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精彩超好看多人推薦的小說

超精彩超好看多人推薦的小說 超精彩超好看多人推薦的小說 2021-07-29 14:25:13 25989次瀏覽


“行了你以后就按照正陽經上面的方法修煉就行,不過在這之前你還要學抓水術。

  ”“抓水術?那是什么東西?”現在 劉寶只覺得他這個師父花樣不少,這抓水術他連聽都沒聽過。

  霍云生也不說話,擺擺手示意劉寶跟他出來。

  霍云生的小院里擺了一個水缸,走到水缸前面,霍云生朝缸里伸手一抓,一捧水便被他抓起。

  而且那捧水居然不散,成球形在霍云生的手中緩緩顫動。

  霍云生手掌一陣,那水球才散了開去,又落到水缸里。

  我草,這可比江湖上那些變魔術的騙子牛逼多了,看來這個老霍頭還真是有些本事,自己得好好的跟他學學。

  “如果你能練到這種程度, 女人只要被你一摸就會受不了,到時候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嘿嘿,練吧。

  ”說完霍云生便拎了把椅子坐在一邊,看著劉寶在那練抓水術。

  用手抓水這活兒技術含量太高,劉寶抓到快半夜也沒能抓上一捧水來。

  不過他倒沒氣餒,他知道越是厲害的東西就越難學,要是這么容易就練成了,那老霍頭教他的這些東西就不值錢了。

  “行了,今天就練到這里吧,以后每晚你都到我這來練習,一直練到你練成為止。

  ”說著霍云生在劉寶的肩膀上拍了幾下,劉寶頓時就感覺到小腹處升起一團火氣,。

  “嘿呀,我好了。

  ”劉寶的興奮勁就別提了。

  而這時他又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為啥老霍頭拍了自己兩下就變好了。

  之前就是被這老貨給拍了兩下他那東西才變得不好使的,難道是這個老家伙在自己身上弄的手腳。

  此時老霍頭屋子里的燈都熄了,劉寶有心想問但又忍住了。

  反正他好了,再說老霍頭這樣做也肯定是為了讓劉寶拜他為師。

  東西自己好了后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李 春杏那娘們,她不是笑話自己是軟蛋嗎,今天一定得讓她見識見識自己到底是不是軟蛋,一會兒……想到這里劉寶興奮的不行,急忙出了老霍頭的小院,直接朝村里走去。

  走到李春杏的家門口劉寶伸手就要砸門,但想了想又把手給縮了回來。

  現在已經是半夜了,要是這么一砸那周圍的鄰居肯定都能聽到。

  而且他家離李春杏家也很近,要是讓他爸媽知道了這件事可就不好玩了。

  不過劉寶可沒打算放過李山杏,走到門邊上縱身一跳,就上了李春杏家的墻頭,隨即便躡手躡腳的往他家屋子前走。

  蹲在窗戶下面,劉寶仔細的聽了起來,這時屋里的燈忽然亮了起來,劉寶探頭一看她手中拿著兩截黃瓜。

  心里升起一絲驚奇,劉寶探著頭往屋里面看。

  李春杏長的不難看,而且還長的挺美的。

  艱難的咽了口唾沫,劉寶并沒有急著行動,而是繼續觀看。

  李春杏長的不難看, 身體也是十分誘人。

  劉寶在外面看的實在火大,貓著腰走到李春杏家屋門口,輕輕一拉門,那門居然開了條小縫。

  “真是天助我也,李春杏這娘們居然沒插門,嘿嘿。

  ”“李春杏,你干啥呢?”劉寶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嚇了李春杏一跳,急忙把手中的黃瓜扔到一邊,隨后轉過頭來看向門口。

  “劉寶,你……你咋進來的?”見劉寶雙眼放光的看著自己,李春杏這才意識到自己沒穿衣服。

  伸手拉過毯子蓋在身上,李春杏 說道:“你這小子,咋大半夜的進我家了呢?小心我到村長那去告你,把你送進派出所。

  ”看到劉寶忽然出現在自己房間里,李春杏心驚不已。

  不過劉寶卻是滿不在乎,嘿嘿笑道:“李春杏,你自己說的話不會忘了吧,是你說我隨時都能來日你,現在我來了。

  ”而李春杏一聽到劉寶的話微微一愣,隨即說道:“你…好了?”“好不好你自己試試不就知道了嗎?”別看她損劉寶的時候十分來勁,其實都是為了解氣。

  沒想到這劉寶還當真了,大半夜跑進了她家。

  要是這事兒傳出去那她以后可就沒臉在村里待了,村里人的吐沫星子都能把她給淹死。

  而且她家那口子平時雖然很怕她,但要是知道她跟別的男人弄了這事兒那肯定得跟她玩命。

  李春杏心下遲疑,但劉寶可不慣著她。

  他知道自己今天來的目的是什么,所以也不客氣,伸手就把李春杏的毯子給拽了下來。

  隨即李春杏一把將劉寶的手打開,說道:“ 寶子,之前都是嬸子跟你開玩笑呢,你別當真,你……你還是回去吧。

  ”“回去?你昨天欺負我爹媽的時候不是停能的嗎,而且是你自己說的,我想什么時候日你都行,今天你必須得讓我日,我非日你不可。

  ”李春杏雖然嘴上不愿意,但是心理防線早就被突破了。

  “嘿嘿,李春杏,你看你都這樣,還裝啥?反正都是你這樣說了,以后我就不找你了。

  ”“真的?你完了以后就不找我?”眼中升起一絲迷離,李春杏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說出這種話。

  然后半推半就之下李春杏就被劉寶就地正法了,這一戰足足一個小時。

  “行了,今天就到這里,咱們也兩清了,我先走了。

  ”從床上起來劉寶穿好衣服就準備走。

  但走到門口李春杏的聲音卻傳進了他的耳中,“那你以后還來找我嗎?”回到了家中劉寶還在回味剛才,那個李春杏,居然還讓他以后去找她。

  躺在床上,劉寶將老霍頭給他的正陽經拿出來,翻開一看頓時就愛不釋手了。

  圖畫后面就是修煉方法了,其實就是一套修煉內功的口訣和一些吐納之術。

  按照書上的修煉方法,劉寶盤膝坐在床上便開始練習。

  直到第二天他娘叫他吃飯劉寶才睜開眼睛,迷迷糊糊的把書扔到一邊,出去吃飯了。

  昨晚的練習并沒有什么效果,劉寶練了沒多大一會兒就練睡著了。

  吃過了早飯劉寶就扛著鋤頭下地了,他沒讓他爹娘去,地里活兒不多,他一個人完全能干的過來。

  “寶子,寶子,你快過來看看,我姐死了。

  ”干到將近晌午,劉寶正準備回家吃飯, 二彪子便瘋瘋癲癲的跑到他這,咧開嗓子對他喊道。

  “二彪子,你瞎咋呼個啥,啥你姐死了,你姐咋能死呢?”二彪子的話劉寶哪能相信,不過二彪子卻不跟他解釋,拉著劉寶就往他家地那邊跑。

  到了二彪子家的地,劉寶馬上就看到他姐 小英躺在地上,兩眼緊閉,不知死活。

  “寶子,俺姐死了,你快救救她吧。

  ”雖然二彪子腦袋缺根弦,但他姐出事兒了還知道去叫人。

  附近地里的人早就回家吃午飯去了,也幸好他還找到了劉寶。

  “彪子,你姐沒死,別瞎喊,看樣子是中暑了,快把你姐抬那邊樹林去。

  ”剛才劉寶查看了一下唐小英,發現她身上很燙,肯定是中暑了。

  二彪子一聽劉寶說他姐沒死,頓時高興異常,兩個人把唐小英抬到了地頭的小樹林,劉寶便讓二彪子去打水拿毛巾。

  一般中暑的人只要用涼水一激就能醒,而且現在唐小英身上也燙的很,只能先給她物理降溫,然后再送她去醫院。

  也多虧劉寶上學的時候學過這些東西,要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辦。

  二彪子一走,劉寶就開始解唐小英的衣服。

  她身上太熱,不能讓衣服捂著,得讓她把身上的熱量散發出來,這樣會好一些。

  本來劉寶腦袋里也沒有別的想法,就是想著救人,不過當他把唐小英衣服解開,劉寶的腦子就開始亂了。

  這個唐小英比劉寶大八歲,今年二十八。

  可她長的一點都不像是二十八的樣子,就跟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似的。

  而且這個唐小英不僅長的好看,皮膚也特別的好。

  劉寶頓時眼睛就直了,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背心里面并沒有束罩,好一會兒劉寶也緩過神兒來,心想自己現在咋竟想這個呢,還是救人要緊。

  想到這里,劉寶也不在遲疑,直接把唐小英的外衣脫掉。

  “恩?我這是怎么了?寶子,你這是干啥呢?”唐小英居然醒了過來。

  劉寶一見她醒了急忙解釋,說道:“小英姐,你中暑了,身上燙的厲害,你別動,等下我先給你物理降溫。

  ”可能是有些迷糊,唐小英也沒注意自己都快被……,只是輕輕的點了下頭,便又閉起了眼睛。

  而這時二彪子也拎著個水桶跑了過來,不過卻沒拿毛巾。

  劉寶想都沒想就把自己的衣服給扒了下來,在水桶里沾濕了開始幫唐小英擦身體。

  擦了一會兒唐小英的體溫便慢慢的降了下去了,此時唐小英也恢復了清明,不過見劉寶直直的盯著她,唐小英低頭一看,急忙用雙臂護住。

  “寶子,姐沒事兒了,你不用幫姐擦了。

  ”臉上浮起兩坨好看的暈紅,唐小英都不敢看劉寶。

  而劉寶也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干笑了兩聲,說道:“小英姐,你體溫還沒全降下去,還得幫你擦擦,要不讓小偉幫你擦吧。

  ”劉寶也知道唐小英不好意思,所以說讓她弟弟幫她擦。

  但轉頭一看,那個二彪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走了,低頭看了一眼唐小英,劉寶說道:“小英姐,要不你就自己擦擦,我幫你把水擰擰。

  ”見唐小英點頭劉寶才轉身到水桶那把衣服給涮了一下,然后擰干遞給唐小英。

  唐小英想要起身接著,但身上卻是一點力氣都沒有,手臂剛抬到半空就又無力的垂了下去。

  “小英姐,看你中暑比較嚴重,我還是把你送到村里的衛生室看看吧。

  ”看唐小英身上沒有一點力氣,劉寶便對她說道。

  他倒是想給唐小英繼續擦身子,也想好好的看看她的身體。

  要是唐小英還醒過來倒還沒什么,但現在唐小英不僅醒著,而且她怎么說也是朋友的姐姐,劉寶還真有些下不去手。

  “衛生室去了也就是開點藥,而且還要花錢,要不寶子你就幫我擦擦吧。

  ”臉上的紅暈更加厲害,唐小英低聲說道。

  她家的條件本來就不好,而且還有一個心眼不全的弟弟,日子過的十分艱難。

  本來唐小英的老公是在鄉里上班的,但自從一年前那家伙沾上了個女人就再也沒給過家里錢,也不管唐小英姐弟倆。

  雖然還沒有離婚,不過她們的婚姻已經是名存實亡了,唐小英性格雖然十分溫柔,但內心卻剛強的很,也不問她的男人要錢。

  “姐,那我得把你的衣服脫了,身上都要擦一遍。

  ”聽見唐小英說讓自己幫她擦身子降溫,劉寶心里已經興奮的不行,打小劉寶就十分喜歡唐小英,倒不是因為她長的漂亮,主要是因為她是整個村子里最溫柔的女人。

  別的女人不說是滿嘴臟話也差不多,也只有她從來都沒罵過人,不管跟誰說話都是溫柔如水。

  劉寶一直就夢想著找個這樣的女人做老婆,也把唐小英視為他心目中的女神。

  也就是劉寶晚生了七八年,不然的話說什么他也得把唐小英給娶到手。

  想著馬上就能看到唐小英的身體,劉寶心里便是激動不已。

  此時的唐小英臉紅的跟熟透了的蘋果一樣,劉寶一看到她這幅樣子,心里便更加的興奮。

  使勁咽了口唾沫,劉寶慢慢的把唐小英的背心掀起。

  女人那兒他也見了幾個了,不管是李春杏的,還是張巧梅和錢蓮花的,都沒有唐小英的漂亮。

  兩只眼睛直直的盯著唐小英,劉寶已經忘了自己該干什么了。

  躺在地上的唐小英見劉寶遲遲不動手,把眼睛睜開。

  見劉寶只是盯著她的前看,忍不住輕聲說道:“寶子,你……你怎么不擦呀?”“啊,我現在就擦,現在就擦。

  ”臉上一紅,劉寶便開始輕輕的幫唐小英擦了起來。

  平日子他和村里的那些女人扯皮說葷話還從來都沒臉紅過,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從唐小英的小腹慢慢向上擦,劉寶盡量躲開她的兩座山峰。

  倒不是劉寶不想往那上面擦,實在是怕擦了之后自己忍不住直接就把唐小英給騎了。

  唐小英跟李春杏那種女人可不一樣,劉寶不敢冒犯她。

  擦著擦著,劉寶的手無意間碰到了唐小英。

  躺在地上的唐小英頓時就嚶嚀了一聲,不過馬上就閉上了眼睛,羞得連話都不敢說。

  “小英姐,上面擦完了,我幫你擦擦下面吧。

  ”在水桶里把手中的衣服涮了一下,劉寶低聲朝唐小英說了一句。

  見唐小英始終閉著眼睛不說話,劉寶也不遲疑。

  就在他準備繼續的時候,遠處傳來了二彪子的聲音,劉寶抬頭一看,他把村里的赤腳醫生徐大海的閨女給領來了。

  估計徐大海不在家,所以二彪子才把他閨女許美艷給帶來了。

  急忙把唐小英的衣服整理好,劉寶心說原來二彪子去叫人了,難怪找不到他。

  不過這來的速度也太快了,要是再等一會兒……可真有些遺憾。

  “小英啊,你現在啥感覺,想吐不?”一到了唐小英跟前,許美艷就開始查看,雖然她的醫術不如她爹,但看個感冒發燒啥的小病還是沒問題的。

  “看來只是中度中暑,問題倒不大,行了,趕緊把她弄我家去吧,要是再耽誤就可能發展成重度中暑了。

  ”見唐小英搖頭許美艷立刻就讓劉寶他們把唐小英弄到她家去,唐小英本來不想去,但劉寶哪能讓她在這遭罪。

  二話不說就把她給背到了身上,讓二彪子在一邊扶著,幾個人便直奔許美艷她家。

  直到唐小英掛上了吊瓶劉寶才回了家,這時都過了午飯時間了,劉寶一進家門就看到李春杏居然坐在他家里。

  而且還和他父母有說有笑的,劉寶一看到她就皺起了眉頭。

  “你來我家干啥?有事兒啊?”昨晚剛把她給騎了,第二天就跑到了他家,劉寶怕這娘們嘴上沒有把門的,把他們的事情給說出來。

  而李春杏一看到劉寶頓時就微微一笑,說道:“沒啥,前兩天那事兒的確賴我,我這不是來給 大哥大嫂道歉來了嗎。

  ”說著李春杏便朝劉寶拋了個媚眼,也幸好劉大全兩口子看不著,要不然的話肯定得知道他倆之間有事兒。

  “歉道完了吧?道完了你就回去吧。

  ”劉寶是真怕這娘們說出點啥,要是讓他爹娘知道他跟這娘們有一腿,那還不得揍的他開花呀。

  而且劉寶還沒娶媳婦兒呢,這事兒如果傳了出去,那估計也沒有哪個姑娘愿意嫁給他了。

  “寶子你這是干啥?你春杏嬸兒已經知道自己不對了,你也別那樣對人家。

  ”到底是心眼好,馬翠蘭見劉寶不給李春杏好臉色,急忙裝作生氣的說了劉寶一句。

  而這時李春杏也站起了身,對劉寶爹娘說道:“大哥大嫂,時候也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你們不用送,讓劉寶送我一下就行。

  ”跟劉大全兩口子打了個招呼,李春杏便往外走,劉寶也轉身跟了出去。

  而李春杏一看到劉寶跟了出來,臉上頓時就現出一絲笑意。

  “我說你咋還跑我家來了呢?這要是被我爹娘知道咱倆的事兒那還不得把我打死呀?”剛出了院子門劉寶就拉著臉對李春杏說道,但李春杏卻不生氣,微微一笑:“我不是想來看看你嗎,你看你生啥氣呀?大不了我以后不上你家了,還來我家不?”“急啥?晚上時間充裕。

  下午我地里還有點活兒,晚上再說。

  ”在心里暗罵了一句騷貨,劉寶就把李春杏給趕回了家。

  累了一頭午,劉寶可不想現在就把力氣給放沒了,而且他還想去看看唐小英去呢,他心里著實是有些擔心她。

  吃了午飯,劉寶在家里躺了一會兒便又扛著鋤頭出去了,不過他沒有直接奔地里,而是奔了唐小英她家。

  走到(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唐小英家門口見大門開著,劉寶便直接走了進去,也沒打招呼,直接就進了唐小英的屋子。

  “呀,寶子,你咋來了?”一進了唐小英的屋子,劉寶便看到唐小英站在屋中,手中拿著塊毛巾正在擦拭著身體。

  剛剛在許美艷家掛了個吊瓶,唐小英身上就出了很多的汗,身上難受的很,所以一回到家就想擦擦身子。

  而且她也把她弟弟給支出去了,讓他去外面玩。

  本來唐小英交代二彪子要關好大門的,她根本就沒想到劉寶會忽然闖了進來。

  “你……你快轉過身去。

  ”稍愣了一下,唐小英立馬就抓起旁邊的衣服往身上擋。

  劉寶也感覺這么盯著人家看不合適,便轉過了身子。

   “嗯呢,你快點!” 李梅催促道。

  她已經迫不及待要讓李大牛 那玩意塞進去了,看樣子肯定要比 大壯的爽不少,眼看著李大牛就要進去了,屋外卻是忽然響起了啼哭聲,把緊張的兩人都嚇了個半死。

  李大牛也差點被嚇得挺不起來,他還以為還是大壯殺回來了呢。

  不過被影響了之后李大牛還是心有余悸地看向李梅,此時李梅眼中也有些慌神,她猶豫了下后說道:“我去看看咋回事,先 穿上衣服吧大牛。

  ”李大牛也很無奈,但也只能照做。

  心想這孩子哭得真不是時候,偏偏在他準備干大事的時候哭起來了,分明就是和自己作對,李大牛心中多少有些遺憾的。

  穿上衣服之后,李梅急忙忙出外面照顧孩子,孩子也哭個不停,好像是餓了,李大牛從里屋出來的時候就看到李梅正敞開衣服給孩子喂奶,不過經歷了剛才的香艷之后也對此沒什么興趣。

  李梅神色尷尬,她遲疑了片刻后說道:“大牛,咱倆的事情不能告訴別人,這次就算了吧,等過幾天大壯去城里了,我再喊你過來。

  ”說實話李梅也十分遺憾沒能體會到李大牛的那個大家伙,雖說她剛才的確能先和李大牛先折騰了再說,可難不保村里人不會被孩子的哭聲吸引過來,到了那時候被人發現的話自己肯定會被大壯活活打死。

  李大牛沒什么話說,現在也只能這樣,說道:“梅姐,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我先回去了。

  ”眼看著李大牛拄著盲杖漸漸離去,李梅腦海中滿是李大牛剛才那個玩意,下意識地喃喃道:“這家伙,本錢還真不小,下次 一定要吃了他。

  ”回到家里,李大牛躺在床上十分郁悶。

  接連兩次都是這樣,雖說自己已經嘗到了甜頭,可最后卻都沒有能夠真刀真槍干起來,這令他有些沮喪。

  不過這次也并不是沒有收獲,他從褲兜里拿出了那顆藥丸,笑了起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煒哥,聽說城里人不少人都在用這個玩意,李大牛一掃之前的沮喪,只要等到明天老媽去城里,自己就能和弟妹劉 媚媚狠狠地搞一次,讓她知道知道自己的厲害。

  李大牛對自己的資本還是十分滿意的,因為李梅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到了第二天, 張玉紅帶了些東西早就出門去城里了。

  李大牛知道這是個好機會,家里只有他和劉媚媚二人,他摸了摸褲兜里的藥丸,心想這次一定要讓劉媚媚爽個夠。

  他拄著盲杖來到劉媚媚房間門口,敲了幾下門后劉媚媚果然開門了,劉媚媚早就知道張玉紅出了門,心中也隱隱有些期待起來。

  上次和李大牛沒做完的事情,這次一定要折騰個夠。

  不過劉媚媚還是假裝驚訝道:“大哥你一大早就來人家房間干啥,也不怕被咱媽看到!”“嘿嘿,媚媚你是不是還有些漲奶,大哥給你按摩按摩,保證藥到病除,我手法可是厲害得很呢。

  ”李大牛吹噓道,敲門之前他就已經服用了那顆煒哥,現在下面已經脹得難受,恨不得抱住劉媚媚爽一爽。

  他貪婪地掃視著眼前剛睡醒的劉媚媚,據說早晨剛醒來的時候欲望是最強的,也不知道弟妹劉媚媚是不是也和他這樣有感覺。

  劉媚媚當即羞紅了臉,有時候自己這個大哥就像是正常人似的,那個眼神把自己看得十分火熱,這種感覺是自己丈夫所不能給予自己的,不然的話劉媚媚怎么會和李大牛搞在一起?想到這里,劉媚媚也不多說,直接把李大牛拉進了屋里而后反鎖了房間門。

  李大牛也不再矜持,而是一把將劉媚媚抱在了懷中,劉媚媚只是掙扎了幾秒鐘就放棄了抵抗,任由李大牛那雙手在自己身上胡亂摸,她享受著這種感覺,就像是飛上天似的。

  “咱媽已經走遠了,一時半會是回不來的,咱快點把事情辦完,這幾天我難受得很。

  ”李大牛說道,昨天就被李梅搞得差點噴發出來,今天要是不能成功折騰一次的話李大牛肯定會郁悶死。

  兩人直接纏在了一起,劉媚媚也感受到了李大牛(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的熱情,她徹底放開了自己,就像是一條水蛇那樣纏著李大牛。

  同時她還把手伸進李大牛的褲襠里掏了掏那玩意,這玩意的規模可把她嚇壞了。

  李大牛猴急地把身上所有的衣服脫光光,當然也把劉媚媚的衣服也都脫光了,兩人之間交纏在床上,肆意地翻滾著。

  身體上的摩擦給李冰帶來了極大的快感,同時他的頭還埋進了劉媚媚的胸脯那兒。

  劉媚媚舒服得叫出聲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超精彩超好看多人推薦的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