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不哭一会就好了 啊你的水流了

乖乖不哭一会就好了 啊你的水流了 乖乖不哭一会就好了 啊你的水流了 2021-07-26 08:17:22 5023次浏览


老陈顿时就有些把持不住,端着酒杯的手都晃荡了一下。

  几人喝了好几轮酒, 陈彪和其中一个男人直接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这才算是结束了。

  走出饭店,老陈深呼吸,将肺中的浊气全部呼出才算是舒服了一些。

  看到醉的已经不省人事的几人,卷发 美人皱起眉头,为难 的说:“他们醉成这样,下午的会议还怎么开啊……”“只能让他们先醒酒了。

  ”老陈叹了一口气:“先把他们扶到宾馆,然后我熬些醒酒汤。

  ”“只能这样了。

  ”直发 女人也是头疼的很。

  要知道喝醉的男人重的要死,女人根本抬不动!背人的重任只能落在老陈和 陈大年两人的肩上,两人累死累活的将他们扛到宾馆的床上,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要错位了。

  “怎么样?累吗?”卷发美人 秦柔端来一杯茶笑意盈盈,老陈醉翁之意不在酒,接过茶的时候还顺带摸了一把白嫩的小手。

  秦柔没有太大的反应,盈盈一笑,转身走了,只留下一片芳香。

  老陈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觉得美人就是好,周围的空气都是香香的!“我觉得,她放个屁你都觉得是香的。

  ”陈大年翻了个白眼,十分不齿老陈的行为。

  老陈腹诽,自己可是连你老婆的脚都上上下下的舔了一遍呢!更被说是屁了!陈大年可不知道这件事,老陈觉得要是让他知道了,自己的老骨头就要散架了!“现在怎么办?”陈大年看着床上睡得向死猪一样的人:“下午还有会呢,醉成这样怎么开啊?”“又不关我的事。

  ”现在老陈的全部心神都在那两位 美女身上。

  秦柔和 苏月月两位美人可是牢牢的牵动着他的注意力啊。

  “对了,你和楚扬花的事情怎么样了?”陈大年惦记着这件事:“进行到哪一步了?”“拜你打扰所赐,最后没成。

  ”一想到到嘴的鸭子飞了,老陈的整张脸就皱巴在一起,像一朵菊花一般:“要是没你的话,咱们的约定早就完成了。

  ”“别那么说,毕竟你完成了,可是能采两朵花呢,你也不亏。

  ”陈大年看着昏睡的陈彪,恶意满满的笑着:“要是让他知道一个老头子睡了他貌美如花的老婆,不知道他该怎么想啊。

  ”“管他怎么想,要不要跟我去旁边的屋里聊聊人生?”旁边的屋子正是两个女人住的,陈大年露齿一笑:“当然。

  ”敲开门,秦柔笑着说:“你们怎么来了?”“他们醉了,我来找你们聊天。

  ”老陈耸耸肩膀:“反正很闲。

  ”当然,聊天的目的不怎么单纯就是了。

  不过两位美女欣然同意,邀请两人进屋。

  老陈这才发现,秦柔好像洗了澡一般,浑身上下冒着水汽,连衣服也换了。

  出水芙蓉……!老陈的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这个词,这个词语简直是为了秦柔量身定做的!秦柔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羞涩的将衣领拉紧一些,脸蛋上也浮现出一片红晕。

  老陈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秦柔这姑娘真是难得一见的清纯与诱惑的结合体啊!“ 陈叔,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秦柔并紧了腿,不自在的蹭了蹭。

  老陈看见这个动作,脸上露 出了然的神情,装作高深莫测的说:“秦柔妹子,你是不是最近有些气血亏损?时不时还觉得疲惫的很?”“是啊,你怎么知道?”秦柔瞪大眼睛,很是神奇的看着老陈。

  老陈点点头:“不瞒你说,我其实是一名老中医,行医超过四十多年了,一些毛病光是用眼睛就能看出来。

  ”“那,陈叔,我这是什么毛病啊?”秦柔凑过来,苦恼的说:“这毛病困扰了我好(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长时间了,喝药也不见效,陈叔,你给我看看呗?”老陈露出笑容:“那是自然。

  ”两人约好开完会就开始治疗,一切顺利的不成样子。

  一旁的苏月月好奇的凑过来:“陈叔,你真的是老中医?”“怎么,还不信叔啊?”老陈笑着:“要不要让叔给你诊断一下?”“真的啊?”苏月月坐直身体,老陈上下打量了一会儿便说:“你最近胸口发闷,有时候还会呼吸不畅,我说的可对?”“哇,陈叔太神了!”苏月月眼睛发亮:“陈叔也帮我治治病吧!”正说着,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陈彪醒了,虽说头还疼着,但是至少能正常交流了。

  他让黄开车送几人一起去邻村,到了的时候基本上也是开会的时候了。

  开会的内容老陈没什么记忆,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现在他最惦记的事情就是会议结束后,帮两位美女的诊断时间。

  但是开会的时间漫长,从下午一点一直到晚上八点,中间吃饭时间上厕所时间都卡的特别紧张,连和两位美女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外面天色全黑,会议才算结束。

  当众人收拾资料全都离开了的时候,老陈连忙拦住准备离开的秦柔和苏月月:“终于结束了,咱们去诊断吧!”“可是现在天色很晚了。

  ”苏月月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陈叔,还是明天吧,我今天困了。

  ”老陈也不强求,只能心中暗叹一声:“那好吧,明天我给你们好好诊断。

  ”但是出了会议厅的门,老陈就被陈彪拉着回家去了。

  家里和邻村的距离还是挺远的,那么就证明自己以后见到两位美女的机会也就少了!明明答应了明天给她们诊断的,这下也泡汤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陈养生操也不练了,躺在摇椅上摇着蒲扇,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反正现在睡不到楚扬花和苏秀琴,还练那些劳什子操做什么?“陈叔,你怎么在这儿呀?”门外一声清脆的声音吸引了老陈的视线,抬头一看,竟然是刚才心心念念的苏秀琴!苏秀琴今天穿了一件小短裙,白嫩的大腿裸露在外,脚上穿着凉鞋。

  虽然没有穿白袜子让老陈遗憾了一下,但是今天的短裙实在是让老陈把持不住。

  牛仔短裙紧紧的包裹住苏秀琴挺翘的臀部,短的堪堪遮住大腿根。

  老陈简直想一把将裙子扯掉,然后用自己的火热让这个美丽少妇好好感受人间天堂! 只听见 郑佳的嘴里轻轻说道:“傻子,喜欢一个人有啥可丢脸的,今天你……你肯定心里很难受吧,来,姐现在就让你舒坦舒坦……”说着她居然爬到了王松的身上来,一翻身,两人就碰到了一起……郑佳的手缓缓向下面伸出,一点一点地引着王松……眼看王松就能彻底告别这尴尬的老初身份。

  却恰在这时,屋外陡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那敲门声音很大,又很是急促,突如其来,吓得王松和郑佳俩的身子都是一抖,王松瞪了瞪眼,你爷爷的,这大半夜的是谁?难不成是郑佳的老公?可……郑佳的老公早就跟野女人跑了,她现在是一个人住的啊。

  两人身子顿住,正疑虑间,忽然听见那屋外传来了一阵女人的 嚷嚷:“郑佳,你开门,我知道你在家!给你打电话你咋都不接了!”听到这声音,郑佳那诱人的脸上神色微变,抬脚就下了床来,她伸手理了理有些乱了的睡裙,看了王松一眼,那眸子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丝慌乱。

  她压低了声音说:“小松,你……你先回去,明天或者后天再来找我成吗?”王松一愣,这是咋了?他还没说话,外面那女人又是嚷嚷了起来:“郑佳,你咋不开门呢,我是你 大嫂,我跑这么远,专程来找你,你咋门都不开呢?”外面女人一个劲儿嚷嚷,郑佳也是着急了起来,连忙走到 房门边上,伸手把卧室内的灯给关掉,匆匆跟王松说了句:“小松,你快走吧,小声点别让人看见了……”说着,她转身就出了卧室,还顺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见到这一幕,王松的心下几乎都快要骂娘了,你爷爷的,这也太背了吧,眼看就要折腾了,咋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郑佳的啥大嫂呢?低头抹黑看看,自己还精神着呢,这要是不干点啥,王松哪里肯甘心,他提上裤子,轻手轻脚下了床,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还偷偷把那卧室的门拉开了一些,就这么顺着门缝朝着屋外看了去……这一看,他也是不由张了张嘴,这?!王松就这么偷偷探头朝着门缝外看了去,只见屋外大厅的灯已经被打开了,郑佳答应了几句之后就打开了房门,迎面走进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是王松却依旧看清楚了这婆娘的模样。

  那张脸蛋儿很白净,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不过更加吸引王松眼光的,却是这婆娘的身材,从王松这个角度看去,只见那女人身前的一对就跟两个气球似的快要把她的衣服都给撑破了!你爷爷的,这婆娘那地儿生的这么大,还能走的了路么?就算是郑佳和这个女人比起来,都足足小了一号不止,要是能伸手摸一下,那可就舒坦了……王松蹲在房门后,看着那女人鼓鼓的地儿正起劲呢,忽然就听见郑佳说了句:“大嫂,你咋跑到我家来了?”原来这女人是郑佳的大嫂,啧啧……要是能捣鼓一下可就舒坦了……王松心下暗暗想着。

  那边郑佳却明显有些恼怒,白净脸上眉毛都拧了起来,可是她那大嫂却浑然不觉,娇笑一声摇头说:“郑佳你这是说的啥话啊,啥叫我找到你家里来了,这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么,我还以为你出了啥 事儿呢……大嫂这不是担心你么……”郑佳脸色一沉,咬了咬嘴唇:“你当然担心了,要是我出了事儿,你可就没地儿找钱了!”谁知听见郑佳这话,她那大嫂却把脸一横,眼中露出了一抹泼辣之色,高声嚷嚷道:“郑佳你这话是啥意思?这些年你大哥出事儿瘫痪在床上,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顾他?你的侄儿今年都上小学了,还要书本费,伙食费,这些难道不要钱么!”她那大嫂嚷嚷着,忽然一腚子坐到了地上,嘴里发出尖声的哭喊:“我的命咋这么苦呢……我可不想活了,男人都这样子了,他妹妹还拿话挤兑我,我活着还有啥意思!”郑佳咬着牙齿,看着她大嫂在地上撒泼哭喊,气的她那娇小的身子都是开始发起颤了来:“ 曲蓉,要闹你就到别处闹去,我每个月都给了你一千块钱,这些钱还不够我哥和小成吃喝的?就是小成上学的钱,那天我也是亲自给了我哥的,你还要钱干啥!”王松躲在门后看得清楚,只见那曲蓉坐在地上又哭又闹,但是眼睛里却没一点泪水,明显就是故意撒泼给郑佳看的。

  他心下暗暗替郑佳不平,你爷爷的,这曲蓉压根儿就是个不要脸的臭婆娘,居然跑到郑佳姐的家里来找她要钱来了,这也实在是太……太不要脸了吧。

  更何况,郑佳姐每个月都还给了一千块钱,在这村里头,一千块钱完全就够用了,王松他们一个月花销顶多也就几百块而已,那还是顿顿有肉的情况下……曲蓉闹腾一阵之后,见到郑佳并不再多搭理自己,也心知这办法没用,她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腚子上的灰,刻薄的脸上带着泼辣,狠狠冲着郑佳喝道:“成,你们郑家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这就回去跟你哥离婚!跟着他过这吃不饱饭的苦日子,还不如老娘自己一个人过!”说着曲蓉转身就走,那模样就好像这一切都是郑佳绝情,不管她哥似的。

  眼看曲蓉已经走到了房门口,郑佳的眼中终究是闪过了一抹无奈之色,她咬了咬牙,走上前一步喊道:“曲蓉,你……你等等,钱,我明天就给你,但是,这钱是给我哥和小成吃饭上学用的,你要是敢……敢拿去外面打牌,我,我就再也不管你们了!”听到郑佳这话,那曲蓉的脸上的忿忿立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反而带上了几分笑:“郑佳,瞧你说的,大嫂我早就不打牌了,这不是小成他们学校要交学杂费么,我又没钱……”“不等曲蓉多说,郑佳走过去推了推她身子说:“行了,你快回去吧。

  ”那曲蓉走到房门口,又是回头笑了笑问道:“那啥,钱……明天给我么?郑佳,学杂费可要一千五……”郑佳皱眉点了点头:“明天就给你,你走吧。

  ”说着她一把就将房门给锁上,屋外还传来了曲蓉的嚷嚷声音:“郑佳,那你明天可别忘了啊,不然大嫂又要跑来找你一趟……”王松蹲在里间屋子后面,看着这一出闹戏,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捏紧了拳头,你爷爷的,这世上咋有这样不要脸的婆娘,虽说她男人是郑佳劫的哥哥,可是郑佳姐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养她们一家子啊!每个月一千块钱,这在成华村里已经是很大的一笔消费了,郑佳姐哪里搞得到这么多钱?忽然,王松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之色,难不成……郑佳姐今天在婚房里偷那条金项链,就是为了……为了这事儿?难道,也是因为这些事儿,郑佳姐才会和其他男人睡觉?一想到这个可能,王松心头对郑佳的最后一丝隔阂也是渐渐淡去了,现在的他不但不觉得郑佳姐是个随便的女人,反而还对她生出了一丝怜惜。

  这个女人,她的老公跟野女人跑了,自己哥哥又出了事儿,瘫痪在床上,她大嫂曲蓉又是个这样不要脸的婆娘,郑佳她……过的可真不容易。

  正在王松想着这些事儿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拉开,郑佳走了进来,她一眼便看见了蹲在门边上的王松,诱人的脸上立时就变了色:“你咋还没走呢?”王松勉强笑了笑,站起身来就想去抱抱郑佳,可郑佳却伸手一巴掌就把王松的手掌给拍开了去,她脸上露出了一抹嫌弃之色,瞪着王松喝道:“我叫你走你没听见么?”王松心下知道郑佳心情不好,也不跟她置气,乐呵呵地说:“郑佳姐,我这不是等你……”谁知郑佳的脸色一沉,眼中满是不屑之色:“等我干啥?你以为我真的看上你了么,王松,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没用的光棍,一辈子折腾不到女人的东西,就你这样的还看喜欢人秦梅,秦梅就是看上一坨屎也看不上你!你快给我滚!”听到这一番话,王松的脸色也是渐渐沉了下来,他咬了咬牙,想要说点啥,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啥,沉默半晌,他终究是咬了咬牙,转身从后院离开了……回去的路上,想着刚刚郑佳说的那一通话,王松只觉得心里满满的不是滋味儿,可是也不知道为啥,对郑佳姐,他又有些恨不起来,或许是因为看到了郑佳姐被曲蓉那样逼迫的样子吧。

  想着这些事儿,他也是渐渐走到了家门口,可是抬头一看,家里房门却打开着,屋里传来了嫂子的说话声……王松皱了皱眉,走进房门一看,眼睛却不由一下子瞪大,这他娘的……咋家里来了这么多女人呢?!自家屋子里,此刻围坐着四五个女人,嫂子秦月荷正给他们倒水说笑着,她一抬头看见屋门口刚刚到家的王松,那张诱人的小脸上笑容更灿烂了一些:“小松,你刚刚哪去了,现在才回来,站在门口愣着干啥,快进来。

  ”说着,她走到了王松的身旁来,轻声说了句:“这些都是娘家那边的亲戚,秦梅他们家里睡不下,就来我们家了,晚上一起挤挤……”“啊?”听见这话,王松的眼睛都是不由得瞪大了起来……啥?啥叫晚上一起挤挤,看看那边围坐在一起的,几乎全都是女人,你爷爷的!和女人一起睡觉?王松活到现在还从来没和女人一起睡过觉呢……见到王松神色有异,秦月荷不由疑惑道:“咋了?”王松哪里会说啥,连忙摇头说:“没啥,没啥……”他心下顿时暗暗窃喜了起来,他娘的这幸福也来的太突然了吧。

  扫了一眼远处坐在凳子上的几个女人,王松对于其中大多比较眼生,但是最边上那俩女的他却认识。

  杨婶和 小倩,说起她俩,以前王松小的时候还在她们家住过一段时间,杨婶的原名(草船借箭的故事)叫杨芸,她和嫂子一样,原籍也是大南村的人,至于小倩,则是杨芸的女人,小倩比王松大半岁,却总是要王松叫她姐姐,小时候因为这事儿俩人还吵过不少嘴呢。

  只不过大了之后,因为王松和小倩两人没在一个村,后来就渐渐没了联系。

  王松一双眼睛盯着小倩扫了好几遍,见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红色的裙子,那裙子的领口有些低,从王松这个角度看过去,隐隐都能够见到里间小衣的点点轮廓,你爷爷的,好久不见,这小妮子咋出落地这样水灵了,而且……她平常都吃的啥东西,那地儿咋长得这么大了……这要是用手去碰碰,那还不把王松给舒坦死啊……正当他看着小倩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头的小倩却也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美丽的眸子紧紧盯住了王松的脸庞……看到这一幕,王松也是不由觉得有些尴尬,讪讪笑着摸了摸鼻子,那小倩却只是哼了一声,理了理身前的裙子领口,把那诱人的风光给遮住了……那头嫂子秦月荷已经到里屋拿被子去了,大哥和父亲走了之后,这个家就只有王松和秦月荷俩住,以前东边爸妈的那个屋子,因为空的太久,生了很多灰尘,一时半会也整理不出来,所以今晚也只能一起挤挤。

  秦月荷抱着一床被子走了出来,跟杨芸一群女人笑着说:“时间也不早了,你们看这样成不,我和林妈你们几个一起挤挤,王松就和杨婶她们两母女一起睡咋样。

  ”王松心下自然是欢喜,他娘的,要是能让自己跟小倩挤在一床,那到了晚上自己非得偷偷摸摸小倩的那地儿不可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乖乖不哭一会就好了 啊你的水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