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每天晚上都跟我:發狠撞擊哭著求饒

老板每天晚上都跟我:發狠撞擊哭著求饒 老板每天晚上都跟我:發狠撞擊哭著求饒 2021-07-29 14:30:09 26056次瀏覽


倏地,我從睡夢中驚醒,身上的男人是假的,身下的春潮卻是真的。

   我結婚三年了,老公調到S市開拓業務,在家里的日子屈指可數。

   我心里一酸,身子本就空虛到極致,被那春夢撩撥,我忍不住翻開微信,顫抖著點開一條視頻。

   啊!唔……里面傳來了少兒不宜的聲音,這是駕校 教練發給我的,我在學科三,跟他出去練車的時候,他時不時地拿騷話撩撥我。

   在我沉默以對后,直接甩了一段愛情動作片給我,就著那斷斷續續的聲音,我用一根手指解決了繃到極致的欲望。

   攤開手指,上面纏繞著絲絲津液,多少個寂寥的夜都獻給了它。

   雙休日的周末,又 到了練車的時間。

   胥教練接到我的時候,我才發現車上一個學員都沒有,想到他在微信上發的露骨視頻,我的心一下子緊張起來,情不自禁懷疑起他的用心。

   我既羞恥又隱隱有些期盼,我想我一定是孤獨太久! 接下來的教學很順利,當天色漸漸昏暗,我看他打卡下班,收了教學視頻,我停好車起身要走。

   他卻一把按住 了我的手:怎么,不想多開開,你不是很想早點學會嗎? 早點學會開車,就能隨時隨地開著車去S市找我老公了。

   他的手很寬很厚,短袖襯衫露出手臂上的犍子肉,我的心陡然一跳忘了掙扎,他見我沒有反對,便握著我的手把手剎松了,掛檔繼續開。

   在他的指揮下,我將教練車開得偏離了科三的練習路線。

   夕陽西下,漫長而人煙稀少的公路上,只剩下了我們這一輛車。

   我忐忑不安地看著方向盤,大腿突然一癢,竟是他的手放在了上面。

   我嚇了一跳,往后一躲,他一腳踩下剎車瞪了我一眼,趁著我發愣,大手一下子擠進了我雙腿中間,停在短裙里的褲褲上,他像彈琴一樣緊一下松一下的敲擊著。

   許久未被闖入的那里傳來舒爽的感覺,想要的心猝不及防地被勾了出來。

   胥教練小麥色的肌膚上露著一絲笑容,他用另一只伸向了那神秘的地方。

   我緊緊夾住雙腿,不讓他的手進一步探索,臉上羞得通紅:不要這樣,我已經結婚了!我恨自己的身體這么敏感,也隱隱有些責備老公對我的冷淡,要不是他常年不在家,我哪至于…… 我正胡思亂想,身子突然一低,卻是椅子被他調低了,他自以為突破了我的防線,根本不顧我的反對,按住我就朝我摸來。

   我的心跳快得可怕,可 胸部傳來的舒爽卻讓我無法拒絕。

   他的舌頭含住我的耳垂,我的反抗潰不成軍。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身上一涼,上衣卻被他掀開了,肆意的撫摸著。

   不要!你再動一下,我就投訴你!我連忙推他。

   他哈哈大笑:投訴又怎么樣 我嚇了一跳,心底的羞憤上頭,開始瘋狂的反抗…… 我推不開他,就用力拉開車門,往地上一滾。

   他陰沉一笑,又要再上來的時候,我已經站了起來,抬腳踢他、推他,他敗了興,咬牙讓我別后悔,正好他的電話響了。

   他接了,聲音一下子平穩了:我知道了,我馬上回來! 我想肯定是他老婆! 他笑著摸了我一把:你別失望,咱們下次繼續! 我暈乎乎地走到公路上,被胥教練脫掉的褲子都沒有穿正,那蕾絲花邊就卡在我下面的位置,走一步磨一下,害得我的身體無比的敏感! 我打了好幾次車都沒打到,無奈之下只好就著那種讓人舒爽的摩擦走到了地鐵口。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里面人擠人,我靠著中間的柱子站著,四面都是人,突然身旁有什么東西在摩擦我的大腿,隨著地鐵行駛的節奏一下一下。

   那堅硬的觸感,還有那股火熱,隔著短裙一點一點地燃燒著我的身體,之前被胥教練撩撥起來的火氣慢慢地死灰復燃,我心跳得很快,覺得既羞澀又心煩。

   那人感受到我的猶豫,突然借著到站故意大動作的撞向我,我暈乎乎地被他整個抱在懷里,圈在柱子中間動彈不得。

   他驚喜地輕笑:想要嗎?他得寸進尺地低頭含了一下我的耳垂,我嚇得連忙掙扎,順便抬眼看了他一眼,是個皮膚很白戴著眼鏡的年輕人,身上是清新的香皂味,我的思緒一飛,我們身體相接的地方已經安耐不住了。

   我的呼吸急促起來,喉嚨里一陣干渴,我想要,我找到了跟老公在一起的感覺,可是這里是在地鐵上,他是陌生人, 我不能,我的掙扎卻讓他更加肆無忌憚起來。

   他就在這人擠人的地方盡情地享受他所想要的,我昏昏沉沉的坐到了站,身邊一空立刻推開他跳下車。

   他跟著我下車一把拉住我:跟我走!我讓你好好舒服舒服! 我迷迷糊糊地被他扯到了地面上,被冷風一吹我驚了一跳,我在干什么,我瘋了嗎,這個人可是地鐵咸濕男,他剛剛強行欺負了我,我用力踢了他一腳,迅速消失在半黑的夜色中。

   回到家里,黑乎乎空蕩蕩的,玄關處的鏡子將我纖細瘦長的身子照得潔白無瑕,胸前的雪白峰巒起伏。

   我還記得當初剛剛結婚的時候老公像只餓了一個月的狼,瘋狂地要走了我的第一次,他的欲望很強,明知道我是第一次,卻也瘋狂到嚇人,我痛到抓傷了他的肩。

   他喜歡玩花樣,經常慫恿我,可我覺得那樣不好,總拒絕他,只喜歡與他中規中矩地躺在床上。

  慢慢地他就對我失去興趣,后來為了升職干脆調到了S市,一個月兩個月都不回來一次。

   今夜我好想他,想他能夠擁有我,滿足我想要的。

   我忍不住給他發送微信視頻,響了半天他不接,只好打他電話,連續打了幾次,才通了。

   怎么了老婆?電話那頭響起他低沉的聲音。

   老公我想你了,那個教練……我一只手拿著電話,忍不住想象著老公在我身邊躺著。

   嗯,你好好學車,我加班了,過幾天放假回來! 老公我……話還沒說完,他就掛了! 我心底的欲望頓時更盛了,想到胥教練對我的侵犯,再想到地鐵上的那一幕…… 啊……我輕聲低喘著…… 第二天下班,同事兼閨蜜 黃婷婷拉我一起下樓。

   這是市中心的寫字樓,下班時間電梯很擠,我習慣性站在最后,免得被人擠到,而黃婷婷則總是喜歡站在最中間。

   看著她穿著職業白襯衫和黑短裙被人夾在中間,一會兒擠過來,一會兒擠過去,那胸前的豐滿幾乎要被幾個西裝男擠得變形,我還看到有幾個人的手一直都借著公文包的阻擋放在她的臀部,時不時捏撫摸一下,黃婷婷面上帶著笑,也不拒絕,我莫名就想到了地鐵上的事情,沒想到電梯上也有…… 我走著神,有人擠到我面前,不小心蹭到我的胸部,酥麻的感覺像觸電一樣,我嚇了一跳。

   連忙退后避開他,那人回頭看了我一眼,紅著臉小聲地說對不起,,我隨意瞟了他一眼,是個很清秀的男生,看著青澀,想著也不是故意的,便沒有計較! 黃婷婷與我一起吃了飯后,說她心情不好,看我情緒也不高,便帶我去 放松放松。

   外面天色黑沉沉的,我想著一個人回去也是孤枕難眠,還不如陪她玩玩兒。

   她把我帶到了一家叫雅典娜的SPA會所。

   在包廂里等技師的時候,我問她今天怎么不去約會,有空找我玩兒。

   黃婷婷紅唇一嘟:約個毛線,昨天剛分手,老娘失戀了! 加上這次,她失戀過十幾二十次了! 她以前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臨到要結婚,結果男朋友出軌她室友,她當即立斷分手,從此以后只戀愛不結婚。

  換男友的頻率一個月、三個月一次。

   我也不勸她,她反正很快就會有新男朋友了。

   黃婷婷笑了一下突然半瞇著眼睛問我車學得怎么樣呢? 我一下子想到了胥教練,那個流氓,于是搖頭:不怎么樣,他……他不是人! 我歷數他對我的不軌行為,黃婷婷卻笑了:哦,他呀,他挺不錯的! 我一愣,黃婷婷卻說她去年學車也是他,兩個人上第二次課就在一起了。

   聽著她夸張地描述著與胥教練的那些瘋狂,我就像被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覺得有一點惡心卻又莫名有一絲遺憾,當初如果我沒有掙扎,沒有被打斷,那種感覺…… 黃婷婷慫恿我:有空你試試,反正你老公不在家,一去那么久,沒那個才怪! 我心底的羞恥心讓我打住了念想,讓她找關系幫我換一個女教練:在沒有確定我老公出軌前,我不能背叛他! 黃婷婷笑了,包廂里的燈光突然調淡,照著人朦朧迷離,門打開,進來兩個高高瘦瘦穿著白襯衫的年輕男子,其中一個長相俊美地熟練地走向黃婷婷,扶著她躺到了按摩床上。

   黃婷婷朝另一個男人小聲道:這是我姐們,第一次來,好好招呼著,弄不好不給小費啊! 黃婷婷說著閉上了眼睛,我看那男子動作熟稔地在她身上摸來摸去,身上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以前只試過女技師,可這次黃婷婷卻非要慫恿我點男技師,我瞧著面前那人清秀的眉眼,青澀的面孔,覺得很是眼熟,腦中一熱,脫口而出:是你! 面前這個自稱八號的人就是之前在電梯里撞我的男人。

   他毫不介意我認出了他,笑笑伸手過來扶我,我不習慣這樣,連忙搖頭說只洗腳不按摩! 他低著頭的眉間閃過一抹失望,我有些于心不忍,決定待會兒還是給他與婷婷一樣多的小費。

   暗淡的光影,舒緩的音樂,好聞的香味,腳上溫暖的水溫,讓我情不自禁放松起來,閉上眼享受著八號長長的手指在我手臂上柔軟的撫觸,我攔了一下說不按摩。

   八號低聲道:洗腳也要按頭按手腳! 我以前也洗過腳,的確是這樣,不好再拒絕,便繃著身子讓他按。

   說不清他的技術好不好,但是我卻覺得很舒服。

   他握住我的手指,輕輕抖了一下, 一根一根地絞著我的手指,那觸感很軟很硬,我心頭一陣火熱。

   頓時口干舌燥,恍神間,他已經捏完了手指,坐在我身邊替我按起小腿來,一點一點地沿著我的絲襪按上去,直到大腿根,我的心跳漸漸加快,呼吸急促起來。

   也不知他是有意還是無意,手指總會時不時摸到我短裙下面的褲子,我感受到了那里好像有點不一樣的感覺。

   我紅著臉,耳朵突然一熱,卻是他低頭附在我的耳邊溫柔地問我:怎么了?是不是我按的不好? 他的手指停在那里,我莫名地想要繼續,連忙哽著嗓子搖頭,說不要按腿了。

   他有些意外,卻還是順從地站到我身后,替我捏肩,他的手指真的很長,放在肩上的時候,時不時地點到我的胸部,我的呼吸急促,微微抬眸看到他唇角的笑意,知道他是故意的,連忙按住他的手:不用了,不用按了!&rdquo(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 他干燥溫熱的手半伸進我衣服里,指了指離我不遠的黃婷婷,不知什么時候起,那女人竟然脫得只剩下了三點式,兩人正在互相撩撥,我的臉紅到了耳朵根,暗罵黃婷婷,死丫頭,竟然帶我來牛郎店。

   我的心跳很快,可我不能沉淪,不能讓欲火將我打敗。

   我推開他,自己擦了腳,借口要上洗手間,跑了。

   小雅把刀抵在我脖子上:明明有小雅還「欲求不滿」么?笨蛋哥哥就沒有感受到小雅對你的愛么 校花屈辱 淪陷走吧,左古。

  墨曉柒眼睛不住的掃描著偌大的漫展會,心里也有些雀躍。

  我們先愣了一下,不過,這一愣也并沒有經過多久,甚至連一秒鐘都沒有。

  男朋友半夜叫我去他家接下來的攻擊只要讓對手破防即可,才不會發生『因為實力差距太大導致守備方受重傷』的慘劇。

  他輕描淡寫:凌惜,桃夭尋找被人打斷腿的那個人……死了。

  我並沒有在怕他,但我們私下決鬥,學院方面肯定不會同意。

  為茉能有這樣的 媽媽感到高興,雪也多少明白了,為什么茉遭受過那么嚴重的校園欺凌,卻能只靠著游那說不上優秀的小說里的字里行間就汲取力量。

  校花的屈辱淪陷睡眠中醒來的人視線需要調整聚焦,蘇小悠的眼神拉遠又拉近。

  那我自己喝了哦。

  就像是穿透一個幻像一般,夏沫一腳踢空,整個人因為用力過猛也后仰下去,正好倒在追趕過來的林煥懷里。

   隨然不知 情報準不準, 雨萱告訴我,是他們應援團里有人單獨給她的情報,隨然不懂為什么會單獨分享給雨萱,但是(秦檜兒子怎么死的)經過幾次的驗證,都發現非常準確,暫時也沒發現那人有其他目的,所以雨萱也欣然接受這些情報啦。

  校花的屈辱淪陷“阿黃明顯不耐煩了。

  R:敷衍,赤裸裸的敷衍。

  歐尼醬雪兒頭稍微左邊低了點頭,這樣嗎?黑色的絲襪貼身包裹著金發少女纖細修長的腿型,窗外黃昏帶來的淡淡光亮更是讓她的黑絲上有了一點光亮之感。

  嗚啊啊啊啊啊!要掉下去了,掉下去了,救命啊!墨清花:拜拜。

  討厭,不要這樣碰人家!華洛嗤笑著打掉徐人雙的手。

  ……你終于敢接電話了?!……男朋友半夜叫我去他家林憶雪也伸出自己的右手,點點頭,嗯。

  沒事,媽媽,你們玩的開心就好。

  校花的屈辱淪陷她低垂著頭,緊緊握拳,用僅有的瘋狂不假思索地吼出來,我知道!!但是再怎么說,剛剛那樣也太危險了!!嘛,上次過來……也有幾個月了吶,稍微好奇之后的輝星桑怎么樣了,進來也沒關系吧?但是氣質使然, 女神就是那種高高在上的女神。

  andqustioningmyself,我……,這都哪兒跟哪兒啊,怎么還說到當兵入伍了,藍雪月感嘆媽媽的腦洞真大,⊙?⊙!噢?也可能季然哥的策反重點是這樣!兩個人打打鬧鬧回到了宿舍。

  花了好長時間安撫好了雨瞳和 小萱的情緒之后,我總算是進入了屋中和小萱談起了了正事。

  梁思晴很平靜地跟梁凱悅說道。

  這點我是同意夏雪瑩的,很有關系的,對我來說!女生之間說這些也許沒事,但我一個男生聽到這種玩笑真不知道應該做什么反應,尤其怕自己忍不住看夏雪瑩的胸口,只得別過臉去不看她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老板每天晚上都跟我:發狠撞擊哭著求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