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慢慢的扒開我的腿:女朋友穿公主裙和我做

他慢慢的扒開我的腿:女朋友穿公主裙和我做 他慢慢的扒開我的腿:女朋友穿公主裙和我做 2021-07-29 14:34:23 15900次瀏覽


說到這,李 桂芝似有意似無意的瞄了眼被陳 二寶撐起來的 被子,接著道:“其實,其實媽早已經想好了, 大寶 不行,就讓二寶頂上,大寶是我領養的,所以 你也不要有什么顧慮……”二……二寶?這話一出, 林嵐再次嚇到了,幾乎是下意識的,她的身體猛地一顫,夾緊了雙腿(姐弟亂性)。

  “呃!”陳二寶在被窩里躲了半天,本來就憋得夠嗆,林嵐這一夾不要緊,他猝不及防,感到脖子一陣生疼,連呼吸都有些困難,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雖然不大,卻清晰可聞。

  “ 小嵐,你這是?”李桂芝自然也聽到了陳二寶的哼聲,再次疑惑的看向林嵐拱起的被子。

  “啊,沒……沒什么。

  ”林嵐冷汗都冒出來了,咳嗽了一聲,連忙搪塞的道:“我今天肚子難受,剛才就跑了好幾趟廁所,估計跑的次數太多,肚子有些空,所以……”“哦,原來這樣。

  ”李桂芝恍然的點點頭,臉上卻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一臉關切的道:“既然這樣,那媽給你揉揉?”“不……不用。

  ”林嵐連忙搖頭,“我現在好多了,晚上睡一覺應該就沒事了,媽,你不用擔心。

  ”“那好吧。

  ”李桂芝點頭,可臉上玩味的笑意卻更濃了,不過她卻沒繼續說啥,而是問道:“小嵐,那媽剛才給你說的事?”“媽,這真的不行。

  ”林嵐臉紅耳赤的拒絕。

  “小嵐,媽知道你一時接受不了,你也不用現在就回答媽。

  ”李桂芝察言觀色,想了想說,“媽也不瞞你,其實……這主意是大寶提的。

  ”“什么?”林嵐一震,滿臉的不可置信,“這……不可能,大寶他怎么會……”“這種事,媽還能騙你嗎?”李桂芝苦笑一聲,無奈得道:“為了老陳家,也為了堵住村里的閑言碎語,大寶愿意犧牲,媽也只能同意。

  ”“可是……”“媽知道你心里有疑慮,要不,你給大寶打個電話問問?”說著,也不等林嵐答應,李桂芝隨手拿起林嵐放在床頭的手機,點開屏幕,翻出陳大寶的號碼撥打過去。

  “媽,你……”林嵐想攔,卻晚了一步,眼瞅著電話就要打通,不知為何,她突然莫名緊張起來。

  其實,林嵐心里是想給陳大寶打電話問問的,借種這事直接關系到她的清白,然而,對于電話打通后,該怎么詢問,她卻沒有想清楚。

  更重要 的是,看剛才李桂芝言之鑿鑿的樣子,借種的主意應該真是老公出的,如果他再追問,自己是該同意,還是拒絕呢?就在林嵐糾結的時候,電話通了,李桂芝打了個招呼,就將手機遞給林嵐,示意道:“小嵐,大寶想跟你說話。

  ”猶豫了一下,林嵐才接過電話。

  “大寶,我有個事想問你……”“……”幾分鐘之后,林嵐掛斷電話,滿臉羞紅低下頭。

  “小嵐,大寶怎么說?”李桂芝明知故問。

  “大寶他……”林嵐腦袋垂的更低了。

  “小嵐,其實這么做,也沒什么不好的。

  ”見林嵐的態度不再堅決,李桂芝趁機道:“俗話說的好,肥水不落外人田,平時你和二寶也不生分,你倆來總比便宜外人要好……”外人?聽李桂芝話里的意思,似乎如果林嵐不答應和陳二寶生娃,她還要找別的男人過來。

  真的那樣,林嵐當然選擇陳二寶!對于李桂芝抱孫子的想法,林嵐一清二楚,知道一時半會說服不了李桂芝,而且陳二寶藏在被窩里頭時間也不短了,李桂芝再不出去,萬一發現什么貓膩,那可就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于是,林嵐思前想后,當務之急,還是得先安撫李桂芝,把她哄走,然后再想別的辦法。

  “這要是傳出去,我還怎么出去見人呀?”林嵐故意放軟態度。

  “小嵐,你放心,傳不出去的。

  ”一看林嵐好像答應了,李桂芝立刻喜上眉梢,拍著巴掌保證的道:“這事兒你不說,我不說,大寶不說,還有哪個會知道?”“可二寶他……”“二寶更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囑咐他的。

  ”“我不是那個意思。

  ”林嵐搖著頭道:“我是說,就算我同意,二寶他能答應嗎?”“他敢不同意!”李桂芝瞅了下床上那拱起的被子,笑了笑道:“我明天就跟二寶說,只要你同意,他絕對不敢說半個不字。

  ”被窩里頭,陳二寶將李桂芝的話聽的一清二楚,震驚之余,就是巨大的疑惑,他怎么也想不通,大哥作為一個男人,即使自己不能生,又怎么會主動提出讓別的男人來染指 嫂子呢?難道僅僅就是給老陳家延續香火?陳二寶現在都十八了,農村結婚早,娶媳婦也就這一兩年的事,他自然能生,老陳家的香火絕對不會斷,為何要多此一舉?所以,在陳二寶看來,他哥的腦袋要不被驢踢了,要不就是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隱情。

  “媽,你還有別的事嗎?”林嵐打了一個哈欠道:“我真困了,咱明天再說好嗎?”“好。

  ”李桂芝目的達到,一口答應,說著起身向門口走去。

  呼!林嵐和陳二寶都忍不住長舒一口氣。

  林嵐還好些,腿架在陳二寶的肩膀上,不是很吃力,可陳二寶就不一樣了,跪在林嵐的兩腿之間,再被林嵐的腿這么一夾一壓,剛開始還挺享受,但時間一長就有些吃不消了。

  李桂芝前腳剛走,陳二寶就迫不及待的想從被窩里頭鉆出來。

  可無語的是,陳二寶剛要動,走到門口的李桂芝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停下腳,冷不丁的回過頭……“媽,你……”陳二寶看不見,可林嵐看的一清二楚,李桂芝突然的舉動差點把林嵐給嚇傻了,倒吸一口涼氣,心臟提到了嗓子眼,慌亂之余,她身體前傾,伸出手一把摁住還在動的陳二寶,尷尬的道:“這腿抬了太久,有點兒麻。

  ”“麻了吧?”李桂芝笑了笑,盯著被子,似乎話里有話,“媽就是想提醒你,你腿抬了那么久,我看著都累,趕緊放下來活動活動。

  ”“知道了。

  ”林嵐連連點頭。

  “那媽回屋了,你也早點休息,養好身體,媽還等著抱孫子呢。

  ”說著,李桂芝沖林嵐笑了笑,終于出去了。

  不會被發現了吧?不知為何,看到李桂芝臉上意味深長的微笑,林嵐心里咯噔一聲,突然有種被看穿的感覺。

  “嫂子,媽走了沒?”就在林嵐愣神的時候,陳二寶問道。

  “哦,走……走了。

  ”回過神,林嵐連忙松開手,心里頭又是羞澀。

  剛才陳二寶就藏在被窩里,顯然,李桂芝說的借種生子的事肯定被他聽的一清二楚,現在李桂芝一走,房里頭只剩下林嵐和陳二寶兩個,而且兩人的姿勢還這么暖昧,不尷尬才怪。

  更重要的是,兩人做那種事已經得到李桂芝和陳大寶的首肯,只要兩人愿意,完全可以趁熱打鐵,今天晚上就一起睡,把生娃的事兒給辦了。

  “嫂子,現在怎么辦?”那半根黃瓜還在林嵐的體內,經李桂芝剛才那么一鬧,現在陳二寶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只能問林嵐。

  “你說怎么辦?當然是繼續了。

  ”不該看的不該摸的,全都被陳二寶看了摸了,事到如今,林嵐可不想半途而廢,說完,她一臉羞澀的低下頭。

  看著林嵐羞澀的樣子,陳二寶心里頭的火苗蹭蹭蹭的往上竄,這不是成心勾人犯罪嗎?他使勁的咽了咽口水,說道:“那嫂子你把腿分開點……”林嵐輕輕的打開了腿,那地方再一次暴露在陳二寶面前,陳二寶呼吸急促的將手伸了過去。

  隨著陳二寶的動作,林嵐呼吸急促,渾身輕顫,口中忍不住輕吟了一聲:“啊!”聽到這勾人的聲音,陳二寶渾身像打了雞血一樣,手指不自覺的一用力。

  “啊!”林嵐怪叫一聲,癱軟的倒在了床上。

  黃瓜,終于拔了出來!可林嵐非但沒有感覺到舒服,反而愈發的難受起來,雙腿不自覺的扭了一下。

  陳二寶也是渾身燥熱,反正剛才母親已經說了要借自己的種,為啥不現在就把事情給辦了?“嫂子,要不我們繼續?”陳二寶目光炙熱的盯著林嵐。

  林嵐正渾身難受,聽到這話,不自覺的抬頭,一眼就看到陳二寶褲襠里鼓鼓的,想到廁所里頭的那一幕,要是把那里放進來……沉默就是默許,陳二寶看林嵐沒吱聲,心中大喜,迫不及待地撲向秀色可餐的嫂子……“不行!”眼看著陳二寶就要摸上林嵐的胸前,林嵐忽然一巴掌拍掉他的手,“二寶,我……我不能對不起你哥。

  ”說著,她雙腿一蹬,語氣強硬的道:“好了,你快點出去!”“哎喲,嫂子,你這是過河拆橋呀。

  ”幸好陳二寶還沒有色心上頭,還沒等林嵐蹬到,他就趕緊一倒,掀開被子的一角,鉆出了被窩。

  林嵐一把被子蓋好,瞪了下陳二寶,伸手一指門口,蠻橫的道:“我就過河拆橋了,你現在馬上給我出去。

  ”陳二寶本來想走的,可一看林嵐羞澀的臉色,他突然有些舍不得出去了,一扭屁股坐在床沿,壞笑的道:“我還就不走了,反正咱媽和大哥也想 讓我跟嫂子一起睡。

  ”“你!”“嫂子,你要是不好意思,可以像剛才一樣,咱把燈關掉。

  ”“我……”林嵐臉色通紅,快哭了。

  我去,玩笑似乎開的有點兒大了。

  陳二寶見勢不妙,哪敢再得寸進尺,連忙解釋道:“嫂子,你不要生氣,我和你開玩笑呢。

  ”說著,陳二寶很識趣的從床沿站起,尷尬的道:“那個,嫂子你休息,我出去了。

  ”林嵐沒吭聲。

  不過陳二寶走到門口,卻突然回頭,舉起手里那半根濕淋淋的黃瓜,問道:“嫂子,這半根黃瓜你還要不?”他也不等林嵐回答,就咬了口黃瓜,咯嘣脆。

  “你給我滾!”看到這一幕,林嵐又羞又怒。

  一夜無眠。

  林嵐,陳二寶,包括李桂芝在內,都沒有睡安穩。

  第二天一大早,林嵐草草的吃了點東西,就上班去了,而陳二寶吃完飯,正要去診所,卻被李桂芝給叫住了。

  “二寶,你等一下,媽有話對你說。

  ”李桂芝生怕陳二寶跑了似的,上前倆步攔住陳二寶的去路,伸手一指餐桌前的凳子,示意道:“你坐好。

  ”陳二寶自然知道李桂芝要說啥,裝模作樣的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然后一拍額頭,撒謊道:“媽,我還約了個病人,時間就要來不及了,我得趕緊過去,有什么事,等我回來再說。

  ”話落,不等李桂芝同意,陳二寶繞過她就走。

  “站住!”苗翠花一聲大喝。

  “媽,我真的約了病人,趕時間……”“編,你接著編。

  ”李桂芝仿佛早就看穿了陳二寶的心思,哼道:“我告訴你,今天沒有我的同意,你要是敢走出這個門,以后就不要叫我這個媽!”李桂芝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陳二寶哪里還敢執意走,只好乖乖的坐回凳子上,明知故問的道:“媽,你究竟有什么要緊事,非得現在說?”“當然是大事了。

  ”李桂芝也拉過一張凳子坐在陳二寶的對面,似笑非笑的問:“二寶,你覺得,你嫂子咋樣?”“好啊。

  ”這話,陳二寶是發自內心的。

  林嵐不僅長得漂亮,平時更是孝順,自打嫁進他家,從沒和李桂芝紅過臉,更別說吵架了,平時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是先緊著李桂芝,對陳二寶也是關愛有加,這樣的兒媳婦上哪去找?“那你嫂子如果有難處,你幫不幫?”李桂芝又追問。

  “幫,肯定幫!”“真是媽的好兒子。

  ”一聽這話,李桂芝頓時臉上一喜。

  陳二寶翻了翻白眼,試探性的問:“嫂子不是好好的嗎?能有什么難處讓我幫的?” 這天夜里, 表哥讓我喝了不少酒,昏昏沉沉的我即將睡去,卻聽到隔壁傳來了不太對勁的動靜。

   你快點啊,這么慢慢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雖然是瞎子,但不是聾子,這讓人浮想聯翩的聲音,讓我下意識的想要一探究竟。

   吱呀吱呀…… 床板晃動的聲音非常有節奏,伴隨著的還有讓人心醉的碰撞聲。

   種種聲音的結合,讓我確定了一件事情。

   表哥和表嫂正在造人! 表哥和表嫂倆人結婚幾年了卻沒有小孩,聯想到這些后,讓我心中不禁有些悸動。

   我幻想著嫂子的樣子,以及此時她在床上風情萬種的姿態,我內心躁動了起來。

   她的聲音非常好聽,甜膩膩的嬌喘尤其勾人,因為看不見,平日我在家里難免磕磕碰碰,嫂子都會攙扶指引我,其中也難免會有肢體接觸,她很少會用香水,身體卻很香,尤其是皮膚非常細滑。

   腦海中殘存的記憶,以及那勾人的喘息,讓我不由得胡思亂想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隔壁的動靜突然停止了! 老婆……我好累……你到了快樂的巔峰沒有?接下來,我聽到了表哥的聲音和喘息聲,看起來表哥累得不輕,說起話來都很虛弱。

   嫂子有些失望的回答道:你這沒用的東西,你忙活了那么久,人家連感覺都沒有,我怎么找了一個你這么沒用的男人! 表哥在這方面顯然不行,這也是他們沒有孩子的原因,這一點讓嫂子很不滿意,雖然嫂子才二十五歲,卻提前到了三十如狼的年紀。

  · 我再幫你試試。

  嫂子突然又開了口,看來,嫂子對那種事情,還真是渴望。

   表哥有氣無力回答道:我想睡覺了,你…… 緊接著,便傳來了咕嘰咕嘰的聲音,我聽力很好,并不純潔的我,知道嫂子在為表哥做什么羞羞的事情,那種事情,我聽別人說過,內心很是向往。

   畢竟我以前是看得見的,那種讓人羞羞的電影,我是看過的。

   我再也按耐不住,為了不發出動靜,我赤著腳輕輕走出了雜物間,朝著隔壁走去。

   剛走出門,客廳一道強光照射到我的眼睛! 突然的光亮讓我眼睛有些刺痛,大約過了幾秒鐘,眼前的景象開始變得有些模糊!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站在了嫂子的房門口,房間里面,表嫂真用涂著潤滑劑的 玉手,試圖讓表哥重振雄風。

   我居然能看見了! 雙眼突然復明,讓我內心無比激動,而此時房間里的場景,讓我呆若木雞。

   此前雖然無數次幻想過嫂子的容顏,但我卻是第一次見到她的真容,雖然我知道她應該是美女,但是我沒有想到,她居然長得這么漂亮。

   如瀑的黑色長發披散著,即便是坐在床鋪上,小腹也沒有一絲贅肉,尤其是那雙修長的美腿,穿著黑色的絲襪,顯得更加緊致和勾人! 為了能讓表哥重新‘站起來&quo;,嫂子的小手不停忙活著,卻依舊沒有結果,香汗淋漓的她有些失落。

   那種空虛的落寞,讓嫂子放棄了繼續嘗試。

   她失落的躺在床上,美眸眼巴巴望著天花板,她嘆了口氣,隨后居然用玉手開始自己摩挲起自己的身體! 一旁的表哥已經逐漸睡去,對于自己男人在這方面的沒用,嫂子只能自給自足。

   此情此景,讓我目不轉睛的專注了起來,嫂子如此尤物的 女人,居然只能…… 我的心中燃起的一團邪火,讓我恨不得這時候破門而入,好好安慰一下嫂子,但我不敢。

   但我深怕被他們發現,我躡手躡腳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隔壁再也沒有動靜,重獲光明讓我心中無比激動,腦子里想到的全是嫂子那妙曼的身姿,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逐漸睡了過去。

   …… 翌日清晨,當陽光穿過小窗戶,照射到我的眼睛時,我在一片光明中醒來,我終于拜托了一聲在黑暗中茍活的命運,這讓我不再自卑!而且心情不錯! 早飯的時候,我極力表現出什么都沒發生過,表哥告知我他要出差,生活上的事情嫂子會給我照顧,早飯還沒吃完,表哥便被電話催促離開了家。

   表哥剛走,嫂子 許柔這才從衛生間出來。

   興許是因為 我看不見,加之天氣炎熱,嫂子在家穿的比較清涼,只有一條白色的四角短褲,和一條短的露出小腹的背心,那小背心撐不住那爆棚的胸圍,那深深的溝暴露 在我的視線中! 這么性感的畫面,讓我內心更加沖動了起來,要知道,昨晚我聽到和看到那羞羞的事情,可是胡思亂想了一晚上。

   我總覺得,我和嫂子許柔之間,會發生一點什么。

   嫂子說要給我洗衣服,我突然想起來昨天被畫了地圖的 內內,慌亂的想要阻止她進我房間! 然而當我朝著她走去的時候,腳下突然被拌了一下,失去平衡后重重摔在了地上。

   突然摔倒的我把嫂子嚇得不輕,她連忙詢問道:小陽你摔疼了沒有? 說話間,許柔試圖將我扶起來,但因為我人高馬大,她稍稍用力,那胸前的柔軟擠壓在我的手臂。

   那軟綿綿的觸感,加之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迷人體香,讓我再次聯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形。

   視覺、觸覺、嗅覺的三方面刺激,讓我忘卻了屁股差點被摔成四瓣的疼痛。

   在我的配合下,許柔終于將我扶了起來。

   以后在家里小心一些。

   許柔伸出玉手,很是溫柔,將我身上的灰塵拍去,她以為我是看不見才摔倒的,其實,我剛才是因為慌亂,因為,我不想讓她看到我那畫了地圖的內內。

   她的動作非常輕柔,在這個角度上,我剛好可以看到她那小白背心的真空內部,那一大片雪白讓我幾近窒息! 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表嫂竟然拍到了我那個地方。

   這…… 當許柔的手觸及到我某個地方時,俏臉瞬間紅了起來,因為我那極度膨脹的地方,剛好頂在她的手心! 她是成年人,還是結婚了的,哪里能不知道那是因為什么? 那種被壓迫的觸感,讓我的臉火辣辣的紅了起來,讓我意外的是,嫂子驚訝的望著桀驁不馴地方,居然下意識吞了下口水! 她目光中居然還有一絲渴望? 強烈的刺激讓我腦袋一片空白,嫂子的手停留了接近六七秒的時間,她似乎也感覺有些失態,慌忙移開了玉手。

   莫名的失落感襲來,我甚至有些渴望她的小手能(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在我那個地方多放一段時間。

   摔傷了沒有? 許柔關切的詢問著,因為我已經復明,因此可以看到,此時她的目光并沒有從我身上移開,她的美眸死死盯著我那里看,仿佛有些貪婪。

   在嫂子的眼中,我只不過是個看不見的瞎子,興許正因如此,讓她遲疑幾秒后,將手指握成一圈,在不接觸我身體的情況下,套在了我那里,好像是在比劃我那地方到底有多大! 這動作,也實在是太勾人了,雖然她和我沒實質性的接觸,但卻更加充滿誘惑。

   許柔并不知道,她的動作全部被我盡收眼底! 雖然她的手沒有接觸我,但我還是瞬間口干舌燥起來。

   沒,沒事嫂子,以后我……我會注意的,讓你擔心了。

  我結結巴巴的回答,故意裝作什么也看不見。

   許柔并沒有在回答我,而是專心致志的用手在我那里虛套。

   她仿佛非常樂意做這種事情,而且也渴望和我進行接觸,畢竟表哥這方面不行,嫂子顯然欲求不滿。

   她那有些放蕩的表情,讓我有些把持不住,我恰逢其時的提醒道:嫂子你還在嗎? 咳咳咳!嫂子剛才在想事情,你沒……沒事就好。

   嫂子依依不舍的將目光離開我那個地方,經過我身邊的時候,她還故意觸碰了一下。

   經過方才的一番刺激,讓我某個地方更加興奮了。

   就在我有些意亂情迷的時候,赫然發現許柔已經把我的衣服拿到了洗衣機旁,彎腰要將衣服放到洗衣機里面去! 昨天我的內內上可是遺留了不少那玩意,如果被嫂子發現,哪可得尷尬死。

   想到這,我連忙走了過去,想把內內拿回來自己洗。

   聽到我的腳步聲后,彎著腰的嫂子突然站起身來,回頭問道:怎么了小陽,唔…… 我可沒想到許柔會突然轉身站起,當反應過來的時候,她那兩片涼韻的香唇,已經親到了我的嘴上! 這雖然是個意外,但讓我們有了親密的接觸。

   突如其來的吻,讓我下意識吞了下口水,隨著喉結的挪移,聲音清晰可聞! 許柔大概也沒想到她一轉身會親到我,但她竟然繃直了身子,任由自己的唇停留在我的嘴巴上,沒有馬上離開。

   當被親吻的那一刻,我全身猶如觸電一樣,那種前所未有的酥麻感覺,讓我有些飄渺,甚至腳底都有些發軟,這就是親吻的感覺嗎? 雖然我知道這時候應該做的是推開許柔,化解尷尬,但這種軟綿綿的舒爽感,讓我猶如石像一般愣住不動了。

   當我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這才猛然感覺到,在雙唇相接幾秒后,嫂子居然主動了起來,甚至想主動撬開我的唇齒! 這種缺氧的窒息感,讓我毫不猶豫的迎合了起來,我不再考慮任何后果,享受著這種愉悅。

   滿口的香氣讓我迷失了方向,就連手也不自覺的朝著嫂子那柔軟而有彈性的地方攀爬。

   我可不是什么坐懷不亂的柳下惠,我是一個正常的,甚至是比正常男人需求還要旺盛,資本還要雄厚的男人。

   我們瘋狂的親熱持續了好幾分鐘。

   我越來越沖動了起來,從昨晚開始,我就一直處于那種壓抑的狀態,現在更加難以控制。

   但是我腦子里面還是有一絲清醒的。

   最后我還是推開了嫂子,順手狠狠給了自己一耳光。

   對不起嫂子!我不是人,你打我吧,我……我對不起你! 我低著頭喃喃道,像是做錯事的孩子。

   讓我意外的是,站在面前的許柔卻媚眼如絲,神色中居然有些滿足。

   她嬌笑著說道:小陽你做錯了什么啊?剛才只是一個意外,我不知道你到了我身后,再說了,嫂子喜歡你還來不及,為什么要打你呢? 因為我看不見,嫂子才會毫無掩飾的表現出剛才那誘惑的神情,難道她喜歡和我親熱?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嫂子已經將我的衣物一件件丟進洗衣機,當她拎起我的內內時,因為‘地圖&quo;干了,有些硬邦邦的。

   她突然轉過身來,瞧了一眼我還未平息下去地方,緊接著媚笑道:你把身上的內內也脫了吧,我幫你一塊洗了,估計也不成樣子了吧? 很顯然,她看到了我內內上遺留的那些東西,也猜想到剛才我和她這么親吻,肯定內內上也…… 這句話,實在是太勾人了。

   看著嫂子手中的內內,我臉紅的發燙,轉身朝著房間走去。

   你等等,嫂子給你洗衣服你不愿意嗎?許柔道,她的胸脯挺得高高的,更加讓人魅惑。

   我連忙回答道:沒……沒有,我去房間把衣服換下來。

   你就在這換吧,我去房間就行,你看不見來回走動不方便。

  說話間,許柔朝著自己臥室走去。

   我覺得表嫂對我真好,什么都為我考慮到了,正準備換內內,但讓人意外的是,才進臥室,這女人居然脫了鞋躡手躡腳的回來了! 回來之后,許柔趴在沙發一角,瞇著媚眼打量著我的身體。

   我瞬間懵逼了,這女人居然想要看我換衣服? 就算我是瞎子看不見,但聽力非常敏銳,更何況我現在什么都可以看見! 雖然知道嫂子就在身邊,但我不能露陷,即便很緊張,我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脫起了衣服來。

   以前經常在新聞上看到有人偷窺女人洗澡而被抓,現在自己卻被嫂子偷看脫衣服,我的內心有些興奮,甚至開始顫抖起來。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脫去了上衣,然后我隨手將內內扔在了地上,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大為驚訝! 原本躲在沙發旁的許柔,居然爬在地上悄悄爬了過來,那小背心下的一片雪白更是一覽無余,她擺出那姿勢的模樣對我來說殺傷力巨大。

   在我的余光下,許柔居然將我的內內拿過去,放在鼻尖嗅了起來,她深吸了一口氣,俏臉上滿是滿足的神色! 這讓我心里癢癢的! 我裝作在沙發上摸索要換的新內內,看著許柔那陶醉的表情,我開始心猿意馬。

   為了不引起她的懷疑,我只能用余光偷偷觀察。

   就在我打算套上內內的時候,,我下意識低頭,卻發現許柔已經爬了過來,她的左手握成圈,和之前一樣,在沒有觸碰到我那里的情況下,開始套了起來! 此時她微微閉著美眸,右手近似于瘋狂的摩挲著那片雪白,一陣穿堂風吹過,許柔身上的體香侵入我的鼻腔! 這極具誘惑的一幕,讓我血脈賁張!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 我好想此時她不是虛套,而是真正握住我那里,為我溫柔地做那種事情,我內心渴望這種事情,已經太久了。

   感官帶來的刺激,讓我有了反應,也正是因為如此,讓嫂子嚇了一跳! 她慌忙小心站起身來,余光打量著我,似乎懷疑我能夠看見她的所作所為。

   人們常說男人在面對誘惑的時候容易沖動,女人也同樣如此,且不說嫂子發出的細微動靜,她那自己難以察覺的體香,就注意暴露自己的位置。

   假若我真的還是個瞎子,也可以聞到她身上的味道。

   嫂子的動作讓我穿內內的時候有些不自然,嫂子伸出玉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似乎在試探我到底能不能看見。

   我極力抑制想要眨眼睛的沖動,好在我偽裝的還算不錯,嫂子長舒一口氣,躡手躡腳的回到了臥室門口。

   鐺鐺鐺! 嫂子拙劣地表演還在繼續,她回到門口后,敲了敲門問道:小陽你換好衣服了嗎? 內……內內穿好了,嫂子你等一下出來。

   然而我話音剛落,許柔卻已經走到了我身邊。

   你一個大男人穿個內內就行了,嫂子面前不需要這么見外,小陽你鍛煉的不錯啊,身材很結實,在嫂子家沒瘦就好! 說話間,許柔故意伸出玉手,在我的肩膀和腰上捏了一把,她就是故意想要占我便宜。

   那雙小手觸感帶來的美妙感受,讓我一直游走在犯錯的邊緣,嫂子難不成這是故意在暗示什么? 嫂子去給你洗衣服,你先去上班吧,晚上早點回來哦。

   當著我的面,許柔拿起我的內內,再次嗅了幾下,這不是故意欺負我‘看不見&quo;么? 表哥這次出差是忙著公司分部的成立,作為公司元老,很多事情需要他去指導,應該短時間不會回來,那么,我和表嫂之間,要發生一點什么,機會多的是。

   以前我上下班比較麻煩,因為我看不見,但是現在,我復明了,也就方便多了。

   但到了按摩店,我依舊裝瞎子,有時候給一些女人服務,她們都是脫了衣服的,甚至身子都是光溜溜的,如果我不是瞎子,她們就不能放開。

   不過,今天我上班,沒什么積極性,我腦子里面都是表嫂的影子,我覺得表嫂實在是太性感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他慢慢的扒開我的腿:女朋友穿公主裙和我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