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每次水很多但是不給我|好漲啊要來了用力小說

女朋友每次水很多但是不給我|好漲啊要來了用力小說 女朋友每次水很多但是不給我|好漲啊要來了用力小說 2021-07-29 14:38:36 31156次瀏覽


薇薇,你真的沒 事兒嗎?是不是發燒了?看你臉紅的發燙,都出汗了。

  ”“我……媽,我真沒事兒,就是這兩天身體不舒服。

  ”聽 蘇薇這么一說, 李翠蓮也就 明白了,當著 林川的面,沒多問,女人嘛,每個月總有那么幾天不舒服。

  吃飯時,林川刻意留意 嫂子的坐姿,果然,她只是坐在椅子的邊緣,而且,每隔一段時間,還會把手偷偷伸下去,顯然坐立不安,極不舒服。

  但林川只能裝作沒看見,畢竟當著母親的面,不好說什么,等到吃完飯,蘇薇就匆匆回屋了。

  林川見此,也出去,在外面道:“嫂子,你身體不舒服,有什么活的話,跟我說就行了,我年輕力壯,什么東西都能拔出來。

  ”“啐,拔你個頭,臭 小川,都怪你。

  ”蘇薇紅著臉,羞憤的進屋關門。

  見此,林川一陣壞笑:“要真是我的話,倒也好辦,一下就出來了。

  ”農村都睡得早,晚上十點多,林川出去上廁所,暗地里忽然伸出一只手,一把將他拉過去,可把林川嚇得不輕,轉眼一看,才發現,是他嫂子,蘇薇。

  “嫂子,你這是干什么啊,嚇死我了。

  ”蘇薇聞言,一陣鄙視:“虧你還是個大男人,這都怕,來我房間,幫幫我……”蘇薇說完,就直接回房了。

  聽到這話,林川頓時一個激靈,精神百倍,他看了看,母親房里的燈已經滅了,應該是睡了,這才偷偷溜進嫂子的房間。

  蘇薇斜靠在床上,見到林川進來,就一臉羞紅道:“小川,事情你都知道了,嫂子也就不說哈了,不過嫂子真的不是那種不知羞恥的女人,你都這么大了,對于有些事情,應該明白。

  ”蘇薇說著,潔白的貝齒,輕咬著性感的薄唇,眼神一陣躲閃,十分羞澀,不敢看林川,螓首都快埋進身子里,耳根子都是赤紅的。

  聽到這話,林川強忍住大笑的沖動,“嗯,正常,清楚,明白……你忘了,我是開衛生所的,平時那些婦科病,也接觸過不少……”林川一本正經道。

  “嗯,那就好,小川,嫂子是實在沒辦法,現在感覺好難受,你快過來幫幫嫂子。

  ”“咳咳……”林川險些被唾沫嗆死,這話,怎么聽,怎么不對,貌似,還有點莫名的刺激,不過,嫂子找他,怕是真的受不了。

  深呼一口氣,林川就盯著蘇薇道:“嫂子,這事兒說難也不難,就是有些尷尬,要你把褲子脫了,不然我看不見,不好取啊。

  ”“這……”蘇薇聽了,心臟噗通跳個不停,別的地方也就罷了,可是那地方,能輕易給人看么?更何況是自己的小叔子,豈不是羞死人了?可是不取的話,她又受不了,已經卡在里面很長時間了。

  因此,蘇薇咬了咬牙,盡量鼓足勇氣道:“小川,不看可不可以,嫂子的意思是,你直接取出來就行了。

  ”“啊?這……那好,我試試吧!”看嫂子的都修成這樣了,林川也不好強求,就道:“那你也得把褲子脫了吧。

  ”聞言,蘇薇偷偷看了林川一眼,小聲道:“你直接把手伸過來吧,嫂子……嫂子沒……”蘇薇說完,依舊羞得別過臉去。

   看著嫂子嬌羞無限的樣子,林川不禁暗吞口水,隨后直接將手伸進嫂子的裙子。

  等林川的手碰到蘇薇時,她的忽然把腿收在一起,嬌軀開始輕顫,林川便知道,嫂子的身體很敏感,一碰就有這么大反應。

  見此,林川哭笑不得:“嫂子,你別緊張啊,放松點,把腿放松,你這我不熟悉,還沒找到呢。

  ”聽到這話,蘇薇想死的心都有了,只不過,方才林川的手觸碰到的地方,太過敏感,她實在難以忍受。

  “你……你的手,往下點……”蘇薇的聲音細若蚊蟲,只有自己能聽見。

  “哦,往上啊。

  ”林川沒聽清楚,就把手往上面摸了摸。

  蘇薇簡直快氣死了,可有些話實在說不出口,只能硬著頭皮道:“我說,往下,對,再往下……”蘇薇的身體,本來就十分敏感,被林川這么一碰,頓時就有了反應,渾身難受,心里像是有千萬只螞蟻在爬,呼吸頓時變得急促起來。

  林川也緊張不已,畢竟是自己嫂子,本來就找不到,慌亂之下,更是亂了分寸。

  這讓蘇薇如何受得了,接著蘇薇就開始發出劇烈的喘息,其中還伴隨著哭泣一般的聲音,似乎十分痛苦。

  “嗯……小川,嫂子好難受,快……快幫幫我……”蘇薇整個人都有些慌亂,身子一軟,竟然直接朝林川懷里倒去……當蘇薇的身子,倒在林川懷里的那一刻,林川整個人都仿佛傻掉了,嫂子這是想和我……說實話,看著嫂子這么曼妙的身軀,手還在那,林川不心動那是假的。

  但,人與動物最大的區別,就在于人有理智,再怎么說,她也是自己的嫂子啊,要真是和她做了那事兒,以后可怎么辦?想到這里,林川強心壓下心頭的欲火道:“嫂子,我們……”林川剛要拒絕,就聽到蘇薇痛苦的聲音:“嫂子,嫂子大腿抽筋了,快,幫幫我……”“啊?原來是大腿抽筋……”林川一拍腦袋,恍然大悟,得虧是自己那句話沒說出來,他就是啊,嫂子怎么會是那種女人呢?搞了半天,原來是虛驚一場。

  于是,林川將蘇薇的身子放平,平趴在床上,對她道:“嫂子,你先忍住痛,等我幫你按摩一下,揉揉大腿就好了。

  ”隨后林川就將手在她的大腿上輕輕按壓一番,讓她放松,隨后開始輕輕按摩起來。

  不得不說,蘇薇的大腿,真是極品,平日里看著就雪白光潔,在黑暗中都看的清清楚楚,觸手一碰,更是光滑,其中帶著一絲冰涼。

  反正,林川是有種樂在其中,愛不釋手的感覺,加上他那獨特而專業的手法,剛開始,蘇薇還有些痛感,到最后竟然感覺十分舒服,變得享受起來。

  尤其是那一雙厚實溫暖的 大手,讓她不由的繃緊身子,呼吸再度變得有些急促起來,先前積壓在心底的邪火,一下子就被勾起來,竟忍不住想發出一陣細微的輕哼。

  不過,當務之急,是取出那半截黃瓜,卡在那,實在太難受了。

  “嫂子,怎么樣,好些了么?”林川輕聲問道。

  “嗯,趕緊取東西吧。

  ”蘇薇主動翻身,還是那樣靠在床上,讓林川將手伸去。

  不過,這次她生怕林川還像上次一樣,找不到地方,就直接抓著林川的手,一下子就找到了。

  剛碰了一下,林川瞬間就明白了,心道:“看來嫂子還真是敏感,就單單按摩一下大腿,就已經有感覺了。

  ”不過,這樣也不是辦法。

  “嫂子,這不好弄啊,你自己先處理下,還是我幫你啊。

  ”聽林川這么一說,蘇薇頓時感覺沒臉活了,被小子按摩一下大腿,自己竟然起了反應,簡直太丟人了。

  “還不都怪你,去你的,誰要你幫,我自己來。

  ”蘇薇嬌嗔一句,隨后從床頭扯了手紙,十分羞澀,讓林川繼續。

  這下林川倒是不負期望,這次,他摸到了東西,而且,明顯感覺到嫂子嬌軀一顫,看來,就是那黃瓜無疑了。

  然而,就在他準備想辦法拿出來時,后院的燈,忽然亮了。

  隨后,后院的腳步聲也漸漸變得清晰,“薇薇,睡了嗎?媽有事兒想找你聊聊。

  ”“糟了,是咱媽,怎么辦?”忽然聽見李翠蓮的聲音,蘇薇瞬間有些驚慌。

  ”“你說咱們啥時候來不好,就快取出來了,這下好了,又進去了。

  ”林川是真的郁悶至極。

  不過,這時候,李翠蓮已經到了門口,正在推門,看樣子,這是打算進屋來啊。

  林川看了看,嫂子的床上是沒法藏人了,情急之下,只能蹲在桌子后面,只盼著不要被母親發現,不然可就真的說不清了。

  蘇薇更是緊張,她哪能料到 婆婆會大半夜過來,小叔子就在她房里,要是被婆婆進來看到,那還了得?因此,她索性裝作睡著了,任婆婆叫了半天,就是不說話,祈禱婆婆以為自己睡著,快些離開。

  還好,李翠蓮并沒有推開門,只是在外面敲門,聽到里面沒有動靜,就以為蘇薇真的睡著了,也就不再敲門,轉身離開。

  見此,房間里,林川與蘇薇兩人總算是松了一口氣,但就在這時,他們分明聽到,轉身的離開的李翠蓮,口里念叨著:“薇薇睡著了,那小川總沒睡吧,他睡得遲,我找他也行。

  ”“什么?”蹲在桌子后面的林川,頓時瞪大雙目,那個瞬間,他總算是明白,什么叫做欲哭無淚,不帶這么坑人的。

  這要是讓母親發現自己不在,大半夜的,那可就全都露餡了。

  “媽,我醒了。

  ”蘇薇幾乎不假思索的開口道。

  “咦,薇薇,你醒了啊,那就先別睡,媽要和你說點事兒。

  ”李翠蓮說著,就推開了門,而且,還打開了燈。

  這下,林川簡直要被嚇死了。

  他就躲在桌子后面,這要是不開燈還好,一開燈,李翠蓮走過來,那么大個人,除非是瞎子才看不見。

  蘇薇原本裝睡,在開燈的瞬間,也睡不住了,情急之下,直接走到桌子旁邊,一屁股坐在林川的身上。

  還好,蘇薇穿的是長裙,她將裙子那么一分開,勉強能夠遮住一個人,只要不細看,倒也發現不了。

  “媽,您坐,喝水。

  ”蘇薇生怕婆婆亂轉,看出什么來,就拿起桌上的水壺,倒了兩杯水,自己也喝了一杯,壓壓驚。

  李翠蓮坐在椅子上,始終感覺哪里不對勁兒,可就是說不出來,隨后看著蘇薇道:“薇薇,你的臉怎么這么紅啊,是不是真的病了?”“沒有,媽,這不,有點困。

  “蘇薇說著,往桌子上一趴,生怕李翠蓮看出點什么。

  聽到這婆媳二人一本正經的聊天,林川可謂苦不堪言,恨不得從嫂子的裙子底下鉆出來,說一句:“媽,你能不能快點,我可還在下面壓著呢。

  ”確實,蘇薇雖然身材嬌俏,不算肥胖,但再怎么說,也是個人啊,百八十斤還是有的。

  林川這樣蹲著,有勁使不出,腿軟脖子酸不說,嫂子還沒穿那個,這樣坐在他身上,又悶又熱,難受的要死。

  蘇薇也想到這一點,知道林川被自己壓在下面,肯定不舒服,就催促道:“媽,您要說什么就趕緊說罷,我今天真的好困。

  ”說著還打了個哈欠。

  “那好,媽就不和你繞彎子了,你也知道,你們這都結婚兩年了,媽始終都報不上孫子,村里人都說……”還不待李翠蓮說完,蘇薇就急了。

  在農村傳宗接待的思想,根深蒂固,一直以來,村里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流言蜚語,她忍了,直到她不久前去做過一次檢查。

  “媽,這不是我的毛病。

  ”本以為會爭論一番,豈料,李翠蓮聞言,笑道:“薇薇,你先別急,媽知道,小峰都和媽說了,這不怪你。

  ”“什么?媽,小峰都告訴你了?”蘇薇聞言,有些吃驚,化驗結果出來之后,他們兩口子就商量過,想辦法,偷偷治療。

  “是啊,薇薇,這兩年,苦了你了。

  ”“可是,傳宗接代,那可是大事兒,既然小峰不能讓你懷上孩子,那我們可以換個男人試試啊。

  ”李翠蓮說話不緊不慢,顯然是胸有成竹。

  聽到這話,不止蘇薇震撼,連下面的林川都吃了一驚,這意思,是要借種生子啊,這都是什么社會了,哪能這么干啊?“媽,不行,這絕對不行。

  ”蘇薇明白李翠蓮的意思之后,又急又羞,連連搖頭拒絕。

  不過,這可不能動搖李翠蓮對于抱孫子這事兒的執著,她繼續道:“薇薇啊,這事兒媽知道你為難,可小峰他爸死得早,媽這都是黃土埋過半截的人了,要是有生之年,不能看著老林家血脈延續下去,就是死了,也沒法面對老林家的列祖列宗啊。

  ”“可是,媽,這……”都說人老成精,蘇薇哪里能說過婆婆李翠蓮?“孩子,你先聽媽說,這事兒雖然是借,但也不能隨隨便便找男人。

  ”李翠蓮盡量先穩定蘇薇的情緒。

  可下面,林川一聽,恨不得出來跟李翠蓮理論一番,不隨隨便便,那就算是你找個皇帝來,生個龍種,那也不是老林家的血脈,這不是扯淡么?不過,李翠蓮接下來的話,簡直語不驚死人不休,堪稱瘋狂。

  只見李翠蓮往前湊了湊,壓低了聲音道:“不瞞你說啊,這事兒媽自有主張,俗話說的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就讓小川跟你生個孩子,反正他是小峰的弟弟,一家人,怎么說,都是老林家的血脈?”“什么?讓我……讓我跟小川……”蘇薇聞言,被婆婆這個瘋狂的想法嚇得花容失色,身子一晃。

  裙子下面,林川的腿早就又酸又軟,十分辛苦,哪能經得起這么一晃,忍不住悶哼一聲,一屁股蹲在地上,還好蘇薇趴在桌子上,不然非摔下去不可。

  不過,李翠蓮眼尖耳靈的,輕輕一瞥,就發現,蘇薇的坐姿不對,而且,在蘇薇的裙子下面,露出了一只黑色的腳尖兒。

  林川黑布鞋,那可是她親手做的,哪能認不出?“原來這小子也在,看來,這事兒有門兒。

  ”李翠蓮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看著蘇薇道:“薇薇,你這是怎么了?剛才是什么聲音?”蘇薇一聽,渾身的弦兒再度繃緊,掩飾道:“沒有,媽,我就是今天肚子不舒服,剛才不小心,放了個屁,媽您別見怪啊。

  ”李翠蓮一聽,繼續裝糊涂道:“沒事而,拉屎放屁,人之常情,小川那小子,放屁比你還響呢。

  ”說著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下面。

  隨后又道:“要不,你(辦公室愛愛)起來,躺在床上,媽幫你揉揉肚子,媽幫人揉肚子,可有一手呢。

  ”李翠蓮說著,笑瞇瞇的起身。

  蘇薇當時就嚇壞了,把頭埋得很低,道:“媽,不用了,我現在,感覺……感覺好多了。

  ”“那就行,那既然這樣,你看媽跟你說的事兒……”“媽,這根本不是一回事,我……”蘇薇對于李翠蓮的見縫插針,真是沒有一點辦法。

  “薇薇啊,你先不要著急,媽知道你有你的顧慮,可你知道,讓你跟小川生孩子這事兒,是誰的主意么?”蘇薇一聽,頓時愣住了,莫非這事兒還有其他人知道,那以后可怎么見人?然而,就在此時,桌上的手機響了,看到來電顯示,蘇薇頓時面色一變。

  “是……小峰!”蘇薇一驚,這個時候,丈夫打電話來,實在太過尷尬。

   老張今年五十五歲,老婆走得早,兒女都在外地工作,老張便在縣里找了個小區保安的工作干著。

  昨夜值班的時候,老張在保安室的監控錄像里恰巧看到了小區女戶主劉凝雪偷情的景象。

  心懷不軌的老張將其錄了下來,苦苦熬了一宿之后老張就登門拜訪去了。

  按響了門鈴,老張等了良久,大門才被打了開來。

  只見劉凝雪站在門內面容惺忪,揉著朦朧睡眼看著老張。

  老張看著劉凝雪白皙貌美的面容,心中不禁暗嘆一聲道:這娘兒們真好看。

  隨即目光立馬往下打量,看見劉凝雪那被一襲紫色薄紗長裙睡衣包裹著的玲瓏有致的身軀。

  而且她好像沒有穿內衣,身前略微有些松垮,但是卻挺拔碩大的驚人,身裙在朦朧的紗裙下若隱若現。

  還有裙擺下那一雙纖細雪白的小腿和那染著紅色指甲油的可愛腳趾頭。

  老張的神情變得有些垂涎欲滴起來,忍不住就伸手假意拍了拍劉凝雪滑膩纖細的手臂。

  劉凝雪醒了醒神,似乎察覺到了老張那赤裸裸的目光。

  一雙纖纖玉臂立馬環抱在身前,語氣微冷道:“老張,大早上的跑到我家來干嘛?”老張嘿嘿 一笑,往門內走了一步。

  神情自然的 說道:“小劉啊,不請我進去坐坐嗎?”劉凝雪面露難色道:“家里就我一個女人家,不太方便。

  ”老張憨憨一笑,突然一把抓住劉凝雪的小手輕輕撫摸起來道:“這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的年紀都跟你爸一個歲數了,怕什么呀!”劉凝雪連忙抽回手掌,老張卻繼續說道:“我把小劉你呀,就當女兒一樣看待的,你不用想那么多。

  ”一邊說著,老張的手臂還迅速挽上了劉凝雪的雪白肩頭。

  劉凝雪 神色難看的連忙往后退了兩步,冷聲怒斥道:“你個老流氓,你趕緊給我走,別碰我!”老張當即從口袋里掏出手機道:“其實我這次來是專門給你看個 視頻的。

  ”說著,老張點開了視頻。

  屏幕內立馬出現了劉凝雪和一個陌生男子在電梯里激情親吻的畫面。

  劉凝雪看見畫面的一刻,神色都呆滯了。

  老張立馬上前,一把摟住了劉凝雪柔若無骨的小腰,還順手關上了房門。

  劉凝雪被老張摟住之后,立馬醒過神來,看著老張那黝黑粗糙的大手,劉凝雪神色十分難看,輕輕扭動身子想要掙脫開來。

  但老張卻沒給她掙脫開來的機會,輕輕用手掌摩挲著劉凝雪的小腰和后背。

  劉凝雪的身子微微顫抖著,連帶著身前的聳立也抖動了起來。

  老張眼睛一下子看直了,另一只粗糙的大手不自覺的往劉凝雪的挺拔所在抓來。

  眼看老張就要觸碰到了,但劉凝雪突然一把抓住了老張的大手,低聲哀求道:“老…..老張,別……別這樣,我求你,求求你了,我可以給你錢!”老張故作輕松的說道:“如果我要錢的話,那我還是找你老公要去吧。

  ”“別….別找他。

  ”說著,劉凝雪松開了手,雙目緊閉了起來,一行清淚從眼角流出。

  老張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大手繼續往那抖動聳立之處攀去。

  手中那滑膩柔軟的觸感,令老張欲罷不能。

  劉凝雪身前的挺立,老張一只手掌還無法完全覆蓋住。

  輕輕揉搓著那碩大的挺拔,老張頓覺口干舌燥了起來。

  雙眼貪婪的看向了劉凝雪那粉嫩的櫻桃小嘴。

  老張猥瑣一笑,露出了黃咧咧的牙齒。

  嘴巴往劉凝雪的櫻桃小嘴靠去。

  粗喘的呼吸聲逐漸靠近,劉凝雪也察覺到了異常。

  本來緊閉的雙眸陡然睜開,一下子就看見了老張那距離她不過幾厘米的大嘴。

  老張那發黃的牙齒和帶著濃烈氣味的口氣,劉凝雪感覺惡心到了極點。

  這個年紀足夠當她爸爸的人竟然想要占有她,想到這里,劉凝雪感覺無法忍受了。

  雙手爆發出了巨大的力量一下子將老張推了開來。

  “夠了,你太得寸進尺了,你都一把年紀了,怎么可以做這么不要臉的事!”劉凝雪憤怒的大吼道,俏麗的小臉漲得通紅的。

  老張呆滯了片刻,他有些不明白原本已經屈服的劉凝雪怎么突然變卦了。

  “你不怕我把視頻給你老公看看?”老張回過神來說道。

  劉凝雪再次沉默了,頭顱低垂了下來。

  她知道她老公看了視頻后,她會有什么樣的結果。

  劉凝雪很害怕,但老張的要求也有些超出了她承受的范圍。

  見到劉凝雪重新冷靜了下來,老張緩緩走上前,一把將劉凝雪攔腰抱起,走到了客廳的長形沙發上放了下來。

  老張上下掃視著玉體橫陳在自己面前的劉凝雪。

  兩雙手掌輕輕撫摸著劉凝雪那白若凝脂的小腿,美妙的觸感從指尖傳入心頭。

  “小劉,放心吧,你 張叔只要一次就夠了,完事后就互不相欠,我保證你老公這輩子也不會知道的。

  ”老張的嘴巴緊貼著劉凝雪耳朵說道。

  說罷,老張在劉凝雪紅通通的耳朵邊輕輕吹了一口氣。

  劉凝雪身子輕輕一顫,牙齒死死咬住了下嘴唇。

  老張的大手從劉凝雪的小腿緩緩往上撫摸著,最后在劉凝雪平坦光滑的身軀上游走了起來。

  看著劉凝雪紅撲撲的小臉,老張再也忍不住了。

  大嘴迅速往劉凝雪的唇瓣靠近過去。

  兩片唇瓣即將接觸的一刻,大門處突然傳來了一道異樣的聲音。

  似乎是有人在拿著鑰匙開門。

  老張心神一顫,連忙起身,將劉凝雪的身子從沙發上拉了起來。

  正當兩人在沙發上剛剛坐好,大門突然被打開。

  一個西裝男子從門外走了進來。

  “凝雪,家里來客人了?”西裝男子神色有些疲憊,疑惑的問道。

  劉凝雪連忙起身,神色異樣,連忙說道:“漢……漢文,你怎么回來了?”這個西裝男子正是劉凝雪的老公, 陳漢文

  老張也當即起身,笑著道:“小陳,你出差回來了啊!”“張叔,原來是你啊,怎么想起到我家來了?”陳漢文疑惑的問道。

  他也是認識老張的,小區的保安,出入總會打幾聲招呼。

  老張憨憨一笑,神色自如解釋道:“這不是最近小區里的陌生面孔比較多,物業那邊讓我們走訪一下,提醒住戶們加強防盜意識。

  ”陳漢文釋然,但看著劉凝雪有些不正常的臉色。

  當即關切的問道:“凝雪,你臉色不對勁啊,是不是感冒了?”劉凝雪連連擺手道:“沒…….沒事,你累了這么多天,趕緊歇會兒吧。

  ”陳漢文笑著擺擺手,示意不用。

  他的目光掃視了一下空空如也的茶幾,當即笑嗔道:“張叔也是客人,來家里怎么不知道泡杯茶呢。

  ”說著,陳漢文便往廚房走去。

  劉凝雪惡狠狠的瞪著老張,用目光示意老張離去。

  老張嘿嘿一笑,毫不在意,手臂輕輕抬起,在劉凝雪光滑的脊背上撫摸了起來。

  當著她老公的面做這種事情,實在太刺激了。

  老張更加興奮了起來。

  但劉凝雪內心卻害怕極了,一下子就起身走到了沙發另一側坐了下來。

  看著劉凝雪如此不知好歹的舉動,老張冷笑了一下。

  “來,張叔,喝茶。

  ”陳漢文泡好茶水放在茶幾上,客氣的說道。

  老張擺擺手道:“不急,漢文,給你看段視頻,這是物業那邊的要求,關于防盜安全隱患。

  ”說著,老張就要掏出手機。

  “沒事的,張叔,我都已經看過了,我給漢文說說就行了,你不是還要去下一家?”劉凝雪神色緊張的,連忙阻止道。

  劉凝雪心里害怕極了。

  老張卻說道:“這安全意識不是一個人的事兒,每個人都要注重的。

  ”陳漢文也點點頭道:“張叔說的是,我看看。

  ”說著,老張就點開了一個視頻給陳漢文放了起來。

  視頻放出來的一刻,劉凝雪松了一口氣。

  老張放的的確是關于防盜的視頻,不過她知道老張這是什么意思,強烈的威脅包裹了她。

  劉凝雪緩緩起身,重新坐到了老張的旁邊。

  兩具身軀距離的很近,都要靠在了一起似的。

  趁著陳漢文看視頻的當頭,老張在身后的右手緩緩挪動了起來。

  輕輕摸上了劉凝雪那一片豐滿的挺翹。

  在陳漢文的面前,老張大膽的玩弄著他的老婆劉凝雪。

  此刻的老張感覺整個人到達了人生巔峰一般。

  那手掌傳來的美妙觸感也在刺激著老張興奮的內心。

  揉捏了一陣后,老張的手掌往上攀去。

  因為陳漢文所坐的位置,劉凝雪身子右側是他的視角盲區。

  老張的手臂環繞著劉凝雪的背部,手掌一下子握住了她右側的挺立。

  指尖輕輕撥弄著劉凝雪身前那晶瑩的米粒之物。

  強烈的刺激之下,劉凝雪不禁發出了一聲悶哼。

  但專注于看視頻的陳漢文絲毫沒有察覺。

  老張所放的視頻不過兩分鐘,很快陳漢文便看完了。

  抬起頭來的陳漢文看劉凝雪的臉蛋更加紅潤了起來,口中也有些干燥了起來。

  盡管是老夫老妻了,但劉凝雪此刻的容顏十分勾人心魄。

  “張叔,我們會重視的,既然你還要去下一家,我就不耽誤你時間了。

  ”陳漢文下了逐客令。

  看著陳漢文眼里閃動的光芒,老張瞬時明白了。

  敢情這家伙也忍不住了。

  站在大門口,沒過一會兒,老張便隱約聽到了房內傳來陣陣放縱的聲音。

  ‘這個陳漢文還真是好命,不過過不了多久,我也能聽見這美妙聲音…R(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30;。

  ’想到這里,老張的腹部傳來了一陣火熱的感覺。

  …….距離上次去找劉凝雪之后已經過了四天了,這幾天老張值班的時候沒有一次看見劉凝雪出沒。

  難不成這丫頭故意躲著自己.?老張心中暗暗想道。

  但他又不敢再像上次明目張膽的去找她了,因為這段時間陳漢文也一直在家中。

  正當老張沉浸在上次與劉凝雪親密接觸的舒爽之時,一道倩麗的身影從大門口走過。

  老張定睛一看,這不是劉凝雪么?老張快步追了出去,在劉凝雪身后喊道:“小劉,我有事找你!”只見劉凝雪身子一顫,面容苦澀的轉過頭去。

  看著老張一臉笑意的看著她,劉凝雪便感覺一陣惡寒從心頭涌出。

  “你到底想干什么?”劉凝雪冰冷的說道。

  老張憨笑道:“上次的交易可還沒結束呢,咱們不應該找個時間,好好深入交流一下嗎?”劉凝雪看著老張貪婪的目光,深深吸了一口氣。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女朋友每次水很多但是不給我|好漲啊要來了用力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