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挺 迎合 滑入 紧紧|总裁揉着她的内衣

硬挺 迎合 滑入 紧紧|总裁揉着她的内衣 硬挺 迎合 滑入 紧紧|总裁揉着她的内衣 2021-07-26 09:19:54 1668次浏览


“学校的师傅,知道我生病了,特意给我做了一道红烧鲤鱼,我一个人吃不完,就分给同学们吃了,也正因为这样,害得那些同学跟我受苦了,我对不起那些学生。

  ” 孙萌萌有些自责。

  “没事,去卫生所洗一下胃就好了,你跟 所长去卫生所,等一下,我在过去,给你好好看看。

  ” 杨修 跟着孙萌萌说了一句,然后,就往学校的食堂跑了过去。

  进到了食堂,杨修就问厨房的师傅,今天孙萌萌吃的菜还有没有剩下的,那个师傅,从饭桌上,端出来了两盘菜,一盘是青菜,另外一盘正如孙萌萌说的——红烧鲤鱼。

  杨修看了看那盘红烧鲤鱼,上面只剩下一个骨架,但是边上还是有些配菜在上面,杨修看到了边上还有一小段葱,和一些番茄汁,但是汤底下,杨修看到了一些类似于青菜的残渣,杨修用手指沾了点汤底,自己尝了一下,尝到了那汤底里面,有一股甘草味。

  “这红烧鱼里面,你放了甘草进去?”杨修看向了那个 厨师,跟着他问了起来道。

  “甘草?没有啊,我只放了番茄和葱进去,甘草是什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厨师表示自己冤枉,跟着杨修问了起来。

  “甘草是中草药,他跟鲤鱼一起吃,会引起中毒。

  ”看这个厨师的模样,杨修也知道不可能是他投的,就跟着他问道;“你做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人进来,或者你有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出入厨房。

  ”那个厨师仔细的想了想,跟着杨修回答道;“有啊,有一个小伙子来过厨房,他说他是学校之前的厨师,现在回来拿点东西,我那会儿有点忙,就让那小伙子帮我看了一下火。

  ”“之前的厨师?”“对啊,他是这样跟我说的。

  ”那师傅很肯定的,跟着杨修回答着。

  听到了这个,杨修心里有了答案,之前的厨师,杨修知道的,也就只有 村长的侄子—— 大强,他就是学校之前的厨师,只是不知道后来因为为什么事情,被校长撵走了,现在杨修基本上可以确定呢,就是大强干的。

  “好,帮我找个袋子,我要把这个带走,这个是证据。

  ”那个师傅听了,也很配合样修,现在学校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要是追究起来了,他也脱不了关系,现在听到杨修说,这件事情可能是其他人做的,这让他心里,有了些小小的安慰。

  杨修带着那红烧鱼,来到了卫生所,将那盘菜放在了所长的面前,跟着所长 说道;“所长,刚才你说,没有证据报警也没有用,但是我现在告诉你,证据我找到了,我还知道是谁做的,现在可以报警了吧?”“那你说说,这件事情谁做的?”所长在边上,整理着资料,冲着杨修问了起来。

  “还能有谁,村长的侄子,刘大强啊。

  ”杨修脱口而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所长讲了起来。

  很简单,村长的侄子,也就是刘大强,是之前学校的厨师,但是因为一些事情被校长辞退了,刘大强怀恨在心,就想要趁机报复一下,所以才会在菜里面投毒,杨修觉得这个刘大强,想得还真周全,这样做不但报复了学校,更是报复了自己,杨修能想到的,就是村长可能也知道这件事情,也有可能是暗中唆使溜达啥那么做,都有可能。

  “所长,报警吧,这种人太可恶,太阴险歹毒了,这次他只是放甘草,下一次说不定就会放老鼠药了。

  ”杨修催促着所长报警,一是为了给村长她们一家,来一个下马威,而是给孙萌萌讨回一个公道。

  “所长,这件事情,与我们卫生所无关,而且单凭这一己之词,也不能判断这是人家大强投的毒,很有可能是那厨师,不了解那些菜跟那些菜,吃了会引起中毒呢?”边上的医生 杨智,插话道。

  这个杨智,杨修见过几次面,要是记得没错的话,杨智是刘大强的同班同学,而且两个人似乎关系还不错。

  “你是什么意思,现在证据确凿,再说了,那个大叔是个厨师,老师们没有特殊要求,不会往里面放中草药。

  ”杨修在边上,跟着那个杨智就反驳了起来道。

  “即使是这样,那也顶多是食物中毒,哪里构成了投毒?”杨智明显是着急了,跟着杨修就吼了起来。

  “呵呵,大强无缘无故往人家的菜里,加入了甘草,现在孙老师和那些学生,都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还构不成投毒?”杨修也是气啊,跟着杨智就争论了起来。

  本来杨修还好奇,到底是谁教会大强,往孙萌萌的菜里加入甘草,会使人中毒,现在看到杨智这个情况,除了他没有其他人,加上他跟刘大强的关系,杨修现在可以百分百肯定,是杨智告诉刘大强甘草能致人中毒。

  “好了好了,你们停一下。

  ”所长在边上打断了她们的话语。

  杨修懒得跟他们继续说下去,愤然离开了原地,看到了边上的 周玉,跟着她就问了起来;“孙老师呢?她在哪?”“孙老师刚刚洗完胃,现在正在休息室休息呢。

  ”周玉看到杨修气呼呼的模样,有些好奇,跟着他就问了起来道;“修哥,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一个狗腿子。

  ”杨修说这话,然后,拿出了手机,但是发现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就跟周玉问道;“你手机呢?给我用一下,我报个警。

  ”周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杨修生气的模样,也不敢多问,就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递给了杨修。

  杨修拿着周玉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但是打了两三个,怎么也打不通仔细一看,发现那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周玉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着杨修解释道;“这是外地卡,我一直没有时间换。

  ”“算了,我还是找其他人借吧。

  ”杨修又打了几次,都没有打得通,只好将手机,还给了周玉,然后,径直的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孙萌萌看到杨修进来了,就要起身,杨修急忙走了过来,跟着她说道;“你别动,好好躺着。

  ”(上门女婿的三姐妹)“谢谢你,杨医生,你又一次帮了我。

  ”孙萌萌跟着杨修道谢了起来。

  “你没事就好。

  ”杨修谦虚了一句,然后,跟着孙萌萌说起了,她中毒的原因,还将调查到的结果,跟孙萌萌说了起来。

  “你是打算报警吗?”孙萌萌明白了过来,跟着杨修问了起来道。

  “当然了,像这种阴险的人,就应该进劳.改所,劳.改个十年半载的。

  ”杨修在边上,愤愤不平了起来。

  “修哥,村长找你。

  ”周玉走了进来,喊着杨修。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过来,好好帮你缓解一下。

  ”杨修跟孙萌萌说了一句,起身走出了休息室,到了卫生所的门口,看到了村长正站在那里。

  “小杨,你没有报警吧?”村长看到杨修第一句话,就问了那么一句。

  “你来得很及时,我刚想报警,就被你叫出来了。

  ”“小杨,大强他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他的脾气,他就是心里气不过,你别报警了好吧,就当做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你看怎么样?”村长怕杨修不答应,急忙跟着他说道;“你不是想要进卫生所吗?我明天就让阿尚给你弄行医资格证,有了行医资格证,你就可以进卫生所,你别报警行不?”杨修了村长的为人,就是个出尔反尔的货,上一次说给孙萌萌看病,他就给杨修弄个行医资格证,但是一直迟迟都没有见他实事求是的去办,而且现在他的侄子大强,更是投毒给孙萌萌的,不管怎么说,都不能就这样算了。

  而且,杨修有些忌惮刘大强,听说他在外面认识有做很生意的人,现在杨修跟村长家,基本上闹翻了,所以现在对于杨修来说,刘大强就是一个祸害,现在只是想要陷害自己,到时候,不知道会用什么法子对付自己,所以绝对不能跟村长妥协。

  “你说的话,就跟你放的屁的一样,表须臾无,再说了,你侄子干那么缺德的事情,不给他长点教训,不知道下次会不买耗子药来毒人,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杨修一口就拒绝了起来,村长听到了杨修的话语,气的浑身抖擞。

  “杨修,我告诉你,你别不知好歹,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报警,我让你这辈子都进不了卫生所,我还会让你在这个村子混不下去。

  ”村长气急败坏的,跟着杨修就吼了起来。

   黑桃村,是西南地区的一个偏远山村,以盛产黑桃而得名。

  我顶着大太阳,把牛牵到水塘去泡水,回家后刚进堂屋,嫂子的屋里就响起了奇怪的声音。

  我隔着门听了一会,不由得面红耳赤。

  嫂子是大学生,也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 女人,白净的瓜子脸,纤瘦的身段,前突后翘的,还有双大长腿。

  三个月前,我哥从山摔下来摔死了,剩下我和嫂子相依为命。

  现在听着这个声音,莫非是嫂子想男人了?我抹了把汗,转身进了西屋。

  听到脚步声,奇怪的声音忽的停了,“ 黑娃,是不是你回来了?”“嫂子,黑娃回来喽。

  ”我到了尾房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我叫陈二牛,黑娃是我的小名。

  农村人都起小名,说是好养。

  “黑娃,嫂子有个事情求你帮忙。

  ”嫂子面色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朝我招招手。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轻纱裙子,斜躺在床上,胸前的饱满,随着呼吸有些晃动,不知道有没有穿里衣。

  “帮啥?”嫂子放到我手里一颗 枣子,然后撩开裙子, 脸色发红的说道,“帮我放进去。

  ”“放哪里去?”“你这个 傻子哦!”嫂子面色埋怨。

  三年前我去山里采人参,摔伤了脑子,大哥没少为我奔波,可惜最后还是成为了村里人尽可欺的傻子。

  嫂子对我这个傻子也不避讳,根本没有男女之别,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孩子。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可她不知道我前几天放牛的时候又摔了一次,然后脑子清醒了。

  我想告诉嫂子,但最后思索之下我隐瞒了,毕竟告诉嫂子以后,谁还帮自己洗澡啊。

  嫂子耐心的和我解释,“就是把这个放进那里啊,具体你也不懂,你照做就行了,我给王老爷子弄得,泡三个月枣子,咱家欠他家的钱就可以不用还了。

  ”“泡枣?”我呆呆的问。

  我高中的时候读过《白鹿原》,书里说在女人那里浸泡过的枣子,叫阴枣,是大补之物,听说可以滋阴壮阳,延年益寿。

  王老爷子是 王大山,这老东西半截 身子都进土了,还信这玩意?“黑娃,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帮帮嫂子,我一个人找不准位置,乱捣鼓弄得疼。

  ”嫂子说着翻了个身子,把裙子撩的更开了。

  我看着吞了吞口水,这么大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到女人,小腹一股邪火流窜。

  “嫂子,咋弄,黑娃不懂哦!”我傻气十足的说。

  嫂子有些不耐烦,自己把粉腿张开,然后说道,“黑娃,就对着那里放进来就行了。

  ”似乎是触碰到哪里了,嫂子脸色发红,嘴里不停的带着喘息,让我有一种解开裤子的冲动。

  “嫂子,那我放了吖!”我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抓着枣子,对准位置放了进去。

  我真的想告诉嫂子我不是傻子,然后解开裤子好好纾解一通,这场景简直太折磨人了。

  我眼睛越瞪越大,眼珠子都转不动了,咽着口水,直勾勾的瞪着那里。

  “黑娃,你干啥?”嫂子侧过头,不满的瞪着我。

  “嫂子,怎么你没有这个?”我装傻问道指着我下边说道。

  我手指在哆嗦,多么想现在放得不是枣子,而是我裤子里兜着的啊。

  “黑娃,这些不重要,你快点放枣子吧。

  ”嫂子眼神有些飘忽,呼吸有点乱,“这个姿势有点累。

  ”我点点头,手里的枣子顺势放了进去,枣子麻麻赖赖的一点不圆润,中间几次把嫂子弄疼,让她满头大汗。

  “黑娃乖,还有两颗大的呢。

  ”嫂子又递给我一颗大枣子。

  “晓得啦!”我拉开嫂子的小手,一手扶着那里,一手放枣子。

  嫂子颤抖了几下,呼吸更乱了,身子和水蛇一样不自觉的扭动着。

  我知道这枣子让嫂子许久没接触过男人的身子更加空虚了,索性逗她一下,故意放不进去。

  “啊……黑娃,你别乱动啊,顺着第一颗枣子进去就行了。

  ”嫂子脸红如火,扭得更厉害了。

  “嫂子,放不进去哦!”我怕嫂子起疑,就没乱动了,认真的往里面放,接连几下都失败了。

  这第二个枣子个头大,又干巴巴的,没法放进去。

  要是有东西能像油那样滑就能放进去了。

  “黑娃,是嫂子昏了头,你等一下哦。

  ”嫂子让我把手拿开,然后出房间等一会,差不多也就一分钟左右,嫂子喊我进去,我看到她那里亮亮的,不知道她是涂了油还是做了其他。

  嫂子喘着粗气,想把我手里的枣子拿过去自己放,但看错了位置,没搭到我手上反而是搭 在我下边了。

  我感觉很难受,感觉裤子都快撑不住了,嫂子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我险些没忍住。

  嫂子脸色一红,手赶紧拿开,眼神若有若无的在我那里游走,脸色不仅发红,而且也不多话,空气中暧昧的氛围尤其重。

  有了油样的东西,第二颗枣子滑一下就进去了,第三颗枣子紧随其后。

  嫂子整理一下衣服,身体里的枣子似乎让她有些不舒服,两腿不自然的扭动了几下,然后对我说道,“黑娃,刚才的事儿出去不准对别个说,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听到没?”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消下去。

  我点点头,有些装傻的扯着裤子,“黑娃知道了,我要去厕所,下面难受。

  ”我确实有些受不了了,而且被嫂子发现了,得赶紧去缓解尴尬。

  嫂子噗嗤一笑,“去吧去吧,我家黑娃长大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总感觉到嫂子的眼神在我那儿徘徊。

  “黑娃,你干嘛?一身汗,起来洗澡。

  ”嫂子走了过来,撩开了蚊帐。

  “嫂子,黑娃好困哦,想觉觉。

  ”我故意打个哈欠。

  “黑娃乖,洗了再睡。

  ”嫂子坐在床边,抓着我的胳膊摇晃。

  “好嘛!”我委屈的点头,磨蹭着爬了起来。

  我坐起之后,发现嫂子一直盯着我的那儿。

  发现有了反应,她眼神很复杂,矛盾之中夹着一丝兴奋。

  自从上次帮她放枣子之后,嫂子和我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一些,我也说不上来,似乎嫂子有些把我当自己人了。

  “黑娃,你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嫂子拉着我下了床,发现沙滩裤有泥巴,两眼一瞪,气呼呼的看着我。

  嫂子最怕我和别人打架,我成了傻子后,傻人有傻福,力气越来越大,打架就会伤人。

  “摔了。

  ”我摇头说。

  “摔着没?让嫂子看看。

  ”嫂子脸色都白了,不停的打量着我,确定没受伤,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大哥死后,好多人都劝嫂子扔了我,嫁给村里的暴发户王四虎。

  嫂子舍不得我,不但没改嫁,还是和以前一样,细心的照顾我。

  “咋个摔的?”嫂子没好气的翻个白眼。

  “偷桃子,给嫂子吃。

  ”我傻呵呵的说。

  “傻黑娃,以后不准干这种傻事了。

  嫂子想吃桃子,花钱买,不准偷别人的,更不准爬树,听到没?”嫂子突然抱紧了我,生怕我会受伤似的。

  “晓得啦!”我感动的差点哭了。

  嫂子对我,真是没话说。

  我真的不忍心骗她,好想告诉她,我正常了,以后不用为我担心了。

  邪恶很快淹没了理智,我还是决定隐瞒下去,当一个快乐的“傻子”。

  嫂子这样漂亮,我又从没碰过女人,我实在不忍心和嫂子的关系疏远开,我宁愿永远做她身边的小傻子。

  嫂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给我洗澡,我没法拒绝,只能接受嫂子的好意。

  “黑娃,你以后每次洗澡,嫂子都给你搓背。

  嫂子要泡枣子了,你就帮嫂子放,好不好?”嫂子温柔的帮我擦背。

  “嗯!”我用力点头。

  “不过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记得不要和别人说哦。

  ”嫂子在我耳边说道。

  少妇幽香扑鼻而入,我小腹发热,在澡盆里完全失态了。

  嫂子当然看到了,但不去说破,也不理会,就和往常洗澡一样,弄得我心里痒痒的。

  嫂子从塑料桶里抓起蓝色的毛巾,往我身上涂香皂,背上,咯吱窝,胸前,小腹……涂到那儿的时候,嫂子有意的绕开了,毛巾在腿上擦了两遍。

  嫂子斜着身子,领口敞开了,胸口的白皙暴露在我眼里,晃个不停,引得我更是难受的不行。

  嫂子正在帮我擦小腹,但障碍横在中间,嫂子终究是避不开的。

  她丢下毛巾,叹了一口气道,“黑娃,你也长大了,以后你就自己洗澡吧。

  ”我吓了一跳,拉着嫂子的手着急的喊道,“黑娃永远都是小孩子,是不是这个太碍事了,黑娃不要就好了。

  ”说着我真的故作模样的要把那处拧掉,嫂子看到赶紧过来抓着我的手不让我乱来,无奈的笑道,“傻黑娃,这怎么说不要就不要,这可是你男子汉的标志呀!”我低着头,脸色通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碰到了那上头,温热的感觉让我不停的颤抖。

  嫂子也意识过来,脸色一红,但怕我做出傻事也没放手,她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你虽然人傻,但本钱倒是不小。

  ”我脸色难看,嫂子问我怎么了,我犹犹豫豫道,“嫂子,我有些难受。

  ”嫂子手掌轻轻动,时紧时松,她脸色带着一丝羞红,望着我问道,“黑娃,这样会好些吗?”“嫂子,好难受啊!”我不停的颤动了起来,感觉快要来了。

  嫂子这个时候停下动作,递给我一条毛巾把身上擦干净,待会穿衣服去吃饭。

  我一脸悲哀,这都快出来了,她怎么就罢手了呢,我拉着她的手,“嫂子,黑娃不舒服。

  ”嫂子摸摸我的头,温柔的说道,“忍一忍,一会就好了,你太早接触这些对身体不好。

  ”我无力反驳,我对嫂子而言是个傻子,不可能去争取什么的。

  “黑娃,王大山说,让嫂子去他家果园帮忙,嫂子去不?”嫂子擦了擦手上的水,和我说道。

  “有钱钱没?”我傻乎乎的问。

  我感觉王大山这老家伙没安好心,陈家和王家没半毛钱的交情。

  大哥死了,他甩手就借三万给嫂子,不要钱,偏要嫂子帮他泡枣子,还让嫂子去他家的果园干活儿,肯定有阴谋。

  “当然有啊!一个月三百块,中午在王家吃饭。

  ”嫂子把毛巾扔在桶里,抓起干净的衣服帮我穿上。

  “嫂子,不要去帮他们家干活!”我突然紧紧的抱着嫂子,表现出傻子应有的憨态。

  “黑娃,你咋啦?”嫂子拍拍我的肩膀。

  “嫂子,你去了王家,黑娃没饭吃。

  ”我没法说出自己的猜测,只能找个最烂的理由留下嫂子,希望她别去王家。

  王大山和王四虎两个畜生都对嫂子不怀好意,她天天去王家果园干活儿,中午还在王家吃饭,肯定出事。

  尤其是王四虎,这家伙长得牛高马大的,他要是对嫂子用强,嫂子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嫂子对我这样好,我绝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和伤害她。

  “傻黑娃,嫂子早上做多点,给你留一份,你中午热了就吃。

  嫂子晚上就回来了,又陪你吃饭。

  ”嫂子还是在安慰我。

  我却管不了那么多,死死的抱着嫂子,一点都不松手。

  嫂子开始还挣扎一下,但最后挣扎不开也就放弃了,逐渐的,在我怀里,她感觉到了一些男人的气息,那是她半年来都不曾感受过的。

  可能是下面还放着枣子的缘故吧,嫂子的火特别容易窜上来,刚才洗澡的时候就差点没控制住,现在被我一折腾,芳心大乱,脸蛋红通通的。

  “黑娃,你放开嫂子,我……不舒服。

  ”嫂子也确实难受,毕竟我那儿还没消停,碰着她心里越发的空虚了。

  “好嘛!”我委屈的点头。

  嫂子已经决定了,我没办法强行阻止,只能另想办法,暗中保护嫂子。

  一起吃完午饭,我上床睡午觉了。

  睡到下午醒来的时候,嫂子已经出门干活去了,我口干的厉害,去她房间里找找水喝。

  可是水没找到,发现在枕头下面一块红色的三角底裤,眼熟的厉害。

  这就是今天嫂子穿在身上的,今天给她放枣子的时候看到了,就是这一件无疑了,怎么现在换下来了?我走过去拿在手里看了看,发现中间满是干涸的痕迹,凑到鼻子前闻闻,一股说不出味。

  嫂子中午的时候自己折腾了一次?自从知道嫂子有自己动手的习惯之后,我竟然有了一个畜生的想法,代替我哥安慰一下嫂子寂寞的身子。

  可是这又是违背道德伦理的事情,毕竟嫂子对我那么好,我对她做那种事,简直猪狗不如。

  就在这种矛盾中,我和嫂子的暧昧还在持续。

  嫂子帮王大山家泡阴枣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往下面放枣子容易,取枣子难度可就大了。

  女人的那很深,嫂子一般早上放枣子,然后干了一天活之后枣子早就运动到深处去了,她自己一个人不可能取的出来。

  所以她一脸愁色的把我喊到屋里,锁好门窗,撩开裙子说道,“黑娃,快帮嫂子把枣子取出来,太难受了。

  ”看着嫂子收着双腿,看得出来已经起反应了,想必之前已经努力过很久了,三颗枣子还剩两颗出不来。

  我蹲了下去,低头看着。

  之前卡在边上的那颗枣子已经取出来了,现场一片狼藉,难怪之前叫得那样凶,这反应很强烈啊。

  “黑娃,碰着枣子了就取出来,知道不?”嫂子主动分开腿,生怕我看不到的样子。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凭着直觉去操作,可是里面太溜手了,自己又没什么经验,折腾几次都没成功。

  嫂子的身子不停颤抖着,呼吸大乱,胸前剧烈的起伏着,香汗淋漓,嘴里声音不止,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悦。

  我摸索了很久,最后终于是找到了一点可以着力的点,把枣子取了出来。

  看着泡好的枣子,我也正好饿了,没多想就扔进嘴里,嚼了几下,吐了枣核,咕噜一声咽了。

  味道有点怪,女人味儿很浓,直冲鼻子。

  嫂子正在劲头上,压根没管我,还不知道我吃了枣子。

  我又伸了进去,继续寻找第三颗枣子。

  麻烦来了,我手不够长,指尖能碰着枣子,却没法抓住它,取不出来。

  “黑娃,快点!”嫂子的身子跟打摆子似的动了起来,媚眼如丝的叫唤着。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硬挺 迎合 滑入 紧紧|总裁揉着她的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