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恋爱禁修变必修 父母为孩子相亲忙大学生相亲恋爱

大学生恋爱禁修变必修 父母为孩子相亲忙大学生相亲恋爱 大学生恋爱禁修变必修 父母为孩子相亲忙大学生相亲恋爱 2021-07-26 08:43:30 25830次浏览


我是个瞎子, 父母早亡,生活很落魄。

  但自从上月恢复视力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其中最让我得意 的是,就是村里很多女人当着我的面儿,脱衣自如。

  看到她们动人的 身体,我心里燥热难耐。

  这不,听说村东头的 刘大庆正跟 媳妇儿 许倩造娃,我便想去偷看一番。

  天刚黑,我把家里的门栓好,拿起拐杖,便没入到了黑暗之中。

  农村就是如此,晚上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悄然来到了刘大庆家,我趴到了门缝外。

  许倩五官很精致,尤其是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身材更是好到了爆,那细柳儿一般的腰肢,迎风扭动,任谁看了,都会想入非非。

  里面传来一阵女人的娇吟,我迫不及待地把眼睛凑了上去。

  亮堂的灯光下,刘大庆这会刚好把许倩的裤子脱掉,露出了那双迷人娇嫩的双腿,他贼笑一声,用力地把许倩的双腿扒开,露出了那一片令 男人疯狂的地方。

  “撅起来。

  ”刘大庆喘着粗气道。

  “死鬼,还不快、来。

  ”许倩咯咯娇笑一声,配合地把屁股撅得老高。

  嗡。

  看到这一幕。

  我脑袋一片空白,躁动的心瞬间被点燃了。

  可惜的是,刘大庆这方面完全不行,没两三下就完事了。

  看着许倩俏脸说不出的失望,我恨不得自己上去,好好地满足她。

  许倩叹了口气,“死鬼,你不是托人从云南带回来的那药有用吗?咋越来越不行了?这咋个造娃嘛。

  ”刘大庆一脸尴尬,不断地哄着许倩。

  我以为没热闹看了,正想转身回家睡觉,但突然耳中听到了刘大庆隐隐说着我的名字,我又把耳朵侧了过去。

  “死鬼,你居然想得出这么歪的点子,跟 大牛借种?要是被人知道了,以后我这张脸还怎么见人?”许倩满脸羞愤地 说道

  “媳妇儿,你听我说。

  ”刘大庆见许倩沉下了脸,急忙解释道:“我现在这个身体,你也知道的,咱们结婚好几年,医院说我有隐疾,我倒无所谓,但媳妇儿你长得漂亮,本来就遭很多女人眼红,要是被人说你肚子不争气,生养不了,那可咋办?”听到刘大庆的话,许倩莫名安静了下来。

  这两年她早就听到了些闲言碎语,起初她还不当回事,但慢慢地村里很多人都对她冷嘲热讽,说她生养不了,长得好看有啥用。

  在农村,不能生养可是大事,许倩就像是被钉在了耻辱柱上,片刻都喘息不过来,所以这段时间,才卖力地给刘大庆找药,希望能把他的隐疾治好。

  可到头来才发现,一切都是无用功。

  沉默了许久,许倩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你咋看上大牛那瞎子的?”一听他们夫妻提到了我,我瞬间来了精神。

  刘大庆尴尬地笑道:“那瞎子在村里没人管,起初我也没在意,但有一次我偷看他撒尿,那东西规模不小,我就上了心,发现他除了瞎,身体壮得跟头牛一样,他种的话,铁定能种上。

  ”“哼,看来你是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

  ”许倩一听,瞬间有了兴趣,但又担心刘大庆生气,故作娇羞的恼道。

  我听在耳里,心底很愤怒,没想到刘大庆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来,可想到那火热的娇躯,撩人的嗯哼声。

  要是真摆在我面前,该怎么办?老实说,这一刻,我心动了。

  “你怎么把大牛叫过来?”许倩顿了顿,又问道。

  “媳妇儿,这事我已经想好了。

  ”刘大庆得意地说道:“邻村的 方嫂,不是跟你很好吗?她最近不是寂寞了吗,想再嫁。

  你跟他说说大牛的事,然后再把大牛请过来,到时候我们一通酒灌下去,神不知鬼不觉,就种上了。

  ”“好是好,可……”许倩还有些犹豫。

  刘大庆却急了,说道:“别担心了,这事不能再拖,我可不想媳妇儿你总被人笑话。

  ”“好,好吧!不过我要看看大牛,不行的话,我可不愿意让他弄。

  ”“好媳妇儿,保证你满意。

  ”刘大庆大喜道。

  我不敢再停留,既然刘大庆已经商量好了,我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好了。

  如此过了半个月,刘大庆果然来找我了,说是邻村的小寡妇方嫂看上了我,问我咋样。

  我知道他的真实目的,犹豫了片刻就同意了。

  刘大庆说晚上去他家吃饭,方嫂也会来,到时候让我们自己认识一下。

  到了晚上,我到他家,开门的是许倩,她热情的 把我迎进了屋。

  许倩或许以为我瞎,身上只套着件低领的大背心,下摆刚盖得住屁股,露出了一大片的雪白。

  我看的嗓子冒烟,但为了不露馅,赶紧装瞎充楞的喊了句:“大庆哥……”“呦,这不咱家大牛嘛,来,进屋说。

  ”她笑盈盈的,眼神儿一个劲儿的朝我身上扫,盯着裤裆的时候眼神很特别,看起来娇羞极了。

  这娘们,肯定没被喂饱过,所以那目光如狼似虎,看得我心里一突。

  许倩似乎对我很满意,态度都热情了不少。

  我别过头,生怕她看出端倪,故意问道:“那个,方嫂还没来吗?”刘大庆接过了话,说道:“大牛,你坐会,方嫂待会就来了。

  ”他给许倩使了使眼色。

  许倩点了点头,悄悄地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刻意地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庆兄弟,我,我来了!”“呀,是嫂子啊。

  ”刘大庆装作出门迎接。

  娘的,真当我瞎啊。

  门外哪有方嫂的身影,一看许倩,就知道她装作了方嫂,两人进了门,故意好一阵寒暄。

  我嘿嘿冷笑,刘大庆这家伙还真是为了借种想尽了办法。

  果然刘大庆一个劲地劝我酒,我虚与委蛇,很快我就装作不胜酒力,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

  刘大庆叫了我好几回,我一动不动。

  “媳妇儿,成了。

  ”刘大庆高兴地叫道。

  “知道啦。

  ”许倩雀跃地道:“你……你去把门栓上,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

  ”我心里乐开了花,哼哼,待会看我不好好弄一弄许倩,让她知道我大牛有多厉害。

  我眯着眼,偷偷地观察着一切。

  许倩还是头次干这种事,一脸娇羞不已,让刘大庆在屋外守着,等到屋里只身下我跟她两个人,才放开了。

  许倩的手又滑又软,摸在我的身上,冰凉凉的,让我的心肝儿都震颤了起来。

  她似乎对我下面的玩意很渴望,把我裤腰带一解,就迫不及待地握住了我的东西。

  “嘶,真大啊。

  ”许倩皱了皱眉,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好奇地把玩着,但我却异常的难受,下面难受的厉害,心里跟猫爪似的奇痒无比,偏偏又不能动。

  许倩不愧是过来人,深知男人最想要的是什么,她的手像是有了魔力,总能撩着我心尖尖里去。

  身体的快感一波高过一波,就在我忍无可忍想要起身变被动为主动的时候,屋外走廊传来了刘大庆压抑着的兴奋叫喊。

  “媳妇儿,好,好了吗?”“别催,我知道怎么弄。

  ”许倩别过了头去,我暗叫好险,赶紧吐了一口浊气,又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没有露陷。

  许倩回头,我眯着眼恰好能看见她眼里闪过一丝厌烦。

  愣怔了片刻,她缓缓地把衣服脱了下来。

  一刹那,我感觉眼前的景色都不一样了。

  自从上次偷看了许倩跟刘大庆造娃后,我就惦记上了她的身子,但如今就在眼前,才发现她的身子有多完美。

  上身那圆润的雪白,以及平坦的小腹,无一不是男人梦想的天堂,我脑子顿时(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嗡的炸裂开来。

  这还不够,她接着又把裤子脱下来。

  我喉咙有些发干,猛咽了几口口水,心里对将要发生的最美好的 事情有了更强烈的期待。

  许倩动作很轻柔,缓缓地岔开了她那双洁白嫩滑的双腿。

  唔。

  她嘴里嘟囔着一声荡人心魄的吟叫。

  我兴奋坏了,忍不住挪动了一下,她咯咯娇笑了起来,那双勾心动魄的眼眸仿佛掐出了水来,喃喃自语道:“没想到这瞎子身体这么健壮,那东西……嘻嘻,看来终于能满足我了。

  ”我原本以为她会直入正题,可她始终在我那里弄来弄去,这把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你倒是进去啊。

  我现在恨极了自己装醉,否则的话,一个挺腹,就能……恰在此时,外面又传来了刘大庆的声音,“方,方嫂,你咋来了?”接着,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响起。

  “大庆兄弟?你咋站在门口不进屋呢?我来找你媳妇,她前几天神神秘秘的,说找我谈点事,我担心她出了啥事,就过来了。

  ”“啊?”刘大庆很错愕地道:“她,她……”许倩叹了口气,赶紧把衣服穿了起来,我却难受的要命,早不来晚不来,关键的时候就跑来了,现在好了,女人的滋味又尝不到了。

  “方嫂,我在屋呢。

  ”许倩穿上了衣服,看了我一眼,又把我的衣服穿起,最后还瞥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满了遗憾,这才扬声回道。

  “你们夫妻咋回事呢?神神秘秘的。

  ”方嫂进了屋。

  透过眼缝,我细细地打量着方嫂。

  以前只是听说过她,在邻村,方嫂的名声很大,一个小寡妇,却愿意留下来照顾亡夫的父母,这是美德。

  就连她亡夫的父母都过意不去,这几年劝着方嫂找一个。

  方嫂长得白白净净的,很秀气,精致的五官上,没有丝毫的瑕疵,她穿了一件白领的衬衫,下面穿了一条灰色的长裤,把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

   切,你这是看不起我。

  你是把我送上 云端男人啊?那,那如果我有事情呢?我有点懵,没有事情的话,那还好,但是有事情那不是就不好了。

  本来今天想送喜欢的女孩一个苹果。

  不是我说你,你这性格真的要不得。

  按摩棒开到最大档位樱井面带开心的笑容,用另一只手对我招了招手。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突然觉得我们要是去抢劫的话估计不用动手人家就把钱包交出来了。

  当然,对此我是支持的,没有人去打扰安安,我不就是唯一和她关系要好 的人了吗?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怎么你先喝上了?晓雅问到, 说好是敬我的。

  排了不知道有多久,我看见前面工作人员开始把画册摆在柜台上,两边也立起了海报。

  我瘫了瘫手。

  嘿嘿,看样子我可爱的学弟倒是很喜欢那样子了。

  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啊...我平时上学也很累的啊...顾佑辰坐在苏清妺旁边,自然的接过她递过来的水杯:看来,你是有想法啊,说吧,想去哪儿玩?好说好说白亦辰拍了拍叶梓渔的拳头。

  周围的人跟着起哄了。

  身后还跟着三个助手,其实要买的东西没那么多,应该是(极品少妇的诱惑)不需要带助手过来搬得。

  难得大家心情都是好转,去打棒球吧?你要是想谢谢我,那就请我去吃点好吃的就行了。

  秋岚心想:愿这次你真的安好。

  按摩棒开到最大档位哥哥要自己开动脑筋,自己做。

   林婉清打了个呵欠,那个见利忘义的男人找到新欢了,好像是个挺出名的美国女星。

  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什么?你这是盼我去死吧?我哪里得罪你了?有误会咱先讲清楚 行不?怎么老是让我上演吃哑巴亏的戏份?底下都别吵了,今天咱班来了个新同学。

  是不喜欢你,他对别的女生也这拿起笔故作镇定的在纸上写了一句:阔别十年,谁造?果断关掉了电脑,他现在知道的够多了,凌逸和那个组织有关,而且他后面站着至少是A级杀手,知道这么多就可以了,林员凡很知道分寸,知道的太多会死这个道理他也是知道的。

  如果我说你去死,你真的会去死吗?你为什么要那么在乎我?你知道你自己到底有多么别扭吗?怎么可能,他们放在原来就是狂信徒,只不过是信仰人类的纯正而已。

  那少年笑起来像一面桃花。

  公子要先洗什么菜啊?公子在哪里洗啊?公子还要洗什么菜吗?公子这个菜怎么洗啊?公子,公子。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大学生恋爱禁修变必修 父母为孩子相亲忙大学生相亲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