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腿開大點就不疼了? ?扒開粉嫩的小縫

你把腿開大點就不疼了? ?扒開粉嫩的小縫 你把腿開大點就不疼了? ?扒開粉嫩的小縫 2021-07-29 14:39:56 36613次瀏覽


公公騷擾我讓 老公為難   口述者:黃豆 33歲 出版社編輯  發生在兩男一女間的故事,往往比發生在兩女一男之間的來得簡單。

  可這次的故事卻是個例外。

    也是兩男一女間的故事,只不過,這兩男,一個是父親,一個是兒子。

  而這一女,是父親的兒媳,兒子的妻子。

    我有一樁人人都羨慕的美滿婚姻  (和黃豆的談話地點選在星巴克,因為她再三要求能選離她工作單位稍近的地方,好利用午休時間溜出來訴苦。

  這家星巴克面積小,又很吵,可等黃豆傾吐完她的難言之隱后,我暗自慶幸選對了地方,店小、人吵,剛好為嗓門有點大的黃豆制造了天然屏障,她可以毫無禁忌地說出她的困惑。

  )  4年前,我和 餅干通過親友介紹相識,我們戀愛2年,然后結婚, 生活幸福,感情美滿,所有親朋好友一致覺得,我們是天作之合———餅干有主見,孝敬 父母,體貼女人,在上班之余包攬所有家務,從洗衣做飯到涮鍋洗碗,非常疼我;我和他一樣性格開朗,但更乖巧溫順,我們在一起,大事商量決定,小事由我作主。

  口述:公公 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老公對我只有一個要求:希望我能和他一樣體貼父母,希望我們能和他的父母一樣恩恩愛愛,到了60歲還能整天形影不離。

    體諒餅干的孝心,我答應他,結婚后還和他父母同住,一家4口,住在一套三室兩廳的復式房里,公公 婆婆住樓下,我們兩個住樓上。

    我曾像所有的年輕姑娘一樣,擔心處理不好婆媳關系,但經過半年的磨合,又有餅干這個十分會處理關系的好丈夫在。

    這些年來,我和 公公婆婆的關系相當密切,我們一有空就聊天,我總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生父母看待。

    誰都羨慕我們的婚姻,要不是出了后面這件事,我們一直覺得,兩人的關系會越來越甜蜜。

    公公兩次悄無聲息地推門而入  (黃豆在形容自己的老公時,常常會用到“十全十美”這個詞,這非但是我在已婚的口述主人公那里沒有聽到過,即使在戀愛階段的男女中,也很少聽到。

  )  先前說過,我對公公婆婆一直是很欣賞的,兩老總是一副相親相愛的樣子,除了每天上午婆婆去買菜時,他們會分開一段時間,其余時候永遠同進同出。

  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我也能感覺到公公婆婆對我的喜愛,老人嘛,多叫幾聲“ 爸爸媽媽”,多和他們講講話,就能把他們哄開心了。

    所以,當后來我漸漸發現,公公和我說話時,常常會不經意地拍拍我,我自然也沒想到其他地方去。

    直到那天上午。

  當時婆婆出去買菜了,老公加班不在家,我在自己房間里,穿著睡衣躺在被窩里看電視,房門沒鎖,但關著———老公以前關照過,不要鎖房門,省得爸媽心里不舒服。

    這時候,公公突然悄無聲息地出現了。

  他徑直爬上床,在我旁邊非常隨意地半倚半靠著,和我一起看電視、聊天。

  我嚇得不敢動彈,心里覺得別扭極了,可也不好說什么,忍了半個小時。

    那天晚上,我對老公說了公公的古怪舉動,他也很驚訝,但和我一樣,盡量往好的地方想,只說他們家沒有女兒,所以特別喜歡我,拿我當自己孩子,自然就不拘小節了。

  達成了這樣一個共識之后,我們都坦然了。

  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可沒想到,一個月之后,也就是在上個月,又是一個白天,婆婆出去買菜,老公上班,我在房里換衣服,不知什么時候,公公突然出現,并且笑嘻嘻地朝我走來,還用手拍我。

    我驚呆了,慌忙之中,立刻說:“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快點出去!媽馬上就要回來了。

  ”  公公還是笑嘻嘻的,他回答:“怕什么,我又不會對你怎么樣的咯。

  ”說著也就出去了。

    我連忙打電話給老公,說著說著眼淚就下來了,老公非常驚訝,讓我趕緊將房門反鎖,等媽回來之后,我們出去碰個頭。

    中午,婆婆回來了。

  這頓飯原本是專為了我做的,吃完后,他們兩個要去鄉下親戚家度假,可我沒心思吃,借口說要加班,趕緊溜了。

    之后,公公婆婆如期去了鄉下,到現在還沒回來,也就是說,在這事發生之后,我們再也沒碰到對方。

    我該選哪條解決方案  (黃豆一口氣講完,都顧不得點飲料。

  抬腕看了看表,午休時間還剩半個小時,黃豆趕緊將她和老公在這一個多月里商量得出的解決方案一條一條說給我聽,希望能聽聽我的建議,因為,再過幾星期,幾個當事人就要面對面了。

  )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這一個多月來,我們倆只要一想到這事,就心煩。

  餅干在經過了初期的憤怒之后,漸漸恢復了他固有的理智,開始和我逐條分析解決辦法。

    首先,要不要將此事告訴婆婆。

    餅干認為,他父母以前特別恩愛,婆婆能干要強,一旦知曉此事,肯定有損兩人間的感情,同時也很難預料她會有怎樣的反應。

    餅干是個超級孝子,他不想讓母親受傷,也不愿因為這事,破壞父母的感情。

    他想選擇一種比較委婉的說法,比如用“不拘小節”這種字眼,但又怕萬一說得不好,婆婆認為是我多心,反而會制造矛盾。

    我卻認為不能使用委婉的說法,如果只說我不習慣公公對我有較親密的舉動,婆婆會認為我小心眼,說不定公公還會倒打一耙。

    而且,如果不把事情的利害關系講清楚,難保將來不會發生更嚴重的后果。

    第二,瞞著婆婆,單獨和公公談。

    餅干孝順媽媽,我理解,所以我倒主張不讓婆婆知道這件事,想是不是有可能讓餅干同他父親單獨談談,因為畢竟還沒發生什么特別大的事,但我又怕說了以后,今后還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婆婆遲早要看出端倪,到時候又怎么辦?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餅干覺得,讓他單獨和父親談此事,實在是很為難,他和父親的感情本來就不如和母親那么好,要兩個男人為一個女人一本正經談一次,兩個字,別扭。

  況且,話說到什么份上,實在難以掌握。

    第三,是否應該分開住。

    我已經沒有辦法依然若無其事地面對公公了,再不能將他當作爸爸看待,事實上,可能就是因為之前我太隨和,和他們走得太近,才發生了現在這樣的情況。

    公公婆婆到底不是親生父母,我想還是分開來住比較好。

  但結婚時,為了買這套大房子,我們幾乎花完了所有的積蓄,算來算去,只夠再買套一室一廳,可誰該搬走呢?  餅干說,他可以不管父親,但要他把母親趕走,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畢竟母親什么也沒做錯,她不該為這事負責任。

    還有一個辦法,是將大房賣掉,換兩套小房,但這到底需要大動干戈,而且別人會怎么想?到時候,可能許多人都會把錯怪在我頭上。

    而且,一個好好的家就這么四分五裂,實在不妥。

  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3)  (各種利害關系糾纏不清,黃豆越說越困惑,講到最后,她甚至忘了讓我提建議。

  她說,為了這事,她和老公經常失眠。

  )  其實,餅干是個很有主見 的人,在公司里也很會處理人際關系,偏偏這事讓他經常喝酒。

  喝醉的時候,他會說對不起我,甚至會痛苦地說,如果不結婚就好了。

    我聽了很難過,但我不怪他,我知道他心里的苦,他承受的壓力遠遠超過我,我很怕這事會影響我們的關系。

    所以我不敢再提這事,不對自己的父母說,不對要好的小姐妹說,也不去逼他,但我們心里都明白,這個日子遲早是要來的。

     追憶似水年華,好像在快速翻閱一本關于自己的畫冊,那個十八歲的自己,哭著笑著鬧著,認真過、任性過、甜蜜過;校園教室少年,考卷陽光微風,黑板老師書堆,一幕幕場景恍惚就在眼前,我分明看到一張稚嫩的小圓臉頂著一頭短發在歡笑,笑聲飄蕩在我十八歲的天空, 那一年,我高三。

    十八歲的我和我所經歷的一切都被丟進回憶的長河里。

  十八歲的容顏被定格在一張張發黃的照片里,那個短發愛笑的懵懂少女;關于十八歲那年我所經歷的很多事,卻慢慢模糊在了記憶里,只能通過老舊的記事本想起一二。

    還有一些事,是 不用記在記事本里也會被深深的刻在你腦海中的;  那一年,我十八歲,那是我第一次看見爸爸哭,也是最后一次。

    高中時我就開始住校了,每周五晚上 回家,周日下午再返回學校,清晰的 記得那是個夏天的周日下午,天空已經慢慢拉上了自己白天的帷幔,我已收拾好東西準備回學校了。

  毫無征兆的爸媽就吵了起來,我也不知道當時哪來的勇氣,沖著爸爸就吼了起來,具體吼了什么我也忘記了,我只清楚的記得爸爸倒在了地板上,我清楚的看見了爸爸 眼角的淚水。

    我恨自己當時怎么就那么鐵石心腸,我看著媽媽焦急的跑過去搖爸爸,而我卻頭也沒回的走出 家門,坐上了返回學校的車,想起爸爸眼角的淚水,就忍不住抽泣;  次周周日是我18歲的生日,本該周五下課就回家的我,卻留在了學校。

  因為我不知道該怎么踏進家門?不知道回到家看見爸爸要說什么?不知道爸爸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看著同學們一個個都回家了,心里五味雜成。

  就在這時,收到了爸爸的短信,到現在我都記得短信的內容——對不起,是爸爸錯了!后天是你生日,快回家吧!那一刻,眼淚就像決了堤的河水。

     我永遠也忘不了爸爸的淚水,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也是最后一次看見;  那一年,我十八歲,總覺得自己是站在有理樹上的人,總覺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每次被爸媽訓的時候就想著自己要永遠離開這個家,再也不用聽他們嘮叨,想象自己躲在一個無人的角落里,看著他們著急的找,想象著自己永遠離開,讓他們難過后悔;可能因為恐懼吧,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那一年,我十八歲,卻依然不懂事,那一次,我惹哭了媽媽。

    到現在依然記得,那次和妹妹吵架,媽媽也沒問來由,就對我一通批評。

  我生氣極了,心想反正也沒人關心,就狠狠的抓破了自己的臉。

  媽媽看到后一句話都沒說,我卻看到了她眼里閃動的淚花,之后很多天媽媽都住在舅舅家沒有回來。

  后來我看到過媽媽很多次掉眼淚,但是都沒有像那次一樣刺痛我的心,讓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自私;  那一年,我十八歲,很多事都已經模糊在了回憶里,但我卻清晰的記得爸爸眼角的淚和媽媽眼里閃動的淚花。

  爸爸媽媽請原諒我年少不懂事,或許你們早已忘記了這些事,可是它們卻深深刻在了我腦海里。

    對不起,爸爸,我該跑過去扶起您,我該主動和您道歉;對不起,媽媽,我應該更早懂得身體發膚受之父母的道理。

  如今,這些道理我都懂了,我不會再像十八歲時那樣倔強任性了。

  看著你們慢慢老去的臉,我祈求時光能溫柔對待你們,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去孝順陪伴你們,你們陪我長大,我伴你們變老;   家里人都在勸你去大城市里發展,那里機會多待遇好,在這種觀念的熏陶下(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我很聽話,努力考上了大學,離開了故土,奔向另一處陌生的土地,這種飛躍的過程很刺激,甚至引以為傲,尤其在面對家鄉的人們問起的時候。

  可是當把陌生變得熟悉,新鮮變得尋常,自豪感隨之漸淡,便不由自主懷想故土的樣子,不是說家鄉的變化吸引人,而是融在骨血里的情感與刻在腦子里的記憶。

    我盡力的控制我成為故人的速度,方法就是,在感情無處宣泄,壓抑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就回家。

  土地就是這么包容,包容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人的驅殼和靈魂,遲早會變成其中之一,還有就是,我也會抱愧山河。

    以前總覺得陌生的地方才會讓人有安全感,沒有熟人之間不顧彼此的算計,和相處時理和行為的挑剔,和陌生人之間只是很平常的擦肩或者相視一笑以表寒暄,認識的人太多反而成了負擔,只有家鄉是唯一一個能讓我在熟悉中體味到安全感的地方,這里不是所謂的遠方,而是最接近初心的地方。

  安全感來自于那里的人的淳樸,不帶著有色眼鏡看人,不趾高氣昂,不頤指氣使,他們用最簡單的方式表達或者記錄,人與人間很容易交心,不太可能有太多交流壓力。

    總有一天,我會覺得快節奏的生活讓我顛簸的有些惡心,也總有一天我會嘗試著逃避,可是到那時再回到故鄉時,心里是否依然深感尋常,還是一種作為故人,熟悉與陌生交匯的復雜感,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有些地方你只能呆上一陣子,遲早是會離開,畢竟人生來就是一座孤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你把腿開大點就不疼了? ?扒開粉嫩的小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