喝完了杯中的酒。

  ozQ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還真別說,這果酒味道濃厚,我一杯下肚,頭都微微冒汗了。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嫂子看到我臉紅冒汗,那雙轉動的美眸仿佛是蘊含了一絲盈盈的秋水,幫我擦了擦汗,又溫柔嫵媚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大虎子,熱 了吧,穿那么多干嘛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一刻,我幾乎是已經明白了這頓晚飯的意義!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嫂子先是把他自己打扮的這么迷人,又買燒雞和我喝交杯酒,一定是在下午的時候,嘗到了甜頭。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要知道,感覺這東西,一旦打開了閥門,就不容易關了。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很快,我乖乖聽話的動了動手,身上就剩了一條大褲衩子。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此時,嫂子裝作吃飯,但是目光一直沒離開我,并且別有深意的看 了我那一眼。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的目光來回的游走,充滿著侵略性,又忽然嬌聲的問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大虎子,你還難不難受了?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因為要裝傻,只是 傻笑的搖頭,裝作專心的吃飯。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樣的回應,讓嫂子神情幽怨的白了我一眼,沒好氣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臭小子,現在舒服了是吧,不難受了吧?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嫂子又開始自顧自的自言自語嘆氣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唉,要不是因為你那死鬼大哥天天不在, 我又到了這個三十如狼的年紀,我才不會便宜了你呢。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肥水不流外人田,寧可便宜了你,我也不會便宜外人,再說了, 你也不會把這事說出去,是吧,大虎子。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聽到嫂子自言自語這些話語之后,我的心真的是激動了起來!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因為很明顯,嫂子這話說出來,就是大有要和我在一起,做那種事情的節奏!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換句話說,我以后美了,可以和嫂子在一起瘋狂的……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嘿嘿!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我可沒有把自己的心里想法表現出來!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只是一邊吃著燒雞,一邊傻笑點頭的回應著。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看到這傻呵呵的一幕之后,嫂子憐惜(啊啊啊好棒)般的摸了摸我頭發,溫柔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傻子,慢點吃,沒人和你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嫂子說我是小傻子,但是她的語氣卻特別的輕柔,并不是在罵我傻,反而是有一種打情罵俏的意思。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讓我心中更是旖旎,忍不住傻笑的 說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嫂子,大虎不傻。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我又給嫂子加了另一半雞腿,憨厚的傻傻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嫂子,吃,你也吃。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的動作話語,更是讓嫂子心頭一暖,聲音溫柔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大虎不傻,以后你哥不在,大虎保護嫂子好不好啊?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嗯,大虎保護嫂子。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心中一動,繼續傻笑的回應著。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緊接著,嫂子那柔嫩的小手,在我的耳朵上輕輕的抓著。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的聲音嫵媚而又溫柔的嬌滴滴哄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大虎,你哥走了,嫂子自己一個人害怕,你今晚就從后屋搬出來,和嫂子住在一起,保護嫂子好不好?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的雙腿修長而筆直,散發著瑩潤的光澤,滑膩無比,這觸感,真是讓人戀戀不舍。

  由上到下,從里到外,我溫柔的抬起她的玉腿,來回的涂抹揉按。

  這回總可以了吧。

  我抬眼看了眼 麗姐,她也不啃聲,只是閉著眼睛在那享受。

  既然她都說了讓我放手施展,下面的這一步可是她教過我的,相信她應該可以接受才對。

  不管了,死就死吧。

  想著,我一只手向著那中心地帶滑了下去。

  “嗯!”麗姐嬌吟了一聲,卻沒有反對的意思,看來,她應該是認同我這樣做了。

  “嗯, 小龍,你按的,按的我,好,好舒服,嗯……”麗姐斷斷續續的說著話,整個 身體都已經微微顫栗起來。

  我心想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我要不要試著探訪里面看看。

  這個時候,麗姐突然叫了聲,“小龍!”“啊?”我詫異的抬起頭,又怎么了,難道她打退堂鼓了嗎?麗姐并沒有阻止我的意思,而是紅著臉,眼神閃躲,羞澀的說道:“現在,我就教你最私密的一步,接下來我所說的,你可記好了。

  ”她的話,讓我大開眼界。

  原來, 女人的內里,其構造非常獨特,通過普通的手勢,是無法讓女人盡興的。

  她不僅教了我如何巧妙的利用自己的手指,而且教了我如何配合女人的反應,變換節奏,拿捏深淺。

  唯一讓她覺得可惜的是,因為我是個瞎子,看不到女人的表情,否則會掌握的更好。

  我心里在偷樂,真是聽著了,有了這些技巧,不怕女人不臣服。

  她教我的這一手,名叫仙人指路。

  這名字,還真是貼切。

  不過我心里在想,既然這么厲害,要不要在麗姐身上試試看,不知道她嘗到甜頭后,會是怎樣一副表情。

  想著,我的手指并攏……“嗯!”麗姐一聲悠長的吟叫,腦袋后仰,美目倏地睜了開來,那里伴隨著身體微微顫栗起來。

  我心情緊張的看著她,同時手指感受著那觸感,感覺整個大腦皮層都轟炸開了。

  “小,小龍,繼續。

  ”麗姐語不成聲的鼓勵我道。

  “好,好的。

  ”此時我的心跳的飛快,感覺隨時可能一躍而出。

  終于,我終于知道女人那里是什么樣子了,真是太美了,怪不得能讓那么多的 男人趨之若鶩。

  與此同時,我的心里又有了更高的追求,要是能用自己的那里替代手,那感覺,該有多美妙!隨著我手里的動作,麗姐的叫聲漸漸變得大了起來,身體不停的扭擺,臉紅艷艷的,像是發了高燒一樣。

  “嗯~~”忽然,她并緊了雙腿,嘴里的開始發出了怪異的腔調。

  像是哭音,又像是在撒嬌,讓我整個人都飄飄然了。

  對了!我突然意識到,麗姐很可能快要來了,此時,我萌生出一種想法,要是我現在撤退了,會怎么樣?麗姐告訴我,要吊足女人的胃口,現在不是最好的時機嗎?我將手慢慢退了回來,然而,就在分離后的一瞬間,她的腿突然抬起勾了一下我的腰,我整個人撲了上去。

  “麗姐!”我睜大眼睛看著她,這是要干什么?!麗姐嘴里噴著熱氣,眼睛里已經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水霧,媚意十足的盯著我,“小壞蛋,真夠可以啊,連我也敢戲弄!”“姐,不是你說要點到即止,收放有度的嗎?”我反過來質問她。

  心說,這可是你教我的,現在怎么還怪起我來了。

  說實話,這時的我,真不是一般的得意,女人能不能達到那一步,全都在我,這種感覺真爽。

  “我不管,你把我的火引起來了,不負責澆滅它,休想走人。

  ”麗姐強勢道。

  我心里偷樂了一下,臉上卻認真道:“那怎么辦,繼續嗎?”麗姐眼睛一瞇,閃爍著狐貍一般的光芒,嘴角輕揚,說道:“小龍,麗姐漂亮嗎?”我不知道她為什么這么問,抿了抿嘴唇,老實說道:“漂亮!”不是我一個人這么想,是個男人都會這么覺得,就連店里的那些女人也不時向她投去艷羨的目光。

  “呵呵。

  ”麗姐嬌笑了一聲,不相信道:“你又看不到,怎么知道?”“我猜的呀,姐這么善良,又這么能干,一定很漂亮。

  ”我撓著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麗姐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算你識趣。

  接著她眼神挑逗的對我說道:“既然這樣,你想不想跟姐那個?”‘咕,咕,咕……’我心跳再度加快,腦子飛快的思索,她這話到底是真是假,是她真的想要了,還是有意在試探我?緩了緩,我強忍著激動,正色道:“姐,我只是幫你按摩而已,我們不能那個的!”短暫的沉默過后,麗姐放開了我,“行,你今天表現的不錯,算是達到我的要求了。

  ”果然是在試探我!我心里在失望之余,又松了一口氣,幸好我沒有做出過分的舉動。

  然而,正當我以為完事時,麗姐卻抬腿碰了一下我的下面,“如果能管好這壞東西,就更好了。

  ”一句話,說的我無地自容,窘迫的低下 了頭,而她卻咯咯直樂起來。

  看著她那嫵媚動人的美態,我心里暗暗發誓,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收了這妖精,報今天的一笑之仇。

  完事后,我看著她一件件的穿回了衣服,心里雖然還沒能完全平靜,可是已經不想先前那么激動了。

  “小龍,瞧你那樣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想問我啊?”麗姐邊整理衣領,邊看向我道。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姐,要是我剛才沒控制住自己,你會怎么辦?”至今我還心存幻想,要是我剛才選擇了要她,事情會發展成什么樣子?“傻瓜!”麗姐輕笑了一聲,漂亮的杏眼得意的向上斜著,說道:“要是那樣的話,那姐,就從了你好了。

  ”“啊?”我驚訝的長大嘴巴,怎么可以這樣!我,我……我悔的腸子都青了,什么叫做欲哭無淚,我今天才體會到。

  麗姐沒有再管我,而是咯咯笑著離去,那一串銀鈴般的笑聲,還有那蛇精般的腰身,長久停留在我的腦海里,難以散去。

  到了下午,表嫂遲遲沒有出現,讓我感到很困惑。

  沒辦法了,我只能一個人回家。

  然而,就在我一手掏出鑰匙,正準備開門時,卻聽到了里面傳出了響動,好像有沙發移動的聲音,還有表嫂的掙扎聲。

   陳有亮回來了?我眼睛游移,心里開始迅速盤算起來。

  要是他們兩人正在辦事,那我現在進去多尷尬,可是不進去的話,表嫂被欺負怎么辦?不知怎么的,我的心竟一下慌亂起來,腦海中閃過他們兩人辦那事時的場景。

  等等,我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即使陳有亮逼迫表嫂做什么事,她的反應也應該沒這么強烈才對,難道!不安的感覺迅速擴大,我著急忙慌的伸入鑰匙,打開了門一看。

  眼前的場景驚呆了我,客廳的沙發上,一個不知名的男人正趴在表嫂的身上,詫異的看著我。

  而表嫂上身的衣衫已經被撕扯的不成樣子,露出了大片的白光,梨花帶雨,表情無辜而無助。

  他么的!我緊握著盲杖,頓時血氣上涌,當時便想沖進去干這王八蛋。

  “你是誰?”邊說著,男人從沙發上爬了起來,上身抖落了兩下,白襯衫搭上了肩膀。

  這男人的體型很健壯,身板寬厚,留著寸頭,目光很是兇厲。

  “小龍!”幾乎一瞬間,表嫂便爬了起來,赤著腳飛快的跑向了我。

  跟著,她便趴到我懷里,嚶嚶哭了起來。

  “嫂子,這是怎么回事?”我虛抱著她,感受著她溫香的身體的同時,眼睛直盯著面前的男人。

  男人‘吧嗒’點了一根煙,輕蔑的看著我,邊抖腿邊說道:“你就是陳有亮的那個瞎子表弟吧,怎么著,你哥欠的錢,你替他還嗎?”果然來了!陳有亮兩天沒有回家,我一直感覺不對勁, 沒想到真的出事了。

  “他怎么欠你錢的?欠你多少錢?”王虎嘴角一挑,冷哼了一聲,說道:“不多吧,兩萬塊而已。

  你表哥是個什么貨色,你自己不知道嗎?沒錢還跟人家賭,死了都活該!”提起陳有亮,我就一肚子氣。

  我和表嫂辛辛苦苦在外面賺錢,這混蛋倒好,整天游手好閑也就算了,還嗜賭成性,這下被人找上門了。

  比起這個,我更恨面前的這家伙,一想到他欺負表嫂,我就忍不住血氣上涌。

  “你瞪我也沒用,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你表哥跑了,這賬就該算到你們頭上,要怪,就怪你那個表哥不是個東西吧。

  ”王虎不屑的說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拍了拍表嫂的后背,柔聲安慰她道:“沒事嫂子,有我在呢,放心。

  ”表嫂雙眼通紅的抬起了頭,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泣不成聲道:“小龍!”看她又要哭,我連忙將她攬進了懷里。

  “好了,別再跟我在這演戲了。

  今天必須給我一個說法,否則……”王虎面色不善的看著我。

  我就知道這事不可能善了,從兜里掏出今天姚瀾給的一千塊小費,“這里是一千塊,你先拿去,其他的,我會想辦法還給你。

  ”“一千塊?瞎子,你他么逗我嗎,這點錢能做什么,買衛生紙嗎?真以為老子不敢揍你?”王虎惱怒道。

  我冷笑了一下,不慌不忙道:“陳有亮已經跑了,你如果還指望著我還錢,就對我客氣點。

  真把我逼急了,你一分錢也得不到。

  ”王虎見我態度堅決,臉色一變再變,到了最后,竟笑了起來,“有意思,你比那慫包強多了,就照你說的辦。

  不過嘛,這事總得有個期限,你說呢。

  ”“兩個月!家里的條件,你也看到了,短時間內,就算你逼死我,我也拿不出來。

  ”這是我思考后的結果,三個月時間太長了,對方一定不干,時間再少一點的話,我又沒有別的什么來錢的門路,根本沒有閃轉騰挪的余地。

  “好,痛快,那我就靜候佳音了。

  ”王虎點頭答應。

  跟著,他朝著我們的方向走來,我握著盲杖的手當即就是一緊。

  “雪晴妹子,我說過的話依然算數,你好好考慮一下,哈哈……”他擦著我的身子走了出去,絲毫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聽著他的話,感覺格外的刺耳,心里像火燒一樣。

  等人走后,我再也支撐不住,兩腿酸軟,癱坐了下去,幸好表嫂拉了我一把。

  “小龍,你怎么了?”表嫂眉頭皺起,一臉擔心的問道。

  “沒事嫂子,你扶我一下。

  ”這是我第一次面對社會上的人,心里的緊張可想而知。

  前面是因為憤怒強撐著,人一走,我就立馬現出了原形。

  表嫂扶著我到沙發上坐好,喝了口她遞過來的水后,我才恢復了幾分力氣。

  我痛恨我自己,陳小龍啊陳小龍,你怎么這么不中用,只不過是一個混混而已,就把你嚇成這樣,以后還談什么保護表嫂!想到這里,我攥緊手心,暗暗發誓,一定不能讓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

  “感覺好點了嗎?”表嫂關切的目光看著我,跟著便低下了頭,“都是我們拖累了你。

  ”“嫂子,你千萬別這么說,我也是這個家的一份子,出力是應該的。

  ”我拉住她的手安慰她道。

  匆匆一瞥之下,我看到了她胸前的風景,肩帶滑落到了臂彎處,白色的小罩松了下來,一邊的飽滿半露在外面,雪白渾圓,真夠饞人的。

  表嫂抬頭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眼睛還是有些紅,但她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卻有一種另類而震撼的美,讓我不覺間都忘記了呼吸。

  “小龍,你說我們可怎么辦哪,兩萬塊,我們上哪里能籌那么多錢?”表嫂發愁的皺起了眉頭。

  我拍了怕她的手背,“沒事嫂子,我會想辦法的,你只管安心。

  ”我有想過帶著她走人,可是離了按摩店的生計,我們根本活不下去,所以打消了這念頭。

  表嫂并沒有將我的話放在心上,而是獨自凝眉思索著,或許在她看來,我那點微薄的收入,根本幫不上什么忙。

  而我又不能告訴她私密按摩的事,所以只能獨自苦悶,低頭不語。

  過了一會,她反應過來,“好了,你也餓了吧,我先幫你煮碗面。

  ”說著,她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已經被我握了許久,急忙抽了回去。

  她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羞澀的低下了頭,時不時還看我一眼,那模樣,說不出的動人。

  看到她這副樣子,我頓時一陣心慌,簡直愛煞了她的美態。

  然而更尷尬的是,正當她起身要走時,卻發現小罩松脫了,偷偷看了我一眼,見我沒有什么異樣,這才急忙將肩帶掛起,像頭受驚的小鹿一樣匆匆而去。

  ‘咕嚕’我咽了咽口水,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詞,膚如凝脂!我沒有見過楊玉環長什么樣,但心想,如果真有這樣的美女,那應該就是表嫂了。

  夜幕深沉, 我靜靜的躺在床上,眼望著天花板,思考著以后該怎么辦。

  盡管陳有亮不是個東西,但他畢竟是我的表哥,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

  還有表嫂,那男人看樣子對表嫂說過什么,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沒什么好事。

  我要做兩手準備,能還錢固然好,如果還不了,就帶著表嫂跑路。

  還有,我赤手空拳肯定不是那家伙的對手,從他最后說的(少兒益智故事)那句話,就知道他對表嫂賊心不死。

  可惡!想到這個,我就又想起了表嫂被他壓在身下的那一幕,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這個王八蛋。

  ‘吧嗒’房門打開了,光亮漸漸放大,表嫂推門走了進來。

  “小龍,睡了嗎?”“沒呢嫂子,這么晚了,有什么事嗎?”我順著光亮看過去,眼睛猛地睜大,我的天哪,表嫂居然只穿了一件連體的薄紗睡裙,而且看樣子,里面好像什么都沒有!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男友床上表現不好反而對我罵罵咧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