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室折磨女刑警催奶|一個吃奶一個吃比刺激

地下室折磨女刑警催奶|一個吃奶一個吃比刺激 地下室折磨女刑警催奶|一個吃奶一個吃比刺激 2021-07-29 13:00:03 25001次瀏覽


房間內, 何潔掀起半邊衣服,拿著藥膏在上身涂著。

  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處腫起了一大塊紅色。

  這是她今天在地里干活的時候,讓蜜蜂蜇到了。

  她手法輕柔,修長的玉指在那處輕輕掠過。

  可她沒有發現,房門外有一雙眼睛正在直勾勾地盯著她。

  門口的 孫斌看著何潔的前面,不停的咽著口水。

  何潔是他 嫂子,今年25歲,擁有漂亮的臉蛋,潔白的肌膚,高挑的身材,讓人看了忍不住想犯罪。

  兩年前,孫斌得父母和哥哥在一場意外中去世了,只留下他和嫂子。

  他受不了刺激,變成了傻子。

  嫂子為了照顧他,不顧娘家人得反對,留在了他家。

  可就在前陣子,孫斌摔了一跤之后,腦子正常了。

  他想告訴嫂子,又怕嫂子知道他正常后會離開他改嫁,所以瞞了下來。

  尤其嫂子把他當小孩一樣照顧,讓他發現當傻子真好。

  房間里,何潔還在涂著藥,那流露的風景,看的孫斌呼吸越來越急促, 身體也有了反應。

  他想了想之后,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啊! 小斌 你怎么進來了?”何潔抬頭看到孫斌進來,神色一慌,趕緊用手護在了前面。

  “嫂子,小斌看到你這里腫了,是不是很疼呀?小斌幫你摸摸,摸摸就不疼了。

  ”孫斌一臉心疼的指著何潔前面,直接走過去,伸出了手。

  “小斌,嫂子自己……”何潔下意識的想拒絕,但是孫斌已經和小孩子一樣把她的手拉了下來,輕輕撫摸著她的傷口。

  “好軟!好舒服!”那溫熱,柔軟的手感讓孫斌口干舌燥,不著痕跡的加大了一點力度。

  “嗯……”何潔這些年一直都沒有過 男人,此時突然被孫斌碰到她這么敏感的地方,讓她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孫斌沒想到嫂子這么敏感,這一聲不僅讓他心癢癢的。

  他腦子里一轉,一臉心疼和關切的對何潔 說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幫幫你吧。

  以前小斌疼的時候,媽媽幫我親親就不疼了。

  ”說完,他也不等何潔反應,張開嘴就湊了上去。

  “小斌,不……”何潔想要阻止,但是 傳來的感覺,讓她感覺有一道電流劃過身體,又酥又麻,舒服的差點叫出了聲。

  “嫂子,好點了嗎?”孫斌親了幾口之后,抬起頭,一臉關心的問道。

  “好多了,謝謝小斌。

  ”何潔不忍讓孫斌擔心,點頭說道。

  “嗯,那小斌再幫嫂子弄一下就可以全好了。

  ”孫斌說完后一口湊了上去。

  “嗯…”何潔在他強烈的刺激下,忍不出發出了聲。

  獨守空房多年的她,已經好久沒有體驗過這種感覺了,心底的渴望此時全被孫斌給撩了起來,讓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孫斌的頭。

  過了片刻,她最終還是沒忍住心里的沖動,對孫斌說道:“小斌,嫂子另外一邊也難受呢,你幫下嫂子吧…”孫斌點了點頭,對著另外一邊湊了上去……“唔…”何潔發出滿足的聲音,一臉的陶醉。

  她雙手下意識的抓住孫斌的腦袋,仿佛只有這樣才可以得到滿足。

  孫斌樂了,沒想到嫂子這么主動,動作也是越來越大。

  何潔滿臉緋紅,雙眼漸漸迷離,被孫斌刺激不行。

  孫斌也越發難受,起了反應,還觸碰到了她的身體。

  “啊……”這突如其來的觸碰,讓何潔發出一聲滿足的哼叫。

  那里傳來一陣陣感覺,讓何潔一臉癡迷的低頭往孫斌那處看了過去。

  多年沒嘗到葷味的她有著那么一點沖動,想用手去抓那個東西,然后給自己好好的排解一下。

  越是這么想,何潔那里更加難受了,身體不自覺的有了動作。

  孫斌看到何潔的變化,心底樂開了花。

  他很想占有她。

  可是他不敢,他怕自己的一次沖動讓何潔永遠的離開他。

  “嫂子,你的腿怎么了,是不是下面哪里也不舒服啊?讓小斌也幫幫你吧。

  ”(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孫斌抬頭看了一眼何潔,然后就伸手準備去脫何潔的褲子。

  “啊?”何潔心里一驚。

  此時的行為,已經讓她感覺很羞恥了。

  要是讓孫斌碰她那里,她怎么對得起她死去的丈夫。

  “小斌,嫂子的腿沒有不舒服,現在去給你做飯。

  ”何潔神色慌亂的看了眼孫斌,紅著臉跑出了房間。

  空蕩的房間里只剩下孫斌一人,他有些懊惱自己太急了。

  很快嫂子做好了午飯,招呼孫斌出來吃飯,因為剛才的事,氣氛異常的尷尬。

  午飯后兩人去了地里干活,到了傍晚的時候下起了瓢潑大雨。

  兩人也沒帶雨具出門,跑到家之后已經淋成落湯雞。

  孫斌的起居生活一直是何潔在照顧,她怕孫斌著涼,也顧不得自己身上濕噠噠的,趕緊幫孫斌找了套干凈的衣服褲子。

  “小斌,趕緊把衣服脫了換上。

  ”何潔把衣服遞過去之后催促道。

  孫斌接過衣服,發現何潔身上的衣服幾乎成了半透明的,看得他喉嚨發干,瞬間就起了反應。

  何潔看到了孫斌的變化,一時愣在了原地。

  孫斌心生一計,直接把身上的衣服脫的干干凈凈。

  “啊……”何潔看到突然暴露在視線里的東西,又羞又急,“小斌,你怎么在這里脫衣服!”“嫂子,不是你讓小斌趕緊脫掉的嘛。

  ”孫斌撅著嘴,一臉委屈的說道。

  何潔一時無言以對,特別是看到孫斌委屈的樣子之后,心馬上就軟了下來,“那你快點穿上干衣服。

  ”說完之后她就轉過身去,但是眼睛卻忍不住的往孫斌那里瞟。

  她已經好幾年沒看過男人那里了,只是偶爾在夜深人靜的夜晚幻想一下來排解自己。

  此時突然看到,她感覺自己對那事有了渴望……“嫂子,我穿好了。

  ”突然,耳邊傳來了孫斌的聲音。

  何潔發現自己居然看著孫斌那里失神了,臉色紅的要滴出血來,也不敢看孫斌,直接到廚房做飯去了。

  轉眼就到了晚上,外面依然在下著雨,還伴隨著轟隆隆的雷聲。

  孫斌躺在床上回憶起白天發生的美好,怎么也睡不著。

  這時,房門外隱約傳來一陣 女人斷斷續續的聲音。

  孫斌翻身下床,循著聲音走到嫂子的房門口,聲音也變得清晰起來。

  “小斌,給我,給我,嫂子想要……”孫斌聽到這是何潔的聲音之后,身體一震。

  看來嫂子是白天受了刺激,晚上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始自己動手解決了,而且還叫著他的名字。

  孫斌從門縫里一看,嫂子的床掛了蚊帳,什么都看不到,只聽到一陣陣的叫聲。

  他聽的心里抓狂,想了想之后,伸手敲了敲門,“嫂子,快開門。

  ”“小斌,怎么了?”房間里傳來何潔有些慌亂的聲音。

  孫斌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門開了。

  此時的她呼吸依舊有些急促,穿著一條素色的睡裙。

  她白皙的小臉上染著誘人的緋紅,前面的頭發被沁出的細汗粘在了額前,媚態橫生。

  孫斌咽了咽口水,然后一把撞進了何潔的懷里,在她的上身不停磨蹭。

  “啊!小斌,你這是干嘛?”何潔忍不住悶哼一聲,然后推開孫斌。

  “嫂子,打雷,小斌怕、小斌要和你一起睡。

  ”孫斌一臉害怕的看著何潔。

  何潔本想拒絕,但是看到孫斌有些瑟瑟發抖的樣子,心有不忍便答應了下來。

  孫斌眼底閃過一抹壞笑,跟著何潔走到了床邊。

  何潔先爬上了床,可是還沒坐穩就又嚇了一跳:“小斌、你脫衣服干嘛?”“睡覺呀,小斌每次睡覺都要脫光光的呀,嫂子你怎么不脫?是不是要小斌幫你?”孫斌裝傻,然后指著何潔的衣服就要動手。

  何潔大羞,一邊躲閃一邊安慰道:“小斌你先睡,等會嫂子自己脫。

  ”何潔看孫斌沒有糾纏了,心里松了口氣,可是緊接著孫斌就抱上了她,整個人睡在了她的懷里,腦袋更是枕在了她胸口。

  “嫂子,小斌抱著你睡就不怕的打雷了。

  ”孫斌裝作軟軟糯糯的說道。

  何潔雖然有些不適,但是又不忍心拒絕。

  畢竟這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睡在一個床上,還是一個光著身子的男人。

  “嫂子,你身上好香呀!”孫斌的腦袋死死的貼著何潔,一股淡淡的體香傳來。

  “小斌,聽話,快睡!”何潔剛剛自己解決到一半,被孫斌敲門打斷,本來身體就難受。

  此時聽到這充滿刺激的話,讓她更加難受了,尤其是孫斌說話的時候,那噴薄出的熱氣時刻在刺激著她。

   “采藥?采藥你跑我家果園來干什么,看你這鬼鬼祟祟的樣子,肯定是來偷果子的!” 劉琴之所以跟 周建偉約在果園里就是因為這里不常有人來,沒想到偏偏就被劉浩洋給撞上了。

  一想到剛才自(啊啊……)己那模樣被劉浩洋全程目睹,劉琴就忍不住臉上燥紅。

  要是劉浩洋回去亂說,傳到周廣能的耳朵里可就麻煩大了。

  “ 劉嬸,我真沒偷東西,只是路過聽到動靜,以為是小動物,結果沒想到……”劉浩洋沒有把后面的話說出來,但劉琴也能明白他的意思,臉色微微一變。

  為了不讓劉浩洋出去亂說,她只能放低姿態,柔聲說道:“原來是這樣啊,好吧,劉嬸錯怪你了。

  ”劉浩洋看著劉琴還來不及遮擋的身子,心中一癢,忍不住起了反應。

  見劉浩洋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一副被迷住的樣子,劉琴心中得意,不過她是看不上劉浩洋這個老實人的。

  不過她眼睛往下看的時候,臉上頓時閃過吃驚的表情。

  劉琴感覺自己以前都白活了,她從來都沒見過這么大的寶貝,三個周建偉都比不上,這讓她又驚又喜,好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

  “劉嬸,沒事的話我先走了,我還得去采藥呢!”被劉琴這么盯著,劉浩洋暗暗發笑,這娘們還真是饑渴。

  “等一下!”劉琴急忙喊住劉浩洋,故作難為情的說道:“那個,浩洋啊,有件事嬸子想麻煩你。

  ”“啥事啊?”這女人又想干嘛,看樣子也不像是要找自己的麻煩。

  “剛才嬸子在地上屁股被蟲子咬了,現在又疼又癢,你幫我看看行不?”見識到劉浩洋的規模之后,劉琴心里就像是揣了兔子似的,無比渴望劉浩洋能幫自己解決一下生理需求。

  劉浩洋心中一樂,感情這是欲求不滿,想找自己幫她一把。

  想起周廣能誣陷自己的事情,劉浩洋心中就一直不爽,今天就給你頭上染點綠。

  他笑瞇瞇的說道:“好啊,劉嬸,你轉過去讓我看看。

  ”劉琴心中一喜,急忙轉過身,把屁股翹了起來。

  她屁股上哪里有什么蟲子咬過的痕跡。

  劉浩洋也不拆穿她,只是走上前伸手一抓,然后又摸索著捏了一下,裝模作樣的說道:“劉嬸,你這是被毒蟲咬了,得趕快處理!”“啊?那要怎么處理?”劉琴心知肚明,也配合著劉浩洋的表演。

  “你得先把衣服脫了,我給你做個全面檢查,看看身上其它地方有沒有被咬。

  ”“好好!”劉琴激動的一把扯下衣服,渾身上下就這么光溜溜的暴露在劉浩洋眼前。

  我去,這娘們兒也太奔放了,說脫就脫。

  劉浩洋強忍著內心的激動,另一只手開始在劉琴身上摸索起來,。

  這么嫩的身子,哪里是經常下地干農活的村婦能比的?由此不難看出劉琴平日里在家里養尊處優的地位。

  被劉浩洋的大手這么一摸,劉琴頓時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觸電了一般,激烈的顫抖起來。

  她扭動著身體,就像是被拿捏住七寸的蛇,動也動彈不了,她叫聲越來越大聲。

  “太爽了!又要到了,快,再用力點!”劉琴大叫著,臉上全然是已經被征服的表情,臉上一片紅暈,腦袋里除了快感再也沒有其他念頭。

  就在劉琴即將達到頂峰的時候,劉浩洋卻突然 停了手。

  從快要升天的快感跌入谷底,劉琴難受的的感覺渾身上下好像有螞蟻在爬似的,她回過頭焦急的問道:“浩洋,你怎么停了?”“劉嬸,我已經把你身上的傷都處理好了。

  ”劉浩洋壞笑一聲。

  看著劉琴這個高高在上的女人在自己手下時的模樣,他心里別提有多爽!通過剛才周建偉跟劉琴的話,劉浩洋也不難猜出,誣陷自己的事這劉琴也有份。

  既然你不安好心,那我也不會讓你輕易的享受到快樂。

  “這就處理好了?”劉琴抿了抿嘴唇,眼中充滿了渴求,但是她又拉不下臉來去求劉浩洋。

  “好吧,那你走吧,我也先回去了。

  ”戀戀不舍的瞧了一眼劉浩洋,劉琴舔了舔嘴唇,拽起自己的衣服一溜煙跑遠了。

  等劉琴走遠,劉浩洋捂著肚子大笑了好一會兒,這才背著 藥婁繼續往山上走。

  走了沒多遠,劉浩洋便驚喜的發現了自己所需要的草藥,而且數量還有不少。

  劉浩洋急忙拿出鋤頭挖起來,裝滿藥婁后才心滿意足的回返。

  回到家后,劉浩洋把草藥煮開放到碗里磨成藥膏,然后找到 章小婉

  “嫂子,我從山上摘了一些草藥,給你敷上會好的快一些。

  ”劉浩洋看著嫂子一瘸一拐的從房間走出來,頓時心疼無比,急忙扶著她坐下。

  “浩洋,真是辛苦你了。

  ”章小婉心里暖暖的。

  “嘿嘿,不辛苦!”劉浩洋笑了笑,然后蹲下去給章小婉脫鞋。

  鞋子脫掉以后,一只粉嫩小腳丫出現在劉浩洋的眼前,很是誘人。

  這么美的腳丫子,上淘寶當個腳模都夠了。

  劉浩洋看的有些失神。

  “嫂子,你的腳真好看。

  ”聽到劉浩洋的夸贊,章小婉心跳加劇,羞澀的低下頭。

  今天的章小婉仍舊穿著那件薄薄的睡衣,將原本美好的風光盡數遮掩住,讓劉浩洋覺得有些惋惜,不過握著嬌嫩白皙小腳丫,他心中頓時一蕩。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地下室折磨女刑警催奶|一個吃奶一個吃比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