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婦吞巨大

貴婦吞巨大 貴婦吞巨大 2021-07-29 13:53:47 46329次瀏覽


她吃力地央求著,只希望 老馬能放下他的魔掌,停止對她的挑逗,她甚至想要松手了,讓老馬去解決下面的問題。

  可是老馬依舊不依不撓,反倒揉捏的越加肆意,甚至還想從衣衫下透進去,穿過奶罩愛撫自己那對好久 都沒被人滋過的白嫩! 張倩想著要松手哩,可是不知怎的反而把老馬身下握的更緊,一上一下的更加沒有著落!她想不了其他了,眼睛盯著老馬的身下,小手飛快地 套弄了起來。

  兩人都不說話了,房間里傳出都只有兩人沉重的呼吸聲,互相在折磨著,互相也因此得到快感……足足半個多小時,張倩是真的受不了了,她上面被抓得生疼,下面可是空的痕癢!急促的喘息中,張倩終于選擇了對老馬求饒。

  “馬哥,求你不要了,我不行了,我好難受……”誰知道她抬頭一看,卻只見老馬的雙眼早就變得通紅,里頭寫滿了對她的欲望。

  “倩妹兒,我知道你哪里難受,讓我幫你解決吧,讓我進去那地兒!”“不行!”試探的話剛說出口,張倩就立馬 拒絕了

  盡管張倩很想,可是她不能真的跟老馬做那事。

  自己連孩子都帶來了,就是為了想借此擋住老馬,可是自己現在這么做,到底又是為了什么?!這讓她覺得羞恥,又覺得自己低賤,自己這么做,和外面站街的女孩子有什么不同?張倩還保持著一絲理智,老馬沒有得手,也只得選擇徐徐為之。

  在張倩小手的套弄下,他感覺自己越來越激動了,昨天晚上沒能釋放的,加上今天積攢的都要一次爆發出來。

  老馬盯著張倩櫻桃般的小嘴,那小嘴張合之間可都誘人極了,讓人想要進去……于是,老馬就出聲了,引誘著張倩把小嘴張得更快一些。

  張倩正給老馬套弄著,一時沒反應過來地就張大了嘴, 這一張開,她立馬感覺到老馬身下一抖,緊接著有什么噴 進了嘴巴里,舌尖下意識地舔了一下,咸腥腥的,咕嚕一下還吞了下去……這一吞下去,張倩立馬明白了是什么 東西,剛才老馬還抖了一下,不是那里出來的還能是哪里?她的小臉紅的不行,自己連死鬼老公的都沒吞過,現在居然吞了老馬的。

  老馬被張倩給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趕緊想要撐起身來,可誰知道張倩動都沒動,他下面的巨大頂上去,反而還打在了張倩的臉上。

  自己臉上也沾了那黏黏的液體,張倩頓時更加羞惱地站了起來。

  “老馬!”她快要羞瘋了,要是老馬剛才再對準一點,她還要把那巨大給含在嘴里了!滿肚子怒氣地喊了一聲,張倩趕緊地就朝著衛生間跑去,開水要把臉上和嘴里的都給清理干凈。

  老馬見張倩羞惱地離開,心里卻沒有一點不舒服。

  他現在可是高興得很哩!想起張倩剛才叫他一聲,嘴角邊都還溢出一絲濃白色的,老馬就激動地想跳起來,可惜腿腳不利索哩,不然他準保跳個幾米高!高興歸高興,老馬也沒想著要得罪張倩,畢竟以后的日子可還長著哩!把自己身下的疲軟給收了起來,老馬推著輪椅到了衛生間,和正在洗臉的張倩道歉。

  “倩妹兒,哥這次是真的對不起你,我本來就沒想著要噴進去你小嘴里哩,只是一時失誤,求你原諒我,你想怎么懲罰我都行,我都愿意!”欣喜若狂全部都藏在了心里,老馬現在臉上可是裝的真摯得很!可張倩還是單純哩,見到老馬像小孩一樣地低著頭,真以為他認錯了,心里頭的怒意也消了好幾分。

  說實在的,那東西之所以能噴到自己的嘴里,也是因為她套弄的時候對準了上面的小嘴……只是想起畢竟進了口,張倩還是嬌羞得很,若是自己身下的水也進了老馬的嘴,不知道他會不會也覺得害羞。

  這想法一出來,張倩的臉蛋頓時變得更加羞紅。

  老馬看著張倩好像沒生氣的樣子,人老滑頭的他趕緊地就想轉移話題。

  “對了倩妹,等過幾天我聯系下我以前的朋友,讓他們幫忙給你兒子找個好幼兒園。

  ”“至于錢 的事你也別擔心,你孩子就是我的孩子!”老馬這話帶著歧義,聽得張倩更加不好意思了。

  不過老馬這也不是說假話,他以前打仗的兄弟們現在可都比他出人頭地,也都仗義得很,讓他們找個幼兒園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而且老馬這些年因為拆遷也得了一筆巨款,別的不說,至少養活他和張倩兩母子都不成問題。

  可是張倩哪敢接他的話啊,老馬這么一說,她就想著要拒絕了。

  老馬雖然真誠,也是樂意個幫自己的好人,可她要真的讓他幫忙了,那豈不就是個妓女了,畢竟自己剛才才服務完老馬哩!張倩再三拒絕了(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老馬的好意,老馬也沒有辦法,只好暫時把這件事給放在腦后,想著等以后再來解決。

  第二天的時候,張倩就帶著自己孩子去找幼兒園了,直到下午的時候才回來。

  只是讓老馬意想不到的是,張倩這一回來,可是帶著滿臉的疲態。

  “怎么了?”老馬一通發問,然后才知道原來是張倩帶著孩子去找幼兒園,可是因為她不是城市戶口,根本就不讓孩子進去讀書。

  張倩哭了好一會,怨自己是個窮人命,連讓孩子讀書都不成。

  老馬安慰她好一會,她才停歇下來,轉而去做飯了。

  飯做完之后,張倩也沒心情吃,找了個借口就想著回房里躺下了。

  老馬見她這一臉勞累的樣子,心里也是憐惜的很,當晚就給自己的老戰友打去了一個電話。

  當老馬把他給孩子安排進城里有名的一間幼兒園里的時候,張倩的臉瓜子立馬從幽怨變得欣喜,她沒想到自己走了一天都成不了的事,反而被老馬一個電話就搞定了。

  當下張倩就想著要表示感謝,等以后有機會就來報答他。

  誰知道老馬卻連連擺手說不用,眼神卻是朝著她胸前的兩團看去。

  張倩心里是又羞又無奈,怎么這老頭每天就想著這二兩肉的事……有了老馬的安排,張倩馬上就帶著孩子去辦手續去了,臨出門的時候,老馬還特意往她手里塞了一張卡。

  “這卡是你的工資卡,里頭存了五千,以后你的工資和孩子的學費我都會存在里頭的。

  ”張倩心里暖融融的,知道老馬這是真的為了自己好,畢竟就算是補貼,老馬也沒必要補貼自己這么多。

  看老馬盯著自家孩子的眼神,那里頭是真的寫滿了疼愛。

  不過這錢張倩卻覺得接不得,就像是剛出爐的紅薯,那可是熱乎的很。

  她想著把錢推回去,可一來二去的反而把老馬都給推怒了。

  “你這娘們,怎么這么嘰嘰歪歪,讓你拿著就拿著,給孩子辦入學手續可麻煩得很,學費可都是一個季度交的,你要沒錢哪能去交學費?”被老馬這一罵,張倩心里卻暖乎乎的,不知怎么的,老馬說自己是個娘們的時候,那語氣可跟她的死鬼老公差不多,霸道的語氣中卻又帶著對她無限的體貼。

   嫂子,你的小褲好漂亮啊,脫下來送給我穿好不好?我的都破掉了…… 看這會兒牛壯的表情,顯得好委屈,一只手還摳搜著自己小短褲上的破洞。

   孫曉芬都無語了,合著牛壯悶了好一會兒,是在惦記她的貼身衣物呢! 想到這點,她心里竟隱隱有些挫敗感,沒輸給全村 女人,反倒輸給一條小短褲了。

   她沒好氣的說道:行了行了,趕緊給嫂子吸,回頭嫂子幫你買一打新的。

   牛壯卻是不同意,梗著脖子說道:不要,我就喜歡你這條,我今晚就要穿! 隨后他又補充道:嫂子要是不給我的話,我就不幫你吸,嘴都嘬麻了…… 牛壯碎碎念式的威脅,讓孫曉芬實在是沒了辦法。

   要么把 小褲褲送給牛壯,要么就不管屁蛋兒里的毒血。

   這個選擇挺容易的,尤其是身上那條小褲褲都那樣了,不要也罷。

   沒做多少計較,孫曉芬就作出了決定,點頭同意將小褲褲送給牛壯。

   牛壯那張老實巴交的臉上,這才重新泛起了憨傻的笑容。

   只是在這笑容背后,卻隱藏著他的花花心思。

   小褲褲他不稀罕,他稀罕的是小褲褲后面擋著的風景! 快給我吧,我現在就想要。

   在牛壯的催促下,孫曉芬雙手摸索上了小褲褲的邊緣,準備褪下來。

   這時,她又一次不經意的將目光落在牛壯 身子下面。

   被破短褲兜著都那么大,這要是放出來的話,那不得更加驚人? 心中忽地泛起這么個念頭后,就再也壓制不住了。

   孫曉芬開始暗暗勸慰自己,只是看看而已,也不算是背叛丈夫吧? 掩耳盜鈴似的借口成功把自己勸服,然后孫曉芬就對牛壯耍起了心思。

   牛壯,你把先把這條小短褲脫了吧,也好穿我的。

   牛壯心思通透,一耳朵就聽明白了孫曉芬的小心思。

   這是想看看他那能要女人命的本錢了。

   他痛快的答應了,然后直接脫了下來。

   當那暴露出來之后,孫曉芬那雙水汪汪的眼睛立刻瞪得滾圓。

   她都不敢相信,竟然會那么厲害! 跟牛壯一比,自己丈夫那玩意兒就好像可憐的小蛆蟲在大蟒蛇面前蠕動似的。

   不自覺的,粉嫩香舌在唇前舔過,可依舊無法濕潤孫曉芬燥熱的內心。

   嫂子你得說話算數啊,快把小短褲給我。

  牛壯突然撅著嘴說道。

   孫曉芬下意識的點點頭,隨即將身上的小褲褲給脫了下來。

   她都不知道自己這么痛快,到底是為了履行承諾,還是因為對牛壯那里的瘋狂覬覦。

   水漾波紋的雙眸,始終盯視著牛壯的身下。

   而牛壯的目光,此刻也火辣辣的注視著孫曉芬那里。

   好美啊,竟然整理的干干凈凈,寸草不留。

   而且超級迷人,一看就是沒有經過幾次愛的摧殘,美到讓人心動。

   牛壯看在眼里,興奮在心頭。

   他 忍不住的粗聲吼道:嫂子你這里有傷,都這么長一條口子了,我來幫你吸吸毒! 話沖出口,都不給孫曉芬任何的反應機會,牛壯猛地撲了上去…… 孫曉芬都懵了,還沒來得及作出任何反應,那里就被吻住了。

   那一瞬間,有火熱澎湃的觸感狂涌而至,令她整個人都處于眩暈狀態。

   太刺激了,太過癮了,她感覺好像觸電一樣,忍不住的顫抖。

   內心的沖動,讓她幾乎把持不住! 而這時候的牛壯,更是刺激到不行。

   好迷人的溫潤,好嬌媚的旖旎。

   而且他還感覺到,那里仿佛有生命似的,還會動,讓他忍不住伸出了舌頭…… 孫曉芬被刺激的有些瘋魔了。

   白皙雙臂不停揮舞著,更有醉心的歡吟聲溢出口腔,啊、啊…… 聲聲歡吟,如同情浪,一下又一下地撲擊著牛壯的心潮,令他更加沖動。

   突然,有雙小手猛地推在他身上,一把將給他給推開了。

   望著牛壯嘴巴上的痕跡,孫曉芬大羞,感覺臉上火辣辣的。

   她萬萬沒想到,今天晚上竟然會被牛壯把那兒給親了,竟然還拿舌頭觸碰她。

   回想起剛才的曼妙感覺,她心里忍不住的躁動了。

   可是惦記起在國外打工的丈夫,她又強行將那種躁動給狠狠壓下。

   羞恥于自己剛才瞬間的情動,孫曉芬惱羞成怒。

   她氣急敗壞的罵道: 傻牛壯,你混蛋! 牛壯回味著孫曉芬的味道,心里美到不行,臉上卻是老實巴交的委屈著。

   嫂子這里也你受傷了,連噓噓的東西都給咬沒了,我幫你吸吸。

  不信你看我,我的還在呢! 見牛壯一本正經的挺著身子,高高的撅著,孫曉芬又有些心動了。

   她看不得這個,身子空虛寂寞了那么久,眼下‘嘴&quo;饞的厲害。

   那么嚇人的東西,可不正是她此刻最渴求的嘛…… 深吸幾口氣,孫曉芬已經意識到牛壯不是故意的了,漸漸平復下了羞惱的心情。

   況且剛才被牛壯給弄的,真的好舒服,是種前所未有的體驗,相當刺激。

   正心情紛亂的時候,牛壯又一次拱著腦袋湊了上來,嫂子,我再幫你吸吸吧。

   雖然很舒服很刺激,可孫曉芬真的不想對不起自己丈夫。

   她連忙制止,更是作出解釋,傻牛壯,男人跟女人不一樣的。

  我這不是傷,我是女人,女人就是我這樣的。

  像你那樣的,是男人,男人才有、才有……才有那么嚇人的東西。

   孫曉芬的聲音越來越小,小到最后幾乎自己都聽不到了。

   牛壯滿臉憨傻,大手抓弄著腦袋,顯得很迷惑。

   但那雙賊溜溜的眼睛,卻始終不離孫曉芬身下的迷人。

   他說,為什么男人女人不一樣啊,而且好像嫂子你那里少了塊、我這多了塊,像是能塞進去似的。

  要不然我塞進去好不好? 聽到這話,孫曉芬大羞不已,想都不想忙回道:不好! 牛壯急了,為什么不好啊,你那肯定也饞了,你看你看,你那兒都那個了…… 孫曉芬羞到要死要活的,尤其是看到牛壯的猙獰嚇人后,心里更慌了。

   她害怕了,怕自己忍不住會答應下牛壯的要求,也怕牛壯這個傻子會用強。

   所以裙擺放下的同時,她趕緊起身下炕。

   連毒血也顧不得繼續吸了,甩開小腳丫就往外跑,半分鐘都不敢再待下去。

   身子后面的豐滿,隨步伐的邁動扭來扭去,直看的牛壯心里更躁動。

   要是能從后面來一次,然后被孫曉芬一通扭,那該有多舒服啊…… 這一宿,牛壯躺在炕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滿腦子都是孫曉芬那兒的味道。

   同樣的,孫曉芬也是好久沒睡著,思來想去的全都是牛壯那兒的碩大猙獰。

   她甚至好幾次都生出了懊悔的情緒。

   牛壯就是個傻子,即便真和他做那事兒,也不會有別人知道的。

   這樣既滿足了自己,又不會有什么不良后果,多好啊! 況且丈夫在國外難保就不會找個小姐什么的,她卻在家守著身子空寂寞,多傻呀! 思緒紛亂了很久,直至快天亮時孫曉芬才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僅睡了三個多小時的牛壯醒了。

   看著身下高高的撐起的破帳篷,再摸摸旁邊孫曉芬留下的小褲褲,牛壯難受了。

   他知道,今兒要是不找孫曉芬發泄發泄,他怕是要難受一整天! 于是起身下炕,糊弄著穿好衣服,臉都不洗就來到了孫曉芬家。

   確定周圍沒人后,牛壯敲起了門,更是透過門縫壓低嗓音喊著,快救命,救命! 孫曉芬剛起床,腦袋還迷糊著呢,就聽到了門口的聲音。

   趕到門口,她發現牛壯把腦袋湊到門縫上,急匆匆的喊著救命。

   她嚇一跳,不知道發生什么了,趕緊給牛壯開門。

   又害怕被周圍人看到,畢竟獨居女人門前是非也多,于是她趕緊把牛壯喊進家里。

   大門關好后,孫曉芬這才問牛壯,傻牛壯,你怎么了? 從發現是牛壯的那一刻起,孫曉芬就開始擔心。

   是不是昨晚咬自己那條蛇有毒,自己的毒素被吸走了,牛壯卻把毒血吞下去中毒了? 在緊張的詢問中,牛壯猛地一下褪掉褲子,苦著臉說,嫂子,這從昨晚到現在一直都這樣,怎么也消不了,它是不是要炸了? 看到牛壯那里,孫曉芬那張精致的 臉蛋兒‘唰&quo;的一下子就通紅通紅的。

   她還惦記著牛壯中毒呢,哪成想牛壯說的竟然是這種事。

   可她忽地又惦記起另外一件事情,甚至在詢問牛壯的時候,她眼珠子都有些發亮。

   你是說,從昨晚到現在,它一直都這樣? 問完后,見牛壯點頭,孫曉芬不可抑制的躁動了。

   那么大,還那么持久,這要是能那個一樣,還不得飛到天上…… 注視著牛壯的身下,感受著內心的渴求,孫曉芬焦躁不已。

   一邊是滿足自己的渴求,一邊是對丈夫的忠誠,她很難做出取舍。

   將孫曉芬那張精致小臉蛋兒上的糾結看在眼里,牛壯稍一琢磨,繼續下藥兒。

   他‘恍然大悟&quo;道:對了,我去找大老劉,他是村醫,他肯定能給我治好! 話撂下牛壯就要往門外跑,嚇得孫曉芬連忙一把拽住他胳膊,嫂子能治,能治! 把牛壯給勸下后,孫曉芬暗地里長長松了口氣。

   這要是真讓牛壯找到大老劉,再把昨晚發生的事情說出去,那她還活不活了? 村里那些人,肯定得說她水性楊花不守婦道,勾搭一個傻子干那事兒…… 眼下沒了辦法,孫曉芬只能幫牛壯‘治療&quo;。

   她招呼牛壯來到里屋,然后吩咐他坐在床上。

   囑咐今天這事兒千萬不能對任何人說起后,孫曉芬才紅著臉蛋兒,伸出白皙小手…… 可就在手指即將碰觸到牛壯那里時,她又忍不住的緊張了。

   那么嚇人,握在手里面,該是種怎樣的感覺啊? 緊張中夾雜著期待,白皙小手緩慢遞進,終于碰觸到了牛壯那里。

   手腕輕輕聳動,孫曉芬紅著臉蛋兒。

   啊,好舒服,嫂子你的手弄的我好舒服,你真厲害! 感受到玉嫩小手的溫潤,牛壯舒服到不行,忍不住的失聲贊美著。

   這種贊美,讓孫曉芬心里忍不住的竊喜。

   不光是喜牛壯的贊美,更是喜最希冀的東西,終于被她給親手握住了。

   只是竊喜過后的她又忍不住有些失落,那么棒的東西卻不能真的感受下,她好難受。

   孫曉芬臉上的糾結表情,被牛壯清晰準確的捕捉到了。

   他稍一琢磨,就對孫曉芬說道:嫂子,我想摸摸你那里,我還是不明白你那兒為什么會跟我這不一樣。

   這話傳進耳朵里,孫曉芬當時就羞到不行,更是下意識的想要一口回絕。

   可看到牛壯那張老實巴交的臉上掛滿了好奇寶寶似的表情后,孫曉芬沒能張開口。

   這就是個傻子,萬一自己不滿足他,他再跑去摸別的女人,最終牽扯出自己跟他的事情來,那還讓她在村里怎么活? 再說了,反正是個傻子,摸摸…&helli(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p;也就摸摸吧! 尤其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孫曉芬覺得還是挺舒服的,所以她就紅著臉羞羞點頭了。

   但緊接著她就囑咐道:傻牛壯,記住,可以摸嫂子那兒,但是絕對不能進去! 牛壯連忙點頭,心里也是樂開了花。

   還沒見過哪只狗能經受住肉骨頭的誘惑呢,只要讓自己下了手,就不信孫曉芬受得住! 牛壯興沖沖的伸出大手,貼在了孫曉芬那雙光滑的玉腿上。

   溫潤,柔嫩,玉滑,手掌傳來的觸感,讓牛壯興奮到呼吸都不順暢了。

   孫曉芬這時候也閉上了眼睛,仰著精致的小臉蛋兒,任急促的嬌息從鼻孔中進出。

   望著她嬌媚享受的神情,牛壯更加情動,大手粗暴的一下子就摸到了盡頭。

   縱是隔著小褲褲,卻也已經感受到了孫曉芬的迷人溫熱,還有輕輕的顫動。

   稍微拿指頭揉一揉,更是有醉人的歡吟聲響起,啊~! 這一刻的孫曉芬,再也顧不得什么禮義廉恥,什么婦道忠貞。

   她此刻全身心的都投入到了牛壯對她愛的撫慰中,好舒服。

   手指的溫熱刺激著她,來回的觸動更是如同勾弄著她的靈魂。

   孫曉芬燥熱的沖動著,右手依舊在牛壯身下忙碌,握的更緊,撥弄的更快。

   左手則不自禁的探到了身前,縱情刺激著自己,釋放嬌軀深處的火熱。

   牛壯,你舒、舒服不舒服,嫂子好舒服,嫂子全身都好舒服…… 急促嬌息中,孫曉芬對牛壯不停的喃喃著,期間還時不時夾雜著嬌媚歡吟。

   見孫曉芬這種表現,牛壯就知道她離徹底交出身子不遠了。

   果然,在撩弄了十多分鐘后,孫曉芬徹底不行了。

   這一刻,她腦海里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滿足自己! 牛壯那里太棒了,都這么長時間還沒有那什么,自己只用手的話,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在牛壯身子的誘惑下,在牛壯手指的撩弄下,孫曉芬終于下定了決心—— 她要做個快活的女人,什么丈夫什么忠誠,全都去特么的吧! 決心下定,孫曉芬猛地湊上嘴巴,在牛壯臉上狠狠親親了一口。

   隨后她頂著潮紅的臉蛋兒,在嬌息急促中說,傻牛壯,別弄了,嫂子也不弄了。

  嫂子這就躺到床上,你趴上來,嫂子用那里給你治病,保證給你治的舒舒服服的,快來…… 聽到孫曉芬的話,牛壯亢奮的直想大吼。

   孫曉芬這具嬌媚的小身子,終于憋不住了! 看見牛壯迫不及待的脫掉褲子,孫曉芬有一剎那的恍惚。

   她覺得,牛壯這種急迫的樣子好像跟正常男人沒什么區別。

   她甚至忍不住的懷疑,牛壯是不是在裝傻,看似自己在套路牛壯,實則是牛壯在套路她。

   只是當視線重新捕捉到那嚇死人的猙獰后,孫曉芬心醉了。

   尤其是那玩意兒還故意挑動了幾下如同在挑釁后,她更加的迷亂。

   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那么暴躁,那么強悍。

   如果真的吞進身子里面,那該是怎樣的一種大歡樂! 在嬌軀本能的瘋狂渴求下,孫曉芬摒棄了腦海中瞬間的懷疑,全部被情欲的貪婪所充斥。

   她下意識的探出雙手,瘋狂愛撫在牛壯的身上,感受著那火熱的胸膛,強健的肌肉。

   貪婪撫弄中,她湊上了性感的小嘴兒,親吻起牛壯的臉頰,甚至連胡茬都不放過。

   盡管有些扎嘴,可那是男人的特征,是男人的強硬,是她最最需要的刺激與渴望! 最終紅潤小嘴兒落在了牛壯的嘴巴上,孫曉芬發瘋一般的親吻著。

   牛壯甚至都能清楚感覺到,有條滑膩的小舌‘哧溜&quo;一下子鉆進了口腔,肆意攪動。

   勾搭到他的舌頭后,那條滑膩小舌不停的撩弄著,轉動著,充盈著情愛蜜意。

   忍不住了,別說是孫曉芬,就連牛壯也忍不住了。

   猛地將身前那具嬌媚胴體給撲倒,在迎合親吻著孫曉芬的同時,雙手也不安分的動著。

   睡裙在‘哧啦&quo;聲中被野蠻拽破,露出了孫曉芬身前傲嬌的迷人。

   它們在空氣中顫動著,白花花的,揮霍著屬于它們的迷人與性感。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貴婦吞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