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吃奶摸下身的文章/親親時如何要解內衣

男人吃奶摸下身的文章/親親時如何要解內衣 男人吃奶摸下身的文章/親親時如何要解內衣 2021-07-29 14:54:14 25198次瀏覽


  導語:夏日夜風微涼, 林洋開車到 護城河邊乘涼。

  就在那里,他突然抱住我,扯掉我的上衣,撕裂我的 黑絲襪狂亂的親吻我。

  我起初反抗,但 酒精的刺激令我淪陷。

  于是,我再一次成為林洋的玩物。

  我不知道這樣的結果會給我帶來什么樣的災難。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網友傾訴:  愛情幾乎是一個女人的全部。

  當林洋離開我那一年,我確定自己崩潰了。

  仿佛整個世界倒塌了,沒有人在身后抱住我,鼓勵我勇敢的站起來。

    林洋是我的初中同學,早年學生時代,我就暗戀他。

  而他似乎也對我充滿好感。

  記得念高二的暑假,他約我去KTV 唱歌,就我們兩個人,他在模糊的光線里深情的唱著曖昧的歌曲,最后,從衣服里變出一朵玫瑰,向我表白。

    這個場景,我幾乎做夢都在想。

  而那天就確切地發生了。

  我沒有抵擋住林洋的攻勢,主動獻出了擁抱,失去了初吻。

    愛一個男生,從他青春跋扈到為 生活奔波,我看到林洋很多的變化。

  為了林洋,我甘愿自降分數線, 與他去讀二本大學。

  可是,四年的大學光陰,讓林洋結識了更多漂亮的女性。

  因為他唱歌好聽又精通吉他彈奏,自然,吸引了很多女生的羨慕。

  口述:寂寞前任車里撕破我黑絲縱欲黑絲林洋護城河  林洋的離開發生在畢業前一個月。

  他發短信告訴我 分手,說我們這些年(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只是在簡單的戀愛,而那種感覺從來沒有讓他開心或者極其的高興。

  我知道,這是男人一貫的分手理由。

  對于,他的分手通牒,我置若罔聞,依然每天有空去他們寢室樓下找到他。

  直到他的現任女友與我在樓下相遇,林洋恬不知恥地無視我,牽起她的手從我身邊走過。

    我對愛情的所有幻想才破滅。

  那晚,我幾乎哭得沒有了呼吸。

  連舍友都為我難過。

    大學畢業后,我回到家鄉進了一國企工作。

  后來,在單位認識現在的老公,他高大帥氣,溫柔善良,和他在一起,會給我一種很自然的踏實感。

    我們戀愛一年,便結婚了。

  婚后的生活幸福美滿。

  但是,林洋卻在我結婚的第二年出現。

    那天,我休假在家上網。

  突然有陌生人加我QQ。

  我原本拒絕,他繼而發過我的名字以后,我就同意了。

  聊天后,發現他竟然是林洋。

  從空間里看,他又變帥了。

  不過,好像已經單身。

  口述:寂寞前任車里撕破我黑絲縱欲黑絲林洋護城河  起初,我根本沒有與他聊天的欲望,但是,他多次以朋友的身份約我出去吃飯,我就沒好意思再推脫。

  但是,當我答應與他吃飯以后,他就開始頻繁的約我,唱歌、喝酒或者做其他事情。

    我曾告誡他,我已經結婚。

  可他不以為然道,“做朋友,又不會影響婚姻。

  ”就是這句話,讓我相信了他的單純。

  然而,夫妻之間總會有口角與矛盾,那天,我與丈夫為要孩子的事情吵架,之后,就主動約林洋喝酒。

  酒后,已經十一點鐘,翻開手機看到丈夫打來很多未接電話。

  我繼而關機。

    夏日夜風微涼,林洋開車到護城河邊乘涼。

  就在那里,他突然抱住我,扯掉我的上衣,撕裂我的黑絲襪狂亂的親吻我。

  我起初反抗,但酒精的刺激令我淪陷。

  于是,我再一次成為林洋的玩物。

  我不知道這樣的結果會給我帶來什么樣的災難。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潘小潘love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寂寞前任車里撕破我黑絲縱欲黑絲林洋護城河 “ 徐勇沒把結婚的事給 小倩說,她也一直被蒙在鼓里,這會她心情有些激動,我怕她做出什么沖動的事情。

  ”我和小倩沒見過幾次面,算是認識,本來以為她就是個想借機上位的小三,所以 也沒興趣深入了解, 沒想到還有這檔子事。

  “好,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我開著車往小倩那邊趕。

  小倩的住處是我找的,就在大學旁邊,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來準備敲門,但是發現門沒有關,推門進去,只見小倩坐在沙發上。

  她穿著一件運動背心和短褲,看樣子從健身房回來還沒來得及換衣服。

  大抵是喜歡健身的緣故,小倩的身材極好,身上的線條看著極為養眼,只是這會她眼眶通紅,眼神一片灰暗。

  “你沒事吧?”我詢問著走過去,小倩并沒有因為我的到來有所動作,依舊盯著空氣。

  “徐勇已經結婚的事,你為什么不告訴我。

  ”我和她一共也沒見過幾次,我哪兒知道徐勇騙著他。

  “我以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頭,眼里有了幾分憤怒:“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像小三嗎?”這話讓我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見此冷笑一聲,接著拿出電話:“我找徐勇問個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個顫,要是他去問徐勇,徐勇一定能通過 陳雅查到我頭上來。

  我一個箭步沖過去, 把她的手機搶了過來。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樣,直接站起來,對著我一陣拳打腳踢:“你干什么!你讓我找他問清楚!”我抓住她的雙手,把她按在沙發上:“然后呢?他一腳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這樣你就快活了?”小倩還不停掙扎著,身上的運動背心很快被掙扎得脫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內衣,而她現在顯然顧及不到這些,放聲大哭。

  “不然我還能怎么辦?陳雅那么知書達理,明知道我是小三,還愿意來找我和平談話,我覺得自己就是個罪人!”“可這都不是你的錯,你現在和他攤牌,沒有絲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靜了一些:“那你說,怎么辦?”現在最重要的是要穩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陳雅。

  至于徐勇,身為一個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貼。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沒什么,但是偏偏他騙了小倩,讓小倩不知不覺的做了小三。

  “這事就這么算了,你能甘心嗎?”我問到。

  小倩雙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過他。

  ”我安慰著她:“所以現在你千萬不能和他攤牌,你就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等以后有機會了再找他報復回去,我可以幫你。

  ”小倩倔強的看著我:“我憑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憶起欣嵐的事情,心里立馬有了幾分火氣:“因為我和你一樣,都恨著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給她講了一下,還告訴她,如果想報仇,那就和我站到一邊。

  我手里已經有了幾個項目,還有 李遠那個,我也能得到相關資料,在單干之前,我能在徐勇這邊獲得的渠道資源當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現在陳雅失寵,欣嵐還沒到手,她無疑是吹枕邊風的最佳人選,有她幫我,一定事半功倍。

  應該是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小倩逐漸冷靜下來,見她放棄掙扎,我也試著松開她。

  我這才注意到,她的運動背心都已經脫到了腰,只有黑色內衣托著她的小胸脯,雖然不大,但是卻因為稍顯青澀,帶著一種別樣的誘惑力。

  我移開目光,尷尬的咳嗽了幾聲,然后開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聽得我提醒,小倩也發覺自己的不妥,趕緊把運動背心提了上來,臉頰變得緋紅。

  事情都說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當沒發生過,之后徐勇來找你,你以前怎么樣,繼續怎么樣就是了。

  他老婆陳雅你也見了,陳雅絲毫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負擔。

  ”小倩眉頭皺起來,抽動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現在覺得徐勇很惡心。

  ”“你要是想報仇,最好沉住氣。

  ”話音說完,我再不逗留,直接離開了。

  之后過了幾天,李遠的合同順利簽下來了,他之前說好的,打電話來請我吃飯。

  我懶得再去外面折騰,上次嘗了肖靜梅的手藝也還不錯,干脆就定在他家。

  開車過去,上樓敲門,這次來開門的是肖靜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樸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褲,衣著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風韻總是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或許是見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臉色頓時紅了,把頭低了下去。

  “王總,快進來吧。

  ”我心情不錯,對她笑笑:“還是直接叫我的名字 王皓吧,叫王總實在有些別扭。

  ”肖靜梅乖巧的點了點頭:“好,王皓,進來坐吧。

  ”我笑著走進去,一進門,李遠就迎了上來,熱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 兄弟,這次多虧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沒錢給工人發工資了。

  ”我同樣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著給工人發工資,這么有良心的老板,這年頭可不多見了啊。

  ”李遠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撓了撓頭,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靜梅也坐了過來,只是每次她看向李遠,那笑容里面總是會多出幾分強顏歡笑的味道。

  酒過三巡,我們都有了些醉意,肖靜梅的表情也掩飾得不那么完美,我這才肯定這不是我的錯覺。

  “嫂子,你這是怎么了?我看你們倆之間是有事啊。

  ”我這么一問,只見他們兩人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肖靜梅把頭低下,李遠也長長的嘆了口氣。

  李遠點上一根煙,長長的吸了一口:“王皓兄弟,你以后也不用叫她嫂子了,我和她已經把離婚證領了。

  ”這話說出來,原本熱鬧的氣憤迅速冷了下來。

  “廚房還有一個菜,我去看看。

  ”肖靜梅笑得勉強,借故走了,只剩下李遠在邊上,一口一口的抽著悶煙。

  “怎么回事?”我問到。

  李遠故作輕松的笑了一聲:“離了好,大家都能輕松一些。

  她現在年紀還不算大,還能再找。

  ”“這些年她幫我的忙,我都看在眼里,雖然不恨了,但是我還是接受不了。

  倒不如散了,免得各自耽擱。

  ”我看了他數秒,最后也只能嘆口氣,這李遠,當真是個癡情人。

  他嘆了口氣,又道:“王皓兄弟,另外我還想請你幫個忙。

  ”我隱約覺得這個忙和肖靜梅有關,所以也沒推辭:“你說吧。

  ”他摁滅了煙頭:“你也知道,我和她都是村里來的,我現在有自己的事業,還算有所依靠。

  但是她沒了我,又沒什么文化,在這大城市里面可就辛苦了。

  ”沒有直接說問題,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想要我幫肖靜梅找個工作。

  兩人已經離婚,自然離得越遠越好,免得見面糟心。

  只是我現在都還在打工,要是把肖靜梅送到徐勇公司,說不得也要遭殃,所以也是不行的。

  現在看來,只能先給肖靜梅找個住處從長計議,考慮到她沒工作付不起房租,恐怕得讓她先住我家去。

  反正我可以住在陳雅家里,欣嵐和肖靜梅兩個女人住在一起,應該沒什么問題。

  “行,交給我吧。

  ”過了沒多久,肖靜梅再度出來,已經收拾好了心情,和我們談笑風生。

  氣氛再度緩(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和,但是我明白,在他們的笑容之下,裝滿了無奈。

  最后我和肖靜梅打車離開,我跟她說先住我家,她也沒說什么。

  出租車上,風吹動著她的長發,她看著窗外飛掠的風景,好似在回憶自己的一生。

  我看著她,忽然好奇一個問題:“你愛李遠嗎?”肖靜梅把頭發撩到而后,無奈一笑:“我們那個村子的封建保守很嚴重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反抗,金巧就是最好的例子。

  父母說定了,那就嫁了,還談什么愛不愛的。

  ”我只覺得一陣可悲,他們三個人其實都沒錯,如果不是家庭的壓力,一定要比現在幸福得多。

  要怪,也只能怪命運弄人吧。

  “你現在已經不在村子里了,或許就機會去尋找自己的愛情。

  ”她微微一愣,然后扭頭看向我,路燈的光不停印在她的眸子里,如同繁星。

  “那就,借你吉言。

  ”她笑著,如此的好看,眼里似乎多了一些莫名的情感,勾得我心臟狠狠的顫抖了一下。

  我頓時有些慌亂,移開了目光,但是又很快反應過來,我慌個什么勁啊。

  再度看向她,她已經扭頭看向窗外,側臉在快速閃過的燈光中明暗變化,勾著一抹淺淺的笑容。

  我突然發現,她不刻意賣弄嫵媚的時候,也挺抓人心的。

  沒過多久,我們到達了目的地,我領著她到了我家。

  一開門,只見欣嵐興沖沖的張開雙臂朝我跑過來,但是見到我身后的肖靜梅之后,她直接愣在原地,臉上的笑容也瞬間僵硬。

  “皓哥哥,她是……”要不是她問,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我怎么跟別人介紹肖靜梅啊,我合作伙伴的前妻?這種介紹也太詭異了點。

  “我朋友,暫時沒住的地方,先讓她過來住著。

  ”想來想去,我也只能這么介紹。

  欣嵐的眼神頓時變得幽怨起來:“不會是女朋友吧?”我頓時有些窘迫,戳了一下她的額頭:“你腦袋里面整天都想些什么?還不快去拿拖鞋。

  ”欣嵐揉著額頭,然后哼了一身,轉身走了。

  我尷尬的朝肖靜梅笑笑,她此刻也因為欣嵐的問題,臉頰染上了一抹紅暈。

  “她是?”“哦,她是我妹妹,叫欣嵐,也暫時住在我家。

  ”邊介紹著,我便招呼她進來。

  三人閑聊了一會,欣嵐老是帶著懷疑的眼神在我和肖靜梅身上瞟來瞟去,本來沒什么的,我都被她瞟得一陣心虛,氣氛說不出的尷尬。

  我讓肖靜梅去洗澡,等她走了,這才一把將欣嵐拉過來。

  “你眼睛里面進沙了還是怎么?眼神這么奇怪。

  ”欣嵐雙手環胸,賭氣般哼了一聲:“我就是覺得,你們之間的關系不一般。

  ”我白了她一眼,隨口懟回去:“怎么,你吃醋啊?”沒想到欣嵐騰一下站起來,臉頰立馬紅得跟火燒一樣,眼睛瞪得大大的。

  “胡說!誰稀罕吃的醋!我只是……只是害怕你有了新歡,把我趕出去流落街頭而已!”這激動的反應看得我一陣嘴角抽搐,媽的,不會被我說中了吧?尷尬的咳嗽了兩聲,我開口到:“放心吧,欣叔叔小時候對我這么好,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就是去賣腎,也不能讓你流落街頭啊。

  ”沒想到欣嵐更激動了:“我爸救過你命啊?你要看他面子!”說罷,她狠狠一跺腳,轉身跑回了臥室,啪的一聲把房門摔上了。

  我只覺得一陣心跳加速,該不會真是吃醋了吧?正猶豫著要不要去安撫一下她,衛生間的門忽然開了,肖靜梅渾身已經脫光了,掛滿了水柱,只拿著一件短袖略作遮擋。

  她臉頰羞紅,看向我:“那個,還有毛巾嗎?”我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回到:“我幫你找找。

  ”很快,我把新的毛巾翻了出來,過去遞給她。

  肖靜梅羞紅了臉,接過去對我說了一聲謝謝,就要轉身回去,我忽然見她身形一晃就要摔到。

  我下意思的一個箭步沖上去,摟住她的細腰把她扶住,只是她本來拿來遮擋的衣服滑掉了,她誘人的酮體直接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手上柔軟的觸感又勾得我體內的火蠢蠢欲動,我們四目相對,保持這個姿勢愣在那里。

  這時候,只聽到一聲看門聲,我驚駭的一扭頭,只見欣嵐站在臥室門口,看著我們臉色鐵青,狀如火山,噴發在即!“王皓我討厭你!”欣嵐大喊一聲,然后哭哭啼啼的跑去了外面,我整個人都傻了!不久前我還在感嘆命運弄人,沒想到轉眼命運就捉弄到我的頭上,這一連串的事情也巧了吧!我和肖靜梅也反應過來,各自站直,她一臉愧疚的看著我。

  “對不起,我是不是讓你妹妹誤會什么了?”我只覺得腦瓜嗡嗡的響個不停,但是還是安慰她:“沒事,都是誤會,解開就行了。

  ”“你洗完澡先休息吧,我去找她。

  ”交代了幾句,我趕緊跑出來,只是追到樓下我就麻了,這四面八方的,我怎么知道她往哪個方向跑了?沒辦法,我只能胡亂蒙了一個方向,悶頭找了過去,沒想到這一找就是兩個多小時,絲毫沒看到欣嵐的影子。

  我心里急得不行,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欣叔叔交代?就在我快要絕望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是肖靜梅打來的。

  “喂?怎么了?”肖靜梅的聲音顯得小心翼翼的:“王皓,欣嵐她回來了。

  ”一聽到這話,我立馬松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皓,欣嵐她現在還在生氣,要不你回來安慰她一下?”她生氣?我還生氣呢!都多大的人了,動不動就往外跑,簡直就是胡鬧!“讓她氣,氣死她算了!”沒想到肖靜梅立馬壓低聲音:“別這么說,她在旁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男人吃奶摸下身的文章/親親時如何要解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