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跟老公停不下来|手指勾出花液 含着一晚上

闺蜜跟老公停不下来|手指勾出花液 含着一晚上 闺蜜跟老公停不下来|手指勾出花液 含着一晚上 2021-07-26 09:35:31 20393次浏览


昏黄的灯光下, 沈冰月长发披散,手脚被绑在大床上,呈现一个大字,领口的衣襟被扯开大半,露出半边高耸坚挺的胸脯。

  床边还站着一个赤着上身的 男人,说着一些污秽的话。

  沈冰月越是挣扎哀求,让他放自己,却好像让他越加兴奋。

  这男人背对着 杨修,但杨修却一眼就认出这男人—— 赵垂(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村长赵长贵的独子,横行霸道,偷鸡摸狗,打瘸子骂哑巴,夜踹寡妇门,村里人都恨得咬牙切齿。

  大哥尸骨未寒,赵垂就跑来欺辱 嫂子,愤怒的火焰在杨修的胸膛中熊熊燃烧。

  “赵垂!”门外的一声暴喝,吓得赵垂猛地一哆嗦。

  “谁啊?想找死啊!”他猛地转身,却见门外站着一名身材健壮的男人,一双冰冷如刀子一样的眼睛盯着自己,仿佛能够穿透他的皮肉,直击灵魂深处。

  稍一愣神,他恼羞成怒,一脚踹翻一张小木桌,拎起墙角的一把铁榔头,遥指遥指,歇斯底里的怒吼道:“自己像狗一样乖乖的爬过来,别让老子动手!”其实,赵垂见过杨修,只是多年不见,杨修的外貌变得许多,他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杨修冷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速度之快,俨如午夜幽灵,一巴掌抽在赵垂的脸上,赵垂惨叫一声,倒飞出去,狠狠地砸在墙壁上。

  即便杨修只用了三成的力道,可赵垂身骄肉贵,这一巴掌下去,赵垂的半张脸就肿成了猪头。

  赵垂摇摇晃晃的爬起来,捂着肿胀的半边脸,瞪着杨修的眼睛仿佛喷火,“小子,你有种,有本事留下名字,老子……”赵垂还没说完,杨修身若疾风,抬手一记耳光,赵垂就像是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

  不等赵垂起身,杨修又揪住他的头发,不要钱似的狂抽耳光。

  片刻间,赵垂的双颊就肿成了猪头。

  “五秒钟,从我眼前消失!”杨修居高临下,盯着地上如同死狗一样的赵垂,面沉如水。

  “你……你给我等着!我记住你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赵垂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在这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

  杨修却不搭理他,只是默默地数数。

  好汉不吃眼前亏,不等杨修数完,赵垂就爬起身,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杨修重新关上门,解开沈冰月四肢的麻绳,又拾起 被子裹住她满是伤痕的娇躯。

  沈冰月似乎很害怕,娇小的身躯紧紧地包裹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美眸含泪,娇弱哀婉的模样,我见犹怜。

  “嫂子,你不记得我了吗?”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半天,杨修这才憋出一句话。

  沈冰月抬头,盯着杨修愣了好一会,不确定的问道:“你……你是皮蛋?”杨修苦笑,他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这个外号了。

  沈冰月出嫁那年,杨修还是柳河村的一个懵懂少年,长得黑不溜秋,被村里的顽童戏称为皮蛋。

  只是,他出国多年,为何突然回来了?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沈冰月俏脸通红,耷拉着脑袋不再说话,气氛又变得尴尬起来。

  “嫂子,你的脚……”说着,杨修伸手握住了沈冰月红肿的左脚,又从裤子里口袋里摸出一瓶药膏,轻柔的敷在沈冰月红肿的脚踝上。

  尽管是小叔子,可沈冰月还是又羞又急,挣脱不了,也就任由杨修握着,她的脸滚烫如火烧,如同鸵鸟,把脸埋在被子里。

  冰凉的药膏,令沈冰月紧张的心情轻松了一些,心中既是感激,又有少女般的羞涩。

  “皮蛋,谢谢你!”突然间,脑袋埋在被子里的沈冰月吐出五个字。

  杨修笑了笑,心情莫名的好了不少。

  看来,在嫂子的心目中,自己仍然是以前的皮蛋,从未改变。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嫂子,以后有我在,赵垂那个王八犊子不敢再欺负你!”听到杨修离去的脚步声,沈冰月急忙起身相送,却忘了脚伤,左脚一滑,差点摔倒。

  杨修眼疾手快,一把揽住了嫂子的纤纤柳腰,嫂子的前襟依旧敞开,杨修一低头,胸前那丰腴的雪白就一览无遗的展现在眼前,令杨修呼吸一滞。

  沈冰月面颊滚烫,慌忙推开杨修,双臂遮挡在胸前,垂头不语。

  杨修小腹火热,转移视线,为避免尴尬和嫂子聊起了赵垂的事。

  只是说起赵垂,沈冰月就柳眉微蹙,粉脸寒霜,“这个赵垂就是个混蛋,村里的年轻女人都被他欺负过,昨天还……还去了咱隔壁的娟子家……要不是被我发现的早,恐怕……”说到这里,她就戛然而止,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沈冰月口中的“娟子”名叫王美娟,是他隔壁邻居刘大喇叭的媳妇,长相和身材在群里都是数得着的,不知道让多少人眼馋。

  只是可惜这刘大喇叭是个短命鬼,让王美娟早早的守了寡。

  杨修眼神冰冷,赵垂好色如命,以娟姐的姿色,在刘大喇叭活着的时候,就经常吃娟姐的豆腐,更何况刘大喇叭已经死了。

  “几个月前,因为争夺蔬菜大棚的承包权,赵长贵和孙喜贵吵了一架。

  第二天,孙喜贵的儿子孙二毛在城里就撞断了一条腿。

  到现在都没有抓到肇事司机,孙二毛一直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其实,村里人都知道,所谓的肇事司机就是赵垂的人!”说到这里,沈冰月就满脸怒容,美眸中都快喷出火来了,仿佛孙二毛是自己的儿子似的。

  说起赵垂,沈冰月滔滔不绝,眉目含怒,这愈加坚定了杨修除掉这一祸害的决心。

  嫂子越说越激动,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都说给杨修听,惹得他一阵自责。

  早知道嫂子在村里的处境这么艰难,他早该回来的。

  不过现在自己回来了,谁也欺负不了嫂子了。

  至于赵垂那孙子,迟早弄死他。

  对嫂子一番温言相劝,她总算是稳住了情绪,随后回房睡觉了。

  折腾一晚上的杨修也累了,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梦里跟大嫂缠绵一夜。

  醒来之时,已经晌午。

  嫂子早早出门,去地里锄草了,杨修拾起客厅桌上的留言条,只有一句话——修,厨房内有早饭。

  杨修胡乱的扒了几口,就骑着家里的二八单杠去镇上办点事。

  路过村口的时候,迎面驶来一辆奔驰车,车速很快,眼看就要撞上了,司机猛打方向盘,奔驰车就冲进了路边的池塘内,迅速淹没。

  杨修吓了一跳,丢下自行车,一个猛子扎进了池塘,在奔驰车即将沉没之时,一拳砸碎了驾驶室的车窗玻璃,将面色惨白,灌了一肚子水的司机被拽了出来。

  司机在岸上大吐苦水,刚刚缓过气,就嚷嚷起来,说是车里还有人,让杨修赶紧去救人。

  杨修暗叫倒霉,又转身扎进了池塘内。

  好在池塘水清澈,凭借着高超的潜水技术,杨修从破碎的驾驶窗口钻进车内,扛着一名已经晕厥过去的女人泅渡上岸。

  “苏 镇长,你没事吧?”眼看女人昏迷不醒,司机也顾不上自己,急的大喊大叫。

  苏镇长?还没缓过一口气的杨修愣住了,他摆了摆手,说道:“我不姓苏,也不是镇长!”“我没说你,我说的是她!”司机快急哭了,他是苏镇长的专职司机,若苏镇长有什么三长两短,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直到此时,杨修才注意到这女人,柳眉杏眼,琼鼻樱口,一身黑色的小西装,湿漉漉的贴在她的身上,将她还算有料的身材完美的凸显出来。

  只是,她面色惨白,不断的有污水从口中溢出,出气多,进气少,明显严重缺氧。

  “你有手机吗?我要打电话叫救护车!”此时,四下无人,司机不知所措,本能的想叫救护车。

  “来不及了!”杨修深吸一口气,跪在苏镇长的身旁,双手掰开她的嘴巴,开始人工呼吸。

  每吹一口气,就有一股污水流出,苏镇长鼓胀的肚子渐渐瘪了下去,可仍没有醒来的迹象。

  司机看的目瞪口呆,他不是不知道人工呼吸的办法,只不过,这可是苏镇长,事后被她知道的话……杨修显然没有这么复杂的心思,这时,他双手叠放在苏镇长高耸的胸脯上,一边在心中默念色即是空,一边有节奏的压胸抢救。

  虽然还隔着一层衬衣,但那饱满而富有弹性的手感,还是令杨修魂飞色授,暗呼过瘾。

  很快的,苏镇长体内的污水差不多排干净了,她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许多,呼吸也顺畅了。

  杨修又在她的人中穴掐了一记,苏镇长终于悠悠转醒。

  入眼处, 苏文玉分明看到一个猥琐男正一脸邪笑的盯着自己,一只狼爪子还摁在自己的胸前。

  她尖叫一声,猛地坐起身,抬手就抽了杨修一记耳光,又捂着胸口,吃力的爬起身,一边跌跌撞撞的逃跑,一边大喊抓流氓。

  “苏镇长!”司机 小王担心苏镇长,慌忙起身,小跑着拦住了苏文玉。

  看到小王,苏文玉慌乱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她看了看小王,又看了看杨修,似乎明白了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虽然心里明白,苏文玉却要维持领导的尊严,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杏眼圆瞪,喝问小王。

  小王悄悄抹了一把冷汗,他很庆幸刚才不是自己人工呼吸,否则就算苏镇长现在不计较,可是过后不久,铁饭碗肯定要丢。

  “苏镇长,你误会了……”小王无奈,只好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还着重强调了杨修的抢救功劳,听的苏文玉面红耳赤,还不好反驳。

  意识到是自己错怪了别人,苏文玉倒也落落大方,转身回去,向杨修表示歉意。

  杨修也没想到,这位美女镇长居然肯放低身段主动道歉,尽管左边脸颊还火辣辣的,但他也不觉得吃亏,反正自己刚才已经摸过了。

  “这种事情,如果还有的话,我还是会奋不顾身的营救!而且,我也不是贪财的人,重金酬谢什么的就算了……”杨修嘿嘿一笑,视线掠过苏文玉饱满坚挺的胸脯,心道这妞若是换上比基尼,肯定惹火刺激。

   王东 感觉好像有两团柔软正压在自己背上,上上下下轻轻摩擦,这美妙的感觉让王东的心儿都开始发颤。

   正当王东想好好感受一下 苏雪那纤纤玉手的抚摸的时候,苏雪却惊喜的叫出声。

   找到了,是这个灯泡对吧? 苏雪拿着灯泡把手从王东衣兜里抽出来,压在王东背上的柔软也一下子离开了。

   王东感到十分惋惜,他真心希望苏雪能在他身上多靠一会儿。

   对,就是这个。

   王东叹了口气,从苏雪手里接过灯泡把坏了的换下来,再打开开关时房间里就变得十分明亮。

   皎洁的灯光下,穿着暴露的苏雪正在王东面前站着,她身上那点少得可怜的布料,根本掩饰不住她那傲人的身材。

   苏雪高高耸起的胸脯,以及她圆润的臀部,看的王东一时间呆住了。

   苏雪正沉浸在恢复光明的喜悦当中,可转眼看到王东紧紧盯着她,苏雪的俏脸顿时布满红霞。

   房东……你别看了! 苏雪娇羞的说,连忙用手捂住饱满的雪白,以及两腿间。

   可苏雪的手太过小巧,胸前的饱满怎么都捂不住。

   王东哧溜一声吸了口口水,擦擦嘴角说: 苏小姐,你身材真的好棒啊…… 苏雪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从沙发上捡起那件 睡袍穿到身上,将她那诱人的身材遮在睡袍下面。

  不过苏雪 腿上那诱惑的白丝,仍旧被王东看在眼底。

   穿好睡袍,苏雪依旧感觉自己脸颊一片燥热,便借着要感谢王东理由,直接钻进了厨房开始做饭。

   王东在卧室里坐着没事,就偷偷摸摸溜到厨房门口,结果一眼便看到苏雪此刻正在灶台下面的柜子里取盘子,她挺翘的美臀高高撅起,刚好朝向王东。

   王东一进厨房就看到苏雪那充满诱惑的翘臀,眼睛顿时瞪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盯着苏雪的美臀看个不停。

   房东你怎么来厨房了,快去房里休息吧。

   一想起刚才自己和王东靠的那么近,还在他身上摸索了半天,苏雪早已羞得连头都不敢抬了。

   王东却像是没听见苏雪的话似的,站在门口发愣。

   身材姣好的苏雪在灶台前忙碌时候的身影,像极了自己嫂子,而且就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样是那么温柔,让王东只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嫂子。

   一瞬间,王东只感觉自己脑子一热,竟直接走到苏雪身后,一只手悄悄向那挺翘的臀瓣摸去…… 哪知道苏雪这时候正好转过身来,看到王东伸过来的手,还以为他要帮忙呢,于是将盘子放到王东手中,低着头小声道:麻烦你了,房东。

   王东这才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在旁边的洗碗池洗盘子。

   王东边洗盘子便打量苏雪充满诱惑的身体,视线不是盯着苏雪的胸脯就是在她魅惑的娇臀上游走,一不留神就溅起一片水花,把苏雪右边肩膀和半边胸口都弄湿了,腿上的白丝也湿了一大片。

   睡袍湿了倒不要紧,可丝袜刚一沾水,立马就变成了半透明。

  苏雪那充满肉感的美腿,顿时变得清晰可见,丝袜淋湿的地方颜色与别处不同,就好像破了几个洞。

   苏雪惊叫一声,光洁的脸蛋顿时变得绯红一片。

  她两腿紧紧夹在一起,腿上 传来的冰凉让她直哆嗦。

   而王东却是盯着丝袜被打湿的地方狂咽唾沫,一双手更是有些蠢蠢欲动了。

   抱歉,我这就给你擦…… 王东拿过毛巾蹲在苏雪面前,并在她柔滑的丝袜上擦了起来。

   这忽如其来的举动,让苏雪下意识就夹紧双腿,满脸胀红道:不……不用了,房东,我等……等下去换一下就可以了…… 天气这么冷,要是苏小姐你待会儿感冒了就不好了! 王东一边说话,一边在苏雪的白丝美腿上来来回回游走,手心里传来的柔软感觉,让王东心里直呼过瘾。

   见苏雪低着头不敢看自己,他甚至把脸凑过去,耸动鼻子闻起了苏雪美腿的气味。

   从苏雪腿上传来的阵阵幽香,仿佛火药引信一般,直接点燃了王东所有的渴望,此时他真的很想将苏雪按倒在灶台上。

   腿上传来的怪异感觉,让从未被异性接触过身体的苏雪,无比羞臊的同时,呼吸也开始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她强忍着身上酥酥麻麻的怪异感觉,贝齿紧咬嘴唇道:房东,别……别擦了,已经可……可以了…… 苏雪略带抗拒的声音,让王东知道自己必须适可而止了,他强忍着心中的燥热,恋恋不舍的放开苏雪的白丝美腿,随后就把目光移到苏雪同样湿了的胸口。

   苏雪那饱满的雪白,正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断起伏,再加上她那几乎和自己嫂子一模一样的容貌,让王东刚刚才强压下去的旖念,再次活泛起来。

   可惜苏雪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似的,赶紧道:这里我……我自己来就行了。

   擦干胸口处的水后,苏雪略有些手忙脚乱的打开天然气,开始炒菜。

   但很快,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没注意到火开的太大了,将还没沥干的青菜倒进锅里的时候,竟是让菜油都溅了出来。

   滚烫的菜油很快就溅到了苏雪手指上,剧烈的疼痛让苏雪情不自禁的痛呼起来:啊……好痛…… 正在洗盘子的王东回头一看,发现苏雪青葱般的纤嫩手指,竟是被烫红了一大片:不好,苏小姐你别动,我先帮你把菜油弄掉…… 话未落音,王东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苏雪的手指放进自己嘴里…… 感受着手指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那种如同触电般的酥麻感再次出现,而且比刚才来的更加强烈,甚至让苏雪只感觉自己全身都软了。

   她用另一只手撑在灶台上,随后强忍着那钻心般的酥痒,鼓足全身力量道:房东,不……不要这样,我……我没事了…… 一边说话,苏雪一试图将自己的手抽回来。

   好些了吗,苏小姐?王东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布满了关心,眼神中更是充盈着真心实意的心疼。

   只因王东已经将她当做了自己最爱的嫂子,‘嫂子&quo;被烫伤,王东又怎么可能不心疼呢(幼儿益智故事)? 有那么一瞬间,苏雪心中竟是有了些心动的感觉,只因为她看出王东对自己的关心,真的是发自内心的。

   红着脸的手收回来后,苏雪小声的嗯了一下,转过身去继续炒菜,并以此来掩饰自己的羞臊。

   很快,饭菜就上桌了,也许是刚刚王东的表现,苏雪放下不少戒备,和王东边吃边聊,气氛逐渐活跃起来。

   房东,今天你帮我修灯泡,实在是太感谢你了!说完话后,苏雪给王东碗里夹了一筷子青菜。

   王东当场就呆住了。

   苏雪不但长相和自己嫂子一模一样,就连夹菜的动作和刚刚说话的语气,都和嫂子一模一样。

   恍惚间,王东直感觉坐在自己面前的,就是自己日日夜夜都在想念的嫂子。

   房东,你怎么了?是我做的菜不好吃吗?苏雪有些疑惑用手在往东面前晃了晃,满脸关心的问道。

   但由于她穿的还是宽松的睡袍,再加上睡袍本身扣子之间的间隙就比较大,所以这一挥手,王东的目光轻而易举就穿过了扣子间的缝隙,看到一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和隆起。

   苏雪见王东脸色越来越红,就连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还以为他生病了,于是站起身来说道:房东你这是发烧了吗,你的脸色好红,你在这里坐一下,我去给你拿药…… 说完话后,苏雪便神色匆匆的跑到不远处的立柜旁,拉开抽屉到处乱翻。

   咦,药呢,我记得是放在这里的啊…… 苏雪翻完上面的抽屉没有找到,于是弯下腰去开始翻找下面的抽屉。

   但苏雪却不知道,由于她的睡袍太短,这一弯下腰去后,睡袍的下摆直接被提到了腰上面。

   没有了睡袍的遮掩,她那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的系带,和不足两指宽的布片,根本就遮掩不住那里。

   再加上苏雪由于翻找,而不断扭动美臀的动作,仿佛是在向王东发出邀请一般,是那么的诱惑! 坐在椅子上的王东,就那么呆呆的 看着自己‘嫂子&quo;穿着丁字裤,在自己面前撅起美臀,他呼吸越来越急促,甚至就连眼珠都开始变得赤红起来。

   嫂子,我的嫂子,我忍不住了,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 王东终于忍不住了,他忽然站起身来,直接拉开自己裤子拉链,然后不顾一切的冲到苏雪身后,并将手向着那根细细的系带伸了过去…… 苏雪腿间那诱人的情趣内裤,完全是靠一根纤细的系带绑着才堪堪挂在她白嫩的躯体上。

  只要一拉开这根系带,这件充满魅惑的情趣内裤,肯定会从她雪白的美臀上滑落。

   王东的手眼看着已经捏住了那根系带,不管是拨到一边还是轻轻拉开,下一刻便能看到苏雪方寸之间的美景。

   可王东还没来得及动手,裤兜里的手机却突然铃声大作。

   苏雪被这忽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来。

  而王东也飞快的缩回手,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你手机响了,房东。

   苏雪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出声提醒道。

   王东哦了一下,这才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打过来坏了他的好事。

   然而一看到来电显,王东的神情顿时变得极度欣喜。

   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王东眷恋依旧的嫂子。

   王东忙不迭接通电话,一个温婉可人的女声随即就从手机里幽幽传了出来。

   小东,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呀,你干什么呢?王东的嫂子在电话那头问道。

   王东扭头看了眼苏雪,这才回答道:嫂子,我在和朋友吃饭呢。

   哦,这样啊!王东嫂子的语气显得有些惊喜,她关心的问道:什么朋友呀?男性朋友还是女性朋友? 嫂子,你就不要问的这么详细了嘛。

   王东挠挠头,说话时的表情非常尴尬。

  看到王东如此窘迫的神情,旁边的苏雪手掩着嘴轻笑起来。

   苏雪轻笑的模样把王东看呆了,因为她嫂子时常也这么笑。

  苏雪这神似他嫂子的举动,让王东一瞬间以为坐在旁边看他打电话的苏雪,就是正在和他说话的嫂子。

   王东看向苏雪的眼神,顿时变得温柔起来。

   察觉到王东眼神的变化,苏雪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别过脸,避开王东那略显炙热的眼神。

   小东,你都这么大了,该找个女朋友了。

  不要嫌嫂子啰嗦呀,这年头要找个好女孩很难的,这方面你得主动一点。

  王东的嫂子絮絮叨叨的说道,话里话外全都是浓浓的关切之意。

   王东听的心暖,不过在苏雪面前他可不想表现的像是被父母教训的小孩,于是就打断他嫂子的话道:嫂子,说正事吧,我这边还有朋友呢。

   哎,你也大了,越来越不听话了……下周我有个朋友去你那里住几天,你多担待着点,知道了吗? 嫂子的朋友? 王东心里一紧,立即就问:男的女的? 女的,你满意了吧小东!嫂子那调笑的声音,让王东暗自松了口气。

   只要不是男的就好,王东生怕他嫂子在外面找个男人再婚。

  这倒并不是因为这么做对不起他逝去的哥哥,完全是王东不想看到自己念念不忘的嫂子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

   王东也没和他嫂子说太久,很快就挂了电话。

   直到这时候,苏雪才和颜悦色的问道:你嫂子挺关心你的嘛,真不知道你嫂子长什么样,要是有机会的话让我瞧瞧。

   苏雪的话令王东挠了挠头,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想见我嫂子,你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啊?这是什么意思?苏雪疑惑的看着王东,而王东却笑笑不语。

   苏雪长的和王东嫂子几乎一模一样,而且连神态声音也十分相似,这种事就算说出来,苏雪也不会相信的吧? 别说这个了,我们继续吃饭。

   王东转移话题道,苏雪也就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

   两人面对面坐着继续吃东西,仍旧像刚才一样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起来。

   不过王东的心思并不在闲聊上,他始终盯着苏雪那傲人的胸脯,视线在她胸前那两坨饱满上来回打转。

  尤其是苏雪那两处柔软在中间挤出来的深沟,更是把王东的魂儿差点勾过去。

   苏雪充满诱惑的娇躯,把王东看的血脉偾张,可惜只能远观不可亵玩,这让王东感到十分惋惜。

   王东叹息着摇摇头,一不小心就把筷子掉到了地上,于是便钻到桌底下去捡。

   然而,王东一扭头看到苏雪那两条白丝美腿时,捡筷子的手却一下子僵在了半空。

   苏雪诱人的双腿交叠在一起,随着她吃饭的动作微微晃动着,这幅场景实在是太诱人了。

  王东差点就忍不住掏出手机,把苏雪的美腿拍下来当做纪念。

   房东,你捡个筷子怎么那么久啊?苏雪嗤笑着说。

   苏雪惹火的美腿把王东看的满头大汗,王东揉揉眼睛努力往她两腿中间看,想看的更清楚一点。

   我筷子好像滚到你那里去了,有点够不到。

  王东随口回答道。

   那我帮你—— 苏雪的话还没说完,王东就急急忙忙打断她:不用,你吃你的,我自己捡就行了。

   说着,王东往苏雪跟前爬了过去,他的脸都凑到苏雪的美腿跟前了,只差一点点就能喷到。

   苏雪脚上穿的是拖鞋,她一只丝足在空中晃荡着,把王东看的心动不已。

  王东口水都快从嘴边流下来了,他忍不住想伸出舌头,捧着这只魅惑至极的丝足好好品尝一下味道。

   还没捡到吗?苏雪疑惑的问。

   马上…… 王东艰难的说道,他感觉头脑发胀,全身血液都往头上涌去。

   王东俯下身,竭尽全力往苏雪的睡袍里看。

  王东的视线沿着苏雪那秀色可餐的白丝美腿不断往上……往上……终于到达她两腿中间。

   眼看着就能欣赏到苏雪睡袍深处,那片充满无尽魅惑的神秘地带时,苏雪突然把两腿紧紧夹在一起! 糟糕,难道这女人发现我在偷看了? 王东心叫不好,连忙从捡起筷子从桌底下往出爬,却没想到苏雪弯下腰来,从桌子另一边往下面看。

   王东顿时刹不住车,直直朝苏雪撞过去。

   王东的脸与苏雪那带着疑惑的容颜越来越近,苏雪涂着口红的嘴唇也迅速与王东拉近距离。

   要是这样下去,王东和苏雪还不得嘴对嘴亲到一起…… 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 王东心里幻想着和苏雪接吻的滋味,幻想着苏雪那柔软的红唇……而他也确实与苏雪越来越近。

   可就在王东即将贴到苏雪红唇上的时候,苏雪呀的惊叫一声,险险把头抬上去躲过了王东的突然袭击。

   王东就像失控了的卡车一样从桌子底下滑出来,一头撞到衣柜上。

   只听见咚的一声,衣柜都被王东撞的一阵摇晃,而王东则痛苦的抱着头,像大龙虾一样蜷缩起身子侧躺在地上发颤。

   草,疼死我了…… 王东忍不住说道,头上传来的强烈痛楚,让他的脑子一阵迷糊。

   看着王东凄惨的模样,苏雪愣了愣神,随后便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苏雪笑的喘不过气,眼泪都从眼里笑了出来。

  足足过了半分钟,苏雪才艰难的止住笑声。

   房东,你干什么呢,吓死我了! 苏雪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调笑道,不过随后就从凳子上起来,扶起王东给他检查脑袋。

   王东头上已经鼓起了一个包,好在只是撞肿了而已,很快就会没事的。

   你在桌底下那么久都不出来,我本想看看你在干嘛……结果你突然朝我扑过来,真是吓我一跳! 苏雪让王东坐到沙发上,一边取笑他一边给他揉头顶那个肿包。

   明明是我要出来,结果你突然把脸凑到我面前。

   王东心里直喊可惜,刚才差点就能和苏雪亲到一起了,却在关键时刻被她躲开……这女人反应还真快! 不过,看着苏雪正在给自己按摩的亲昵样子,听着苏雪那温柔的声音,甚至还能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王东感觉撞这么一下好像也不那么吃亏! 现在还疼吗,房东?苏雪笑着问道。

   王东感觉已经不疼了,于是就说:好像已经不—— 话没说完,王东就突然想到让苏雪给他多揉一会儿不好么,便急急忙忙改口:好像还差得远,我好疼,都快疼死了……哎呀哎呀…… 苏雪又笑出声了,咯咯咯的笑声动听的很。

   房东,你到底疼还是不疼啊? 苏雪笑问,不过她那只纤纤玉手一直在王东头上揉着,一刻都没有停下来。

   王东没功夫说话,因为苏雪那睡袍敞开的胸口,此刻就在他眼前呢! 苏雪白皙柔软的双峰,距离王东的眼睛是这么近,估计连十厘米都不到。

  王东只要睁开眼,入眼之处便是一片白花花的温香软玉,就是不想看都不行! 而苏雪却没有察觉到她不小心把饱满的双峰凑到王东眼前了,仍旧俯下身站在王东面前给他按摩头顶。

   王东屏住呼吸欣赏着眼前的风光美景,生怕一口热气喷过去,让苏雪察觉到他正在偷看。

   苏雪又大又圆的饱满果实,随着她按摩的动作微微晃动着,还一上一下起伏。

  而王东的眼珠子,也就跟着左右移动,上下晃荡……看着看着,王东就哧溜一声吸了口口水。

   苏小姐,没想到你这么温柔。

  王东不由得说道。

   苏雪闻言,略微怔了怔神,给王东按摩的手也停顿了一下。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闺蜜跟老公停不下来|手指勾出花液 含着一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