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怕寶貝我會輕一點的

別怕寶貝我會輕一點的 別怕寶貝我會輕一點的 2021-07-29 06:16:11 14217次瀏覽


下一瞬,伴隨著褲子的脫落, 李蘇也把 周莉身上的黑絲襪跟小褲給強行褪了下來。

  周莉本能的想要阻止,但終究也拗不過李蘇的堅持,強行給她褪了個干凈。

  絲襪跟小褲都脫離了嬌軀,她那媚然的身下也就徹底暴露出來。

  旁邊墻上有面鏡子,于是李蘇就周莉強行抱到近前,左手更是搬起了周莉的左腿。

  “表嬸你自己看,你那里多美、多性感,而且已經饞到不行不行的了。

  ”“所以別恨我,因為不光你饞,我也饞,我真的好想要你!”看到鏡中的自己身下,周莉羞到俏臉幾乎要滴血。

  她真的是沒辦法了,尤其是被李蘇搬起腿來,將那地方的嬌媚徹底展現出來。

  這種極盡的羞澀,讓她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再也無法面對李蘇。

  周莉無法面對,但是李蘇卻樂于面對喜于面對,那么嬌媚那么迷人,今晚要是不給予周莉愛的沖擊,那他就真的不是個 男人了!于是在隨后,他就把周莉上身的T恤也給脫了,黑色 胸杯更是猛地一把扯下。

  在那兩蓬嬌媚還在周莉身前蕩漾微顫的時候,李蘇就猛地伸出雙手扣住了,竭力褻玩 揉弄,直把周莉給玩到歇斯底里的,不由自主的爆發出醉人的嚶嚀聲。

  盡管很刺激很旖旎,可她還是想要求饒,希望李蘇能夠放過她,不要強行進入她身子。

  但至于為什么這樣喊,她也不清楚了,只是下意識的這么喊著。

  可是對于李蘇帶給她的強烈刺激,卻又很是喜歡,讓她忍不住的把美眸都閉合了。

  望著鏡中周莉嬌媚動人的表情,李蘇再也把持不住了,他也不需要把持。

  雙手狠狠褻玩揉弄的同時,李蘇雙手也猛地往下一拽。

  周莉胸前 就在他手中著,李蘇猛拽她吃痛,當然是跟著下彎腰身。

  可這腰身一彎,身后就不自覺的撅了起來。

  當意識到自己眼下彎腰撅腚的動作后,周莉頓時羞慌的瞪大了眼睛,意識到了什么。

  她羞聲大喊,“李蘇,不要,不可以進來的,你不可以進來,我是你的表……”嬸字都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的,隨后就有嬌媚的歡吟聲綻放在了房間內,帶來春的旖旎……那一瞬間嬌軀的被填充,直讓周莉感覺糾纏自己已久的寂寞,終于被驅逐了。

  隨之而來的,則是她期待已久的滿足感,以及前所未有的填充感。

  真的好過癮,感覺都要給撐破似的,直讓她痛到本能的嬌呼著,小腳丫甚至都蜷縮在絲襪里。

  “好痛,你弄的我好痛……”周莉的痛呼聲傳進耳朵里,李蘇卻是愈發的亢奮。

  他都沒有半分停止的舉動,直管在周莉的嬌軀內暴躁的沖擊了,占有著。

  占有屬于周莉的嬌媚,也體會屬于周莉的迷人風韻……但是短短三分鐘過去后,周莉就徹底暴躁了,更是主動伸出雙手,竭力在李蘇 身體上摸索著。

  “李蘇,李蘇,李蘇……”一遍又一遍的,周莉只管呼喊李蘇的名字,卻不給予任何實質性的內容。

  但是李蘇卻明白,周莉也是要來了,她所期待的愛朝終于要來了。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再李蘇夾緊沖擊了數分鐘后,周莉徹底暴躁開來。

  她瘋魔了,嗷嗷的喊叫著,就如同要打人似的,但她實際上并不是要打人,而是抒發亢奮。

  這一刻周莉真的好滿足,前所未有的滿足,甚至都不敢想象,跟李蘇在一起竟然會那么的快活,以至于她忍不住的媚然說道:“李蘇,表嬸愛你,表嬸好愛你,你狠狠的給我,今晚表嬸整個人都是屬于你的,好好的愛我,愛死我我也愿意!”不光周莉愿意,李蘇也愿意。

  望著已經被自己給征服的周莉,李蘇趕緊更足了,直接頂著她嬌媚的身子,把她那具媚人的胴體給抱到了臥室內。

  緊隨其后的,便是一聲快活起一聲的歡愉嬌吟,綻放春的媚意……當一切都結束后,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

  粗暴,暴力,恐怖,狂嗨……所有是詞不是詞的,但凡周莉能想到的,此刻用在李蘇身上她都覺得不為過。

  看起來那么清秀討她喜歡的男人,竟然帶給她無與倫比的情愛體驗,這點是她先前無論怎么幻想都幻想不到的。

  躺在床上,撫摸著正在胸前瘋狂親吻的李蘇,周莉臉上浮現出了滿足的笑容,更是伸手輕輕撫弄著李蘇的腦袋,感受著剛剛給予她瘋狂刺激的小男人。

  盡管心里對丈夫依舊有所愧疚,但是周莉已經想好了之后的結局。

  只是她不說,她今晚不想提那種 事情,她只想好好的跟李蘇深愛著,享受著一夜的歡愉。

  事實上,李蘇在她胸前的吻弄,也讓她再度有了愛的渴望。

  尤其是眼下已經知道了李蘇能帶給她怎樣的刺激體驗,所以就愈發的期待了。

  哪怕身下已經有些痛了,可是她依舊愿意。

  就如同她隨后對李蘇魅聲說的那樣,“李蘇,今晚我是你的,狠狠愛我,我還想要一次,不用吝惜我,用力,就是被你活活弄死我也心甘情愿。

  ”這話說的讓人亢奮,但實際上真的再次開啟戰斗一個小時后,嗷嗷求饒的也是周莉。

  “我不要了,我好了,寶貝兒我好了,我真的不要了,你別弄了,我好痛,那里都快磨破了!”李蘇才不管這個呢,他眼下想的,就是用最深情的投入,享受周莉最嬌媚的存在……這一宿,可是把周莉給糟蹋了個死去活來,直至清晨四點多了兩人這才睡去。

  這天晚上周莉睡的好恬靜好舒服,直感覺是這輩子最最愜意的一覺,真美。

  李蘇同樣也是舒坦到不行,內心的欲望火焰得到了極盡的釋放。

  只是在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意外的事情卻發生了……睡醒的李蘇伸手就要去摟抱周莉那具嬌媚的胴體,但是卻撲了個空。

  等他下床去找的時候,卻發現家里并沒有周莉的影子,反倒桌上還放了2000塊錢。

  看到那2000塊錢,李蘇就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他回屋拿起手機準備給周莉打電話,卻發現了一條微信消息,是周莉發來的。

  “對不起丈夫的事情只能做一次,不能再做第二次。

  作為對你那種強暴行為的懲罰,獎金1000罰沒,另扣除1000工資,(最好不)再見。

  ”看信息用詞語氣,好像還挺俏皮的,看的出周莉心情不錯。

  但是當李蘇嘗試著給周莉打電話的時候,電話卻是打不通了,提示暫時無法接通。

  啥玩意兒就暫時無法接通了,這不就是拉黑了么?放下手機,李蘇坐在沙發上琢磨起了這事,同時也回憶起了昨晚周莉說的話。

  周莉在昨天晚上說,‘今晚我整個人都是屬于你的’,現在想來,好像就只限于昨晚而已。

  顯然周莉早已經做好了決定,只能折騰一宿過個癮,今天早上再跟他說而已。

  看看桌上那2000塊錢,李蘇覺得實在是不能收。

  把人給睡了,回頭還收人2000塊錢,那成啥了,夜店的少爺啊?于是洗漱完畢穿好衣服,李蘇就揣上錢,下樓坐公交車去了店里。

  只是到他到店里后才發現,店門雖然開著,但是東西卻已經被搬家公司搬上車,旁邊還有個胖娘們兒在指揮著。

  經過溝通李蘇才知道,周莉已經把所有東西都轉給她了。

  下手倒是真快,昨晚才得知要拆遷的消息,今天上午十點竟然就已經買東西賣掉了。

  都不知道周莉到底怎么做到的,竟然這么有辦事效率……找不到周莉,李蘇也就步行去了不遠處的那家面館,連早飯帶午飯的一起解決了。

  對于周莉,他沒什么特別的感情,有想玩的沖動,但也僅限于想玩而已。

  同樣的,周莉對于他應該也是這樣。

  其實說白了,這就是成年人之間的游戲,不存在到底誰把誰睡了,只是合適的時間里一場合適的成年人游戲而已。

  玩的起就玩,玩不起就滾,就是這么現實。

  假如李蘇動了情想要死死糾纏著周莉的話,周莉不會感動,只會反感。

  眼下這種情況雖然不是最好的,卻也挺好,將來有朝一日再相逢,相視一笑,你撅腚我挺腰,大家再搞一場你歡我愉的小風騷,未嘗不是一種唯美的絢麗。

  所以對于周莉的惦記,隨著那碗面的下肚而掩埋在心底,只待來日見到周莉再破土發芽。

  吃飽后喝口湯漱漱口,擦擦嘴巴子李蘇就走人了。

  離開面館后,他把電話打給了韓綺。

  昨晚韓綺走的那么急,丈夫又去世的那么突然,他沒好意思問具體內情,也沒時間問具體內情,但并不代表他心里不好奇這事。

  那么大的人呢,先前才打了倆電話,之后說沒就沒了?將電話打過去后,并沒有人接聽電話,這讓李蘇心里有些惦記。

  對于韓綺,他是真的很惦記,打心眼里惦記的那種,可不局限于單純的玩玩。

  所以擠上公交車后,李蘇想要按照以前閑聊時韓綺交代的地址,去她住的地方客房。

  可剛剛上車沒多會兒,他就見到有個中年大叔湊到了他的面前,目光猥褻。

  我曹尼瑪的,老子是純爺們兒,長的清秀也不是我的錯,爺娘給的臉,你想干啥?中年人還真想干點啥,那只放在褲兜里不停前后擼動的手,就是最好的證明。

  于是下一刻,李蘇就提起了膝蓋,往前中年人褲襠那猛地一撞——“大叔,爽嗎?”李蘇這一腳下去,對面那個中年 猥瑣男立刻痛到彎腰捂住身下,憋的臉色通紅。

  之后他怒眼瞪視李蘇,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是隨著李蘇再次提起膝蓋的動作,他后退了。

  顯然,他的某個部位是長記性的,知道剛才的被撞到底是什么滋味。

  對于個中年猥瑣男,李蘇覺得惡心,所以不再搭理他了。

  可就在這時候,有一陣沁人的馨香總左側傳來。

  扭頭看了眼,竟發現有個十八九歲的漂亮小姐姐,來到了李蘇的身旁。

  望向李蘇的目光中,更是斥滿了佩服與景仰,那種感覺就好像在看偶像似的。

  李蘇都不知道咋回事,也沒惦記這個,心中現在更關切韓綺那邊怎么樣了。

  公共汽車一路行駛,最終來到了觀海花園,也是本市有名的富豪居住區。

  李蘇下車后直奔觀海花園門口,可就在即將進門的時候卻被保安攔下了。

  連步行者都要核查身份,這個小區保安倒是挺嚴苛的。

  李蘇告訴保安韓綺的名字,保安則打電話聯系。

  不過隨后保安就表示家中電話并未打通,讓李蘇聯系過業主后再過來。

  這特么的,打不通自然就是人不在家,人不在家能上哪?正在這時候,突然有溫柔的話語響起,“這是我朋友,我可以帶他進去嗎?”順著聲音望去,李蘇一眼即看到了公交車的那位漂亮小姐姐。

  她似乎是這個小區內的住戶,保安直接放行,隨后她就把李蘇給帶了進去。

  李蘇想了想,也好,沒準韓綺人在家里,只是太過傷心不愿意接電話罷了。

  謝過小姐姐后,李蘇又向她咨詢了韓綺家的別墅門號,在小姐姐的指引下走了過去……終究也沒有敲開韓綺家的門,打她手機也無人接聽,這讓李蘇很郁悶。

  對于韓綺,他是真心惦記著,無論如何都割舍不下的不種。

  從緊關的別墅大門前離開后,李蘇就準備離開了。

  只是走在觀海花園中的時候,他竟再次遇到了之前那位小姐姐。

  帶著客套的微笑,李蘇點點頭后就準備繼續走人,可是小姐姐卻不干了。

  在李蘇剛剛邁步的時候,她就湊到近前說道:“你真厲害!”李蘇微愣,不明白這個漂亮的小姐姐什么意思。

  隨即漂亮小姐姐表示,她是在指公交車上李蘇打色狼的那件事情。

  “我就沒你那么勇敢,上次也有個色狼靠近我猥褻我,簡直惡心死了,可是我又不敢說什么。

  你也只知道的,咱們 女生臉皮薄,這種事情說出去真的好害羞。

  ”李蘇恍然大悟,原來她是在指這件事情啊,難怪之前在車上會對她有崇拜的目光。

  想著人家帶她進門的,也不好意思不搭理話茬就走人,于是李蘇跟她閑聊了幾句。

  閑聊中,李蘇得知這個女孩就 蘇菲,倒是跟他挺有緣分的,他的名是蘇菲的姓。

  蘇菲也這么覺得,加上心中又崇拜李蘇的‘暴力’,所以就邀請李蘇去她家做客。

  李蘇微笑著搖搖頭,“我就不去了,我去你家不合適。

  ”蘇菲卻是一把拉住了李蘇的手掌,“這有什么不合適的呀,你是女生我也是女生,剛好最近今天我爸媽都不在家,我們中午在家里一起吃個飯好了。

  ”“而且我恰好也有些女生自我防衛方面的問題想要請教下你……”不容分說的,蘇菲就拉著李蘇的手,硬生生把他給拽向了自己家別墅。

  李蘇很是無語,他真想告訴蘇菲一句——“小姐姐,你這是引狼入室、玩火自焚,你知道嗎?”很明顯,蘇菲并不知道,她滿心認為李蘇就是女生,比較中性美的那種。

  關鍵是,連中年猥瑣男都猥褻李蘇了,這還不足以證明他是女生嗎?至少蘇菲認為足夠了。

  所以對于這么勇猛的‘女生’,她還是挺欽佩的,更想要向李蘇好好學習。

  一路強拉硬拽,李蘇直接被蘇菲給拽進了自家的別墅。

  李蘇說道:“蘇菲,我進你家真不合適,我是……”“好啦,來到已經來了,你怎么這么墨跡呀,一點都沒有你在公交車上的時候爽快。

  ”都不給李蘇說完的機會,蘇菲就把給推進了別墅,隨后又把門口的快遞包裹給帶了進去。

  “你先坐啊,我新買的東西來了,我去看一下。

  ”示意李蘇隨便坐后,蘇菲就帶著包裹進去了臥室。

  李蘇倒也沒什么事情,既然都已經被拽進來了,那就坐會兒唄!坐在高檔紅木家具上,李蘇打量了下家居環境,收拾的確實不錯,不愧是富人居住區。

  墻上還掛著好些名家的畫作,李蘇本身就是學美術的,對于這個他不能算是行家,但稱作行內人并不為過,所以對于這些東西他很了解。

  單是其中那幅名家作品,最低也得100萬起步。

  100萬,很多人終其一生都賺不到,但人家只是掛在墻上來妝點的,這種富貴……不能想象,真的如同段子里說的那樣:不要拿你的年薪,來挑釁我兜里的零花錢。

  打量了一會兒,蘇菲也從房間內出來了,只不過她的出來,卻讓李蘇心中大動。

  因為這時候的蘇菲已經脫掉了上衣,上身只剩一件粉色的掛著吊牌的胸杯。

  倒沒有韓綺那么波瀾壯闊,但是卻也談不上小,反倒跟蘇菲的形體非常融洽。

  以美術生的高水準眼光來看,非常的和諧唯美,身材比例相當棒。

  尤其是走到近前后,那種肌膚的細膩就更讓人感覺到美妙了,李蘇都想伸手摸摸。

  而這時候的蘇菲則對她說道:“李蘇,你覺得我新買的這件胸杯好看嗎?”在她眼里,李蘇就是個‘女生’,這種面對自然沒什么了,她都不覺得是個事。

  但是李蘇卻覺得是個事,而且這事還不小,因為已經讓他有點上火了。

  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都想把蘇菲按倒,把下面送進她嬌媚的身子里面去,狠狠的搗弄著。

  只是人畢竟是個十八九歲的小姐姐,還年輕著呢,對他也不設防,毫無防備的把他給帶家里來不說,還坦然的向他詢問胸杯的好看不好看。

  于是思來想去的,李蘇就決定對蘇菲說出實情,就不禍害這個小姐姐了。

  “蘇菲,其實我是個男人。

  ”當李蘇把這話說出口后,蘇菲愣住了,整理胸杯的小手也停在了胸前。

  不過隨后,蘇菲那張俏然的臉蛋兒上就寫滿了赧然,隱隱還有些愧疚。

  “對不起啊,我不是、不是故意在你面前炫耀的,我本身胸也不是特別大,我真是想讓你幫忙看下胸杯而已,不是嘲諷你胸小,我真的沒有那種意思。

  ”(兩性口述小說)在她看來,李蘇聲稱自己是男人,這是生氣了,是認為她在跟李蘇炫耀自己胸大。

  可她真沒有這種意思,她就是單純覺得這件胸杯挺好看的,希冀得到李蘇的贊美。

  別說她一個小女孩了,就是成年男人買輛車子,還希望得到別人的贊美呢!聽到蘇菲的話后,李蘇也顯得挺無語的,沒想到蘇菲竟然給想歪了。

  于是他認真的說道:“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我真是男人,我……”“哎呀,好啦好啦,我向你道歉還不行嘛,對不起啊!”邊說著,蘇菲邊來到李蘇近前,隨即拿起他的手,扣合在了自己胸前。

  “不過我真不是有意的,不信你自己試嘛,我胸真不大……”大確實不大,但無論如何也說不上小,而且手感還超級棒。

  哪怕隔著胸杯,李蘇都能感受到蘇菲胸前那種迷人的嬌媚跟彈性,很迷人。

  以至于他忍不住的揉弄了幾下,直揉弄的蘇菲俏臉羞紅,扭動著纖細腰身后退。

  “好了好了,你懲罰也懲罰過了,不要再摸了哦,我得去換下來洗洗了。

  ”蘇菲將李蘇的性起認作是懲罰,并且隨后就當著李蘇的面,把新胸杯給脫了下來。

  她倒是也懂得女孩子家的羞澀,可主要就是為了給李蘇看看,其實她的真不大。

  因而下一瞬,粉色新胸杯就脫離了蘇菲嬌媚的身子,暴露出其內兩蓬迷人的誘惑來。

  很秀美,很誘惑,尤其是少女的那種粉嫩,那種含苞待放的感覺,更是讓李蘇大為喜歡。

  于是他忍不住的湊上前,將雙手再度伸向了蘇菲的胸前,握在手中輕輕揉搓著。

  “蘇菲,我很喜歡你這里,這對寶貝兒讓我非常有感覺。

  ”蘇菲好羞啊,在她聽來,這就是李蘇的艷羨,李蘇對她擁有這種美好的羨慕與嫉妒。

  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會情不自禁的上前摸她胸前,甚至還會揉弄她那兒。

  只是理解歸理解,可真的好難受呀,她還沒被人摸過那里呢!這頭一次的觸摸,直讓她火燒火燎的,嬌媚的小身子有種即將被點燃的感覺。

  “李蘇,李蘇不要再摸了,你摸的我好難受,我感覺好像要起火了似的。

  ”蘇菲羞聲的旖旎著、央求著,希望不要李蘇再揉弄她胸前了。

  但是李蘇卻不管這個,反倒是摸的更加過癮,也更加的帶勁兒。

  甚至他還向蘇菲展開了詢問,“跟我說說,你哪里難受?”只覺得李蘇是個女生,蘇菲雖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沒那么強烈。

  她表示,“就是下面有些難受,熱乎乎的,也不知道為什么。

  ”聽到這話,李蘇隱隱有些貪婪,“聽你這么說,你是還沒有跟男人發生過關系吧?”蘇菲點點頭,“當然了,我是十九歲呢,我怎么可能跟 男生發生那種關系。

  ”好不容易掙扎開李蘇對她胸前的懲罰,然后蘇菲就拎著新胸杯往臥室去了。

  李蘇抬起手掌放在鼻前輕嗅,難怪那么香呢,原來還沒接觸過男人,真好。

  相信經過他的開發后,蘇菲那里會更加的迷人,更加的誘惑。

  而這時候,重新穿好T恤的蘇菲也從臥室里出來了,小臉上還掛滿了好奇。

  “聽你剛才話的意思,你好像跟男生發生過關系?”李蘇沒有正面回答,反而問道:“怎么了,你很好奇嗎?”蘇菲有些不太好意思了,但還是羞羞的點頭。

  “對啊,之前有偷偷看過一些小視頻,感覺女生好像都挺舒服的樣子。

  ”“但是、但是媽媽卻告訴我說,那種事情很痛的,讓我現在不要跟男生發生關系。

  ”“所以我也不知道,發生那種關系后到底是種怎樣的感覺,我總覺得媽媽好像在騙我。

  ”“可是這種事情又不好找男生做一次驗證下……”在蘇菲嘟嘟噥噥的時候,李蘇摸明白了她的小心思。

  這個小丫頭心里旖旎了,正處在姓成熟期,所以對于那種事情既好奇又畏懼。

  這是件好事啊,自己完全可以利用下,成為她在那方面的導師,引導她發生正確的姓關系。

  在對蘇菲那具嬌媚身子的覬覦中,李蘇漸漸有了些過分的想法。

  譬如,把蘇菲的裙子給脫下來,然后把自己下面放進去,讓蘇菲嘗嘗被愛的滋味。

  他得用實際行動來證明,那種事情可不單單是痛苦,在痛苦之后,還有欲仙欲死的快活呢!賊心思一起,花花主意也就隨之而來。

  在蘇菲前去陽臺將新文胸泡在水中的時候,李蘇也跟了過去。

  以閑聊的方式,對蘇菲各種描述那種事情的舒服,直把蘇菲誘惑到不行不行的。

  只是惦記起要跟男生做那樣的事情才可以,她就感覺到特別的羞人,并且有些抵制。

  并不單純是因為媽媽的話,更主要的是女生天性的嬌羞心理使然。

  而李蘇也明白胖子不是一口吃成的道理,隨即他進攻的節奏掌握的很好,一步一個腳印。

  在把蘇菲誘惑到不行的時候,他就開始說道:“其實有別的方式也可以體驗到那種快感的,而且還不需要經過發生那種關系,更不會破壞你的初女身子。

  ”“真的嗎?!”當李蘇的話傳來時,蘇菲特別的興奮,美眸中都斥滿了渴望的色彩。

  李蘇點點頭,“當然是真的,我就體驗過一次,很舒服的。

  ” 何 淑儀和老羅不同,她之前雖然有些排斥老羅,可老羅讓她高潮迭起之后,便將整個身心都交給了老羅,更是已經淪陷在了老羅強大的 老槍之下。

   見老羅如此歉意,何淑儀捋了捋凌亂的長發,任憑胸前的雪山在老羅面前晃動:打架都是成年人,而且你情我愿的,你道歉做什么呢? 老羅一怔,剛才何淑儀如此配合自己,本以為是因為她接著酒勁兒,可這番話絲毫不做作,完全是發自內心深處的。

   何淑儀捂著嘴巴咯咯笑了笑說:你是做什么的?以后我們還能再見嗎? 我開了一家洗腳店,就在平安路,有時間可以洗洗腳。

  老羅心不在焉回應著。

   這次 沈慕媛才是自己的目標,可何淑儀就在身邊,想要去隔壁房間墻上沈慕媛顯然是不大可能了,看來也只能日后再想辦法才行。

   你在床上這么厲害,洗腳的功夫肯定也非常了得,有時間我一定要去試試。

  何淑儀嗲聲嗲氣說了起來。

   老羅這次是為了復仇而來,陰差陽錯上了沈慕媛的合租閨蜜,現在又被如此調戲,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但眼下這地方不能久留,不然必定會生出一些事端,老羅干笑一聲,看了眼何淑儀胸前跳躍的兩只白兔,開門便頭也不回走了出去。

   中途生怕何淑儀變卦報警反咬自己一口,老羅是連走帶跑,好不容易上車之后,這才氣喘吁吁定下了神。

   剛才自己伺候何淑儀那么賣力,何淑儀那浪叫聲也是此起彼伏,沈慕媛就睡在隔壁,按理說應該可以聽到的,但竟然沒有任何反應,這有些不合常理。

   這事情雖然越想越不對勁兒,但老羅也沒有過多去想。

   在車里面干坐了足足有半個鐘頭,確定沒什么事情發生,這才驅車回到了足浴店。

   全身松懈了下來,老羅渾身都疼痛起來。

   在和何淑儀糾纏的時候,老羅一直都在沖刺狀態,根本就沒有休息一秒鐘。

  現在徹底放松,整個人也沒有了任何力氣,躺在床上閉眼就睡了過去。

   而漫漫長夜,何淑儀卻沒有辦法睡著。

   女人都是感性的,何淑儀和老羅有了肉體上的接觸,嘗到了老羅給予的甜頭后,即便老羅不在,一想到剛才老羅的沖刺,她便渾身燥熱難受。

   只要一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老羅身上那扎實的肌肉,還有那根讓她欲仙欲死的老槍。

   這一宿何淑儀心亂如麻,自己已經沉底被老羅的老槍給征服了,以后應該如何面對男友,如果男友和自己赤身糾纏,那根蠟頭銀槍進入自己的身體,恐怕也索然無味了。

   第二天老羅一大早便醒來,昨晚雖然折騰的差點虛脫,但是在監獄二十年來,他已經養成了良好的作息習慣。

   不管睡得多晚,早上都會準時六點鐘醒來,晨跑鍛煉身體。

   今天烏云密布,黑云壓頂,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有一場瓢潑大雨一樣,空氣也濕漉漉的悶熱難受。

   老羅來到晨跑的公園悠哉哉的跑著,腦中卻想著下一步的復仇計劃。

   昨晚沒能成功,反而上了一個和自己毫不相關的女人,這讓老羅有種強烈的負罪感,他感覺自己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已故的未婚妻。

   但是事情已經發生,就算再怎么懊悔也無濟于事。

   就在心亂如麻不知如何的時候,突然,一縷女人驚呼聲突然從公園偏僻的地方傳來。

   這女人的聲音非常驚慌,而且在聲音中,隱約還可以聽到男人猥瑣的笑聲。

   這座公園雖然地處鬧市中,但是公園內的人跡非常稀少。

   兩個月前這里曾經發生過一起命案,現在兇手還在逍遙法外,隨意搞得人心惶惶,來這座公園的人是少之又少。

   更何況現在還是大清早,老羅一路晨跑過來,根本就沒有看到幾個人影,現在從偏僻的地方傳來女人的呼喊聲和男人猥瑣的笑聲,這就意味著有女人遇到危險了。

   老羅出獄雖然重心是在復仇上面,但他還是非常有正義感的,當即便馬不停蹄的跑了過去。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隱約間,老羅聽到一縷放浪的男人聲音響起:美女,慌什么慌呢?這地方根本就沒有人過來,你倒不如老老實實,只要讓我爽爽,我就放了你,不會傷害你的。

   別過來……你別過來……女人驚慌喊道,聲音帶著抽噎之聲。

   他媽的,竟然做出這種事情! 老羅聽到之后瞬間就不淡定了,這女人驚慌失措的聲音,讓他聯想到了自己二十年前被人輪流糟蹋后自殺的未婚妻。

   當時的未婚妻,或許也是如此的驚慌失措,大喊大叫,卻沒有人將她從魔爪中解救出來。

   二十年前,老羅沒有辦法救走未婚妻,二十年后,他就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在其他女人身上,更加不能因為這種事情讓別人家破人亡。

   老羅火速沖了過去,等來到偏僻的地方,第一眼就看到一個衣衫不整的女人倒在地上驚慌失措的朝后移動身子,而在女人面前,還有一個賊眉鼠眼長相非常猥瑣的男人。

   男人背對著老羅,并沒有意識到有人過來,搓著一雙手瞄著女人白皙的身體,嘿嘿笑道:美女,別抵抗了,一會兒我會非常溫柔的…… 男人說完張開雙臂就朝女人沖了過去,老羅見狀怒火沖天,一個腳步跨了過去,直接就抓住了男人的衣領。

   被突如其來的一只手抓住了衣服,男人猛地一愣,眼看這煮熟的鴨子就要被自己狼吞虎咽的吃干凈,沒想到半路竟然殺出了一個程咬金出來。

   當即,男人惱羞成怒,猛地轉過身叫道:哪個不長眼的東西壞我好事兒? 話畢之后,見身后的老羅已經五十多歲,男人頓時不屑笑道:老家伙,你還想英雄救美?你覺得你有這個能耐嗎?給我滾開,不然我連你一塊揍! 老羅雖說蹲了二十年的監牢,但是在牢里面他接受改造,身子骨非常結實,而且沒事兒的時候就和一些喜歡格斗的獄友練習格斗術,這數十年的鍛煉,別說一般人,就算是格斗教練過來,老羅也有信心一拳撂倒。

   面對這出言不遜的猥瑣男,老羅冷哼說道:光天化日的,你竟然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趕緊給我滾開,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你對我不客氣?你一把老骨頭還不回家抱孫子,跑到這里裝什么二五八萬的?猥瑣男嗤之以鼻瞥了眼老羅,朝地上吐(姐弟亂性)了口濃痰:識相的滾遠點,不然我讓你趴著離開這里! 老羅并不犯怵,一臉不屑的看著猥瑣男。

   雖然老羅的出現如同救世主一樣,可是當女人看到沖過來的人是一個老頭時,還是有些失望。

   想要侵犯自己的可是一個青壯年,而這個老頭很可能是沒有辦法對付的,搞不好還會將猥瑣男給激怒。

   大叔,你快報警,快點報警啊。

   不用報警,我能對付他。

  老羅輕笑一聲,對女人堅定點了點頭,示意她不要緊張。

   他媽的,今天是出門沒看黃歷,竟然遇到你這么一個不怕死的! 猥瑣男憤怒咆哮一聲,舉起拳頭就朝老羅砸了過來。

   老羅那可是身經百煉的主兒,尋常人根本就不會對他構成任何傷害。

   眼瞅著拳頭快速襲來,老羅并沒有任何動作,依舊一臉憤怒看著猥瑣男。

   但那個女人卻不這么認為,她以為老羅給嚇傻了,當即便大聲叫道:大叔,快點躲開! 眼瞅著拳頭無限接近老羅,就在快要砸中老羅臉的時候,女人已經預料到了下一秒會發生什么,不忍心繼續看下去,急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雕蟲小技,既然沒人管你,那我就好好管管你!電光火石之間,老羅不屑冷哼一聲,猛地伸手就抓住了猥瑣男襲來的拳頭。

   猥瑣男頓時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震驚。

   他做夢都沒想到,這個五十多歲的老頭,竟然有這么快的速度,他根本就沒有料想到。

   老羅冷笑一聲,手掌用力狠狠朝遠處甩了過去,猥瑣男瞬間便被甩飛了老遠。

   啊! 一聲慘叫從遠處出來,驚恐萬分的女人嚇了一跳,可是細細一品,發現這聲音不是來自老羅,急忙定睛一看,發現那個剛才欺負自己的猥瑣男竟然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再次看向老羅,女人感覺這個他仿佛變成了一座大山一樣屹立在自己面前,和老羅在一起,頓時有了一絲安全感。

   滾! 老羅面色難看,當年如果有人也可以如他這樣救了自己的未婚妻,自己現在恐怕已經抱上了孫子。

   你這個老不死的有種給我等著,等我喊人過來收拾你! 猥瑣男匆忙從地上爬起來,一邊跑一邊還不爽的叫罵。

   老羅根本就沒有理會這猥瑣男,而是扭頭朝女人看了過去。

   這一看之下,老羅這才發現,這個女人長得非常不錯,雖然臉上的驚慌之色還沒有消散,但是那雙楚楚可人的丹鳳眼,高挺的鼻梁,還有那張櫻桃紅唇組合在這張瓜子臉上,卻非常的精致,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去憐惜一下。

   更為重要的是,剛才不知道經歷了什么事情,女人胸口的貼身短袖已經被扯爛了一角,胸前那鼓囊囊的雪白軟肉就這么一覽無余的暴露在老羅面前,讓他熱血瞬間涌上大腦,胯下的老槍也不老實,瞬間堅挺將褲子頂出了一個帳篷。

   老羅雖然自從出獄之后就一直盤算著自己的復仇計劃,并沒有想過太多的兒女之情,即便是昨晚上了何淑儀,那也是將何淑儀當成了沈慕媛,從而將錯就錯的事情。

   現在看到這個衣衫不整的女人,特別是胸前那鼓囊囊的雪白軟肉,身體瞬間就產生了反應。

   這個女人看起來有三十多歲,衣服雖然已經被撕爛,但是從衣服的品牌和身上流露出來的氣質來推測,這個女人家境應該非常殷實。

   而且憑借老羅的經驗,這個女人應該是職場女強人,一頭干練的短發就足以說明了這個問題。

   那雙修長的雙腿,挺翹的臀瓣,以及如同波浪一樣搖曳的豐滿胸脯,無疑讓老羅有些窒息。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此刻自己的老槍已經堅挺的將褲子撐起了一個帳篷,而女人就半躺在地上,正巧可以看到自己巍峨的帳篷。

   要是讓對方誤會,那自己這張老臉可就沒地兒放了。

   想著,老羅急忙尷尬笑了笑,關心問道:閨女,你叫什么名字?現在已經沒事兒了,你別擔心。

   我叫馬巧玲,大叔,剛才真是謝謝你了。

   馬巧玲自我介紹了一番,但看到老羅那膨脹的帳篷,心里面還是有些發虛。

   才剛剛從虎口逃了出去,本以為這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并沒有任何惡意,沒想到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樣子,竟然就堅挺了起來,這讓馬巧玲剛剛平復下來的心又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剛才自己躲避猥瑣男的時候扭傷了腳踝,而且自己也沒有太多力氣,更要命的是這地方根本就沒有什么人,要是這個老男人獸性大發,把自己在這里上了,那可就完蛋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別怕寶貝我會輕一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