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对嗓子有伤害吗|受整晚含着攻不放

深喉对嗓子有伤害吗|受整晚含着攻不放 深喉对嗓子有伤害吗|受整晚含着攻不放 2021-07-26 08:49:51 29837次浏览


小鱼知道不是 丁老三的本意,就没往心里去。

   丁婉让他在客厅吃茶,她一蹦蹦去厨房烧菜。

  他这货正忙着接打电话呢,就见丁婉争赤白脸的跑过来说:“小鱼哥,我老觉得厨房有脏东西,吓死我啦!”见厂妹脸都白了,小鱼就得儿一声,来到厨房查看。

  查看了一遍,失笑道:“丁婉,这里没有脏东西,放心吧!”“小鱼哥,我害怕,你在厨房陪我,好不好呀?”丁婉一把拽住他,眼巴巴的恳求道。

  “那行吧,我帮你添火!”有 江小鱼陪伴,丁婉这下安全了。

  她一口气炒了四五个菜,蔬菜都是堂婶刘春草送她的 逆天菜。

  还有小鱼最爱吃的红烧肉。

  “哇,这逆天菜好好吃哦!小鱼哥,你吃吃看,真的很好吃哎!”丁婉兴冲冲的夹了一筷子土豆到他碗里。

  “丁婉,逆天菜我不是第一次吃哦。

  不过确实好吃到爆!”江小鱼昨天就吃过,因为逆天菜太好吃,他吃了五大碗饭。

  “小鱼哥,你家也有神田呀?”丁婉紧挨着他这货坐着,不停地帮他夹菜。

  “我家有啊。

  ”“唉,我家没有。

  要有就好了,每天吃一顿逆天菜,那才叫美呢!”丁婉大为艳羡的道。

  吃饱喝足,丁婉手脚勤快地收拾起来。

  她不敢一个人去厨房,拉着小鱼陪她。

  打扫完战场,按惯例丁婉要洗澡。

  偏不巧她家的洗澡间在院子里,外面乌漆麻黑,丁婉就更害怕了。

  “小鱼哥,你过来陪我啊,我怕洗澡间有鬼!”“虾米?这个怎么陪啊?你不怕我看到啊?”江小鱼瞪大眼睛看着厂妹道。

  “好吧,那你就在门口守着!”说着,丁婉这才战战兢兢的进洗澡间去了。

  她不敢关门,特意留了门。

  江小鱼站门口,刚开始还老实。

  可一听里面传来除衣服的窸索声,这家伙就撩得抓肝抓肺,很想猫上去偷看。

  啊!他都没怎么样呢,里面忽是传出尖叫声。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丁婉一头冲了出来,吓得大叫道:“小鱼哥,里面有东西!”江小鱼就嗯?了一声,蹦入洗澡间查看了一遍。

  走出来道:“丁婉,没有东西啊,是你的心理作用!”一蔸眼,这货才知道丁婉衣不蔽体,顿时眼睛都直了。

  “小鱼哥,你进来陪我吧。

  不过你要背过去,不许看!”不等他答应,丁婉一拽把他拽进了洗澡间。

  这家伙哭笑不得,不过,她是个善良的姑娘,他不忍心欺负她。

  女孩子洗澡,没有一个小时是洗不完的,江小鱼对着一堵墙,还好是坐椅子上,不然得累死。

  晚上九点钟,江小鱼因为半夜要起来捉鬼治病,想先睡一觉。

  他这货就问丁婉:“对了,我睡哪个房间?”“当然是睡我的房间呀?”丁婉白天要去电子厂上班,早上要给小鱼洗,她自己的衣服只有晚上洗。

  “啊?那你自己呢?”“咱俩一起睡呀!家里有东西,你让我一个人睡,我不敢呀!”丁婉一脸无辜的看着他道。

  “ 不行,不行啊。

  要是让你爸知道,他不打死我啊?”江小鱼摇头如泼浪鼓道。

  “我爸脑子不清醒,他不会知道的!我是女孩子都不怕,你是男人怕啥呀?”丁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这倒是哦。

  这下江小鱼就没语言了。

  丁婉对他可体贴入微了,就像贤惠的媳妇伺候丈夫,给他打来温水洗脚面。

  这家伙就得儿一声,进入了丁婉的香闺,倒床上就睡下了。

  农村初夏的晚上比较阴凉,睡觉要盖被子。

  江小鱼一时半会儿睡不着,只闻到夏被有股子淡淡的香气。

  一会儿,丁婉也上床睡了,她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就问小鱼:“小鱼哥,你睡了没?”“我没有,你呢?”“我也一样!小鱼哥,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突然,从丁婉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闻着闻着,小鱼就昏了头道:“丁婉,我想吻你一下,可以不?”“啊?不行,不行呀。

  我妈说,女孩子的吻只能给自己男人哦!”丁婉拒绝的道。

  “额,那倒是。

  ”他这货心说喵了个咪,我怎么能这样呢?是不是太坏了?打消了歪念,江小鱼大头一歪,很快进入了梦乡……不知什么时候,江小鱼正呼呼呢,突然就有人使劲摇他。

  “谁,(大炕上性经历)是谁摇我?”他这货一骨碌弹坐起身,揉揉忪惺睡眼。

  就见丁婉害怕的看着他道:“小鱼哥,十二点到了!”一听十二点到了,江小鱼飞快滑下床头,问丁婉拿了钥匙。

  关押丁老三的房门也在客厅内,他这货贴着房门听了下,屋内静悄悄,丁老三应该睡着了。

  打开门锁,吱呀,江小鱼第一时间开灯,蔸眼就见丁老三躺在床上,正呼呼大睡呢。

  一蹦蹦了进去,小鱼第一感觉就是屋内的阴气重得要命。

  一到里面,鬼影憧憧,让人头皮发麻。

  说实在的,江小鱼也有点发毛,心里一紧一紧的。

  这家伙只好硬着头皮上,只见他拿着一面城隍印,口念咒语,就在丁老三的印堂上戳了一章!“妹子,出来吧!我是江小鱼,有什么冤屈,你可以告诉我!”就见一个女孩从丁老三体内飘了起来。

  “ 小师傅,我叫 小珠,是天坑村人。

  我是下班回家途中,被人坚杀的!我的尸体被凶手藏起来了,凶手也没抓到,我冤呀!”“坚杀你的人是谁?”江小鱼头皮发麻的道。

  “是同村的良超东呜呜!”“小珠,冤有头债有主,坚杀你的是良超东,你干么不上他的身,而要找丁老三上身呢?丁老三是老实巴交的好人啊!”马小冲不解的问道。

  “小师傅,我也想上那个恶人的身呀!可是,那个恶人阳魂至刚至强,我不能靠近半分!最后逼得没办法,只好找丁大叔上身。

  我等了好几个月,才等来你这个高人!”江小鱼心说,娘西皮,看来那个良超东也是至阳之体,至阳之体自带避邪技能。

  “虾米?你要我帮你报仇。

  ”“小师傅,以你的法力,能不能摄走良超东的阳魂呢?”“额,这个当然可以!”他有一枚专门摄魂的法印叫做 神霄印。

  上次他把村霸摄成傻子,就是神霄印的功劳。

  “小师傅,只要你搭把手,把良超东的阳魂摄走,接下来报仇的事归我。

  以后,我就不再打扰丁大叔了!”额,看上去这个办法可行。

  小珠可能是通过鬼上身的办法,让良超东抹脖子自杀。

  不过,江小鱼想了想后,还是觉得不妥,就摇头如拨浪鼓道:“小珠姑娘,不行,不行啊,不是我不帮你。

  我去摄魂,被人发现了,你的大仇是报了,他家人不找我拼命啊!”“良超东媳妇不在家,他一个人睡。

  咱们半夜去,不会有人看到!小师傅,你行行好,帮我这一次,日后一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小珠弱弱的央求道。

  “小珠,我打下手可以。

  不过,摄魂后,你不能当场让他死。

  等过几天,你再伺机报复。

  ”这样一来,就算有人看到过他在天坑村露面,凶手的家人也怀疑不到他头上。

  “好呀好呀,小师傅,那咱俩现在就出发吧!”见小珠化成一道阴风,从门口飘了出去,紧接着,飘过了丁家的大院。

  江小鱼得儿一声,来到丁婉的闺房,告诉丁婉:“你爸的邪病好了。

  就是 身体有点虚弱,休息几天就没事!”“真的呀?谢谢小鱼哥!那小鱼哥快上来吧,补个回笼觉!”丁婉兴冲冲的看着他道。

  “婉丫头,你家的脏东西没有了,你自己睡。

  我还要出去办点事情!”江小鱼说完就走。

  吓得丁婉下来死命的拽住他:“小鱼哥,我害怕呀!你办事,明天来办呀!”“这事必须今晚办!”江小鱼一把甩开丁婉,大步离开了丁家。

  蹬蹬蹬,匆匆来到院外,就看到小珠在外面等他。

  江小鱼打着把手电,一阵穿花渡柳,跟着小珠朝着天坑村出发。

  小珠没有影子,走路也是飘着走。

  这个时候,天上有一轮半月,淡淡的月光洒下来。

  江小鱼胆再肥,跟着一只女鬼走在荒村野外,也未免有点打忤。

  好在白鹭村距离天坑村不远,也就里把的路程,而且是走的大马路。

  巧的是,良超东家的三层小洋楼就盖在马路边上。

  下了一个坡,径直就来到良超东家的院门前。

  一看是扇大铜门,就知道良家家境不错。

  小珠如入无人之境,化作一股阴风钻进去后,帮他打开了铜门。

  吱呀,江小鱼炸着胆子,事先拿好神霄印,一闪就进去了。

  很快,小珠把客厅的大门也打开来了。

  良超东就睡一楼右侧房间,小珠把房间门打开后,因为受不了至阳之体的冲击,立刻逃之夭夭,在院子里等他。

  喵了个咪,怎么感觉像做贼一样?江小鱼鹤步摸到门前,确认姓良的睡死了,一猫腰就进房间去了。

  拿手电一照,就照见有一个男的,那男的睡得跟猪一样。

  他这货摸到床前,拿神霄印往他脑门上一盖,盖完就溜了出来。

  小珠殿后,把两扇门原样关闭后,跟上江小鱼,一阵疾步如飞。

  两个一口气跑到白鹭村的村口,他这货才放慢脚步。

  回头发现小珠跟屁虫一样在后尾随,江小鱼就愣了愣,心说喵了个咪,这女鬼不会是赖上我了吧?“小珠,你跟我干嘛?赶紧去通知你家人,把你的身体找回来啊?”“小鱼哥,你收下我吧。

  你帮我修行,我呢,给你做使唤丫头。

  你叫我向东,我不会向西,你叫我抓鸭,我不会抓鸡,什么都听你的!”小珠娇滴滴的央求道。

  虾米?鬼丫头!江小鱼说实话,刚开始见到女鬼,还真有点害怕。

  但是相处时间长了,他就没那么打忤了。

  毕竟,小珠不是恶鬼。

  真收她当鬼丫头,以后也能派上大用场。

  想到这里,这家伙就有点心动了。

  “小珠,你说帮你修行,怎么帮?”“我们鬼类一般是靠吸食人的阳气生存。

  吸食的阳气多了,就能慢慢升级,修练妖术!问题是,阳气充足的人,往往阳魂强大,我不能靠近。

  这就需要你的神霄印帮忙!”小珠兴冲冲的解释道。

  “这样啊,我明白了!”江小鱼恍然大悟。

  “小鱼哥,你答应啦,太好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哦!”小珠开心得像过大年。

  “收下你可以,不过我给你立个规矩,一你要听我指挥,二你不能祸害人间!”江小鱼提要求道。

  “我是你的丫头,你是我主人。

  我当然听主人的话!”小珠忙不迭赌咒发誓道。

   一个身影微胖的中年男子,猛的从饭桌上站起,用夹雪茄的手指指向刘 思雅

  那一双凶恶眸子,浑如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

  xSI朵朵 婚嫁网-结婚资讯 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刘思雅浑身颤抖,胸口颤抖着,看的人心痒。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才26岁,正值青春好年华。

  因为亡夫多年的疼爱,她的身材姣好成熟,丰腴有致。

  加上一张貌美的容颜,还有那出尘的女神气质,她完全就是一个极品少妇。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可这样的她,得不到满桌男人一丝的关心,所有人只关心她的脸蛋,她的诱人身子。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一刻,她的心凉透了。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已经找了八个合作商,每一个都不愿跟她合作,一切就像商量好似的,所有人都要为难她。

  而那些欠她亡夫钱的人,更是趁机各种赖账,恨不得一下子把她亡夫的公司拖垮。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如果她的丈夫不曾离去,她依然会是那个貌美如花的家庭主妇,哪会经历这些人面兽心。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饭局散去,她也回了自己订的豪华套房,放了热水,光着身子躺进了浴缸。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热水侵袭着雪白迷人的酮体,刘思雅感觉浑身都放松了。

  可她还是忍不住流出眼泪,骂道:王永强,你个混蛋,你这样一走了之,我和孩子怎么办?难道,我真的要拿身体换取这一切吗?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心中悲痛,手掌轻抚着身子。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不愿意出卖自己的身体,但作为一个正值美好年华的女人,独孤的度过每个日日夜夜更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情。

  xSI朵朵婚嫁(夹逼自慰)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正在关键的时候,浴缸旁边的手机响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蹙着眉头拿起手机,一个成熟女人的声音传来, 小雅,你的情况我已经听说了。

  你 姐夫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帮你处理一些老赖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已经让你姐夫过去了,估计马上就到你入住的酒店,你去接一下!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什么?刘思雅的杏目一瞪,不敢相信,姐,你开什么玩笑。

  姐夫就是一个养猪的农民,生意场上的事情他哪懂?而且,姐夫他……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话说一半,刘思雅说不下去了。

  姐夫平时里用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她看,她怎么好和姐姐说?虽然不是亲姐姐,但是俩人从初中时候起就是最要好的闺蜜,一直以姐妹相称,关系早就不是一般的朋友同学了。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你就说错了,你姐夫虽然是个养猪的,也就高中文化,可他好歹也是一个农民画家。

  前两天,你姐夫的一幅作品还得了奖呢!你放心,你姐夫办事靠谱,他早年间跟人学过武,保护你,帮你要债都是一把好手。

  行了,事情就这样说了,你去接一下你姐夫!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话还没说完,刘思雅的姐姐就挂了电话。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刘思雅拿着手机正呆滞着,套房门口传来摁铃的声音。

  她脸色一变,心道:姐夫来的没那么快吧?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心生狐疑与不爽,她还是如芙蓉出水一般离开浴池,昂首挺立,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水珠沿着动人的线条滑落。

  两条玉腿亦是圆润白皙,像是T台模特一般。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走了没两步,扯下酒店里的 浴袍,熟练地一系,朝着套房门口走去。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为了确定是不是姐夫,她先透过猫眼朝外面看了一眼。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等看到那张熟悉的国字脸,还有那双熟悉的色眯眯目光,她漂亮的柳眉再次一蹙。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正迟疑着要不要开门,还是想办法将门外的姐夫赶走,外面的魁梧男人又一次摁响了门铃。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刘思雅一阵烦躁,猛地打开房门,带着一种愤怒的表情瞪向门口的韩大力。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韩大力见到穿着浴袍的刘思雅却是一惊,目光直勾勾地把刘思雅由上到下看了一遍。

  尤其是看到刘思雅领口间的时候,让他忍不住吞咽口水。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刘思雅讨厌韩大力那不加掩饰的吞口水动作,不由冷哼一声。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在她看来,韩大力的这种行为和那些想要她的禽兽一点区别都没有。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韩大力面露尴尬,紧接着才回神,讪讪一笑,说道:小雅,你刚刚洗完澡啊?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听到这话,刘思雅更气了。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叫什么话,她洗没洗完澡和他有什么关系,他难道想趁机对自己做什么不成?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这两天受够了 外人的气,不想面对韩大力还怕这怕那,便冷着脸道:姐夫,咱们还是说正事吧?我姐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你既然是来帮我的,我就给你安排好一切。

  你在门口等我换身衣服,然后我带你去楼下开一间房,再带你去吃一顿饭。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说着,刘思雅就要关门,韩大力却嘿嘿笑道:不急,不急,我也正想跟你说正事呢!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嗯?刘思雅面露不解。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里不方便说,我们还是进去说吧?韩大力也不理会刘思雅,直接进了套房。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刘思雅满目厌恶,迟钝两秒才关了房门。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接着,韩大力从身上掏出 一沓钱来,和刘思雅道:小雅,我和你姐姐也没什么本事,但这十万块钱,你务必要收下。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姐夫……看到那一沓钱,刘思雅的目光瞬间湿润了,对韩大力的厌恶也一下子消失,姐夫,这钱我不能要,你和我姐还有两个小孩要养活,我不能拿你们的钱!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客气啥,我和你姐还是外人啊?韩大力说着,把一沓钱朝刘思雅手里塞。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刘思雅条件反射地抗拒,两个人一来一往,刘思雅没系死的浴袍系带一下子开了。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再这样,姐夫可要生气了,拿着!韩大力没有注意到刘思雅浴袍的变化,面色一沉,厉喝了一声,同时把钱强硬地塞到刘思雅的手里。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刘思雅双手朝下闪躲,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浴袍开了。

  等到她意识到的时候,她身上的风光大露。

  而韩大力强塞钱的手掌,无巧不巧正好落向了她的小腹下方……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韩大力的眼睛瞪的滚圆,自己也惊呆了,没想到小姨子的浴袍突然松开,而他的手掌正好碰到。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感受到手上传来的触觉,他条件反射地低头,正好看到了两条完全暴露的美腿,以及不可言喻的画面。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他的喉咙处不自主地发出吞咽之声。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等他再次抬头,看到将浴袍撑得鼓鼓的刘思雅。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那种姿态与肤色,韩大力从来没有见过,他只觉得自己心脏受到了重击,砰砰加速。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就在这个时候,呆滞中的刘思雅发出了一声尖叫,紧接着转身就跑,冲进了一个隔间。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看着刘思雅慌乱奔跑的模样,韩大力的表情更加奇妙,有复杂,有惊喜,更多的是渴望。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他垂涎着刘思雅的身体,从当年见到刘思雅的第一眼,他就垂涎着刘思雅的身体。

  这些年来,碍于一些阻碍,韩大力只能远远地观望刘思雅,没有机会靠近。

  现在刘思雅的老公去世了,韩大力终于找到了机会,终于可以靠近刘思雅了。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可他内心的邪恶想法真的能够实现吗?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xSI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深喉对嗓子有伤害吗|受整晚含着攻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