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長大人不要舔下邊|就是那用力一點

軍長大人不要舔下邊|就是那用力一點 軍長大人不要舔下邊|就是那用力一點 2021-07-29 14:50:55 172次瀏覽


醫生建議再留院觀察幾日,我本來也準備拿那一萬塊‘零花錢’給老爹續交住院費,可老爹死活不同意非要出院不可,沒辦法,我只好陪他出院回家。

  家中一切都安頓好后,我又瞇了會兒,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鐘。

  本來還想在家吃個晚飯,可隨著手機鈴聲響起,我就知道這飯怕是吃不成了。

  果然,來電話的是 羽婷,她問在哪。

  “我在老家。

  ”“老家是哪?”于是我跟她說了下。

  “那剛好,我順路經過,帶你回去,晚上陪我吃飯。

  ”“啊,又是那種聚會啊?”羽婷沒有回答我,電話里直接傳出了‘嘟嘟’的聲響。

  晚上七點多,羽婷拉著我,直接停在了路邊的一個燒烤攤位前,竟然真的只是吃飯。

  只是,我心有疑惑,“你都這么有錢了, 就在路邊擼串啊,不嫌掉身份?”羽婷看了我一眼,“張紅舞都跟你說了?”張紅舞倒是沒說,但她那卡片上帶著呢,羽婷的老爸是本市的隱形首富,別的不說,在京城三環內就有十幾套房子,其家產可以想象。

  我沒有說破,“張紅舞大概說起過,只說你很有錢,是有身份 的人

  ”羽婷輕輕 點頭,隨即我們找桌子坐下。

  “沒什么身份,身份證有一張,相信你也有。

  真要說我比你強的一點,那就是我爹比你爹強些,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沒準你我換個爹,你做的會比我好很多。

  ”我看得出來,羽婷說這些話的時候,精致的臉蛋兒上斥滿了倦意,她仿佛很累,而且還有些失落,似乎什么事情令她不太滿意。

  我問她有什么心事,她只說談了個業務沒談下來,具體卻沒有多說。

  烤串上來后,我們各自擼串,也沒怎么說話,主要是羽婷沒什么心情。

  不過她今天穿著真的很美,白色的小西褲,搭配褶花的白色短袖襯衣,一副精明干練女強者的打扮,哪還有初次見面時那種妖艷的貴氣。

  就在我們快要吃完的時候,我問道:“過會兒去哪?”羽婷似乎早就想好了,我剛開口她想都沒想就給予了答案,“開房,做-愛。

  ”這么直接的答案,當時就嗆得我無話可說,連送菜路過的小服務員都給嚇了一跳。

  羽婷看了眼十八九歲的女服務員,“怎么,想一起,來個三人行?”女服務員當時就羞紅著臉低頭走了。

  別說那女服務員了,連我都有些尷尬的羞澀,這也太直接、太毫無避諱了,雖然我確實很想。

  不過就在這時候,路邊突然有轟鳴的跑車聲響起,引得路人傾目。

  跑車停在了羽婷車屁股后面,然后下來一個帥氣的年輕人,頭發擼的跟動畫片里仙道彰似的,大高個,一身夏季休閑裝,很酷。

  然后,這個很酷的帥哥就來到了我們桌前,直接勾起一個板凳,坐在了羽婷的身邊。

  “婷婷,這些路邊攤都是病死肉的,你怎么來這地方吃飯?”羽婷還沒說話的,烤串老板不樂意了,他嚴重提出抗議。

  不過那帥哥一句話就給徹底懟的他了沒了脾氣,“給你一萬塊錢,把嘴閉上。

  ”烤串老板閉嘴了。

  然后那帥哥繼續跟羽婷啰嗦著,叨叨叨、叨叨叨,好像個嘴碎的老娘們,很煩人。

  啰嗦了半天,羽婷一句話沒搭理他,直接抬頭望向我,“親愛的,我吃好了,咱們開房去。

  ”然后,羽婷主動拉著我的手,小鳥依人般的靠在我肩上,顯得特別溫柔,特別有愛。

  只是這愛沒來得及繼續,就被帥哥給擋住了。

  “你是誰,敢搶我 鄭昊的女人,在這座城市,誰不認識我鄭 日天!”鄭昊鄭日天的目光在我身上掃量著,眼神中斥滿鄙夷,如同貴婦途經乞丐身旁。

  然后我就舉起了手,“我,我不認識你。

  ”鄭昊剛要說什么,我旁邊的羽婷開口了,“鄭昊,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敢 跟我拉上一點關系,我就調轉槍口對付你們鄭家,別整天三歲生孩子沒個B數,要不是和你爸有合作關系,我特么才懶得理你,滾一邊去!”鄭昊大為吃癟,可事實證明羽婷說的是對的,他真的只能滾到一邊。

  不過在滾到一邊的時候,他伸手指向了我,“你就是個靠女人吃飯的軟蛋,沒有半點本事,有能耐跟老子玩點刺激的、屬于男人的游戲!”然后,他就走了,駕車揚長而去。

  我不懂他們這些貴族圈子的游戲規則,遂轉頭望向羽婷,“他什么意思,怎么屁蹦一半就跑了,這還興愣憋回去的?”羽婷解釋道:“這就是圈子里的規矩,話撂下,人離開,你不去就是認慫。

  ”我一頭霧水,“好歹給我解釋下什么(豁達大度)游戲啊?”羽婷看起來也沒解釋的意思,我再三追問,直至上車后她才給我解答,“ 飚車

  ”“飚車?我他么有自行的,他跟我飚嗎?!”說實話,開車我不會,我們村里連拖拉機算上都湊不齊十輛車,我學駕照,我有病啊?!羽婷聽見我要跟他飚自行車,當即就笑了,笑的很燦爛,一掃臉上陰霾。

  “我就感覺跟你在一起心情會好點,果然沒錯。

  ”羽婷啟動車子,然后載著我離開。

  我問她去哪,她說去酒店開房。

  “去鄭昊在的地方。

  ”羽婷微愣,“你真要跟他飚車?據我所知,你連車都沒有,我倒是可以把車借你,但是這游戲是不準借車的。

  ”“我借什么車,我連方向盤都沒摸過,不會開車。

  ”“那你去做什么?”“廢話,我是個男人,縱然現在做了鴨-子,那我也是只有尊嚴的鴨-子。

  連一百萬我都不收,我能讓他一句話給我憋成軟蛋?”我堅持,羽婷也就沒再說什么,直接載著我趕往他們這個圈子經常飚車的地方。

  那是一條盤山路,是幾個富二代們聯手出資建立的,對外宣稱讓大山里的人們過上富裕的生活,但實際上,他們的本心只是開條偏僻的道路,以供晚上他們飚車而已。

  一個多小時后,羽婷帶我來到了他們飚車的地方。

  這時候,山路已經封閉,唯有他們那十幾輛車在,而且都是各式各樣的豪華跑車,我也不認識,反正看起來都挺豪氣,就是車標有點奇怪,有的是馬,有的是牛,竟然還有拿糞叉子當車標的。

  鄭昊站坐在他的車頭,見我來到后,臉上掛滿了嗤笑,“不錯,最起碼還沒慫到連來都不敢來。

  只是我想知道,你想怎么跟我跑,用你那兩條腿跟我四個輪子跑嗎?”他的話,引得周圍一眾帥哥靚妹放聲大笑,肆無忌憚,看我就像是在看個傻子。

  我直接說道:“我不會開車,所以你的游戲我玩不了。

  ”鄭昊大疑惑道:“那你來這是為了親口向我認慫唄,以表誠意?”他的話,讓周圍眾人笑的更厲害了。

  “鄭昊,你……”羽婷剛要說什么,我就拉住了她的小手,阻止了她的開口。

  “我們村里的規矩,男人辦事,女人不許插嘴。

  ”我的話剛出口,周圍眾人就懵壁了,包括鄭昊在內。

  當然,更讓他們懵壁的是,羽婷竟默默點頭,然后退回了半步,當真做到不插嘴。

  我沒搭理他們,直接跟鄭昊挑明,“地點你定的,游戲規則也該我定。

  我不是你們這些貴族圈子里的人,所以你們的規則也不適合我。

  不過既然你想玩點刺激的、認為是男人該玩的游戲,那我可以滿足你。

  ”說完,我掃量四周,旁邊有個高臺,離地足有十米高,應該是他們晚上登上去看賽車所用的 瞭望臺

  于是,我伸手指向了那個臺子,“我是鄉下來的,我們那真正屬于男人的游戲很簡單,就那個臺子,咱倆一起跳下去,誰斷腿誰倒霉。

  ”我都不看鄭昊一眼,直接就走向了那個臺子。

  羽婷在身后拉我,我送給她一個笑容,然后就爬上了臺子,在邊緣處遙指下方的鄭昊。

  “你他么是不是個爺們,痛快點,不行就趕緊蹲下尿尿!”不就是懟人么,懟唄,看我懟不死你!鄭昊上來了,他做的啥心理斗爭又或是咋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是上來了。

  他上來后語氣很平靜,但眼神中顯露出的怯懦我在村里見多了,“怎么跳。

  ”“照我樣跳就行,我先跳,你隨后,還是那句話,誰斷腿誰倒霉,你如果不敢的話,那就在這蹲著尿一泡,給你那圈子里的朋友們都看看。

  ”鄭昊一分鐘沒說話,但最終還是點頭了。

  臺上很多人見證,下面羽婷等人也在,親眼見證著,我也不怕他耍賴,于是翻身站到了臺子上一米多高的護欄上。

  現在這距離,就等于離地十一米還要多些。

  夜風吹拂,大為涼爽,我低頭望著下方仰望的羽婷,“我要是贏了這慫,想當著他們的面親你一口,行不行?”羽婷沉默了片刻,隨即道:“如果你現在下來,我立刻跟你去開房。

  ”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個充滿誘惑的條件。

  可惜,我不想答應!縱身一躍,身邊風聲呼嘯,我竭力將自己的 身體呈現趴伏狀態,這讓下面的人驚聲尖叫。

  我知道他們在叫什么,他們肯定認為,我這種姿勢落地,指定他么的得摔死。

  但他們卻不知道我在 看著身后的那根支撐瞭望臺的支架。

  在還有大概兩米左右的距離時,我狠狠蹬了那支架一腳,與此同時整個人蜷縮起來,雙頭護頭掌心向外。

  下一瞬,在即將落地的剎那,我整個人就骨碌碌的撞地翻滾,雖然那沖擊力讓我有些不適,但九成的撞擊力度都在翻滾中被卸掉,根本沒有受到多大影響,更別提傷害了。

  一個漂亮的站身,結果慣性的力量,我整個人直接就站定在地。

  用羽婷事后的話說,就跟看電影那些特技演員似的。

  邁步來到懵眼的羽婷近前,我直接托起了她的雙頰,對著她那張性感的小嘴就是狠狠一頓親吻,隨即更是把之前從狄青彤那學來的舌吻用在了她的嘴中。

  雖然生澀,但確實很過癮,那張小嘴,那條香舌,讓我沉醉,讓我迷戀。

  隨后的下一瞬,我就迎來了羽婷的一巴掌,那一巴掌,直扇的我眼冒金星,對我的影響比剛才從瞭望臺上跳下來似乎都要大。

  “你瘋了,那是十米多的臺子,萬一你摔死怎么辦!!!”羽婷很憤怒,她幾乎是吼出來的,但這種憤怒的咆哮,卻讓我感到心暖。

  于是我握住了她的手,俯首在她耳邊說道:“雖然我只是只鴨-子,雖然我不知道可以在你身邊待多久,但哪怕只待一分鐘,我也不想讓別人對你指指點點,說你羽婷身邊的男人是個軟蛋慫包!”羽婷愣怔,顯然她想不到我的出發點竟然是為了她,然后,她就有些不知所措了,雙手張開,完全不知道該表達些什么。

  最終,她無處安放的雙手托住了我的面頰,狠狠的親吻我,幾盡瘋狂。

  許久許久,她在停止這激吻,一頭扎進我懷中,“謝謝。

  ”她的嬌軀,很溫暖,我很享受,但我并沒有因此而忘記站在瞭望臺上的鄭昊。

  將羽婷摟在懷中,我抬臂遙指鄭日天,“像個爺們一樣的跳下來,或者像個娘們一樣給老子蹲下,尿!!!” “不,不, 小雪,不怪你,都是 錢叔的錯,是錢叔沒忍住,動了邪念,不怪你,你放心,讓我繼續給你吸吧,我保證一次給你根治了!”“可是,我這樣……” 趙雪看著自己光光的模樣,有些擔心的問道,她不僅僅是擔心老錢控制不住,她也擔心自己會控制不住,剛才要不是老錢的外物抵到了自己,恐怕她早就忍不住雙手按住老錢的腦袋埋進自己的雙峰之中了。

  見趙雪面露猶豫,老錢心里著急,他等了這么久好不容易有個能夠一寢香澤的機會,怎么都不會放過的。

  “妹子,你這是二次漲奶,里面的碎顆粒更多了,而且我剛才摸了一下,你的乳腺也堵住了,要是不立即疏通的話,后果很嚴重,可能會引起乳腺癌,那樣的話,就必須做乳、房切除手術……”為了打消趙雪去醫院的念頭,老錢不介意將事情說的嚴重些。

  果然聽了老錢的話,趙雪嚇了一跳,“錢叔,你別嚇我,真有那么嚴重?”“小雪,這事我還能騙你呀?第一次給你催奶的時候不是就告訴你了嗎?”老錢說完,滿臉焦急的盯著趙雪,而這樣的神情落在趙雪眼中立馬變成了老錢關心她的模樣,她心頭一熱, 暗道自己多心了,錢叔咋可能對自己……“錢叔,那,那這次可得保證根除呀。

  ”趙雪的聲音就像是天籟一般鉆進了老錢的耳中,讓老錢心頭一松,激動的搓著雙手……因為剛才的緣故,老錢也不敢再有什么過分舉動了,見趙雪再次閉上了眼睛,他才深呼了口氣,暗道好險,干咳一聲道。

  “小雪,準備好了嗎?我可要給你……”后面的話不用說相信趙雪也能明白。

   聽著老錢的話,趙雪緊閉的雙眼裂開一道縫隙,里面散發著羞赧的目光,配合著她巴掌大紅潤的小臉,似乎多了幾分欲拒還迎的姿態,讓老錢倒吸了口氣。

  奶奶的,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錢叔,你弄吧,不要有心里負擔,剛才的事不怪你,也怪我,啥都沒穿,你一個大男人,難免……”聽著趙雪善解人意的話,原本擔心再次刺激到她的老錢心里一陣輕松。

  “不怪你小雪,都是錢叔沒把持住,咳咳,那我就開始了哈。

  ”老錢也不敢亂來了,伸手點在雙峰中間的峽谷中,深深的事業線,(姐弟亂欲)宛若一道裂谷,老錢的手點在這里,然后沿著線縫來回前后滑動,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檀中穴在雙乳的正中間。

  老錢手指一落在雙峰之間,緊閉雙眼一直等待老錢動作的趙雪立即身子一顫,嘴里發出一陣輕微的哼唧聲,眼睛也是瞇出一道線,低頭看向老錢。

  見趙雪仍然警惕的看著自己,老錢忙解釋道。

  “小雪,這是檀中穴就在……額,你這兩個 部位中間的位置,如果是平常經常按摩這里的話,不僅有豐胸的作用,還能讓你的肌膚變好呢。

  ”聽著老錢的解釋,趙雪心下放心,暗道自己多心了,不過隱隱的還是感覺有些遺憾和失望。

  低頭看著老錢的手指在自己雙峰之間來回滑過,指尖傳來的舒服感覺讓她舒服異常,要不是擔心再刺激到老錢,她都想大聲的喊出聲了。

  看著趙雪臉上的質疑之色消失,老錢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他并告訴趙雪的是刺激膻中穴同樣會此時女性的荷爾蒙分泌,從而使得女性會跟想…應對完趙雪老錢便繼續按摩,趙雪的倒水滴狀精致的部位無論是手感還是觀感都讓老錢大呼過癮。

  尤其是此時趙雪漲滿的部位,又大又圓,獨特的手感讓老錢恨不得當即咬上一口。

  而且如果趙雪能夠主動的讓他……老錢低頭看看趙雪隱藏在被子中身體咽了咽唾沫,要是能現在上了,即使不上能看看那日思夜想的地方也行呀。

  老錢動了邪念,再想拉回來一本正經的按摩是不可能的了,而且從接到趙雪的信息他就沒打算輕易結束。

  “小雪,檀中穴按完了,你有啥感覺沒有?”老錢抬頭看著趙雪問道。

  “啊?感覺,舒服,癢……就是,挺舒服的。

  ”趙雪說著小臉通紅,眼神羞赧。

  “不,不是,我是問,你這兒有啥感覺沒有?”老錢指著趙雪的碩大一本正經的問道。

  “啊?這,沒啥感受呀,就是覺得更漲了,沒有減輕。

  ”趙雪說著眼睛盯著自己鼓鼓囊囊的地方,都不敢看老錢了。

  聽著趙雪的回答,老錢心中大定,他就是要讓趙雪覺得還沒好,要不然他怎么繼續操作,往下按呀……燈光下趙雪的肌膚白里透紅,經過剛才老錢的撩撥,趙雪紅潤的臉蛋更加的誘人,眼神中的幾分羞赧,更加的激起老錢的想法。

  老錢真想立即辦了她!“小雪,你這問題有點嚴重,本來正常的話按按檀中穴,再吸幾口,就好了,可是按了這么久,你這竟然仍然是漲,沒有絲毫下去的可能性,這就有問題了,而且麻煩了。

  ”老錢說著控制著自己眼睛不往趙雪身體下看,他擔心他直接控制不住情緒。

  “啊?咋了錢叔,是不是很嚴重……”趙雪聽著老錢說的嚴重,登時害怕了,緊張的從床上坐了起來,身前的尺寸不停的晃蕩著,白花花的一片差點晃暈老錢的眼。

  “小雪,你別著急,辦法有,其實一開始我就想那么辦,就是擔心妹子你抹不開臉。

  ”老錢為難的說道。

  “錢叔這都啥時候了,我這都被你又咬又摸的了,還有啥抹不開臉的呀。

  ”趙雪真的著急了,剛才躺著她沒覺得胸前累贅,此時一坐起來,只覺得身前的掛著兩坨大山,又重又疼。

  “其實和先前的方法一樣,就是用按摩的手法刺激穴位,那樣的話就可以達到通則不通的效果,將多余乳液的排出來。

  ”老錢說的很專業,但是他自己清楚,要是再不讓他將被子掀開,他可就真的忍不住了。

  能在趙雪這個誘人的小娘子面前這么淡定,老錢都佩服自己的定力了。

  一聽仍然是按摩穴位,趙雪登時釋然了,自己這身前的兩坨都被老錢揉了摸了,還有什么穴位不能讓他按的呀。

  再說了老錢的按摩讓她感覺渾身舒坦,她巴不得老錢多給她按按呢。

  “錢叔,你說吧,我該怎么配合你。

  都這樣了,還有啥不能讓你碰的穴位呀。

  ”趙雪坦然道。

  老錢聽著趙雪的話,心里一喜,暗道這丫頭能這么想最好,那自己要按她雙腿中的某個部位,想必她也不會特別抗拒吧。

  老錢心中竊喜但是臉上卻是一本正經的說道。

  “小雪,因為這個穴位有些特殊,我擔心不方便,所以……不過,小雪你是病人,我是醫生,為了治病有些地方不得不碰,你要是接受不了,我……”“錢叔你說啥呢,有啥部位比…比我這里還不能讓男人碰,你就放心的弄吧,我能理解,不怪你。

  ”趙雪指了指身前,坦然地說道。

  見趙雪一副你是醫生我是病人你隨意的表情,老錢心中暗道,那是因為你還不知道我要按哪里。

  “妹子,一會我需要按一下你的 會陰穴和玉泉穴。

  ”老錢說著眼睛盯著趙雪,他害怕趙雪一聽穴位就退縮了。

  “會陰穴和玉泉穴在哪里?”趙雪迷茫道。

  “啊?你不知道。

  這個會陰穴在生殖器下緊挨著……玉泉穴又名子宮穴,你這個情況特殊我得將手伸進去試試……”老錢說著手在自己身上比劃著,看著老錢指點的部位愈加敏.感,趙雪的一張臉紅的都要滴出血了。

  這要是讓老錢按了那兩個穴位,她可就什么都給老錢看了摸了,也就是沒有走到最后一步罷了。

  趙雪神色呆滯,她本以為胸前的檀中穴已經是最隱蔽的了,沒想到老錢竟然要在她雙腿中,還要按最隱蔽部位里面玉泉穴,這要是伸進去,一進一出和自我安慰有啥區別呀。

  可是看著老錢一本正經公事公辦的樣子,再想想如果不按的嚴重后果,以及可能會餓的嚎啕大哭的孩子,她眼神一凝。

  “妹子,要不就不按了,也沒啥事。

  不過那個我還是要和你說明一下,我沒有壞心思,絕對是為了你好,這會陰穴是人體根本,和人腦神經相連,能刺激神經,這玉泉穴……咳咳雖然在你那里邊但是對女性更好,我……”老錢磕磕巴巴的解釋著,看著趙雪陰晴不定的臉,他真害怕趙雪將他識破,拿枕頭將他砸出去。

  老錢說完見趙雪眉頭緊鎖,暗道自己著急了,要是等會將趙雪按出感覺了再說興許會更容易接受一點。

  心里嘆息了一聲,暗道好機會被錯過了,剛要開口放棄,就聽到趙雪說道。

  “錢叔,沒事,你盡管來吧!”趙雪說著直接就往后一躺,雙腿將身上的被子踢掉,接著就將腹部一下全部露了出來,白花花沒有穿任何遮擋物的地方展露了出來。

  老錢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呼吸急促,雙手顫顫巍巍的朝趙雪雙腿中顏色對比強烈的地方伸去。

  成熟女人的身體,尤其是隱蔽之地,太過誘人和神秘,讓老錢這個老男人渾身大顫抖,腦袋一片空白,只剩美景和本能。

  此刻老錢呼吸急促,眼睛緊緊盯著趙雪白花花的身子,原本上身已經讓他這個老男人把持不住了,此時更加迷人的美景在前,老錢的整個大腦一片空白。

  趙雪躺在床上緊閉雙眼,睫毛微微顫抖,顯示著她此時的緊張,手緊攥著拳頭,下身展露在空氣中,她知道此時老錢肯定在盯著羞人的地方看。

  那里可是她最隱蔽的地方,除了老公她從來沒給第二個男人看過。

  她的身體微微顫抖,偷偷的睜開眼睛,接著就看到老錢眼睛呆呆的注視著自己羞人的部位,眼睛一眨不眨的,嘴角直哆嗦,顯然是被自己的美景吸引到了。

  再扭頭看看老錢的男人部位,那地方已經是……雖然看不到里面的尺寸,但是看褲子撐起來的規模,想必比老公李建的還要大上幾分,只是不知道他和老公誰更加厲害。

  這樣的想法嚇了趙雪一跳,原本紅潤的臉蛋變得滾燙,暗罵自己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

  心里雖然這樣想著,可是看著老錢成熟穩重的臉,想著這兩次緊急時刻他挺身而出幫助自己的模樣,心中除了感激之外,竟然隱隱有些其他想法。

  錢叔是個可靠的男人!看著老錢不停地吞咽著口水,趙雪俊俏的巴掌大的小臉滾燙,羞赧的開口道。

  “錢,錢叔別看了,怪羞人的,趕緊按吧。

  ”“啊……好,好,我這就按。

  ”趙雪的聲音將沉浸在美景中的老錢喚醒,不過腦袋卻還是不夠清明,本能的抬腳上床,在趙雪呆滯羞赧的目光下,跪在了趙雪的雙腿前面。

  這姿勢立馬讓趙雪想起自己和老公李建生活時候的模樣,她慌忙起身,伸手按在雙腿中的某個部位,羞赧外加氣憤的低吼道。

  “錢叔,你要干什么?!”趙雪這一聲帶著怒氣的吼聲徹底的將老錢從混沌中的喊了出來,看著滿臉怒容的趙雪,老錢心頭一顫,再看看自己此時的姿勢,暗罵一聲,趕緊對趙雪解釋道。

  “妹子,你別誤會,那兩個穴位都在你的雙腿中,要是坐在床邊,側著身我不舒服也看不清具體的部位手也使不上勁不好給你按,所以才這樣。

  ”隨著老錢解釋趙雪緊擋在部位上的手已經慢慢的挪開了,這個動作讓老錢心頭稍微一松,偷偷的抹了把額頭的冷汗,暗道一聲僥幸。

  “那,那也不能一聲不吭的跪在我面前呀,我還以為,以為……”趙雪羞澀的低聲說道,后面的卻沒有說出來,不過老錢心知肚明,暗道趙雪誤以為我要對她不軌竟然沒有立即翻臉,可見她對自己,興許她也想……趙雪再次緩緩的躺了下去,滿臉的羞澀身體平躺任由老錢處置的模樣,讓老錢熱血沸騰。

  “小雪,那我開始了哈。

  ”老錢激動的聲音有些顫抖。

  “嗯。

  ”不知道是羞澀還是習慣了,趙雪低聲輕應了一聲,便沒了聲音,不過老錢還是從余光中瞥見她偷偷的將雙眼裂開了一條縫隙盯著自己的動作。

  見趙雪不抗拒,老錢心里歡喜,趕緊動作,原本跪著的身體直立起來,褲子中間挺挺的部位看的趙雪心臟砰砰直跳,直到老錢跨坐在她的大腿上她才反應過來。

  “錢叔,你,你要干什么?”趙雪半仰著腦袋睜大眼睛盯著老錢,老錢此時正坐在她的大腿之上,低頭就可以將她那羞于見人的部位看的清清楚楚。

  “啊,小雪,我先要按你的會陰穴,坐在你大腿上能清晰的看到部位,也能按的更好。

  ”老錢將想好的借口說出來。

  趙雪見老錢一臉嚴肅的解釋,再想想先前已經誤會他好幾次了,登時臉色一紅,暗道自己多心,錢叔是個正經人,根本就沒有那方面的想法,都怪自己思想太臟。

  可是轉念一想,低頭一看,錢叔褲子里的部位似乎早就反應起來了,這……老錢看著趙雪臉色陰晴不定,眼神猶豫不決,一顆老心臟砰砰直跳,暗道可別讓趙雪發現自己的不良企圖,不然,這眼看要成功了,可就要功虧一簣了。

  可是就在他身體緊繃等待最后審判的時候,趙雪遲疑了一會,再次躺在了床上。

  “錢叔,一會你輕點,你也知道那地方是女人……”趙雪半仰著頭看著老錢,這樣的角度可以看到老錢在自己下.邊究竟在做什么,萬一他真的要做什么壞事,自己也能第一時間發覺。

  可是發覺后,自己要怎么辦呢,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趙雪發現自己竟然不反感老錢,隱隱的……這么羞人的動作,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會有些別的想法。

  “放心吧小雪,錢叔知道輕重。

  ”老錢說著一手撥著趙雪大腿里測的肉,一手朝會陰穴探去。

  “小雪,我這就要按你的會陰穴了,你準備好了嗎?一會別緊張,有啥情況就說,錢叔馬上停手。

  ”對于女人來說雙腿中都是身體最敏感的部位,老錢手一探進大腿,趙雪就覺得一股電流瞬間從下而上的沖擊大腦,整個身體都忍不住緊繃起來,舒服的她差點叫出聲來。

  “嗯……”她的聲音如蚊蠅,舒服的身體感觸幾乎讓她發不出聲音,她半仰著頭,緊緊盯著老錢的雙手,她能將老錢的動作看的一清二楚,她覺得自己臉上發燙,覺得自己不要臉,竟然看著男人在自己身上做這樣事。

  老錢趙雪抿著嘴,滿臉朝紅,身體尤其是雙腿輕微顫抖,緊張不已,心里暗道這女人真好騙。

  不過,趙雪越緊張,老錢的工作越是不容易展開,尤其是趙雪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太舒服了,雙腿竟然越夾越緊,讓老錢的手根本就伸不進去,老錢不得不開口道。

  “妹子,那個,你能把腿…你夾的那么緊,我手根本就差不進去,沒法碰到穴位。

  ”聽著老錢的話,趙雪低頭往下看,只見自己的雙腿將老錢那只撥弄大腿的手緊緊的夾著,頓時滿臉羞赧,緊咬著嘴唇,雖然她早就有心里準備,答應讓老錢給自己按會陰穴。

  可是如果真的將雙腿打開,那,那自己的隱蔽之地可就真的全然清晰的全都給老錢看了。

  她猶豫著,可是看著老錢真誠認真的臉,她還是緩緩的將雙腿慢慢向兩側分開,接著那迷人讓老錢癡迷的風景一點點的從縫隙中顯現出來……這展開的風景頓時就讓老錢吞了口唾沫,他深呼一口氣,把另一只閑著的手顫顫巍巍的朝會陰穴按去。

  老錢提出要按壓會陰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為了不軌的想法,其實會陰穴和玉泉穴作為人體的兩大重要穴位,按摩會有對趙雪身體有很大的好處。

  當然這個部位敏感,按壓后會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應。

  “唔……”隨著老錢手指朝會陰穴按去,一直緊張等待的趙雪在老錢碰到會陰穴的那一刻,整個身體開始顫抖,雙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夾緊,大腿細膩的肌膚緊緊夾住的觸感,讓老錢大呼過癮。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軍長大人不要舔下邊|就是那用力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