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處女膜印證荒淫無度的頭銜 見鬼去吧

用處女膜印證荒淫無度的頭銜 見鬼去吧 用處女膜印證荒淫無度的頭銜 見鬼去吧 2021-07-29 13:00:59 6682次瀏覽


許玉萍今年22歲,結婚兩年 , 身材高挑,臉蛋俊俏,氣質高雅 , 是一名車展模特早上起床 , 她和往常一樣穿一件寬松的睡衣,香*肩盡露,火*辣的身材睡衣完全遮蓋不住。

  GUz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那對飽滿的 峰巒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若隱若現,呼之欲出,吹*彈即破。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柳腰纖細柔*軟 , 小腹美妙平*滑 , 渾*圓、挺翹的臀*部被一條粉紅色的蕾絲遮蓋著 , 修*長白*嫩的大*腿從齊膝的下擺裸*露*出來。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從臥室里走出來時,發現老公 汪超公公耀陽坐在客廳沙發上,便主動向公公打招呼道:爸,你來啦?是呀!我這么早過來,打擾你們!汪耀陽的 目光隨即落到了兒*媳*婦那性*感的嬌*軀上,一陣驚艷 , 有流鼻血的沖動。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爸,看你說到哪里去了 , 都是一家人?許玉萍微微笑了笑 , 扭*動翹*臀走出來。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大概是因為睡衣比較寬松的緣故 , 走出來的時候,她那對飽滿的峰巒隨著走路的節奏上下跳動著。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汪耀陽看著直流口水,渾身一陣火*熱 , 從兩年*前他見到兒*媳*婦,他幾乎就不能自拔 , 多少過不眠之夜 , 孤獨寂寞之時,都以她為性幻想對象。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今天他還是的第一次見到穿成這樣的許玉萍,這讓他身*體有了不該有的想法,目光一直注視這兒*媳*婦火*辣的身*體。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爸!這么早過來,坐車累了吧!許玉萍感覺的公公異樣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和兒*媳*婦對視一樣,汪耀陽老臉一紅,急忙將目光從兒*媳*婦身上移開,說:沒有 , 這不汪超不是要出差嗎 , 就過來尋思著過來看看,看你們有什么需要沒有……許玉萍嬌*媚一笑說:爸讓你費心了 , 我們沒有需要的,只不過是汪超這次要到國外深造,他最擔心你身*體……許玉萍的聲音很柔*軟 , 聽著讓認很舒服。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我的身*體很好,聽汪超說他這一去要好幾年,就是苦了萍萍你了,你……你……聞著兒*媳*婦身上的那股成熟*女人特有的芳*香,汪耀陽有點迷醉,連說話都有些口齒有點不伶俐。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爸,你一把年紀了,你還是搬到城里來住,讓萍萍過去照顧你吧!你們兩個住在一起,我也就兩頭都放心了。

  汪超并不知道自己父親有其他心思 , 坐在一旁勸說。

  再說吧!汪耀陽不知道長期與自己兒*媳*婦住在一起,自己能不能把持的住 , 畢竟自己在意yin中,已經把許玉萍推到幾次了。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兒子!你什么時候走?今天下午機票,一會我就得走!。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汪超如實回答(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說。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你趕緊準備一下 , 別耽誤了時間 , 我出去轉騰轉騰,看看大城市的風景。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汪耀陽說著從沙發上站起來說,他知道自己的兒子一走就是幾年,一會一定會和兒*媳*婦親*熱一會,自己不能做電燈泡……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爸 , 一大早有什么好看的 , 你還是休息一會吧。

   , 許玉萍看了依舊坐在沙發上的丈夫一眼說。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汪耀陽說:一大早空氣清晰,我出去透透氣,再去菜市場買點才回來做中午飯。

  爸,那里把要是帶上,一會我要和汪超去單位那護照 , 被把你鎖道*門外了。

  許玉萍笑著說。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好吧,汪耀陽猶豫著將鑰匙揣進自己的口袋里。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謝謝爸爸!許玉萍替汪超道謝一聲。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都是一家人!謝什么!汪耀陽擺擺手 , 拉開房門出去了。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玉萍見公公瘦弱的身*子消失在房門口 , 半開玩笑地對汪超問道:老公 , 你讓你爸搬來住,是不是為了看住我,怕我給你戴綠帽子。

  老婆 , 看你說的,我哪有那心思。

  汪超在許玉萍峰巒上狠狠的捏了一把說。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你gan什么!許玉萍驚叫一聲 , 一頭扎進汪超的懷里 , 伸手摟住他的脖子,嬌*聲說道:老公,你放心走吧,我不會背叛你,我的身*體只屬于你一個。

  老婆,我相信你!汪超有些感動,緊緊地將許玉萍抱住,感受了她身*體的彈*性與火*熱滿。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兩團烈火再次燃*燒,四片嘴唇再次黏合在一起。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許玉萍聲音迷離 , 含*著丈夫的舌*頭 , 熱情回應……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GUz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啪!”臉上一陣火辣辣地痛。

  楚雪湘竟然打 了我的臉!“你們過份了!”我企圖擋住楚雪湘的手,不料手一伸,碰到了軟軟的一團,手條件反射地立馬給彈了回來。

  “呀,敢摸我!”楚雪湘杏目圓瞪,“他竟然敢摸我 的胸,清清,快按住他的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急忙解釋道,剛才真不是有意的。

  “可惡!”楚雪湘哇哇大叫,“清清,幫我抓住他的手!” 林清清趕忙上前來抓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沒想到又碰到了她的胸。

  才碰到她的胸,林清清呀地一聲,忙朝后閃。

  “這 渾蛋反天了,盡吃豆腐!”楚雪湘憤怒之極,馬上一巴掌朝我的臉上甩了過來。

  我不想再被她凌辱,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 右手

  楚雪湘的右手被我抓住,左手馬上又朝我臉上扇過來,我又把她的左手給抓住了。

  “混蛋,快放開我的手!”楚雪湘雙手動彈不得,更是憤怒不已。

  “我不放!”我當時不會傻到放開她的雙手,讓她來扇我。

  被氣憤沖昏了頭腦的楚雪湘開始憤怒地用 屁股拍打我。

  “啪——”楚雪湘那富有彈性的屁股狠狠在拍在我的小腹之下。

  我雖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內面什么都沒有穿,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讓我瞬間熱沸騰了起來。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拍了我一下。

  這一次,我不聽控制地揭竿而起了!“啪——”第三次被拍,我已經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勁,渾然不覺她屁股下的我已經劍指蒼穹了。

  “混蛋,竟敢襲我們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將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啪——”隨著楚雪湘的屁股狠狠地拍下,我頓時淪陷在一片溫柔之中,全軍覆沒,被她徹底吞沒了……那種被緊緊地包裹住的滋味 實在太爽了,讓我渾身一顫。

  楚雪湘也是渾身一顫,瞬間就懵逼了。

  ……一旁的林清清見到我和楚雪湘全都怔住,一動不動了,她有些驚訝地問道:“你們倆怎么不打了?”“呀——”楚雪湘回過神來,尖叫一聲,如坐針氈般從在我身上彈了起來。

  “啵!”一聲猶如拔紅酒塞子的聲響響了起來。

  “痛死 我了!我痛死我了!”楚雪湘捂(性插故事)著屁股,不停在在床上跳動。

  “雪湘,你怎么了?”林清清驚訝地問道。

  “那混蛋居然捅進了我的屁股!”楚雪湘又羞又怒地吼說。

  “……”林清清頓時也是懵逼了。

  我沒想到,剛才殺將進去的,竟然是楚雪湘的后庭,而不是前面!楚雪湘憤怒之極,又朝我撲下來,不停地用拳頭打我的臉,一邊打,一邊吼:“叫你捅我,叫你捅我,我打死你,打死你!”剛才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是她用屁股拍擊我而造成的意外,怎么又怪我了?我一怒之下,抱住楚雪湘的腰,一個翻滾,將她壓在了身體之下。

  楚雪湘的身子非常柔軟,壓在她身上,非常舒服。

  “走開!”楚雪湘漲紅了臉,想推開我。

  但是,被我壓在身下,豈能說走開就走開的?我緊緊抓住她兩只手讓她打不到我,腰下死死頂著她的腹部,令她不能動彈。

  “清清,快把他拉開!”楚雪湘氣急敗壞地大叫。

  林清清趕忙來拉我,但拉了好幾下,我紋絲不動,反而將楚雪湘壓得更緊了。

  “打他的頭啊!”楚雪湘叫道。

  林清清果然拿起枕頭朝我的頭打來。

  為了不讓楚雪湘再出鬼主意,我索性將嘴對著她的嘴唇貼了上去。

  “嗚——”楚雪湘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真他媽的香甜啊!好美的一吻!這是我跟楚雪湘的初吻,沒想到,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楚雪湘掙扎得越來越厲害,兩只腳也不斷朝我身上踢,我索性身子一動,下面頂在了在她的雙腿間。

  全身的流血陡然加速,沸騰澎湃。

  我暗暗用力,在她雙腿間不斷施壓。

  “啊……”楚雪湘突然呻吟了一聲,兩頰緋紅,猶若桃花。

  “砰砰砰!”突然傳來一陣沉悶的敲門聲。

  我一愣,敲門聲是從林清清與楚雪湘房間外傳來的。

  林清清與楚雪湘顯然也跳了一跳,兩人都停了下來,我們相互盯著對方看了兩秒,時間仿佛停止了。

  林清清面紅耳赤,顫聲問:“誰啊?”“你倆夠了,繼文剛走,你倆就在里面瘋狂,是想氣死我嗎?”門外傳來 陳滿光極為不滿的聲音。

  林清清與楚雪湘相互吐了吐舌頭,林清清說:“我們知道了。

  不吵了,睡覺了。

  ”楚雪湘瞪了我一眼,沉聲道:“還不放開我?”我依依不舍地放開楚雪湘。

  林清清與楚雪湘從床上走了下來,各自弄著自己散亂的頭發。

  “還不回去?”楚雪湘繼續拿眼瞪我。

  我感覺胯下粘粘地,剛才,一時興奮,受不了楚雪湘的玉體誘惑,盡然謝了!男人一謝靜如佛,我也覺得不好意思再在這房間呆下去,只得爬出窗回到了我的房間里。

  去洗了個澡,換了一條內褲,感覺清爽了很多。

  躺在床上,我輾轉反側,剛才實在是太刺激了,令我眼前盡是那旖旎香艷的畫面。

  “那個張小北,太可惡了!”聽到楚雪湘說道,“竟然當著你的面想搞我!”“嘿嘿,你不是想要人搞你嗎?如愿以償了吧。

  ”林清清幸災樂禍地道。

  “屁屁屁,我是想你給我破處,不是他,好吧?”楚雪湘生氣道,“現在以來,我一點心情都沒有了。

  ”“是不是你說他是廢物,他才搞你的?”林清清問。

  “誰知道他呢。

  搞得我都濕了。

  ”楚雪湘話中滿是抱怨。

  “濕了?不會吧?”林清清十分驚訝,“那你那兒有沒有什么反應?痛不痛?”“他沒進來,怎么會痛啊?就是有種——奇怪的感覺。

  ”楚雪湘憤憤地道,“那渾蛋,竟然捅我屁股,實在變態!”我不想再聽下去,要是聽著聽著身體又來了反應,那團火恐怕不好滅。

  第二天,才剛朦朦亮,我們就被陳滿光叫醒了,催促我們去收玉米。

  楚雪湘趴在床上沒起來,我和林清清各挑著幾個蛇皮袋子極不情愿地朝陳家玉米地走去。

  “都是你,害我這么早來收玉米!”林清清邊走邊抱怨,還不時摸摸后臀,走路也不太穩。

  “你怎么了?”我問。

  “不是被蛇咬了一口嗎?現在還疼。

  ”林清清秀眉緊蹙。

  我朝她渾圓的后臀看了看,很驚訝昨晚她跟楚雪湘在瘋鬧時怎么一點也不喊疼。

  “對了,昨晚為什么要偷看我們?”林清清生氣地問。

  “不是你和我表姐吵得太兇了嗎?我想來看看是怎么回事,誰知道你倆竟然……”“哼!”林清清白了我一眼,加快了步伐,將我甩在了后頭。

  到了玉米地后,我們便提著蛇皮袋去瓣玉米。

  林清清才瓣了一點點,將蛇緊袋一扔說要去解手。

  我瓣了一陣后,發現林清清一直沒有回來,好奇過去一看,好渾蛋,竟然在玉米地里睡著了。

  她下面穿一件休閑褲,上身是一件白色襯衫,側身躺在玉米苗下,一眼望去,豐滿的胸部現出兩處雪白來,像是兩只呼之欲出的小白兔。

  襯衫往上提了一截,露出平坦的小腹,甚至還能看見粉比色內內褲頭。

  最是這猶抱琵琶半遮面的風景吸引男人。

  我的身體竟然有了反應。

  這時候還早得很,村里人一般沒有起來,如果我跟林清清在這兒來一發,不會有人知道。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朝林清清走去。

  誰知剛到她面前,她就睜開了眼睛。

  “怎么偷懶了?”我怔了怔,問。

  “什么偷懶?人家沒睡醒好不?”她撒嬌般地說道,然后閉上眼睛繼續睡。

  見她那說話的模樣,倒顯得挺可愛。

  我打消了剛才那齷齪的念頭,繼續去瓣玉米。

  一直瓣到九點鐘,太陽出來老高,陳滿光才給我們送飯來。

  吃完飯,叫我們頂著太陽繼續瓣玉米。

  “真是個周扒皮!沒良心!”林清清瞪著陳滿光遠去的背影叫罵。

  陽光火辣,實在受不了,我和林清清雙雙坐在路邊一棵大松樹下休息。

  林清清的俏臉紅通通地,胸口也敞得老開,摘了一片樹葉邊扇風邊埋怨。

  “這個時候本小姐本來可以在家享受空調的,就因為你,害得我現在要在這兒曬太陽!”“也不能怪我。

  要是你讓我來二次,就不會出現那種情況。

  ”聽多了林清清的抱怨,我這時心里也很惱火。

  “還二次,你就是個廢物,讓你來十次八次你都不行!”林清清白了我一眼。

  “那要不試一試?”我朝林清清胸口看了看,那片雪白似乎也因為熱氣有些緋紅。

  “想得美!”就在這時,一輛小車開了過來,灰塵斗亂,我和林清清趕緊捂住了鼻子。

  “要死啊你!”林清清朝車罵道。

  小車立馬停下。

  車門打開,從車上左右走出來一男一女。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用處女膜印證荒淫無度的頭銜 見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