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在男朋友嘴上讓他舔吃奶|被綁在椅子上舔逼

蹲在男朋友嘴上讓他舔吃奶|被綁在椅子上舔逼 蹲在男朋友嘴上讓他舔吃奶|被綁在椅子上舔逼 2021-07-29 14:14:21 45967次瀏覽


被她這樣注視著,我的臉不免有些發燙,但還是看著 何冰 說道:“你 身體里的寒毒已經祛除了八成,剩下比較頑固的兩成,你每星期來找我一次,一個月內我幫你徹底根除掉。

  ”何冰紅著臉點點頭,接著從一旁的LV包包里掏出一沓厚厚的百元大鈔遞給我,說道:“多出來的給你當小費,不管怎么說,這次多謝你了。

  我感覺現在身體輕松了許多,估計今晚也不會那么疼了。

  ”我從那沓厚厚的百元大鈔中抽出了幾張,將剩下的推了回去。

  面對何冰不解的眼神,我淡然笑道:“我只拿我該拿的那一部分,多出來的一概不要。

  ”何冰臨走之前問我的名字和電話號碼,我就知道她已經對我另眼相看了。

  何冰說過兩天還會來找我治療,臨走的時候那些復雜的眼神,帶著一絲幽怨,又帶著一點不舍…..關門下班之后,我回到家中做飯,想著 楚瀟瀟今天晚上不用直播,于是跑到樓上敲了敲門,房門打開,楚瀟瀟青春靚麗的身影,再次出現在眼前。

  一襲潔白長裙,烏黑柔順的秀發,隨意的披在肩頭,柔美中帶著幾許慵懶。

  “你吃了嗎,我今天菜買的有點多,沒吃的話可以去我那。

  ”我 問道

  “還沒有呢。

  ”楚瀟瀟說道。

  “那去我那里吃吧。

  ”帶著楚瀟瀟到家,我讓她坐沙發上看電視,自己進廚房了幾個拿手的小菜。

  不一會兒,一道色形兼備的小炒肉,和黃瓜炒火腿腸,西紅柿蛋花湯就上桌了。

  楚瀟瀟聞著香味就跑過來,直接用手抓著塊炒肉丟盡嘴里,直呼好吃。

  看到楚瀟瀟還想繼續抓肉,趕忙用手拍打那只作祟的手,笑罵道:“你別這么著急啊,又沒人跟你搶,先去洗洗你的小爪子。

  ”在餐桌上,我靜靜的看著楚瀟瀟大快朵頤,有時還會幫她夾菜,看著飯菜一點點被消滅,心里滿滿的成就感。

  晚餐過后,楚瀟瀟宛如家庭主婦一般,快速收拾起碗筷,還讓我休息一下,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但是沒有過多久,楚瀟瀟卻快步的走出了廚房,臉上浮現淡淡的痛苦之色。

  “瀟瀟你怎么了?”我焦急的問道。

  “我的腸胃潰瘍又犯了。

  ”楚瀟瀟稍帶痛苦的說道,準備回家拿藥。

  爺爺從小讓我背誦的那本醫書上就記載了這種病的狀況和治療方法,稍微一想就出現在腦海中。

  腸胃潰瘍,有著極為明顯的規律性,餐后疼痛,是典型的臨床癥狀。

  除此之外,惡心、嘔吐也是比較常見的癥狀。

  西醫治療,以抑酸抗菌為主,前期也可以治好,但在這種慢性病的調理中,中醫卻占有明顯的優勢。

  尤其是對于眼下的惡心嘔吐、及疼痛的癥狀,我的 針灸治療更是占盡優勢。

  “瀟瀟,你還是別吃藥了,那個見效慢,你忘了你面前就站著一位醫生嗎?”“你有什么好辦法?”楚瀟瀟一臉疑惑的問道。

  “針灸啊,我給你針灸一下,保證立馬就不疼了。

  ”我信心滿滿的說道。

  這種慢性病,一直吃藥讓楚瀟瀟一直很厭煩,看我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心里想著不妨試一試。

  楚瀟瀟看著我,問道:“真有那么神奇?”“騙你是效果,你躺下,給你針灸完立馬見效。

  ”楚瀟瀟心里猶豫了一會,停下了去拿藥的腳步。

  我仔細給銀針消好毒,正準備動針之時,才發現自己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治療嘔吐,最好的穴位是 神封穴,而這神封穴的位置又極為特殊,位于胸上的蓓蕾旁邊。

  我深呼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尷尬,趕走腦海的浮想聯翩,正色道:“你脫掉衣服才可以針灸。

  ”“為什么啊?”楚瀟瀟好奇的問道。

  “因為…..因為我要針灸的地方比較特殊。

  ”我一本正經道。

  “什么意思啊?”楚瀟瀟追問道。

  心里鼓氣道拼了,我注視著楚瀟瀟凸起的雙峰,認真的辨別起神封穴的位置,但落在楚瀟瀟眼中,這個舉動卻異常猥瑣。

  然而,來不及等她開口,我右手食指重重的點在楚瀟瀟右邊彈性驚人的凸起上,我認真的說道:“我要針灸的穴位在這。

  ”楚瀟瀟立馬羞紅了臉,嬌叱道:“流氓!”“我…..我冤枉啊。

  ”我憋屈的說道。

  我為了讓楚瀟瀟相信我說的話,連忙發誓道:“瀟瀟,我發誓我真不是為了占你便宜,如果我是為了占你便宜,罰我以后娶不到媳婦。

  ”在我認真的指導下,楚瀟瀟又一次躺在了沙發上。

  “瀟瀟,我要開始了。

  ”我認真道。

  楚瀟瀟不由自主的一陣緊張,她滿臉羞紅,細聲細氣的說道:“可以不脫嗎?”“瀟瀟,放輕松點。

  ”楚瀟瀟沒再開口,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并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美艷動人,面若桃花,雙目緊閉,完全一副任君采劼的姿態,頓時,我平靜的心又蠢蠢欲動了。

  我深深的吸了口氣,雙手緩慢而堅定的伸向了衣服領口。

  隨著雙手不斷的接近,我的呼吸愈發的急促起來。

  一股濃濃的曖昧之意,在房間里彌漫開來。

  我緩緩彎下腰,急促的呼吸,如滾燙的氣流,拍打在楚瀟瀟的脖子上,讓她變得更加緊張,雙頰一片潮紅,仿佛要滴出血來一般,也使的楚瀟瀟更加的誘人。

  我的雙手顫抖的解開了第一顆扣子,內里的風景已經暴露在我的 視線當中。

  我接著慢慢解開了第二顆扣子,粉紅色的內衣,包裹著波瀾壯闊的酥胸,蠻橫的沖擊著我的視線,讓我鼻孔噴出一股炙熱的氣息。

  再看楚瀟瀟,緊張的雙手扣在一起,全身筆直僵硬,一動不敢動。

  為了能準確判斷出神封穴的位置,我不得不伸出手去,緩緩伸進了內衣里。

  軟、彈、滑這就是我心里最大的感受,觸碰到的那一瞬間,就如觸電一般,身體變得僵硬起來。

  “心正是行醫的基本原則”這是爺爺最常說的話,如晨鐘般敲響在腦海中,我狠狠的咬了咬舌尖。

  清晰的痛苦,祛除了心中所有的雜念,目光都變得純凈起來。

  這一刻我才感覺自己像一位真正的醫術,楚瀟瀟只(草船借箭的故事)是我的一位病人。

  我緩緩掏出銀針,精準無誤的扎在了神封穴上,為了能起到更好的治療效果,我開始在神封穴旁慢慢的 按摩起來。

  我確實是在按摩,可落在緊張不已的楚瀟瀟心中,卻是在摸。

  一開始,我在一絲不茍的按摩,但隨著按摩的繼續,在那欲罷不能的滑嫩,和驚人的彈性沖擊下,我隱隱有些把持不住。

  按摩的范圍在逐漸擴大,漸漸蔓延到了整個部位,我那不安分的手掌,也漸漸延伸到了那最敏感的部位。

  伴隨著按摩的持續,一種異樣的酥癢漸漸涌上楚瀟瀟心頭,她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讓人血脈噴張的嬌喘聲,此起彼伏。

  美妙的時光總是稍縱即逝,雖然戀戀不舍,但還是結束了這次的治療,隨著銀針的拔出,楚瀟瀟羞澀的坐起身來。

  “謝…..謝謝李哥你的針灸,我腸胃真的不痛了,要…..要是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楚瀟瀟說著就倉皇逃離了。

  我不由自嘲的笑了笑:“我有這么嚇人嗎?”夜晚躺在床上,腦海里久久不能忘懷楚瀟瀟那迷人的嬌軀,心里一陣燥熱,一夜無眠。

   特別是她偶爾笑起來,嘴角還會露出兩個小小的酒窩,更是增添了其魅力,即便是 葉凡,此刻也有些失神,剛才吃飯的時候沒有注意,現在看來,她竟然這般漂亮?除了唐嫣外,洛雪嫣也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只是這個妞一副冷冰冰的樣子,葉凡對這樣的 女人向lái不是太感冒。

  接下來就是林美玉了,她是林眉心的親妹妹,一頭同樣烏黑的長發披在兩邊,露出了一張同樣美麗的臉龐,若是沒有唐嫣這樣的絕色,或者 林美心那樣的尤`物,林美玉不管是臉龐,還是身段,都絕對可以劃入頂級美女行列,只是她的身上卻少了唐嫣的高貴典雅之氣,少了自己姐姐林美心的那種成熟嫵媚之色。

  可若是能夠成為自己的女朋友,倒是也不錯,到時候一邊和她談戀愛,一邊和她的姐姐偷情,別提有多刺`激。

  至于吳敏兒,好吧,這個童顏巨`乳的小蘿莉,不考慮她年齡的話,作為自己的女朋友倒是不錯,又活潑,又調皮,還有一對讓 男人發狂女人妒忌的巨`乳,是個男人都想占為己有啊……一時之間,葉凡竟然不知道該做怎么決定,有些為難的看向自己的小`姨,怯聲道:“小`姨,真的誰都可以嗎?”“當然,有小`姨在,絕對幫你搞定…說吧,喜歡哪個?小`姨這就去幫你灌翻她……” 司空嫣然一手拍著自己的柔軟脯說道。

  “都喜歡……”“都喜歡?啊……”司空嫣然一時之間還沒有回過神來,直到自己重復了一句才明白過來,頓時一臉驚詫的看向自己的侄兒,這臭小子,心也太狠了吧?竟然都喜歡?不過一想到若是自己的侄兒真的能夠將這些女人都拿下,那么豈不是她們見到自己都要叫小`姨了么?自己的侄兒若是成為了她們的男伴,總比其他的男人纏上她們好吧?而且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一想到這里,司空嫣然的嘴角反而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可以,小`姨幫你一個個搞定,不過林美心那個老女人可不行,她可是有老公的人,雖然她和她老公都分居好幾年了,但我的乖乖怎么能夠找一個結過婚的老女人談戀愛?”“啊……”這一下葉凡反而愣住了,在說完那句話之后他就后悔了,自己竟然說都喜歡?這不是說自己花心么?這樣會給小`姨多么不好的印象?誰能夠想到,他還沒有想出解釋的理由,自己的小`姨竟然一口答應了下來?自己不會是在做夢吧?還有小`姨的思維模式也太天馬行空了吧?“怎么?你不會連林美心那老女人都喜歡吧?”看到葉凡一愣,司空嫣然還以為葉凡對自己的安排不滿意呢?“沒沒沒,沒有沒有,只是沒有想到小`姨對我這么好?小`姨,我愛死你了……”葉凡心里那叫一個激動,直接在司空嫣然的那彈指可破的臉蛋上親了一口,心里卻補充了一句:其實林美心也不錯,我是真心很喜歡呢!只是這一句話打死他也不敢說出口。

  “行了行了,小`姨不愛你還能愛誰?小`姨先幫你制造機會,一會兒你見機行`事……”司空嫣然白了葉凡一眼,說完之后,拉著葉凡走向了那群女人。

  “你和你侄兒總算搞完了?”看到葉凡兩人過來,林美心調笑道。

  “滾,你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騷蹄子……”司空嫣然狠狠的白了林美心一眼,這女人,說話是越來越肆無忌憚了。

  “哈哈,開個玩笑玩笑而已,來,我們再一次為我們的葉帥哥干杯……”林美心哈哈 一笑,已經端起了自己的酒杯,眾人也是嫣然一笑,一起端起了酒杯,葉凡無奈,只好也端起屬于自己的酒杯,和眾女對碰了一下,然后一飲而盡。

  兩杯酒已經下肚,他已經有些飄飄然了,趕緊坐了下來,背靠在了沙發上,從小喝酒一杯就醉的他今天已經破紀錄了。

  而司空嫣然卻已經坐下來和林美心,唐嫣一起拼酒了,這幾個女人看起來都是端莊大方,誰知道一喝起酒來竟然那等豪邁,這等名貴的紅酒,幾乎是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猛灌,看的葉凡是一陣心驚肉跳。

  若是換成自己,估計早就喝翻了吧?吳敏兒則是成為了麥霸,霸占著話筒唱著一首又一首勁爆到極點的歌曲,而且還邊唱邊跳,看得葉凡一陣口干舌燥。

  若不是感覺到一旁的林美玉時不時的打量自己,他真想一直盯著吳敏兒的裙下觀看。

  真的很好看嘛……至于洛雪嫣,卻一直靜靜的坐在角落,時不時的玩一下手機,也不知道她這么清冷的一個女孩子怎么和這群瘋女人玩得起來。

  “葉凡,會玩游戲嗎?”就在這個時候,林美玉端著一杯紅酒在葉凡的身邊坐了下來,微笑著開口道。

  “什么游(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戲?”葉凡一愣,沒有想到林美玉會主動搭訕自己……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林美玉,在樣貌上,她和她的姐姐有著八分相似,只是少了那種成熟嫵媚的氣息。

  她的身上穿著一條低柔軟的晚禮裙,站起來的時候還不覺得,當她坐在葉凡旁邊的時候,葉凡能夠看到她柔軟,比起自己姐姐那只剩下一條線的事業線來,她的明顯小了一些,但起碼也是d罩杯左右。

  她的脖子上戴著三圈珍珠項鏈,耳朵上也掛著白玉耳墜,整個人看上去高雅脫俗,文靜,就像一個鄰家的大姐姐。

  “真心話大冒險!”林美玉微微笑道。

  “怎么玩的?”葉凡一愣,山村里的娛樂活動只有賭錢和搞婆娘了,他沒有婆娘,賭錢倒是經常去玩,不過最后所有人見著他一來,立馬就閃,沒辦法,誰叫他從來就沒有輸過。

  “很簡單,我們扔 骰子,誰的點子大,誰贏,輸得一個人必須回答贏家的一個問題,而且必須是真心話,不過若是連續輸上三次,就要罰酒一杯,若是連續輸上五次,那么就要完成大冒險,輸家必須滿足贏家一個要求?”林美玉耐心解釋道。

  “什么問題都可以問?”“當然……”“什么要求都必須照做?”“當然……”“那如果我贏了,要你為我跳只脫衣舞,你會跳么?”葉凡有些羞澀的問了一句。

  林美玉當場就翻了個白眼,這個混蛋,年紀不大,竟然也是色胚一個,不過想到了之前姐姐暗中交給自己的任務,還是咬了咬牙道:“當然會跳,前提是你能夠贏我……”林美玉惡狠狠的答道。

  要論起玩骰子,這里包括她的姐姐在內,都沒有一個人是她的對手,她還真不相信,這家伙能夠贏過自己。

  “那好吧,我們來玩玩,不過我不是很會玩,你可以要讓著我噢?”葉凡羞澀的笑道。

  “當然,我可不會欺負你的,開始吧……”林美玉淡然一笑,一把 抓起茶幾上裝有五顆骰子的 竹筒瘋狂的甩動起來,就看到她的手腕翻轉迅速,那骰子在竹筒中不斷的撞擊,放出噠噠噠的聲音,然后就看到林美玉忽然收手,“啪”的一聲,將那竹筒按在了茶幾上。

  整套`動作一氣呵成,看到葉凡是一陣眼花繚亂,目瞪口呆。

  “高手啊……”葉凡發出了贊嘆!“呵呵,小意思,到你了……”林美玉得瑟一笑。

  葉凡小心翼翼的拿著另一個裝有骰子的竹筒,然后看了看林美玉壓在茶幾上的竹筒,也是學著她剛才的動作,瞬間將竹筒從茶幾上移出,誰知道剛剛移出,里面的骰子就稀里嘩啦的掉落下來。

  “不好意思,獻丑了……”葉凡趕緊蹲下`身子,開始撿地上的骰子,卻趁此機會朝著小`姨等人的方向望去,正好可以看到穿著短裙的林美心微微張開美`腿,以葉凡的眼力,能夠看到里面的黑色。

  再一看旁邊的唐嫣,雙`腿也是微微張,紫紅色的旗袍下,竟然是一條紅色的小,如果今年不是她的本命年,那么這女人的內心一定熱情似火!只是光線太暗了一些,也沒辦法分辨是蕾絲還是棉質的,讓他多少有些遺憾……不過這個動作他做得很隱晦,快速的將掉在地上的骰子撿了起來,也收回了看向兩女裙下風光的目光,朝著林美玉羞澀的笑了笑,直接將骰子扔進竹筒里,然后也不搖晃了,直接一把砸在了茶幾上,發出了當啷一聲。

  看著葉凡如此生澀的手段,林美玉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好了,開吧!”嘴里說著,林美玉很是大方的揭開了自己的竹筒。

  葉凡定眼一看,竟然是三個六一個五,兩個三,總數二十八點。

  “完了,這下輸定了……”葉凡哭喪著一張臉,然后很不情愿的揭開了自己的竹筒。

  然后就看到那里六顆骰子靜靜的停在那里,正好是六個五。

  “耶,我贏了……”葉凡臉色狂喜,仿佛中了五百萬一樣,林美玉痛苦的捂了下自己的額頭,這還真是撞鬼了,這小子的運氣竟然這么好。

  “好吧,我輸了,想知道什么,你問吧……”林美玉可不想給葉凡要求自己跳脫衣舞的機會。

  “我該問什么好呢?”葉凡露出了遺憾的神色。

  “不管什么問題都行,你盡管問吧!”林美玉很是大方的揮了揮手。

  “真問了?”“問吧!”林美玉有些不耐煩,更是不耐煩的舉起了桌上的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她太渴了。

  “你今天穿的什么顏色的內`衣?”“噗嗤……”剛剛喝進一口酒的林美玉當場就噴了出來,發現眾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趕緊開口解釋道:“沒事,酒勾兌的太濃了,有些不習慣……”司空嫣然等人同時“噢”了一聲,又轉過頭開始玩自己的,不過司空嫣然和林美心的眼中都閃過了一抹詭色。

  “你這個小壞蛋,問什么問題不好,問這個……”確定沒有人將注意這邊后,林美玉狠狠的瞪了葉凡一眼,更是小聲嬌嗔道。

  “嘿嘿,這可是你說的,隨便問的…你不會是想要賴賬吧?”葉凡嘿嘿一笑,一雙眼睛卻朝林美玉的柔軟口望去,此時她身子朝前傾斜了一點,柔軟前的兩團半球更顯白`嫩。

  若是再傾斜一點,葉凡倒是可以看到她內`衣的顏色了。

  “紫黑色……”很是嬌嗔的掃了葉凡一眼,林美玉有些臉紅地說道。

  畢竟,告訴一個剛認識的男人自己的內`衣顏色,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嘿嘿……”葉凡笑了笑,然后抓起骰子,直接在茶幾上搖動,緊接著驟然一停,然后朝著林美玉道:“我好了,該你了……”林美玉惡狠狠瞪了葉凡一眼,抓起骰子,又是一陣搖晃,她可是學過要骰子的,雖然不敢說要什么搖什么,但是搖一些大的點子還是總能夠辦到的!就看到裝有骰子的竹筒在她的手中不斷的變幻著各種姿勢,然后又是一把拍在了茶幾上。

  “開吧,我就不信這一次你還能贏……”林美玉冷哼了一聲,然后再一次揭開了自己的蓋子,葉凡也是一起揭開,然后同時朝著對方的骰子望去,就看到林美玉的是四個六,一個五,一個四,總數三十三`點,而葉凡這個變`態,直接搖出了五個六,一個五,差一點就大滿貫了……林美玉的心沉到了谷底,這小子的運氣要不要這么逆天?連這種點數都搖得出來!“問吧……”急于翻身的林美玉冷哼道。

  “你什么顏色?”葉凡湊了上去,一雙眼睛卻悄悄的朝著林美玉的領口望去,果然是紫黑色的!“黑色,蕾絲……”林美玉一點也不猶豫,直接答道,然后又道:“再來……”說完之后不等葉凡反應,已經抓起骰子就是一陣搖動,緊接著“啪”的一聲,甩在了茶幾上。

  葉凡也是微微一笑,腦海中卻幻想著林美玉那條黑色蕾絲小內內,右手則是抓起竹筒就是一陣搖晃,然后也是“啪”的一聲,放在了桌上。

  這一次,不等林美玉開,葉凡已經率先揭開,頓時就看到是三個四,一個二,兩個一,總共加起來才十六點,葉凡的臉色再一次苦了下來。

  而林美玉的臉色卻是一陣歡喜,臭小子,這一次看老娘不玩死你……“嗖”的一聲,林美玉揭開了竹筒,可是當看著茶幾上的六顆骰子的時候,她整個人都傻眼了。

  四個二,一個三,一個一,總共才十二點?這怎么可能?自從自己從那位骰王手里學術歸來之后,自己什么時候搖過這么低的點數?難道是剛才氣憤異常?所以才這樣?林美玉根本不會想到,她之前的點數肯定很大,只是葉凡最后的那一震,震散了她的點數而已。

  “哈哈哈,美玉姐姐,你今天的運氣真的很背啊,已經連續輸三把了…來來來,先喝一杯酒,再選zé是回答問題,還是大冒險…”葉凡哈哈一笑,抓起酒瓶就給林美玉滿上。

  “問唄…”林美玉狠狠的翻了葉凡一個白眼,抓起桌上的酒杯直接一飲而盡。

  連自己的顏色和內`衣的顏色都被他知道了,還有什么不能夠回答的?“你第一次是在什么時候?”葉凡壞笑著問道。

  林美玉頓時再一次白眼眶泛,這個小色`狼,問的都是什么問題?“我沒有做過……”林美玉老實答道,卻已經深深呼吸了一口,準備好好的搖搖。

  葉凡的眼睛再次一亮,竟然是個處?林美玉卻沒有去理會葉凡的心里,抓起竹筒再一次搖動起來,這一次,她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靜。

  葉凡也是呵呵一笑,隨意的抓起竹筒就開始搖晃,最后的結果很不盡人意,林美玉依然搖了個二十一點,葉凡卻神奇的搖了個三十一點!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蹲在男朋友嘴上讓他舔吃奶|被綁在椅子上舔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