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大还在体内抱着下车| 蛇王用双鞭入女主

硕大还在体内抱着下车| 蛇王用双鞭入女主 硕大还在体内抱着下车| 蛇王用双鞭入女主 2021-07-26 09:52:23 3083次浏览


近日看电视,一位心理专家竟说:婚后,要尽量忘掉婚前的种种好,这样你的日子才能过下去。

  我对此不能认同。

  这种说法可解读为:婚姻是一定会归于平淡的,无情即婚姻。

  但放眼一看, 中国 家庭真的到了那么糟糕的地步了吗?那些和谐、美妙、幸福的家庭不比比皆是吗?而那些生活得有趣味,有 感情,不平淡的家庭,不也在我们当中吗?一位老者做客电视台,他告诉节目主持人:“我对儿女说,我和你妈一辈子没红过脸,等我们百年后, 一定要在墓碑上刻下‘相濡以沫’四个字。

  ”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愈来愈多的夫妻已从昔日的“经济合作社”“生育共同体”演变为现代意义上的“情感、心理、文化共同体”。

  中国夫妻愈加追求感情融洽、心理和谐、文化层次般配、性生活和谐的婚姻质量。

  可能,当我们不深入其中以粗鄙的解读来看中国家庭,当真比西方人平淡——夫妻做了多年之后忘记了拥抱亲吻,似乎夫妻情到了比白水还淡的地步……但那只是粗浅的看法。

  中国家庭的气质和精神经过千年文化的传承,早已形成独具一格的风貌:一个家庭,不可张扬;不能露富;要含蓄地表达敬爱;孩子要读《孝经》《弟子规》,要懂“父母在,不远游,游必要方”;夫妻间要互敬互爱,举案齐眉……民族的个性、文化的特质反映到家庭中,形成了深厚而有韵味的家庭文化。

  可是,不张扬,不等于平淡;不露富,不等于贫穷;中国家庭,从不缺少趣味;家庭成员间,从不缺少感情。

  中国家庭中的情与理这不用看别的,你就看哪怕 是在中国最贫穷的家庭里,在衣箱、饭桌、破旧的电视上都不会缺少那么一束或塑料或绢布做的花,你就可知道,中国家庭骨子里不乏浪漫多情,只是习俗和表现形式不同而已。

  你看那些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的农民工,无论走得多远,过年也一定要赶回老家与家人团聚;手头再紧,行李再多,回家的路再远,也要给家人带上用心准备的礼物。

  有人说平淡见真情,我认为此言差矣,是有了真情才能够忍受平淡。

  那些七年之痒、十年之痛之说,某些人当成真理,令人不得不怀疑是在给自己的不幸福找借口。

  有真情的中国家庭(夹逼自慰), 夫妻感情好肯定是放在首位的。

  当然,在经济社会里,评价一个好家庭的标准可能变成了钱多, 房子大,好办事……钱多、房子大或许遇到的家庭矛盾会少些,可是它们取代不了夫妻感情好。

  如果说某某夫妻的感情好,就是到了今天仍是对这个家庭极大的认同和尊重。

  中国家庭中的情与理夫妻感情好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只要你在做事的时候,不是 站在个人的 角度考虑,也不是完全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而是要站在对这个家庭有利的角度考虑,同时也要站在不损害夫妻感情的角度去考虑,这样就够了。

  这两种考虑,一是实际的考虑,二是情感上的考虑。

  只站在对家庭有利的角度,这个考虑是极片面的。

  有时候,维护家庭的利益与增进夫妻情感是矛盾的。

  而感情,就是在这些小事中被磨损掉的。

   我用手狠狠压住她的纤腰让她不能挣扎动弹,忽而又手抓住 妻子的丰满,腰部猛一用力。

  她在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为自己最后的矜持和尊严抗争着,可是身体却爱上了此刻的情景。

  带着一种强烈的满足感,妻子朝后面扬起脖子,急促地娇喘,美丽的脸庞高扬,娇小的玉嘴像是鲤鱼呼气一样大张着,口中不时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哼声。

  不知是不是情绪上受到了ci激,这一次妻子很快就到了。

  妻子双手手指紧扣在抱枕上,如同溺水 的人,双手四处乱摆,两只白嫩的脚死死的蜷缩着,脚背弯曲似紧绷的弓,汗水将我们的身下完全打湿,床单上更是出现一滩水泊。

  我敢说,这是我和妻子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强烈的感觉,做完之后终于心满意足 睡了过去。

  幸好第二天正好是周末,我们四个人都折腾到凌晨才睡,第二天毫无意外地都睡到了中午。

  有了这一次疯狂的经历之后,再面对 程亮夫妻的时候,我心里总觉得哪里变得奇怪了,耳边好像总会响起田丽那魅惑的叫声,不知道他们在那啥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场景呢?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想着如果没有中间那层 隔板,或许就可以好好地观看一场活春宫了,真是可惜。

  “老公,你在想什么呢,快起床,我都快饿死了。

  ”妻子站在床边,已经换好了平时穿的衣服。

  “他们两个呢?”“不知道,估计是不好意思,出去吃饭了吧。

  ”洗漱的时候果然没再看到田丽的身影,这个周六白天就这么尴尬地过去了,晚上的时候田丽二人忽然拎着一些菜回来,说是要做一顿家乡菜好好慰劳一下咱们,妻子自然而然地跟到厨房帮忙去了,而我和程亮两个大男人则是去阳台抽了支烟。

  我觉得程亮看向我的眼神有点奇怪,下意识地觉得他肯定在想昨晚的事。

  果然,不到一分钟,程亮就主动问道:“ 杨哥,你们昨晚战况挺激烈的嘛,爽不爽?”我摸了摸鼻子,想到昨晚的畅快感,情不自禁露出一个淡淡笑容,对于这种事情,作为男人的我们总是心照不宣地想到一起去。

  “彼此彼此,看起来你把人田丽折腾得够呛,你这各自高高大大的,田丽看起来就跟未成年似的,你也下得去这么狠的手。

  ”我猛吸了一口烟,又畅快地吐出一圈白雾,只觉得神清气爽。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小丽个子娇小(夹逼自慰),某个地方也小,你说说那种感觉能不爽吗?”我一个大男人听到这么直白的描述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偏偏 这个时候妻子说是要出去买点调料,正好从我们身边经过,也不知道她听没听清楚程亮的话,反正她悄悄看了我们一眼在,随即低着头小跑离开了出租屋。

  过了一会儿,程亮冲我猥琐一笑,用肩膀怼了怼我的肩膀,挑眉示意我看向厨房里正忙活着的田丽的背影。

  “怎么?”我不明所以。

  “上次你们不在,我就是把她压在那里,她个子稍微矮了一点,站着不太方便,但是放到灶台上吧,又刚刚合适。

  ”程亮一边说着,一边tian了tian嘴唇,神色颇为玩味,似乎在回味当时的滋味。

  我听得莫名羞涩,觉得程亮这人太会玩儿了,这种话也可以风轻云淡地说出来,没想到他接下来的话让我更加震惊于他的开放。

  他始终看向厨房,若有所思地说:“看嫂子的身高,应该刚刚合适吧,真想试试。

  ”“你别开这种玩笑。

  ”我知道自己的语气瞬间冷了下来,我想没有哪个男人会高兴听到另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妻子展现出这样危险的想法。

  在这一刻我才清醒地意识到程亮不仅仅是一个在床上会玩儿的人,更是一个充满了危险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似乎盯上了我的妻子。

  “怎么,难道杨哥你不想试试?我倒是挺建议你们试试的,保证杨哥你能爽到。

  ”程亮对我挤眉弄眼,强行将之前那句话的男主角换成了我。

  “你刚刚什么意思?”见我脸色不太好,程亮赶紧把话题给圆回来,笑着说:“还能什么意思啊,你看看你,杨哥,我这不是开个玩笑么,大家都这么熟了,知根知底的,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放心么。

  ”说着,他还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看我小气很好玩的样子。

  虽然话是这么说了,可我又不是没有注意到他刚刚说话的神态和语气,哪里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不太想搭理程亮,也不知道正在厨房里面忙活的田丽有没有发现程亮这样的一面,。

  因为我的沉默和低气压,刚刚热络的气氛立即就变得冷淡起来。

  幸好这个时候田丽从屋子里出来:“嫂嫂还没回来?杨哥,你给嫂嫂打个电话吧,让她顺便买点酒回来,咱们今晚好好吃一顿。

  ”我用力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按灭之后说:“不用打电话了,我下去看看,咱们要喝的酒她一个人也拿不上来。

  ”说完,我用很快的速度离开走廊,朝着小电梯而去。

  “杨哥怎么了,看起来有点不太高兴?”我听见身后的田丽疑惑的语气,程亮无所谓地回应着:“大概是在生闷气吧,真不明白,就算我说的是真的有什么好稀奇的,大家都是朋友,玩玩儿而已还能掉块皮不成。

  ”接下来的话我没听见了,但是程亮对我的“嫌弃”还有他的那一番言论着实给我的三观都造成了冲击,说实话,这些年来虽然我生活一直都过得去,但毕竟在来北京之前,是中规中矩的人,平时就算是跟那些狐朋狗友出去玩玩儿,也不会涉及到这方面的玩法。

  更何况程亮还是这么一种风轻云淡,好像是在嫌我是个土鳖的感觉。

  不知道他们夫妻 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形成这样的观念,但我的第一反应是万万接受不了。

  这个时候的我绝对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也会成为程亮这样的人,体会到不同的乐趣,并且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此刻的我只是怀着满心烦躁快速下了楼,出电梯的时候正好遇到回来的妻子,本想我自己一个人去买酒,可一想到程亮刚刚的表现,我的占有欲便开始作祟,一把拉住了妻子的胳膊。

  “怎么了,你拉着我干什么,人家丽丽还等着我的调料炒菜呢!”妻子一头雾水地看着我。

  “先不着急,你陪我去买点酒,我忘带钱包了。

  ”我撒了个小谎,就是不想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给程亮和我妻子相处的机会。

  谁知道程亮会不会无意间给王芸做出点什么暗示来?虽然觉得我有点奇怪,但是妻子还是跟着我倒了回去,最后我们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出租屋。

  程亮好像没有说过之前那些话一样,对王芸是一口一句“嫂子”叫得格外亲热,而恰巧程亮和我妻子的工作又是类似的,两个人很快就聊了起来。

  屋子里气氛很好,我再继续板着一张脸也不是个事儿,便不由自主地融入其中,渐渐地也就将程亮的那句话暂时抛在脑后了,看程亮似乎也老老实实的,在交谈过程中并没有对王芸做出什么来,反倒是总不停地调笑田丽,夫妻二人做个饭都不断放闪,我才终于放下戒备。

  可能真的只是一句玩笑吧。

  又或许程亮体会到了厨房play的新意,真心想要建议一下我们夫妻两个人试试,而不是在说他想跟王芸试试。

  我懊恼于自己的过激反应,对程亮感到抱歉的同时,忍不住想着那天一定要找机会试一试,在厨房做喜欢的事情,想想那个场景都觉得很ci激。

  我暗搓搓地期待了起来。

  晚饭格外的丰盛,再加上大家都因为昨晚的事情有点亢奋,不知不觉就喝了起来,越喝越热闹,天气的原因,屋子里的风扇转个不停也无法阻挡酒后的燥热,我和程亮索性都脱了上衣,坐在小桌子旁边聊边喝。

  “哟,杨哥看起来单薄,身上怎么全是肌肉呀!”田丽指着我的腹肌,有点诧异。

  她喝了点酒,就跟小孩子一样咋咋呼呼的,因为这句话,另外的两个人也同时转过头看向我。

  程亮笑着说:“你不就喜欢这种精瘦型的么,要不要过去摸摸?”我以为只是开玩笑,谁知道田丽一脸天真地看向我,问道:“杨哥,我可以么?”她的眼睛很大,在灯光下忽闪忽闪的,脸上泛着红光,微微朝我的身边靠着,宽松的睡裙让她的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呀,杨哥居然脸红了!”田丽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一下子雀跃起来。

  妻子似乎也觉得戏弄我挺好玩的,也可能喝多了的缘故,磕磕巴巴跟着起哄:“摸一个摸一个,杨川,你别这么、这么小气嘛,让丽丽摸、摸一下又不会怎样!”无奈,我默许了田丽的这个要求。

  她的手跟她的个子一样,属于比较小巧柔嫩的那种,从我腹肌上划过的时候,直接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有种异样的ci激,更令人神志崩溃的是,她竟然朝下游走起来。

  “差不多了吧……”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想说其实刚刚她的手腕已经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了,但话到了嘴边又打了个转绕了回去,舌头跟打结了似的,说不好一句完整的话。

  “不行了,你们继续,我先去趟厕所。

  ”妻子站了起来。

  “呼……好热。

  ”田丽整个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喝酒给喝的,无意间伸手往身后扯了扯。

  于是我清楚地看见了她是如何不耐烦地将自己的内衣给解开了。

  妻子出来的时候也已经解开了内衣,当时屋子里的确有点热,大家也就都没在意这些细节,该吃吃该喝喝,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恍恍惚惚地先后去厕所洗了澡,喝得有点多,我连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都没印象,就想好好睡一觉。

  但喝了太多的酒总免不了要起来放水,这一晚我都不知道自己起来过多少趟,只迷迷糊糊记得最后一次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正好在门口遇到了程亮,两个人相互拍了拍肩膀,擦身而过。

  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几乎是按照身体的机械记忆回到了床边,但是发现上面已经有两个人了,当时迷迷糊糊的倒也没仔细看看,半睁着眼睛很是自然地调头到了床的另一边躺下。

  说来也奇怪,起了这一次之后,我们四个人就都安安稳稳地睡了过去,到了凌晨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有点凉飕飕的,胡乱摸了许久没摸到被子,索性一把将旁边的人圈在怀中,这样一来才觉得稍微温暖一点。

  又满足地睡了过去。

  “啊!”“嘭!”一声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我安稳的睡眠,紧随着的还有中间隔板被撞击到的声音。

  我睁开眼,看着已经被撞倒的隔板有点无奈,正准备问问怎么一惊一乍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妻子在隔板的另一边。

  妻子看起来有点慌乱,“噌”的一下坐了起来:“程亮,你怎么在这儿!”“唔……大清早的,你们闹什么呢?”田丽也醒了过来,因为听到她说话的声音我才意识到被我圈在怀里的人一直都是田丽而不是我的妻子!四个人相互看了看,我抱着程亮的妻子,程亮的身边坐着的是我的妻子,这个画面免不了有点尴尬,但我的心里隐隐升起了一股异样的ci激感。

  妻子有点不好意思,再加上是第一个醒过来的人,意识恢复得差不多了,立即说自己想去厕所,迅速逃离了这个尴尬的场面。

  “咳咳,看来昨晚咱们是真的喝多了,抱歉抱歉。

  ”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松开了原本圈住田丽的手,掌心从她后背上划过,还真别说,这丫头皮肤真好,细细滑滑的,摸起来一定很舒服。

  田丽终于反应了过来,微微红了脸:“没、没事的,反正咱们也就是靠在一起睡了一觉,又没做什么。

  ”这一晚的意外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我们四个人关系上的微妙变化,还有床中间隔板的断裂,本来我们想再去买一块压缩木板当隔板,但程亮说最近太热了,有隔板会让空气更加不流通,索性换成了一张帘子。

  换成帘子之后,每晚旁边的暧、昧气息便更加明显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又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我迎来了这个工作的第一次出差,需要去天津三天时间,想起程亮之前对我说的那些荤话,我觉得需要好好提醒一下妻子,平时多 小心程亮一点。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跟人程亮闹什么矛盾了,一直让我小心他,大家都朋友,又是住在一起的,多尴尬。

  ”妻子不明所以,对我的提醒并不放在心上。

  “原因我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总之你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就行。

  ”“好了好了你,赶紧走吧你,我等你回来。

  ”这次出差关系到我的季度考核,所以这三天时间我都格外地投入,就连跟妻子联系的时间都少得可怜,等到我回去的时候是周五的傍晚,妻子和程亮都不在,只有田丽一个人在厕所洗澡。

  “老公,是你回来了么?”田丽的声音传来。

  “是我。

  ”她听出了我的声音,有点不好意思:“是杨哥回来了啊,我老公他们还没回来么?”屋子里的确只有我们两个。

  “那就要麻烦你帮我拿一下衣服了,我这人迷迷糊糊的,刚刚忘记把衣服给带进来了,就在床上。

  ”田丽又说。

  我想着她总不能直接这么出来吧,就转身将衣服给拿了过去,田丽虽然个子小小的,但是该有的地方一点不少,可以说是比很多人都要丰满,起码从我手上拿着的这件内衣罩杯就看得出来——似乎比我妻子的还要大一点。

  看这个材质,半透明的蕾丝布料,莫名的性感。

  我不由得有点想多了。

  田丽从里面伸出手来:“找到了么?”我立即甩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将衣服递到她的手里:“不好意思,有点慢。

  ”“谢谢啦。

  ”田丽将衣服接了过去,厕所的门还没来得及关上,忽然传来一阵重物坠地的声音。

  “啊!”田丽摔倒了。

  我下意识地靠近了门边:“怎么了?”“唔……”田丽似乎疼得喘不过气来,缓了许久才回应我,“我不小心踩滑了,撞到浴缸上面,好疼啊。

  ”“起得来么?”“杨哥,你可不可以进来帮帮我,我站起不起来,嘶……太疼了。

  ”我听见田丽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不由得跟着紧张起来,她是那么的娇嫩,要是磕着碰着,肯定会比一般人痛很多。

  “那我进来了?”我在门口犹豫了。

  “嗯!”进去的时候果然看见田丽倒在地上,手抓着衣服挡在重点部位,而穿到一半的内裤还挂在她的腿间,这会儿被地上的水渍给沾湿了大半。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硕大还在体内抱着下车| 蛇王用双鞭入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