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床上被男票做哭是什么体验 向自己身上一下下撞击 羞得快晕厥了

在床上被男票做哭是什么体验 向自己身上一下下撞击 羞得快晕厥了 在床上被男票做哭是什么体验 向自己身上一下下撞击 羞得快晕厥了 2021-07-26 08:37:49 2522次浏览


  阅读提示:我顿时明白了, 妻子是嫌弃我 身体脏,还要用 酒精 给我 消毒

  妻子弄完后,前前后后花了三四分钟, 可是我却没有了性趣,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觉啦。

    查看更多网友 口述>>  文/劉士元 口述:苍磊之  今年我二十八岁,原本想过几年再结婚的,可是 父母整天催促我赶快早点结婚。

  按照母亲的想法,我哥哥已经结婚了,我弟弟也在去年结婚啦。

  这三个兄弟里就剩下我还是单身未婚,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于是乎,父母和亲朋好友几乎每隔几天就会给我介绍女孩子,天天逼着我去相亲见面,可是我都不满意,没有爱的冲动。

    见面的那些 女人要么是典型的白骨精,说话办事感觉很霸气,咄咄逼人般的状态,要么就是长得过于妖艳,打扮得像个妖精,感觉很恐怖。

  说实话,我这个人喜欢娇俏可爱型的女孩,不过我一直没有(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遇到理想中的女孩,很是苦恼。

  生活中除了工作之外,经常和朋友去酒吧喝酒,碰到过很多搭讪的女孩,我一般都是不理她们。

  口述:新婚夜 洁癖 老婆要先消毒再爱爱  在三月份的时候,公司业务繁忙,每天都有处理不完 的事情。

  很多时候,下班之后我都是拿着材料文件回家,因为频繁熬夜加班,连续奋战两周之后,我彻底病倒了。

  我不得不请假看医生,严重高烧,身体比较虚弱。

  在医生的建议之下,我只好住院啦。

    在住院的那段时间里,整天百无聊赖,无所事事。

  之前都是紧张工作,忽然间没事可干了,反而感觉很不舒服。

  或许是习惯了那种疯狂工作的状态,现在感觉莫名的孤单和寂寞。

  虽然朋友们经常来看我,给我带些好吃的,可是我依旧没找到平衡点。

    可是令我感到激动的是,那天我遇到了一个小护士,典型的娇小可爱型的女孩子。

  早晨的时候,我吃完早饭,一个护士就过来说给我打点滴,让我伸出手来。

  当时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说了句:我想看看你摘下口罩的样子。

  那个小护士愣了一下,就很自然地摘下口罩,对我微笑着。

    就在她摘下口罩的瞬间,就是那一瞬间,我的心彻底被她俘虏啦,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追到手里,否则我就不出院啦。

  那天下班后,我跑到她的办公室,对她说请她吃晚饭。

  原以为她会拒绝我的,没 想到的是,居然答应了我的约会请求。

  口述:新婚夜 洁癖老婆要先消毒再爱爱  那天晚上我和她都喝了很多酒,走路的时候都不稳当啦。

  我想送她回家,可是我问了半天,她就是摇头晃脑,也没问出来住在哪里,于是我只好打车去酒店开了个房间。

    就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忽然从后边紧紧地抱住我,我感觉身体里欲火焚身,脸上火辣辣的。

  我忍不住抱着她,身体开始有了剧烈的反应,来不及多想,我们俩在床上翻滚着,一夜共进云雨,那是我的第一次接触女人的身体。

    第二天早晨,当我们俩醒来的时候,我以为她会骂我畜生的,但是她没有那么做。

  就这样,我们确定了男女关系,从此便是形影不离。

  自从酒店里那一夜之后,女友就没有让我再碰她一次,我可以任意摸,但是就是不能做那事,还说要保持女人的矜持。

    今年六月份结婚的那天晚上,我关好门窗,利索地脱掉所有衣服,抱起妻子就扔在床上,开始肆意的亲吻。

  就是在这时候,妻子忽然说让我停下,我哪管她说的话,还是继续着。

  令我感到悲催的一幕出现了,妻子推开我的身体,从床边拿出一个小瓶子,夹着一个棉球就开始擦拭我的那个部位,还说酒精消毒卫生。

  口述:新婚夜 洁癖老婆要先消毒再爱爱  我顿时明白了,妻子是嫌弃我身体脏,还要用酒精给我消毒。

  妻子弄完后,前前后后花了三四分钟,可是我却没有了性趣,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觉啦。

  第二天早晨,妻子给我准备好早餐后便去上班了。

  我还在想昨天的事情,真是的,有这么折腾人的吗?我就不明白啦,我们是夫妻,为何还这么对待我?难道是性洁癖!呜呜!  查看更多网友口述>>  文章来源(劉士元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据海内网01月04日报道: 精品热门超级好看,看到下面会流水的文章,内容生动有情节,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宝宝们在线赏析阅读..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你懂得...!!! 小菇皱眉躲开一步,一声冷哼说:人品有问题的人的东西我一概不要。

  你走吧,别逼我叫保安。

   卢畊弘差点没气爆,她这是报复自己在电梯里对她不敬还是想掩盖身份的暴露才这么着急赶自己走? 被陆胜今推着往外他犹自愤愤不平:我说美女,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人品不行?你不能因为我得罪过你就否决了我的能力吧?公归公,私归私,我可以为电梯里的事道歉,你能不能看一下策划案再决定要不要? 卢畊弘觉得更可能是因为昨晚自己让她丢面子她才这样对自己的,但那事不能说,卢畊弘怕惹怒她。

  不过想想又不太可能,因为她昨晚是笑着走的,没看出有多难堪。

  女人心,海底针,卢畊弘对自己摸不清她的心思而有点抓狂。

   卢畊弘话音刚落,小菇过来啪的抽了他一巴,他都懵了。

   小茹冷冷的说:道歉就免了,现在咱们扯平。

  既然你觉得我公私不分,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私不分。

  说完她跟陆胜今说:你给蓝色闪电打电话,我不管这个人是谁,你告诉他们,如果想要我采纳他们的 案子的话,就把这人炒了,否则没得谈。

  说完她就走了。

   卢畊弘整个人都傻了,被保安送到楼下都还是懵的,心说,难道她没认出我是昨晚她帮忙治病的人?如果认出来的话,看在伍苇静的面子上,她不应该这样对我才对啊! 洪韬给卢畊弘打电话,逮着他就是一顿骂,叫他回公司谈话。

   毫无意外,相比起一个几百万的单子,卢畊弘这个设计部的小组长就是个屁,他被扫地出门了。

   怎么解释都没用,卢畊弘给气的,当场就杀过去了,想跟小菇摊牌,看她是真没认出自己来,还是有意跟自己为难。

   谁知他已经进了天祥大厦保安部的黑名单,保安拦着他不让进。

   憋了一肚子火,卢畊弘就在附近找了个饭馆吃饭,打算跟她耗着,等保安换班再溜进去,压根不考虑向伍苇静求助。

   结果他越吃越气,忍不住叫了瓶酒,然后越喝越多,最后睡过去了。

   一夜没睡,酒劲一上来,会这样一点都不奇怪。

   卢畊弘醒来一看天都黑了,着急出去看天祥楼上,幸好小菇办公的楼层还亮着灯,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

   酒劲还在,卢畊弘脑子一热就不管了。

   观察了一下,正好抓到个机会,他就溜进去了。

   坐电梯上去,他运气也是好,电梯一停,门打开,他见到外面站的就是小菇。

   他们双双一愣,小茹见卢畊弘杀气腾腾的,大概也猜到他是来做什么了,正要逃跑,却被他扯进了电梯。

   卢畊弘把她逼在角落里,质问她说: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针对我?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你凭什么叫我老板炒我鱿鱼?卢畊弘非常介意被一个生活靡乱的贱人捉弄。

   小菇被卢畊弘握得手都白了,她挺害怕的样子,缩着肩膀,出口却很强硬:你想干嘛?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报警了。

   她摸出手机要打电话,被卢畊弘条件反射的冲动反应给扫落在地上踩碎了。

   电梯在下行,卢畊弘恶狠狠的瞪着她说:一点面子都不给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记得昨晚的事了? 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她一脸懵的看卢畊弘。

   卢畊弘听到这里稍微好受一些,提醒她说:花园酒店,你不记得了?我就是那个你给治病的人,我还记得你大腿侧有颗痣。

   说着卢畊弘伸手去掀她裙子,谁知吓得她疯狂的尖叫起来,猛的推开卢畊弘吼: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这是犯罪。

   擦!那就是她知道我是谁,没面子给的意思咯? 出来卖的装成她这样,还真是朵奇葩,活像被人强迫似的,不知情的还真会以为她是朵纯洁小花。

   卢畊弘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只知道自己很生气,简直没了理智,哼声说道:既然你说我是犯罪,那我就犯给你看。

   他酒劲还没过呢,想到小茹昨晚玩那么大,肯定对这种事很无所谓,一冲动就控制不住,扑过去就按着小茹撕,也想试一下自己是不是真没问题了。

   小菇挺会装的,一副吓得要死的样子,不停尖叫求饶,卢畊弘却不管她,把她转过来。

   谁知就在关键时刻,啪的一声轻响,电梯里的灯光全灭了,电梯也停止了运行。

   黑灯瞎火的,小菇啊的一声,然后一挣,从他怀里出去了。

   卢畊弘心里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到这是个密封的空间,她跑不掉,就没追。

   他尝试按了几下按钮,一点反应都没有。

   卢畊弘没遇过这样的情况,但也猜到肯定是停电了。

   正想按紧急按钮,刚碰上他就犹豫,心想,我求什么救呀?现在这样不是更方便报仇? 于是他到处摸,想把小菇抓过来操作一番再说。

   谁知卢畊弘刚碰到小茹,小茹就是一阵恐惧至极的尖叫,比之前卢畊弘冒犯她还激烈几倍。

   卢畊弘耳膜让她震得嗡嗡作响,酒都吓醒了一半。

   心知肯定有异,卢畊弘试探着问她说:你怎么了? 你别过来,离我远点。

  小菇非常的喘,声音发颤,很害怕的样子。

   卢畊弘摸出手机一照,见她躲在角落里抱成了一团,身体瑟瑟发抖。

   尽管秀色可餐,卢畊弘却无心欣赏,因为他已经酒醒了。

   这会儿想到之前的冲动,他还冒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这事要真办了,按伍苇静的说法,没几千块自己还能走吗? 见小菇很不对劲,卢畊弘又觉得奇怪,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

   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给小茹递过去,说:对不起!我刚才有点冲动。

  我喝酒了,所以才会那样。

  放心,我不会再对你做什么了,你先把衣服披上。

  说着他示好的拍下了电梯的紧急按钮,却又觉得好笑,自己犯得着对一个坐台的这样吗?她应该是在演戏吧? 小菇还是很害怕的样子,微微抬头看卢畊弘一眼,然后灵蛇吐信一样快速的把他的外套抓过去把身子包起来,接着还蜷成一团。

   卢畊弘皱眉看她,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卢畊弘还是看到她脸上的泪痕,还有那惊恐过度的表情,这不像演戏呀! 而且,之前自己那样对她,她都没哭。

  怎么停个电,她反而哭了呢?这里面有古怪。

   就在这时,手机亮屏到时自动关闭了,电梯里又变成一团漆黑。

   小菇的尖叫声随着黑暗的到来又响了起来。

   卢畊弘难受的闭眼承受,却听止音的小菇带着哀求的语气跟他说:你能不能一直开着手机? 为什么?问完卢畊弘还是把手机屏幕按亮了,接着开锁打开手电功能。

   手电功能一开,电梯里顿时亮了许多。

   小菇抬头看着光源,再往四周扫视,声音发颤的跟卢畊弘说:我有幽闭恐惧症,不能长时间呆在封闭的空间,要不然会紧张,呼吸困难。

  你快打电话叫人来帮忙,我要出去。

   卢畊弘恍然说道:我已经按紧急按钮了,应该很快就有人来。

   你是猪啊?你就不能打电话叫人吗?那样不是更快?她说的话虽然强势,但声音更像是撒娇,哀求。

   卢畊弘赞同的点了点头,怕她出事赖在自己头上,心里对她的奇怪表现也有些发毛,倒不怕她出去后报警,因为她肯定也怕自己供出她的秘密。

   他拨了电梯里的紧急号码,谁知一直没人接。

   打着打着,突然手机响起没电关机的声音,卢畊弘看着一愣,跟她说:没电了。

   我知道。

  这次她倒没叫,但害怕的语气非常明显,又缩成了一团。

   卢畊弘安慰她说:别怕,有我在呢,检修的应该很快就来了。

  男人对女人天生就有保护欲,尽管卢畊弘知道她不是好女人。

   谁知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卢畊弘在电梯里大吼大叫也没听到外面有丝毫动静。

   电梯里呼吸不畅,小菇就像死了一样,幸好卢畊弘埋怨咒骂的时候听见她弱弱的说: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啊?卢畊弘应声过去,正想问她怎么了,突然一个热烘烘软绵绵的身子贴过来,紧紧的抱住了卢畊弘。

   卢畊弘一愣,自然猜到那是小菇,只是想不通她为什么要抱自己,难不成她想自己弄她,借以驱散内心的恐惧? 卢畊弘不知道幽闭恐惧症有多可怕,在电影里也只了解了个大概,倒是知道她现在很脆弱。

   卢畊弘都想变身了,突然感觉裤子底下一片清凉,往下一摸,奇怪自语:哪来的水。

   小菇身子一颤,更紧的抱住了他。

   卢畊弘突然就悟了,揶揄问她说:这是不是你的…… 小菇身子一颤,一口就咬在了他的手臂上,疼得他呲牙咧嘴的,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都疼成那样了他居然还觉得好笑,嗤的一声刚笑出一半,就被小茹喝止了。

   不许笑。

   终于逮到机会了,卢畊弘待她松口了坏笑着跟她说:不笑也行,你把单子还给我。

   这是卢畊弘重遇她后第一次找到昨晚跟她在酒店时的感觉,像是朋友一样,尽管自己跟她不熟。

   一当她是朋友,卢畊弘就又想到了一件事。

   貌似小菇这种情况,用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有助于减少她内心的恐惧吧? 卢畊弘打算一直逗她说话。

   想的美,你刚才那样对我,等我出去了,我就报警让警察抓你。

   卢畊弘一听就不干了:那你别抱我,咱们保持距离。

  装模作样谁不会呀? 不要。

  小菇紧紧的搂着他的手臂,一点放开的意思都没有。

   感觉到手臂被她抱着,卢畊弘意志动摇的说:你再这样我就把刚才没做完的事做了。

   你敢。

   话是这么说,卢畊弘还是感觉到了小菇的心虚。

  她心虚什么呀?自己做哪行的,心里没数吗? 卢畊弘开玩笑在她头发上嗅了下,说:你这么香一个大美女抱着我,我就是不敢也控制不住啊! 卢畊弘作势要动手,小菇慌忙松口说:好吧,我答应你。

  说完带着哭腔跟卢畊弘说:你这样算什么男人,就会欺负女人。

  她这会儿的表现哪还像个坐台的,这戏演得太过了。

  按着昨晚她的表现,卢畊弘调戏她,她应该更强势调戏回来才是。

  难道她喜欢角色扮演? 没跑了,要不然今天怎么是女强呢? 卢畊弘跟她叫屈说:我算什么男人呀?我之前都被你欺负成那样了,就差哭着嚎着求你放过我了。

  你以为我想像现在这样呀?我也是没办法。

  我又要供楼又要供车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你把我饭碗砸了,我总得挽救一下吧?对不起!来之前我喝了点酒,没控制住自己。

   小菇陷入沉默。

   卢畊弘没绷住,把心里憋了许久的疑问说了出来: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咱们昨晚明明见过面的。

  你是伍医生的朋友,我也是伍医生的朋友,你为什么要搅黄我的事?你是不是气我昨晚......昨晚对你的魅力免疫?他挺尴尬的。

   你怎么老提昨晚?昨晚我们见过面?在哪里?小菇的语气挺不耐烦的。

   卢畊弘无语道:不是说了在花园酒店了吗? 怎么可能,我昨晚明明......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人喊:里面有人吗? 卢畊弘忙站起回应说:有人,你们老总在这里,你赶紧把电梯打开。

   啊?我们老总在里面?马上,马上,我马上打开,您稍等。

   小菇挺奇怪的,她根本不管来了救星,只缠着卢畊弘问昨晚的事,卢畊弘却无暇理她,一心催外面的赶快把电梯门弄开,因为在电梯里憋久了他也难受啊! 门被撬开道小缝的时候,卢畊弘突然想到一事,于是把卫衣脱了,叫小菇让开一步,然后把卫衣扔地上擦干了地上的污物。

   小菇闷声不向的看着他忙,他想到小茹的上衣都让自己撕成条了,幸好裙子没事,就叫她裹紧外套以防走光,自己光着上身也顾不上了。

   门开,他们俩出去,保安见卢畊弘那样,毕恭毕敬的喊了小茹一声白总,然后脸色古怪的看他们。

   卢畊弘喝斥他说:别瞎想,你们白总有幽闭恐惧症,一害怕就会浑身发冷。

  我衣服都给她了,这件让她吐脏了,没法穿。

   保安恍然,小菇却红了脸,喊了卢畊弘一声率先走了。

   卢畊弘追上以后,她瞪卢畊弘一眼说:今天的事谁都不许说,听到没有? 卢畊弘见她恢复了强势总裁范,还挺怵她的,点头道:没问题。

   走远了她奇怪的没有再追问卢畊弘有关昨晚的事,却是回头跟卢畊弘说:你做的策划案我看过了,确实比之前的好很多。

  明天你代表蓝色闪电跟我去一趟宏文吧,你主讲比较好一点。

  我会打电话叫你们洪总恢复你的职位的。

   卢畊弘向她表示感谢,她叫卢畊弘不要跟着她,然后自己走了。

   失而复得,卢畊弘高兴的握了下拳,忽见她又回头,问卢畊弘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卢畊弘一愣说:卢畊弘。

   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小茹问他。

   卢畊弘挠头自言自语般说:那保安管你叫白总,伍医生叫你小茹,你叫白小茹吗? 小茹吗?小茹低头重复了一遍卢畊弘的话,然后抬头跟卢畊弘说:我叫白晶,记住了。

  说完没再理卢畊弘,直接走了。

   卢畊弘觉得她莫名其妙的,但也没多想,以为她是不想自己在正规场合喊她的风尘艺名。

   到家卢畊弘果然接到了洪韬的电话,第二天一早回公司,洪韬把他喊去问话,他闭口不谈跟小菇……是白晶,不谈他跟白晶那一波三折的故事,只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洪韬好像信了,突然跟卢畊弘说:你知道我这么早叫你回来干嘛吗? 卢畊弘说不知道,洪韬就直说了。

   叫你早点回来,是想让你给 胡伟明讲一下那策划案。

  这个案子就不用你跟了,我怕你再去还会得罪人。

  这本来就是胡伟明的单子,后续事项就让胡伟明跟进吧。

   卢畊弘急了,争辩说:可是天祥那边指定让我过去。

   洪韬嗤笑道:你还真当你是个人物呢?天祥那边之所以这么说,还不是因为是你带着新的策划案过去的。

  我会跟他们说这案子是胡伟明做的,那就没问题了。

   卢畊弘都让他的无耻惊呆了。

   为了扶他小舅子,这是打算脸都不要了啊! 在此之前,卢畊弘还没想过要主导这案子,是白晶引起了他的兴趣。

   现在案子交回给胡伟明,他自是不愿意,但洪韬是什么人他也清楚,肯定是没得谈了,于是冷哼一声说:行,案子我可以还回给胡伟明,但是抽成我还是有的吧?这是他跟一帮同事熬了一夜的成果,不想白白便宜了胡伟明。

   你想什么呢?洪韬嗤笑道:这本来就是胡伟明的单子,你只是在他原有的基础上加了点东西,真当都是你的功劳呢?加班费可以给你算,抽成没有,本来也没打算给你。

  还有,从今天开始,你组长的职位被撤了,工资减五百。

  要是愿意,你就留下。

  要是觉得不满,你可以辞职。

   卢畊弘气得握紧拳头,这货为了给他小舅子扫清障碍(卢畊弘跟他小舅子在争空缺的设计总监的位置。

  ),竟做出这么无耻的事。

   卢畊弘承认单子是胡伟明的,但什么在原有的基础上修改云云就是扯淡,他们一帮同事赶出来的案子跟胡伟明原来那个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虽然有些地方保留了,但占比连一成都没有。

   最气人的是,洪韬还趁机给自己降职降薪,卢畊弘都想不干了。

   想到自己生活压力实在太大,不宜意气用事,卢畊弘才按下了火气,跟洪韬说:行,希望你不会后悔。

  直觉告诉他,胡伟明还会搞砸。

   你这是跟领导说话的语气吗?赶紧给我滚出去,胡伟明已经在等你了。

  你要敢藏私,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卢畊弘气极而笑,出去时用力扯了下门,撞墙上嘭一声响,洪韬在后面骂娘他都没理。

   公司让这样的人把持,想不倒闭都难。

   卢畊弘人一走,洪韬一声冷笑,拿起座机拨了个号,说:伟明,案子我帮你拿回来了,你过去给我好好表现,这单子做好了,我保你做总监。

   知道了姐夫,我一定好好表现。

   电话放下,体型跟洪韬几乎一模一样而只是年轻了近十岁的胡伟明松了口气。

   昨天案子被打回来,他着实挨了顿喷。

   没办法他才求姐夫调卢畊弘给他救火,原以为自己已经无缘染指那案子了,没想到峰回路转,天祥那边打电话叫炒卢畊弘鱿鱼,他才刚笑出来,天祥又叫恢复卢畊弘的职务,要不是他姐夫力保,说一定给他抢回来,他都要哭了。

   谁升总监,这案子很重要。

   他姐夫给到他手上,十拿九稳都让他搞砸了,可见他能力有多渣。

   见到卢畊弘,他得意洋洋的说:怎么样?我就说这总监我升定了吧?你还不信。

   胡伟明的贴身跟班齐骆在旁边煽风点火:恭喜胡组长,以后就要叫你胡总监了。

   胡伟明哈哈大笑:那我也得恭喜你一声,只要我上去了,这组长的位置就是你的。

   卢畊弘没理他们,也没给下绊子,老老实实把案子需要重点关注的地方告诉胡伟明了,主要他觉得以胡伟明的智商,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吃透这些东西。

   胡伟明经过紧急培训趾高气昂的离开,卢畊弘干脆请假回家休息,说之前熬的夜精神还没恢复。

   洪韬没拦他,直接就批了。

   卢畊弘一出公司就接到了伍苇静的电话,安全起见,她叫卢畊弘去医院再做些检查,测一下身体各项指标正不正常。

   卢畊弘见到伍苇静心情才好起来,还以为她又会叫自己给她看,谁知她只是给开了个单子,递过来说:你去找小米,她在护士站那边。

  你让她带你去做检查,完了你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见,就能欣赏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样了。

   刚有这个想法, 许文突然感觉眼睛一阵灼热,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 当视线逐渐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长着一张精致的俏脸。

  那挺翘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再配上灵动的大眼睛。

   好一个美人胚子! 许文喉咙滚动,隔着墨镜的视线在 苏倩身上游弋。

   蜂腰翘臀大长腿,白嫩的皮肤没有任何瑕疵,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性感。

   视力突然恢复,他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医生说过,他的视力恢复没有特定的时间。

   两年没见着女人了,此刻他赶紧压抑住喜悦,继续装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动,恰好抵在苏倩那特殊的部位。

   师傅,你,你干嘛?! 感受到下面的异常,苏倩下意识夹紧双腿,可因为这个动作,手指被夹紧,反而让她觉得更刺激。

   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满足…… 给你按摩啊!许文假装疑惑道:怎么了? 你按错地方了,让你按腿,不,不是那个地方。

  苏倩羞得满脸通红。

   许文讪笑两声,对不起妹子,我刚入行,还不是很熟练,实在抱歉。

   没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苏倩娇嗔的看了许文一眼,有些小鹿乱撞。

   刚刚没注意,这瞎子,长得还不错,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 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苏倩分开双腿,许文这才抽出来,在她美腿上揉捏着。

   刚刚看不见,这会儿能看见了,许文的反应越来越强,恨不得把这双大长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师傅,你有老婆吗?苏倩突然问道。

   许文动作一停,摇头苦笑,我这样子,谁嫁给我,就是活受罪。

   苏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动,那里看上去那么强,女人嫁给你才是有福呢,还受罪。

   现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两三分钟就完事儿,都快得抑郁症了。

   每每想到这事儿,苏倩就郁闷,不禁自言自语道: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该给你按肩颈了,不过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 许文没听到她的话,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来吧。

   苏倩点点头,趴在床上。

   许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热的触感,苏倩情不自禁颤抖了下,嘴里也发出轻哼。

   师傅,你稍微快点,我还得赶着去买菜。

   其实她哪是赶着回去买菜,分明是因为太难受,想着赶紧回去和老公干点羞羞的事儿。

   得嘞! 许文应了一声,双手搓热后,由后往前推动,身体也随之挪动,他火热的那处,一下一下撞击在苏倩的腿间。

   嗯唔……师傅,你轻点,难受。

  苏倩双眼迷离,娇喘连连。

   许文已经看出来,这女人来了反应,他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这种机会,断然不会放过。

   正想着如何才能吃掉这个美女的时候,苏倩突然说道:师傅,别按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不等许文反应过来,她就赶紧下床换好衣服,直接离开了。

   其实她彻底受不了啦,再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这才突然离开。

   许文懵逼了,看着带着反应的身子,唉声叹气,不过一想到眼睛恢复了,心情瞬间就好了。

   离开按摩店后,苏倩火急火燎的买了些菜,赶紧回到家,想找老公吴杰泄火。

   可老公还没下班,她实在没忍住,见 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厅里就自己解决了起来。

   也是在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本以为是老公回来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顿时傻眼了。

   刚刚的盲人按摩师,怎么是他。

   难道……他,他就是表叔? 许文也惊呆了,他大大的瞪着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刚苏倩离开后,他就提前下班回来,打算告诉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经恢复的事情,可谁知道刚打开门,就见着了按摩店那个女人。

   并且,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进裙摆里。

   这个动作,不言而喻。

   亏得许文反应快,赶紧假装伸手四处摸索着,喊道:阿杰,我回来了,你在家吗? 听到这话,苏倩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气,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过来扶着许文。

   表叔,我是倩倩,阿杰还没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听阿杰提起你,听阿杰说你之前出差了,我现在暂时住你家,不打扰吧。

  许文道。

   苏倩摇摇头,表叔你哪里的话,您大老远的进城来,我们做为晚辈的,照顾您是应该的,来,快坐,我给你倒杯水。

   扶许文坐下后,苏倩走过去倒水,可心里却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画面,她就觉得羞耻。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应了。

   不过还好,表叔是个瞎子,不然可真够丢脸的。

   轻轻跺了跺脚,苏倩拿着杯子走过去,递给许文。

   表叔,你喝点水,我先去做饭了。

   看着表侄媳妇儿娇艳欲滴的模样,许文动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觉得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呢。

   一听这话,苏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记错了,咱们又没见过面,怎么会熟悉呢。

   见苏倩紧张的样子,许文心里好笑,可表面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也对,兴许是在电话里听到过吧。

   苏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许文立马又起了反应。

   这要是能揉两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点什么,别人也不会怪自己吧? 想到这,许文假装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两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苏倩的雪白上。

   好软好弹! 嗯哼…… 苏倩的身体本就难受,被这么一抓,那种反应更强了。

   >&(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gt;>>全文在线阅读<<<<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在床上被男票做哭是什么体验 向自己身上一下下撞击 羞得快晕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