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歲楊鈺瑩復出后受訪:毛寧是一輩子的親人

40歲楊鈺瑩復出后受訪:毛寧是一輩子的親人 40歲楊鈺瑩復出后受訪:毛寧是一輩子的親人 2021-07-29 12:37:38 45728次瀏覽


“啊?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想睡 馬蘭姐。

  ” 張寒 壞笑道,說完,他還故意猛地往前擠壓,占便宜的意圖很明顯。

  “ 你個混球,穿著褲子還這么來勁,有本事你穿透褲子呀?”馬蘭曖昧地笑道,看得出來,她其實也很享受張寒對她的揩油。

  “哈哈……馬蘭姐,真要是穿透了你可別怪我哦。

  ”說著,張寒把咸豬手往上面一探,馬蘭像是觸電了一樣,渾身微微顫抖。

  “別弄,你想死呀?這路這么難走,一不小心咱們倆就掉到山溝里去了,別再欺負姐了,你看,這天色好像要下雨了,今天跟你這個猴 崽子出來不會淋著雨吧!這山里可是沒有躲雨的地方呢!”馬蘭仰望了一下天上的烏云,心里有些隱隱的擔心。

  張寒也抬頭往上看,果然烏云在天空中運動著,貌似真的要下雨似的。

  “我們穿 雨衣不就行了么?”“你這猴崽子平時不干好事,我怕你遭雷劈。

  ”馬蘭笑道。

  “馬蘭姐,你說點好的行不?我怎么就不干好事呢!我不是還救了小強和二毛嗎?我可是活雷鋒。

  ”張寒壞笑道。

  “你個猴崽子還算是活雷鋒?你是活雷鋒下面怎么冒壞水了?我就納悶了,你都挺了一天了,咋就不出來呢?老娘還擔心你把老娘的褲子給弄濕了,你還真能忍。

  ”馬蘭曖昧地笑道。

  張寒用嘴巴在馬蘭的耳邊輕咬了一下,笑道,“馬蘭姐,我這不是為你攢著嗎?我知道,我遲早是你的人,你說對嗎?”“啊…你個混球,死張寒,不許你這么說,你要死呀!”馬蘭其實早已被張寒給挑逗得要決堤了,只是身份和條件限制,無法讓她釋放出來,被他這么一挑逗,更加難受了。

  “哈哈……馬蘭姐,你臉紅了,說明你心里也是這么想的,對吧?馬蘭姐,你說過,只要我以后聽你的,你就會對我好的,你說的對我好,是不是讓我做你男人呀?”張寒壞笑道。

  “不是,你個猴崽子,再這么說話,老娘踢你下去。

  ”馬蘭佯作生氣地 說道

  “馬蘭姐,我敢說你肯定不舍得,再說村長還讓我一路保護你呢,沒了我,你的安全怎么辦?”張寒得意地笑道,他現在對馬蘭的挑逗完全是肆無忌憚,也沒必要再有什么顧忌了,不但是因為張德旺不在場,而且關鍵的是,他知道馬蘭打心里已經接受他了。

  馬蘭曖昧地笑道:“猴崽子,村長可沒有讓你用那個的壞東西一直欺負他媳婦吧?”張寒壞笑一聲,道:“不是還沒有真正進去嗎?我都不知道 女人那兒到底長啥樣,更不知道怎么玩,馬蘭姐,你等下教教我吧?”馬蘭媚笑一聲,啐道:“你個死張寒,說啥呢?真是越來越過分了,看我一會兒怎么收拾你!”一聽馬蘭說要收拾自己,張寒立刻來了興致,他大笑著說:“馬蘭姐,你還是早點收拾我吧!”說著,這壞家伙的咸豬手又往馬蘭前面鼓起的部分伸了過去。

  “嗯啊……死張寒,別玩了,要下雨了,我得找地方停下來把后備箱里的雨衣拿出來,再走好幾里山路,有個 山洞,我們可以在那里休息一下。

  ”馬蘭被他揉了半天,身上早已經是酥軟無比,心里直癢癢。

  此時,天空烏云密布,夏天的山區,雨水偏多,尤其是七月天,雷雨多,來去匆匆,但來時卻也很猛烈,傾盆似的下來,一般在戶外,哪怕是披上了雨衣,也抵擋不住狂風暴雨的襲擊。

  馬蘭停靠在了一棵大樹下,兩人下了摩托車,馬蘭將后備箱里的雨衣拿出來了,穿在了身上,“猴崽子,只有一件雨衣,你只能鉆在里面了,警告你哈,天氣不好,不許像剛才那么弄了,姐是女人,正常女人,你一個大老爺們總在馬蘭姐身上揉來揉去,我連車子都騎不穩了,你想跟馬蘭姐一起掉到山溝里去么?”“嘿嘿,馬蘭姐,那我想怎么辦?”張寒裝委屈道。

  “猴崽子,想也不能,等你娶媳婦了揉你自己媳婦去,別廢話了,雨已經下來了,不聽話就自己在后面跑。

  ”說著,馬蘭披著雨衣,跨上了摩托車。

  張寒忙笑嘻嘻地也坐了上去,剛一坐上摩托車,噼噼啪啪的大雨滴,就落在了身上,張寒連忙鉆入了雨衣里。

  “猴崽子,走咯,抱緊了,別把你個猴崽子給丟了。

  ”馬蘭笑嘻嘻地說道。

  兩人在暴風驟雨中艱難騎行了半個小時,其實也就走了有幾里路,終于來到了馬蘭所說的山洞旁。

  兩人手拉著手狂奔進了山洞口,到了山洞里,相視一看,兩人都笑了。

  雖然穿著雨衣,但因為雨太大,所以兩人還是全身都濕透了, 鞋子也都濕了,滿是泥濘,“猴崽子,趕緊把鞋子脫下來吧!你看那邊有雨水從山上沖下來,姐給你洗洗,然后咱們到里面休息一下,以前姐跟張德旺到這里躲過雨,山洞里有干草,一會兒咱們生火把鞋子和衣服烘干了,要不然會生病的。

  ”說著,她自己先將鞋子脫了下來,露出了白白嫩嫩的兩只小腳。

  張寒見馬蘭脫了鞋子,他自己也趕緊將鞋子脫下來了,馬蘭伸出玉手,“拿過來,姐先用雨水沖洗一下,弄干凈點,等下和衣服一起烘干。

  ”張寒也不跟她客氣,將自己的鞋子給了馬蘭,到底是女人,拿著鞋子跑到山洞口,迎著山洞頂上傾瀉下來的雨水將鞋子上的泥濘都沖洗掉了。

  (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張寒站在她的身后,看著全身濕透的馬蘭,心里涌出一股暖流,他從來沒有發現曾經很厭惡的這位村長媳婦,此時此刻,竟然如此可愛和溫柔。

  她渾身上下凹凸有致,性感逼人,尤其是濕透的衣裳已經將她里面的雪肌顯露無疑,透著令人沖動的女人味,張寒的眼睛盯著她豐滿而曼妙的身子呆呆發愣,他的心中充滿了渴望。

  馬蘭將兩人的鞋子沖洗干凈后,回眸見張寒正如饑似渴地盯著自己的身體,尤其是落在她鼓起的部位,眼里似是要冒火,她嗲嗲地撅著小嘴,伸出玉指戳了他一下,“猴崽子,沒想好事吧?”“呵呵,馬蘭姐,你真好看。

  ”張寒傻傻地笑道。

  “好看呀?怎么個好看法?哪里好看咯?”馬蘭曖昧地笑道。

  “哪里都好看,馬蘭姐,要是今天這雨一直下個不停,咱們就回不去了,晚飯怎么辦呀?咱們住哪里呀?”張寒笑問道。

  “猴崽子,姐知道你腦子里想什么呢?擔心晚飯是假吧?你就是想讓姐告訴你住哪里!那我現在就告訴你,除了這個山洞,咱們哪里都住不了,這方圓幾十里山中,只有這個山洞離回家的路最近,也只有這里姐最熟悉,其它地方我就不清楚了,現在時間還早呢!說不定一會兒就停雨了,你想那么多都白想,還是先把衣服和鞋子烘干!進去吧!”馬蘭拋了個媚眼,說道。

  張寒只好跟著馬蘭往山洞中走去,里面有些黑暗,但很干燥,也勉強能看清里面的路徑,大概走了有五十米遠,到底了,最里面是個一百多平米寬敞的山洞,地上鋪上了不少干草,還有些路人在此休息時留下的瓶瓶罐罐。

  到了里面,馬蘭很熟練地走到一塊大石頭下面,身手在一個石縫里掏出了一盒火柴,“呵呵,猴崽子,這就是村長厲害的地方,他上次帶我過來說,留下一盒火柴,說不定以后能用上,這次真的能用上了。

  ”“呵呵,所以他能做村長呀!馬蘭姐,你是不是挺崇拜村長的呀?”張寒見馬蘭挺佩服她老公,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覺。

  “呵呵,談不上崇拜,反正張德旺挺有能力的,要不然咱們靈水村的百姓能服他嗎?來,過來幫忙呀?傻站著干嘛?把旁邊的枯枝弄到一起,架起一個火堆,得趕快把衣服烤干,時間長了就感冒了。

  ”馬蘭說道。

  張寒心想,烘鞋子好辦,烘衣服怎么烘?現在是夏天,渾身上下也沒有幾件衣服,把外衣脫掉,也就剩內褲了,張寒知道靈水村的女人沒有戴文胸的習慣,每個女人都是脫掉外衣里面就是真空了。

  當然,張寒巴不得馬蘭烘衣服呢!所以,他很積極主動地幫助馬蘭將柴火堆給架起來了,下面放些干草,馬蘭劃著了一根火柴,將干草點燃了,很快,一堆旺盛的烈火在山洞中點燃了,使山洞照如白晝。

  火光下,馬蘭曖昧地瞥了張寒一眼,“脫衣服吧?猴崽子,你不會就穿著衣服烘吧?”馬蘭的美眸如同蘊含著一汪秋水,意味深長。

  張寒一瞥她前面鼓起的白嫩的傲人挺立,強咽了口唾沫,色迷迷地壞笑道,“馬蘭姐,我一個人脫嗎?你也脫吧?我們一起烘衣服唄”。

  馬蘭嬌媚一笑,眼睛里滿是春水蕩漾的身材,嗲嗲的說:“你個小壞蛋,姐早知道你心里的小九九了,放心吧!讓你個猴崽子隔著褲子欺負了一天,現在……姐就真真正正地讓你欺負一回,但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否則,你今天休想如愿以償!” 老爺子不僅是蕭 雪芙的父親,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蕭老爺子死在這里,她不介意拿這個沒有血緣的弟弟開刀。

  金 世奇拼命的對比著數據,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監視器上,蕭老爺子的生命數據在不斷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點點的變得冰冷。

  此時的他,已經后悔接了這個工作。

  “會不會是有新的 出血口沒被發現?”終于,站在不遠處的齊昊開口說道。

  “新的出血口!”聽到齊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對著數據反復對比,終于發現了問題所在。

  “沒錯,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連忙對蕭雪芙說道“應該有兩到三個小出血口,在照CT時候沒發現,此時突然破裂,所以導致現在的情況”“那要怎么做?”蕭雪芙不想聽金世奇的廢話,直接問解決方法。

  “只能再開刀… …”金世奇猶豫了一下,最終說道“只不過剛開了一次刀,在開刀的話,以老爺子的年紀,那成功率不足…….”說到這里,金世奇已經不敢說下去了。

  “不足什么!”蕭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領,冷冷的說道“給我說清楚,不足什么!”“成功率不足兩成… …”金世奇哭喪著臉說道“但是如果半個小時內不做手術的話,老爺子就必死無疑了!”“混賬!”蕭雪芙很想把眼前的這朝國所謂的名醫打死,但是現在手術技術最好的就是他,為了自己父親,蕭雪芙還真的不能動手。

  “還有沒其他辦法?”蕭雪芙此時也冷靜了下來,放開金世奇,冷冷的問道。

  “沒有!”金世奇此時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囂張自信,他知道,今天沒有奇跡出現的話,自己算是完蛋了,這兩成的概率他還是說多了,實際上他 出手的話,一成概率就頂天,相當于是說,沒有幸運女神眷顧的話,老爺子是必死無疑了。

  只是他不敢說實話啊,一旦說實話出來,立馬就得陪葬,蕭氏集團在深市的勢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辦?”蕭雪芙此時也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再開刀吧,不足兩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

  不開刀吧,那是必死無疑,哪怕是果斷如蕭雪芙,此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讓我試試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齊昊,最終還是拗不過自己的心,不忍心蕭老爺子就這樣喪命,最終還是決定出手。

  “齊昊,你?”蕭雪芙眉頭一皺,不明白此時齊昊突然這么說是為什么。

  不過金世奇倒是大喜,畢竟齊昊出手的話,到時候老爺子死了,也有個人和他一起承擔責任。

  “蕭總,我覺得可以讓他試試!”金世奇假惺惺的說道“我出手的話,雖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畢竟兩成的把握,風險還是偏高,齊昊既然主動請纓,想來應該有不小的把握,為了老爺子著想,我愿意讓賢,讓齊昊出手!”先吹捧下自己,說明不是自己醫術的問題,再強調齊昊主動請纓,自己為了病人著想才讓位,這樣一來,三兩下就把自己立于不敗之地。

  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擇聰明,救不活,那是齊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這點小伎倆當然瞞不過蕭雪芙,不過她也沒時間計較,只是問道“你有把握嗎?”“我不知道。

  ”齊昊搖了搖頭“但現在也已經沒其他的選擇了,相比 金醫生的話,我覺得我的成功率應該會更高”金世奇此時恨不得齊昊把自己的醫術吹上天,見此,立馬說道“蕭總,既然齊昊這么有信心,那就讓他出手吧”“不行!” 蕭卓現在慌了,他堅信金醫生的醫術,畢竟他是那個人推薦來的。

  “金醫生,還是你出手吧,齊昊這種來歷不明的江湖騙子,大姐你不能相信,還是讓金醫生來”“臥槽!豬隊友!”金世奇此時掐死蕭卓的心都有了,明明已經可以置身事外,偏偏又被這蠢貨給拉回去。

  “不用了,既然齊昊有信心,雖然我也有不小的把握,但是一切以病人為重,還是讓他來吧”金世奇謙虛的說道。

  “金醫生,你可不能被這騙子幾句謊言給騙了”蕭卓一臉鄙視的看著齊昊“這種人,怎么可能跟金醫生的醫術相比”齊昊也懶得跟蕭卓這種傻鳥計較,畢竟現在情況緊急,他看向蕭雪芙,淡淡的問道“蕭總,你的決定如何?”蕭雪芙很猶豫,畢竟齊昊的醫術他一點都沒底,不過當他看到齊昊那淡定的眼神時,終于下了決心,也沒別的選擇了。

  “齊昊,那就拜托你了”蕭雪芙對齊昊點了點頭“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大姐,你是糊涂了啊,你這樣,是在拿父親的性命亂來!”蕭卓喊道。

  “你給我閉嘴!”蕭雪芙厲聲呵斥“一切后果我來承擔,現在,你給我安靜點!”“需要什么東西?我馬上讓人準備。

  ”蕭卓安靜下來之后,蕭雪芙對著齊昊說道。

  “跟醫院這邊借八十根銀針吧”齊昊說道,緊接著讓人把老爺子推回病房。

  十分鐘之后,一切準備妥當,齊昊說道:“接下來,我會施展九九回天針,需要大概3個小時才能完成整個治療的過程,期間不允許任何人打擾”“蕭總,你要留下來看可以,但是我希望不要讓其他人闖進來,否則造成的一切后果,我不負責!”“明白”蕭雪芙點了點頭,喊了個隨身保鏢進來,吩咐了幾句之后,保鏢就離開了,房間里就只剩下齊昊三人。

  “好了,記得,不要打擾到我,也不要出聲。

  ”再次吩咐之后,齊昊開始了治療。

  把蕭老爺子的上衣脫掉后,露出了瘦骨嶙峋的上身,身上還有不少的陳年舊疤。

  齊昊把他身上的檢測儀器統統拔掉,一手扶住蕭老爺子的肩膀,讓他可以穩住坐立著,另一只手如幻化出八條 手臂,以極快的速度下針,瞬息之間下針數十次,看得蕭雪芙驚訝萬分(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

  這是千手針法,一種古代的施針手法,適用于需要快速施針的情況,雙臂以規律的軌跡擺動,速度過快,所以在背后形成數量眾多的手臂幻象,仿佛千手觀音一樣。

  這九九回天針,需要極高的施針速度,也只有配合上千手針法,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傳言,千手針法最高境界,每只手臂可以幻化出十五個虛像,速度可以達到瞬息百針的水平。

  千手針法,觀音渡人!“天樞,風門,轉天突”“至陽,日月,鳩尾變”“血海,涌泉,入關元”“期門,客主,接后頂”齊昊一邊下針,不斷的在腦海中構建著蕭老爺子體內的穴道,脈絡走向,扶著肩膀的手則不斷的渡入內力,掌握著蕭老爺子體內的情況,一點點的修正自己的下針位置跟順序。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過去,齊昊已經大汗淋漓,一層細密的汗珠浮現在額頭處,顯得很勞累。

  蕭雪芙此時已經相信齊昊的實力,剛才千手針法的異象,針灸時的行云流水,已經徹底征服了他,他現在擔心的是,齊昊能不能堅持下去。

  “哎,果然還是太逞強了”齊昊在心中暗嘆了一句“這九九回天針,以我現在的內力,還是過于勉強。

  ”不過事已至此,病人的性命掌握在自己手上,齊昊是絕不會放棄的。

  只見齊昊低喝一聲,幻化出來的手臂從原來的八條,變成了十二條,下針速度暴漲,同時齊昊的臉上青筋暴現,死死的咬緊牙關,壓榨著丹田中的每一分內力。

  終于,20分鐘之后,在后期暴漲的速度之下,原本還有一個小時的療程被齊昊硬生生的壓縮到半個小時之內。

  “拿個水盆來。

  ”齊昊說道,蕭雪芙連忙把地上的水盆遞了過去。

  齊昊讓蕭老爺子的臉對著水盆,把他后腦勺上完骨穴的銀針拔出,頓時,蕭老爺子口中連噴三口黑血,正中水盆。

  “好了。

  ”示意蕭雪芙把水盆拿開,齊昊把蕭老爺子的嘴角擦干凈,緊接著把后背的銀針收走,扶著他慢慢的躺下。

  幫蕭老爺子躺好之后,齊昊虛弱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指著蕭老爺子胸前的七根銀針說道“這七根針,叫七星命源針,需要維持三天三夜,絕對不能拔下來”“老爺子半個小時內就會清醒過來,其他的一會再說,我要調息下”說完,齊昊就盤膝坐在椅子上,開始調息了起來。

  這次強行施展九九回天針,對于齊昊的負荷實在太大,甚至在最后,為了確保成功,齊昊直接逆轉了內力,短時間內強行提升修為,導致耗損過大,所以把事情交代清楚之后,齊昊就直接開始打坐了。

  半個小時后,隨著一聲的呢喃,蕭老爺子終于醒了過來。

  “父親!”見到蕭老爺子醒過來,蕭雪芙一個健步來到床邊,輕輕的呼喚了一聲。

  “天涯?”蕭老爺子一開始還迷迷糊糊,不過清醒之后,終于認出了蕭雪芙。

  “父親!”蕭雪芙喜極而泣,終于,這個蕭氏集團的最高領導,在深市舉足輕重的大人物,在自己父親面前,流露出了真實的情感。

  “傻孩子,哭什么,我這不是沒事嘛。

  ”蕭老爺子笑道“是齊昊救了我吧,齊昊呢?”蕭雪芙此時有些尷尬。

  自己之前那么懷疑齊昊,現在想想還真的有些羞愧。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40歲楊鈺瑩復出后受訪:毛寧是一輩子的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