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闺蜜一起陪男朋友做|老爷在水桶中要了我

和闺蜜一起陪男朋友做|老爷在水桶中要了我 和闺蜜一起陪男朋友做|老爷在水桶中要了我 2021-07-26 09:44:04 43902次浏览


  我的老公 许峰是我的初中同学,比我大两岁。

  起初他给我的印象就是见人笑眯眯。

  那时我爸爸在公社管开介绍信,出外做生意都要有介绍信才行。

  许峰的 父母经常来找我爸爸开介绍信,我 和他也就慢慢熟悉起来。

    许峰的父母相中了我,就托人来做媒。

  我听后也没有反对,就和他交往起来。

  交往不到一年,许峰要到东北去当兵,他走的时候我哭得很伤心。

    女孩子都对军人有崇拜的情结吧,所以当许峰退伍一回家我们就结婚了。

  结婚第二天我去河边洗衣服,当洗好一盆衣服的时候,许峰正好经过,我叫他把那盆衣服先拿回家,可他像是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样,理都不理我就走开了。

  我想,这个人怎么就这么懒呢?  许峰家有五个兄弟,两个妹妹,经济条件不是一般的差。

  我们婚后不久他们家就分家了,我们只分到了四千块的债务。

  八十年代的四千块,相当于今天的四十万了。

  这我倒不大介意,反正我们有手有脚,只要肯拼,生活会慢慢好起来的。

  口述:原来 我和 小三 同住小区  许峰在 工厂干了两年以后就辞职和兄弟办厂,不过没有办多久就因为经营不善而关门。

  他又买了录像机在村里开了个录像厅。

  有时他家亲戚来找他,他就放黄色录像给他们看。

  慢慢地,他开始经常放黄色录像,到后来被公安机关抓起来拘留了十五天。

    许峰放出来以后,我坚决不许他再做这生意了,于是找亲戚借了一万元钱给他出门做生意。

  这钱借得不容易,所以我千叮万嘱让他一路小心。

  结果在去的路上,他在火车上睡得死死的,醒来钱就不见了。

  当时他心疼得想自杀,可我拦住了他。

  我没哭没闹,还劝他不要往心里去。

  我觉得对许峰,我已经做到一个妻子能做的最好了。

    他的漠不关心  让我心冷  婚后最初的五年,我们都非常穷。

  别人家里一亩田可以打八百斤稻谷,我们家一亩田只能打三百到五百斤。

  原因就在于许峰很懒。

  他根本不去打农药,不去除杂草,怎么能丰收呢?家里非常穷,连做饭的柴都没有,只能烧橡皮管。

  口述:原来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区  80 年代末,我们那里开始流行用废料炼铁和锌这类东西。

  每天早上我凌晨三点就骑着自行车去市场收材料,回来就用土锅炉炼。

  这些东西在冶炼时产生的废气对人体非常有害,我长期咳嗽。

  许峰不仅不心疼我,不带我去看病,反而嫌我咳得吵到他。

  面对他的这些责怪,我简直是打落牙齿和血吞。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许峰听说武汉一家工厂有大量的锌皮卖,于是他就 到武汉进货,和他一起去的还有我们同村的一对夫妻。

  记得有一次那家的女人回村里,特意跑到我家来聊天。

  她说,你就放心你老公长期呆在武汉?我真的很傻,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人家对我善意的提醒。

  我认为,夫妻间的信任和忠诚是最基本的东西,根本不用去想。

  但现实马上给了我当头棒喝。

  许峰从武汉回来后,我发现他得了性病,天天去医院打针。

  这个严峻的形势让我不得不跟着他一起到武汉做生意。

    到武汉后我们开始赚钱,从物质上讲越来越好,可我受到的精神折磨在加重。

  许峰经常对我发脾气。

  记得有一次家里的灯泡坏了,换灯泡本来就是男人的活,可他就是不换。

  我说了他几句,碰巧他当时心情不好,就对我动手了。

  在一片漆黑中,他对我拳打脚踢。

  后来似乎嫌在黑暗里打得不过瘾,他居然把我拖到楼道上打。

  口述:原来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区  长长的猎艳名单  我根本数不清  从放黄色录像到后来他得病,我就知道许峰是个不检点的人。

  我来武汉后,本以为管得住他,可他玩女人却是变本加厉。

  除了那种逢场作戏的,能数得出的十个指头都数不完。

  原来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区 六年前,他到黄石去看一个工地,在工地上砸了脚,被送去当地医院包扎。

  我怕当地医院处理伤口不当造成什么后遗症,当天晚上就带着司机把他从黄石接到了武汉。

    没过多久许峰伤好了以后就去南京出差,回来我看他的荷包里有一张三百多块的出租车发票,看着像是一次长途。

  我问和他同去的职员,那个职员说,许总似乎有个朋友家乡在泰州,从泰州打车赶到南京来看许总。

  我说:是个女人吧。

  那个职员就有点支吾。

  晚上我问许峰出租车的事情,他一口咬定我想歪了,说那个女人是在黄石给他包扎过的女护士。

  人家后来回了家乡泰州,碰巧他去南京出差,两地隔得不远,女护士就到南京来看他。

  口述:原来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区  他说的理由真是冠冕堂皇,可只要稍微有点智力的人都听得出这是谎话。

  那个女人一直和他有联系,发过很多肉麻的短信。

    所有人都说我  得了妄想症  在这些争吵中,我们的工厂倒是发展得越来越好,可这让我们多了一个吵架的理由。

  许峰想贷款扩大厂,我不同意。

  他当然是想赚更多,我又何尝不是呢?但我知道人有多大的头就戴多大的帽子,我们都没有上过什么学,对于如何管理一个规模很大的厂,是完全没有把握的。

  如果盲目扩大,一旦经营不善,结果可想而知。

    为厂里的事情吵,为他玩女人吵,为他不关心我吵,吵到后来,儿子都受不了,说:妈妈,既然这样,你还不如和爸爸离婚。

    于是,离婚这个问题再次被提出。

  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是生活过得太好没事找事。

  我说许峰在外面玩女人,举出了一次又一次的例子,可他们都觉得我是得了妄想症。

    我曾经想去找证据,可却徒劳而返。

  记得有一次我生病了,晚上我看许峰没什么事,就要他陪我去小区的诊所打针,可他躺在床上动都不动,似乎没有听到我说的话,我只好死心自己去楼下打针。

  打了半个多小时,我突然想到家里的电热水器没有插上,于是就打电话叫许峰插,可没有人接电话。

  我打他的手机,他接了。

  我问他在干什么,他就说:有事,你烦不烦。

  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我再打过去,电话就是关机。

  口述:原来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区  他这么匆匆出门,肯定是有鬼,而且他的那个女人肯定在很方便去的地方,他才能见缝插针。

  我猜想那个女人也许住我们小区,于是就一栋栋找,可走了几个单元我就知道这太傻了,一个小区上千户人家,我怎么知道他藏在哪里?  就在不久前,我父母到武汉来探望我,起初他们还劝我不要离婚,听说儿子支持我离婚,还把儿子也臭骂一顿,让我丧失了最后一个同盟军。

    可慢慢地,老人也发现不对劲。

  女婿在周末会说去某某单位办事,可到了晚上,女婿没有回,倒是对方单位的业务员找上门来,说压根没有见到许总。

  老人出门要用车的时候,司机却说在某地的停车场等许总,从早等到晚也不见许总的人影。

  办什么事情需要办那(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么久?后来我再说要离婚,父母就不再说什么了,相信他们也看到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忍着忍着,半辈子就这么过去了,我只想找人诉说完这些委屈然后坚决离婚,那么后半辈子,我至少还能过点清静的日子。

  口述:原来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区 你别担心了,这件事情 燕姐会解决的。

  ”菲菲姐双手抱着我 说道

  “你这个小傻瓜。

  ”“你才是一个小傻瓜,今天要不是我来的及时的话,后果不敢想象。

  ”我碰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

  “所以姐姐现在要奖励你呀!”她的双手 抱住了我,眼神迷离看着我。

  然后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主动抱住我献吻。

  标准的法式舌吻,足足亲了十几秒钟,她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嘻嘻,喜欢吗?这是姐姐奖励给你。

  ”菲菲姐脸上露出笑容。

  我当然喜欢了,而且还是非常的喜欢。

  “我还要。

  ”我抱住她的腰,还没有等她来得及反应,直接亲吻她性感的小嘴。

  呜呜……娇滴滴的声音。

  充满了诱惑力。

  听在我的耳朵里,感觉爽极了。

  渐渐地。

   我和她的之间的情绪达到了顶点。

  我把包厢里的灯关掉了。

  黑夜里,我更加大胆。

  因为这时候,没有人能够看见我。

  我趁着菲菲姐诧异的时候,双手直接抱住了她,撕开了她的衣服。

  菲菲姐经验十分丰富,配合着我的演出。

  我把她压在沙发上。

  她身上的裙子,很快被我掀开了。

  呜呜……我喘着沉重的气息打在她的脸上。

  她精致的小脸,出现了一片红晕。

  “ 阿伟,别这样……”菲菲姐,羞涩的转过头去。

  “菲菲姐,我想要你……”黑夜里,我仗着胆子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她没有说话。

  我当她默许了。

  我 右手撕开了身上的衬衣。

  她全身情不自禁颤抖了一下。

  正当我打算进一步的时候,菲菲姐闭上了眼睛。

  我借着黑夜,胆子逐渐变大了。

  我的手悄悄攀爬到了她的双腿之间。

  咚咚……包厢的门被 打开了

  “菲(极品少妇的诱惑)菲,你们怎么把灯关上了。

  ”燕姐的声音突然传来,吓得我急忙离开了菲菲姐身体上。

  咔!灯光打开了。

  我还没有来得及起身,燕姐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二人。

  “你们……”燕姐右手指着我们,随即笑道。

  “不好意思打扰了。

  ”燕姐转身离去。

  我尴尬的看着菲菲姐。

  菲菲姐也不好意思看着我。

  她起身拉着我的手。

  “这么晚了,我们去吃饭吧。

  ”我 点了 点头

  等待菲菲姐换好了一身衣服之后,我来到了一家名为《食为仙》饭店。

  分别点了土豆鸡肉,烧腊茄子,以及红烧豆腐三道家常菜。

  大概等了十分钟之后,菜都上齐了。

  色香味俱全,我和菲菲姐食欲大开。

  菲菲姐目光定在这几道菜上,笑道:“好吃极了,阿伟,你也多吃一点。

  ”我们两人都要了一些酒水。

  菲菲姐举杯笑道:“阿伟,我敬你。

  ”我和她轻轻碰杯。

  随即,分别沉浸在各自的美食里。

  吃过饭之后,已经是晚上三点多了。

  这个时间,小姨肯定是睡着了。

  我不想回家打扰她睡觉。

  打算回到天上人间的包厢里,对付一夜。

  我将菲菲姐送到宿舍楼下,刚要转身离去。

  菲菲姐拉住了我的手说道:“不上去喝杯茶?”喝茶?这么晚了,还喝茶。

  我看到菲菲姐眼神明白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

  楼梯里,我和她面对面。

  在这个单独的空间里,只有我和她二人。

  目光对视。

  菲菲姐精致的脸蛋又变得红晕起来。

  于是她躲在一旁,美目翻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6楼,来到了卧室的门口。

  菲菲姐刚要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看到菲菲姐那性感的臀部,我在控制不住了心中那股欲望。

  直接将菲菲姐抱在怀里。

  推开了门。

  我们一拥而入。

  “阿伟,打开灯吧,我怕黑。

  ”菲菲姐,羞涩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打开了灯光。

  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她精致的脸蛋。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和闺蜜一起陪男朋友做|老爷在水桶中要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