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奸折磨女少婦|漲得難受你用手幫幫我

強奸折磨女少婦|漲得難受你用手幫幫我 強奸折磨女少婦|漲得難受你用手幫幫我 2021-07-29 14:40:36 174次瀏覽


總監卻沒頭沒腦的問了這么句話出來,讓抱定伸頭縮頭都是一刀的 張三慎又是一愣,一激之下腦子短路,又加上已經有幾分酒意了,故意想要在大老板面前揚眉吐氣一回,就沖口 說道:“還可以吧,白酒能喝一斤多,啤酒喝多了,除了尿多沒醉過。

  ” 甄虹顏也有幾分酒意了脾氣特好,聽了張三慎的吹牛,想起這小子那天晚上等她的時候,喝了幾罐啤酒就倒行逆施的侵犯了她,現在居然敢吹牛說酒量驚人,就忍不住“噗哧”一樂,嗔怪的說道:“你說話怎么這么粗魯?是不是吹牛了啊?那走吧,替我 喝酒去,今天你可要把客人給我陪好了,如果客人沒醉你醉了,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直接下學校當老師去吧!”張三慎今天連連受到壓制,現在卻又被大老板邀請去喝酒,這一番天上地下的待遇不啻于冰火兩重天,把他揉搓的暈暈乎乎的,腦子不清醒的跟著鄭老板,走進樓上一個包廂。

  張三慎一看這個包廂,比剛剛郭曉鵬包的房間起碼大了五倍,布置的更是豪華到沒天理的地步,寬大的桌子上卻僅僅坐著三個客人。

  他就跟初進大觀園的劉姥姥一般亦步亦趨的跟著甄總監,生怕自己做錯了什么。

  因為是總監請客,作為主人的甄虹顏走過去沖客人笑著說道:“我可是喝不得了,這是我們辦公室的小張,等會兒我輸了讓他替我吧?”在座的可不是一般人物,一個個都是大人物,張三慎都認識,但人家可不認識他那幾個人自然不會跟 女人計較,看她喝的臉都紅了,也就答應了張三慎替酒。

  甄虹顏回頭叫張三慎,猛然看見高大威猛的張三慎跟一尊金剛一般站在她身邊,臉上的表情卻跟小媳婦一般戰戰兢兢的時候,終于笑起來了:“哈哈哈,你這個小張怎么回事啊?我們又不是老虎,你干嗎嚇成這個樣子?就 在我邊兒上坐下,等我輸了才用得上你呢!”幾個領導都明白甄虹顏是一個謹慎把穩 的人,她既然把張三慎叫進來替酒,自然就是她最信得過的心腹了,所以他們幾個一邊用撲克牌賭著酒,一邊旁若無人的議論著公司高層領導們的趣聞軼事。

  張三慎剛給郭曉鵬說了情況就走回來,傻愣愣坐在甄總監身邊,聽著那些個平日里在他眼里不亞于天神的大領導們在這幾個人的嘴里,一個個都成了照妖鏡下面的妖精,被脫下了冠冕堂皇的外衣,打回原形成了跟他一樣具備食、色、性的平凡人,他聽著聽著,不禁就對這些人失去了好多往日的敬意。

  “哈哈哈,甄總監,你又輸了!我放你的風,你要喝兩杯的,喝酒喝酒!”郝主管大笑著丟下撲克牌,滿滿的替甄虹顏倒上了酒。

  “哎呀,我真的不能喝了啊!我的郝大領導,您可真舍得讓我喝,給我倒這么滿的……小張,來,你替我喝了吧。

  ”甄虹顏丟下牌叫苦不迭的 看著兩杯酒說道。

  “那可不行!”吳秘書伸手攔住了說道:“甄總監你輸了兩杯,怎么著也要自己喝一杯才是,找人替只能替一杯!”另外兩個領導也齊聲稱是,甄虹顏無奈之下只好自己端了一杯愁眉苦臉的喝了下去,張三慎趕緊喝了另一杯。

  看著領導們繼續斗牌,張三慎一邊倒酒服務,一邊眼瞅著三個大男人合起伙來做手腳,總是甄虹顏輸。

  一開始他抱著解恨的心理覺得喝死這個狠毒的女人算了,可是沒過多久,看著鄭老板連連中計,說話都不利落了,他居然心疼起來,轉眼看到桌子上有礦泉水,靈機一動,假裝喝水,就暗暗把一只酒杯在桌子下面倒上了礦泉水,當甄虹顏又輸了兩杯的時候,他趕緊端起一杯酒卻握在手心,卻把早就準備好的那杯水遞到了她的手里,自己替她喝了一杯酒。

  甄虹顏又是皺著眉頭把酒倒進了嘴里,誰知馬上就發覺這杯酒有貓膩,居然一點都不辣,她略顯詫異的看了張三慎一眼,卻看到他沖她擠了幾眼,就恍然大悟了。

  那幾個男人也都喝得差不多了,哪里能發現張三慎一個小人物敢在他們跟前做手腳啊?就繼續斗著,不一會兒工夫,三瓶五糧液都喝完了,幾個人就搖搖晃晃的說散伙了。

  在酒店門口送走了幾位領導,甄虹顏也舌頭發硬的笑嘻嘻說道:“小張,我的車送郝主管去了,咱們倆打車吧?”張三慎在郭曉鵬那里就喝了一陣子了,又替甄虹顏喝了好幾杯,也是七八分醉意,正在興奮頭上,自然樂意當護花使者的,豪爽的叫了一輛車扶著甄虹顏上了車,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酒精燒壞了神經,居然沒有去副駕駛,而是坐在了鄭老板的身邊。

  甄虹顏迷離著眼睛說道:“去云都賓館。

  ”可能是因為決定離開帶來了膽量,張三慎直愣愣問道:“甄總監,為什么不回家?”“明天開會,我還要看看講話稿,今晚加班吧。

  ”甄虹顏說道。

  不一會兒,車就到了云都賓館,這里也是云都第一個四星級賓館了,張三慎先下了車,扶著甄虹顏也下了車,到了人多的地方,甄總監的酒意好似消退了,她雙腳穩穩的落了地,又穩穩當當的走進了大堂。

  “總監,要不要我去登記開房間?”張三慎問道。

  甄虹顏沒有理他,只是擺擺手在前面大步走著。

  張三慎畢竟是做慣了狗腿子,拎著主任的包亦步亦趨的跟著她走進了電梯。

  甄虹顏按下了五樓的按鈕,停了之后,她又率先走出電梯,跟回家一樣輕車熟路的走近了507房間,轉身接過張三慎背著的包,從里面掏出一張房卡打開房門就走進去了。

  張三慎看著屋里發出的柔柔的、昏暗的燈光,站在門口猶豫起來,要知道雖然對方是領導,畢竟她是個女人,而且……最要命的還是一個被他膽大包天的睡過的女人啊!“開房間”現如今已經成了男女關系不正當的一種代名詞了,而他僅僅有過一夜就已經被“迫害”的即將跑路了,再跟她進去豈不是連皮都要被扒下來了?看這個女人居然跟大領導那么熟絡,收拾起他來還不跟碾死一只螞蟻差不多?算了!這樣的女人跟毒蜂子一樣,還是敬而遠之的好!雖然帶著熏熏的酒意,張三慎的頭腦依舊是清醒的,他權衡之后就站在門口說道:“甄總監,您早點休息吧,我回去了。

  ”誰知道在他轉身要替她拉上門走的時候,屋里卻傳出來“撲通”一聲,他嚇了一跳趕緊一邊叫著:“甄總監您怎么了?”一邊沖進門去,酒店的門原本就是特別設計的走門扇,自然在他身后無聲無息的鎖上了。

  門里面,女人居然軟軟的躺倒在地毯上,眼鏡也掉了,衣服也散了,看上去醉態可掬,十分誘人。

  張三慎胯間一緊,趕緊沖過去想要拉起她,誰知她卻軟成一灘泥一般拉不起來,他只好蹲下身想抱起她。

  就在他把胳膊穿過她的腋窩 把她拉進懷里想抱起來的時候,這女人居然猛然伸出胳膊環住了他的腰,微微的睜開眼,星眸半斜,媚眼如絲的沖著他軟綿綿叫了聲:“三弟弟……”張三慎就算是傻子也能明白這女人是什么意思了,他的神經都被這女人這一聲“三弟弟”叫的生生過了一遍電。

  那女人已經被他攬進了懷里,傻 丫頭般“嘻嘻嘻”笑了起來。

  “媽的,你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張三慎被她撩撥的血脈賁張,哪里還有理智去顧及日后的后果,在心里這么罵了這女人無數次了,此刻沖口罵出了聲,心里的那份痛快淋漓真是難以言表。

  他罵過之后偷眼看去,甄虹顏非但不生氣,反而更加笑的放肆了,他罵過之后偷眼看去,甄虹顏非但不生氣,反而更加笑的放肆了,他心里一寬,彎腰把她抱起來就扔到了床上,連上衣都來不及脫,拽下褲子急吼吼說道:“你不是喜歡這個嗎?老子今天就讓你喜歡個夠,讓你看看老子的本事!”甄虹顏自從那天晚上被張三慎收拾舒服了之后,這兩天總是意猶未盡的樣子,對這個男人也是愛恨難辨,今天突然間在酒店看到他,潛意識里就有了酒后重溫舊夢的打算,這才冒失的把他叫住領進了房間。

  此刻再次被他充填的要爆炸,那種酸脹中帶著些微疼的感覺是那么的舒服,她放松的躺倒在床上,接受著他暴風雨般的襲擊,跟那天的猝不及防,不同的是,她今天可以很清醒的細細品嘗這種滋味了。

  “哎呀,三弟弟,你輕一點吧,姐姐姐受不了了……疼……疼疼疼疼……”張三慎此時此刻正痛快淋漓的進行著他的復仇,女人越是求饒越能激發他狂熱的凌虐心理,就得意的伸出大手,拍打的“啪啪”直響,大笑著說道:“哈哈哈!知道怕了?我的大總監?疼?這才剛開始呢,你等著慢慢兒享受吧!”說完,張三慎把腦袋往后一頂,一抹粉紅終于從她被他高舉過頭的雙腳上橡皮筋一般“砰”的彈了出去,遠遠的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身子又重重的往她身上一壓,就再一次惡狠狠開始了他的復仇。

  女人一開始疼的吱哇亂叫,后來卻越來越覺得那疼痛被酥.麻代替了,終于,她盼望中的那種轟然粉碎般的快樂到來了!誰知這個不要命了的臭小子卻一點都不憐香惜玉,不顧她需要時間來享受這種快樂,只顧一個勁的猛沖,更加奇異的事情終于發生了—在這一波還沒有消退的情況下,更大的一波快樂又接踵而至了,然后是第三波……在這種陌生的快樂刺激下,她野貓一般“嗷嗷”叫著,一陣陣抽搐著身子,終于,她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叫一聲,雙眼翻白,一下子暈過去了!張三慎如愿以償的把大老板整暈了,他自己舒服之后,也不去管女人的死活,滿身是汗的躺在她的身邊閉上眼養神,誰知他也是半醉不醒的,剛剛又出了大力,居然閉上眼一下子就睡著了。

  甄虹顏暈迷過去一陣子,慢慢的醒過來了,醒來之后,她閉著眼睛一點點的領略著這種感覺,漸漸的,她的臉上就有了淚。

  她在可憐自己!說起來三十多歲的人了,結婚也有十年了,可是居然可憐的以為男女之事就是一種為了延續后代的形式!如果不是這個小伙子陰差陽錯的占有了她,也許她這一輩子都不會知道,男女之事居然會這么的快樂!睜開眼睛,她帶著感激的心情看著張三慎,看著他赤裸著結實的身軀,香甜的打著酣,那俊朗的五官看上去那么順眼,跟一臉肥肉老太婆似的丈夫根本無法比擬。

  她看著看著就對他產生了一種強烈的心疼,又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嬌美的身材,然后嘆息了一聲,柔柔的躺進他的臂彎里,拉過被子把兩個人蓋住了。

  當張三慎一覺醒來的時候,就發現懷里多了一個女人了!他一開始嚇了一跳,但瞬間就回想起昨天不可思議的一幕幕,然后就跟甄虹顏在他睡著后端詳他一般細細的端詳著她,看著她緊致的沒有一絲皺紋的臉,睡熟了之后孩子般的睡態,也覺得對這個女人實在的是恨不起來!甄虹顏猛地睜開了眼睛,把張三慎嚇了一跳,他下意識的躲閃了一下。

  甄虹顏就笑嘻嘻說道:“嘻嘻,想逃啊?你昨天晚上對我又罵又虐的,現在就想逃嗎?”張三慎看出來這女人對他是真喜歡,也就不太害怕她了,奓著膽子說道:“你還說我呢,是你自己不讓我走,能怨我?”甄虹顏臉上一紅,就把臉鉆進他的懷里說道:“幾點了?”張三慎一看說道:“快七點了。

  ”“啊?今天有會啊!趕緊走!”甄虹顏畢竟是一把手,想到公務馬上就嚴肅起來,掙扎著想坐起來卻沒有成功,張三慎趕緊抱著她把她舉起來,她迅速的穿好衣服下了地。

  誰知她雙腳一挨地卻蹣跚起來,就沒好氣的回身瞪著張三慎罵道:“死小子,就不會對我溫柔點?下次再這樣兇狠看我不咬死你!”張三慎看著她一邊罵,一邊搖搖晃晃蹣跚著走進衛生間去梳洗了,顯然是昨晚被收拾的不輕,他心里的得意簡直難以言表,因為剛剛鄭老板居然說“下次”,那豈不是說她還是要他繼續“幫她的忙”嗎?哈哈哈!他跟(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著進了衛生間,看到她正在忙著盤頭,就大膽的走過去一把把她的發髻給拉下來了,她急眼般的罵道:“死小子別搗亂,我要趕緊去會場了。

  ”“紅姐你不要把自己打扮成老太婆好不好?其實你很美的!來,我幫你梳頭。

  ”張三慎溫柔的說道。

  甄虹顏呆了呆,想起了高總經理也曾這么說過他,也就不言聲的任由張三慎幫她高高的扎了一個馬尾辮。

  她照了照鏡子,還真是貴氣中增添了無限的活力,就開心的踮起腳親了親張三慎說道:“乖弟弟,你先下樓給小嚴打電話,然后跟他一起來接我。

  ”當甄虹顏身著柔軟的長裙,長發高高的梳了一個馬尾,雙頰透著紅光,就連眼鏡后面透出來的眸子里都有了閃閃發光的精氣神兒,儀態萬方的出現在會場上的時候,在場的人每一個都用驚訝到極點的目光看著她,好似她已經不是往日那個人人懼怕的領導,而是一夜之間被妖魅蠱惑,活脫脫蛻變成的一只狐貍精。

  今天的大會,是每年開春之后就會召開的一年一度的工作會,旨在表彰上一年的先進,總結上一年的工作經驗,并且安排今年的工作計劃,所以規格十分高,而甄虹顏雖然是一把手,主席臺上,還是沒有她的位置的。

  但是,會議有一項是總監述職,甄虹顏裊裊婷婷的走上主席臺,用飽滿的熱情全脫稿進行了近一個小時的述職,她的講話以及她的儀表均引得在場的人以及臺上的領導頻頻鼓掌,她的個人魅力也罷,工作魄力也罷,在今天,統統得到了質的飛躍跟量的提高!會后,高總經理跟她握手時一改以往一沾手就放開,唯恐沾上什么臟東西一般的敷衍,現在居然雙手握住甄虹顏的小手重重的握在掌心,好久才依依不舍的放開。

  回去之后,甄虹顏一直還沉浸在今天演講成功的喜悅中,她很明白今天自己的魅力值提高完全來自于張三慎昨天晚上把她收拾舒坦了,讓她好似從老酸菜還原成了一顆青枝綠葉的、嫩生生的小芹菜,別說吃了,光看看就讓人神清氣爽!領導一高興可非同凡響,有功之臣自然要論功行賞。

  而張三慎卻因為把一把手伺候舒坦了,輕而易舉的就在隔了一天之后被宣布成為辦公室副經理,就此在青云路上留下了最關鍵的一個腳印! 可以說這一層沙曼根本什么都擋不住,向 小云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全然不在意我看到,我很快找到位置,將振動棒按下去。

   這一刻 我感覺自己快要瘋了,這種場景我做夢都沒夢到過,耳中聽著讓我激動萬分的聲音,手還時不時地碰到,我覺得褲子快要破了。

   受不了眼前景象的刺激,我選擇閉上眼睛,反正手已經找到了位置,可是我發現即便閉上眼睛,那香艷的畫面依舊出現在我的腦海。

   配合上向小云的淺唱低吟,我覺得自己快要到達極限了。

   我的手都有些抖,然而似乎我這一抖,讓她更舒服了一樣,她叫的更來勁了,我心頭那把火越來越旺,只覺得快要將我整個人點燃了。

   不過好在這些刺激沒多久結束了,就隨著好像要刺破我耳膜的一聲高音之后,向小云的叫聲消失了,只剩下她粗重的喘氣聲。

   我松了一口氣,第一時間將手收回來,正要轉身睜開眼睛,卻正在這時候感覺向小云的腳碰到 了我

   原本下面都要突破天際了,這下一被刺激,我就覺得好舒服,就不想離開了,還往前湊了湊,然而很快我感覺不對了,因為前面熱氣撲面而來。

   下意識的睜開雙眼,就對上了向小云帶著紅暈的美麗面容,她不知什么時候坐了起來,正媚眼如絲的看著我。

   咕嚕! 我吞了口口水,就覺得她這一刻真是美極了,我忍不住伸手就隔著沙曼 摟住了她,自然,也就頂在而來她身上。

   向小云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拒絕,反而是慢慢將紗幔拉開,似乎想和我近距離接觸。

   本來她就將浴巾放下了,此刻那種炙熱讓我失去了理智,直接壓上去。

   瞬間的失神之后我一下想起來自己的身份,急忙起身又轉過身去,動了動褲子,讓我自己丑態不那么明顯后,才低聲道歉:對,對不起,是我失態了。

   向小云的聲音在我身后響起:沒關系,你是男人嘛,有需求是很正常的,我很理解。

   她雖然說沒關系,我卻是感覺身子僵硬,很快我聽到身后細細索索的聲音,沒一會,向小云再次出現在我面前,已近穿上了一條紅色的裙子。

   短款的包臀裙,將她迷人的身段展現出來,此刻的向小云,除了臉上的紅暈沒有消退,看上去已經再次恢復了之前的知性優雅,氣質極佳。

   我們重新回到了客廳,她說道:我手里有一個連鎖成人用品店,我很喜歡你的產品,想要和你們公司簽訂一批訂單,怎么樣,有興趣嗎? 我自然是欣然點頭,道:那當然好了,我對我們的產品很有信心,相信能帶給您極大的利潤空間! 我心里想著這樣我到了銷售部,也算是有了第一筆業務,不過具體的合同細節還需要公司專業的人去談,于是我對向小云道:之后我會讓公司的人聯系您,到時候細談。

   向小云點頭,我知道是自己離開的時候了,就起身道:那我就先離開了,期待與您下次見面。

   向小云起身送我,到了門口,我竟然有種放松了的感覺,心里苦笑,這個妖精一樣的女人給我好大壓力! 但這時候向小云突然湊近我身邊,她的紅唇距離我的耳朵似乎只有不到一厘米距離,熱氣弄得我癢癢的,她說道:下次有新產品可以繼續找我,我希望還是你親自幫我講解! 向小云的意思我怎么可能聽不懂,她是想讓我下次再來幫她‘試用&quo;!這讓我想起之前的丑態,我臉一下紅了,有些慌亂的點頭道:好好,有了新產品我一定給您送一份。

   說完我快速換上鞋就離開了。

   出了門我才長長出了一口氣,感覺一下放松下來了,這個女人給我壓力好大。

   我找到徐敏,沒多說,只是說談妥了,讓她找銷售部的人過來簽約就行,徐敏這一下沒有再擺著冷臉了,但也沒笑,只是淡淡的說了句:做的不錯。

   我習慣了她的態度,不以為意。

   回到家里我簡單吃了點東西,有去超市買了好多菜準備晚上給林蔭和瑩瑩做點好吃的,剩下時間則是看著徐敏給我的關于銷售的資料。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我看時間差不多就開始做飯,果然當我菜燒的差不多了,我聽到了兩女進門的聲音。

   側頭看過去,正好看到林蔭彎腰的動作,那個身材,那種弧度,我急忙收回視線,只是一眼,我竟然感覺自己心跳加速了,我暗罵自己現在越來越沒有控制力了。

   瑩瑩和林蔭應該是聽到了廚房的動靜,換了拖鞋都第一時間跑過來。

   姐夫,你做什么呢?好香呀!林蔭跑過來就摟住我的胳膊,親昵的問道,滿臉笑容。

   我寵溺的看了她和瑩瑩一眼,道:就是簡單的家常菜,好久沒做了,不知道手藝有沒有倒退,快去換衣服,很快就能吃了。

   林蔭笑著跑回房間了,瑩瑩看她跑了,做賊一樣的快速跑過來摟住我的脖子,我震驚于這丫頭的大膽,她一下親在我的嘴上,媚眼如絲的道:成陽哥,想我了沒有? 這一刻我的心突突的跳的很快,生怕被林蔭發現了,但是軟綿綿香噴噴的瑩瑩在懷里,我又心猿意馬了。

   放下鍋鏟,我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摟住她的纖腰,狠狠親了她一下,才說道:想了,很想! 瑩瑩俏臉一下紅了,眼波流轉之間,我仿佛能從她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不過這時候房間內傳來林蔭的聲音:瑩瑩,我睡裙呢? 瑩瑩俏皮的伸手在我的胸膛畫了個圈,小聲說道:晚上給你留門。

   說完快速跑掉了,我苦笑不已,她和林蔭一起住,給我留門我也不敢進啊! 很快飯菜上桌,吃飯的時候林蔭和瑩瑩坐在我對面,林蔭嘰嘰喳喳的說著學校的事情,我和瑩瑩都若無其事的聽著,但是在桌子下瑩瑩這丫頭那雙光滑的玉足卻不斷的在我腿上磨蹭。

   我在林蔭低頭夾菜的時候瞪了她一眼,這丫頭竟然完全不在意,甚至變本加厲的將腳伸到了我坐的椅子上,我那里被刺激的有了感覺,她就用小腳丫踩上去…… 我被她弄得有點難受,想著要懲罰一下她,就反過來將腳伸過去了。

   瑩瑩臉色一下變得羞紅了,看上去嬌艷欲滴的非常好看,林蔭見狀奇怪的問瑩瑩你怎么了,瑩瑩搖搖頭說沒事。

   而我卻知道她怎么了,我的腳已經撩起了她的睡裙,反欺負著她,而瑩瑩能正常說話已經不錯了。

   我看瑩瑩強裝鎮定的模樣,就說:瑩瑩是不是病了? 瑩瑩偷偷瞪了我一眼,她腿一動,我就感覺自己的腳不能動彈了,不過看到她這幅模樣,我卻更舒服了,讓你小丫頭挑逗我! 為了更好的‘報復&quo;,我裝作很開心一樣的,抖起了腿,這下子瑩瑩真的沒法吃飯了,我已經看到她拿著筷子的手捏的很緊,而且嘴巴微微張開,似乎呼吸都困難了幾分。

   我笑瞇瞇的看著瑩瑩,幫她夾菜,道:多吃點,胖點好。

   林蔭萌萌的,什么都不知道,也給瑩瑩夾菜,很認同的道:你太瘦了,要多吃點! 我看著這一幕差點笑出來,瑩瑩又瞪了我一眼,然后卻是咬著牙說道:成陽哥,抖腿不好,吃飯的時候不可以抖腿哦! 我已經占盡了便宜,也就不再‘報復&quo;了,見我收回了腳,瑩瑩長出了一口氣,終于能好好吃飯了,只是那張俏麗的臉蛋上,依舊殘留著紅霞。

   吃完晚飯,我去廚房洗碗,林蔭和瑩瑩都跟進來了,一左一右的幫我收拾,而這時候我趁著林蔭不注意,伸手在瑩瑩的翹臀上掐了一把。

   瑩瑩沒想到我會這么做,被我突然來這么一下,頓時叫了一聲。

   林蔭急忙問道:瑩瑩你怎么了?吃飯的時候好像就不對勁,是不是不舒服? 我背對著林蔭,臉上都是笑容,瑩瑩臉色紅紅的搖頭道:我,我沒事,就是不小心碰到手了。

   收拾完,林蔭和瑩瑩愣是拉著我看電視,我本以為他們要看電視劇,但不知道這倆丫頭從哪里弄來的電影碟片,還是恐怖片! 說實話我是不相信鬼什么的,但是架不住電影里配上音效以及演員的一驚一乍,還真挺嚇人。

   所以我是想拒絕的,然而我一拒絕,這倆丫頭就直接撒嬌,一個 摟著我的胳膊,一個直接想要摟脖子,我直接完敗,只能陪她們看。

   關了客廳的燈,我們三個坐在了沙發上,開始看電影。

   別看瑩瑩和林蔭都吵著要看,但真開始了,她們就一左一右的縮在我身邊,用力摟著我的胳膊,那緊張的樣子,好像恨不得把腦袋埋在我懷里,而且基本是用手擋著眼睛,然后在手指縫里在看。

   而我的心思就沒法放在電影了,身旁兩側兩個軟綿綿的女孩不斷往我和沙發之間的縫隙里擠,我怎么可能還有看電影的想法。

   而且瑩瑩和林蔭此刻都是用力摟著我的胳膊,她們胸前軟軟的擠壓在我胳膊上,再加上她們竟然又是沒穿內衣,這讓我一下就感覺到了那看不到的誘惑。

   沒一會,我就不得不彎下腰去看,因為我怕自己的丑態被她們發現。

   啊! 林蔭突然尖叫起來,因為電影里一只鬼突然出現,她嚇得一下撲到了我懷里,我急忙拍了拍她顫抖的后背,輕聲道:那都是假的,不用怕,沒事沒事,姐夫在呢。

   林蔭顫抖了一會,這才臉色紅紅的起身,有點不敢看瑩瑩,坐回我身邊,我這時候突然發現瑩瑩竟然不在看電影了,而是眼神迷離的看著我。

   我看著林蔭那張顛倒眾生的俏臉,有種想要把她抱過來好好親一番的沖動,但這時候電視里一陣尖叫將我驚醒。

   林蔭這時候抓著我的手低聲在我耳邊道:姐夫,我害怕。

   我再次安慰她:沒事,都是假的,實在害怕要不咱們不看了? 一聽我說不看了,林蔭立刻搖頭,不說話卻就這么拉著我的手不放開,還摟住我的胳膊貼在我身邊不動彈了。

   又看了半天我發現林蔭沒在尖叫,奇怪的低頭看去,卻是哭笑不得的發現這丫頭竟然閉上了眼睛。

   另一邊瑩瑩似乎也不在看電影了,她欠身看了一眼林蔭,然后我就看到瑩瑩竟然慢慢的起身,將她的紅唇湊到我面前,小心翼翼的親上來。

   這一刻我真的是嚇得心狂跳,覺得她這膽子太大了,我不敢動,生怕一動就讓林蔭睜開眼睛,瑩瑩也有這個顧慮,所以她很小心,只是輕輕親我。

   瞬間,那種異樣的刺激讓我激動,我感覺自己和瑩瑩這樣好像是在偷。

   我朝她眨(兩根一起插進去)眼,然后慢慢向后挪動腦袋,可是我低估了瑩瑩的大膽,這丫頭竟然跟著我的腦袋,一直沒離開我的嘴唇,我感覺心跳的更厲害了。

   好巧不巧的林蔭這時候低聲道:姐夫,你心跳好快! 聽到林蔭的聲音,我感覺心好像漏跳了一拍,而瑩瑩似乎知道這樣是在玩火,也慢慢下去了。

   我受不了了,生怕自己再這么下去被刺激的直接釋放了,那可真是英明掃地了,我趁著客廳漆黑,急忙推開這兩個粘人的丫頭跑進衛生間。

   姐夫你怎么了?門外林蔭的聲音傳來。

   我急忙道:沒事,就是太熱難受,想洗個澡。

   我沒說謊,我真的熱,也是真的難受,被這倆丫頭輪流刺激,尤其是瑩瑩這個妖精,我感覺下面要爆炸了。

   我放了冷水,足足淋了十幾分鐘,這才感覺好了一些,擦干身子,我走出衛生間才發現外面客廳的燈已經亮了,電視也關了,顯然沒了我,這倆丫頭就不敢看了。

   不過這時候我看到林蔭還坐在沙發上,瑩瑩似乎回房間了,見到我出來,林蔭立刻起身走過來。

   不得不說這丫頭真好看,五官精致,披散著頭發,穿著睡裙露出一雙白白的長腿,這一幕若是被她學校那些男生看到,一定會發瘋。

   這個美麗的精靈讓我覺得用一輩子去守護都是值得的。

   林蔭見我直勾勾的看著她,臉色就一下紅了,但是嘴角卻露出笑意,我連忙收斂。

   這時林蔭對我說:姐夫,我明天學校舞會,我想你陪我。

   我一愣,舞會?我可不會跳舞,這讓我怎么辦,我說道:姐夫也不會跳舞啊! 林蔭搖頭,道:不用會跳舞,只要陪我就行,嘻嘻,其實我也不會跳! 我想起明天要和徐敏去銷售部報道,心里一陣糾結,不過看到林蔭那張美麗的面孔,以及眼中的情義,我硬著頭皮點點頭。

   林蔭高興的摟住我的脖子,在我臉頰飛快親了一口,我都沒反應過來她就跳著跑回房間了,我聽到她和瑩瑩說‘姐夫答應了&quo;。

   看她這么開心,我也輕笑一聲,回房間先給徐敏打了電話,結果是關機,沒辦法了,只能明天早上請假了,我生物鐘還是比較準時的,躺在床上沒過一會就昏昏欲睡了。

   迷迷糊糊中,我突然感覺一個滑膩的身子鉆進了我的被我,我被驚醒,借著月光,我看到竟然是林蔭這丫頭。

   你怎么來了?我驚疑不定的看著她問道。

   林蔭摟著我的脖子,將身子貼上來,我這才發現,她竟然沒穿衣服,那滑膩的感覺讓我心神蕩漾,她說道:姐夫我害怕,之前看那個鬼片,我,我總想著,好害怕。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強奸折磨女少婦|漲得難受你用手幫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