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跟三个男人:花壶装满浊液银

一晚上跟三个男人:花壶装满浊液银 一晚上跟三个男人:花壶装满浊液银 2021-07-26 09:20:47 46973次浏览


核心提示:娱乐圈有很多美艳 女星早已结婚生子,但是看上去却依然跟18岁小姑娘般娇嫩。

  若仅从外表上看,你还以为那么年轻貌美就结婚,不是 小三就是二婚。

  其实不然,他们是没有正室范却有正室命的女星。

     李念  在电视剧《蜗居》中扮演小三海藻的李念,近日被曝料,原来已经结缘林平和,据说这位林先生是软银赛富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合伙人,公司管理着22亿美元的资金。

  看来,长相清纯妩媚的李念,这回是稳坐正室了,粉丝们应该是很倍感欣慰了。

     陈德容  四十几岁的陈德容前段时间终于如愿以偿嫁入豪门,老公是房地产的“大腕”,这一段良好姻缘也促使陈德容从此退出娱乐圈过起了相夫教子的生活。

  陈德容长了一副小巧精致的脸蛋,樱桃般的小嘴和大大的眼睛,总能让人浮想联翩。

  也许 很多人会认为陈德容姣好的容颜最终也逃不过小三的命,但是最终事实证明,她等到了她的意中人。

     孙芸芸  台湾第一名媛孙芸芸在台湾可谓是众多女星羡慕的对象,在17岁的时候便结识现在的老公,而且两家门当户对(啊啊……)。

  虽然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但是孙芸芸完美的身材丝毫让人不敢相信。

  大陆不熟悉孙芸芸的人,都以为这姑娘长得俊,各方面条件都堪比现在非常火的“小三”,但是人家现在事业、爱情、美貌却兼得,美满。

    小S  一直以为按照小S的那种性格,任何 女人都不是她的对手,若是她当“小三”,那全世界的男人绝对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好在,私底下的小S却非常传统,对丈夫、亲人关怀备至。

  虽然长了一个尖尖的下巴,从命相上看容易招桃花和是非,但是小S却依旧用善良的心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

     应采儿  其实小三早已不是什么难堪之事,对于现在的社会来说很普遍。

  应采儿对于老公陈小春(微博)可谓严加管教,可以看出应采儿对老公的在乎和浓浓的爱意,但是也可以看出应采儿害怕老公出轨。

  其实以应采儿的性格和甜美的长相,那些小三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因为她每一个地方都不输于是、“小三”,而且更甚“小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陈小春娶了个小三回来,那么美艳,开玩笑了。

    杨乐乐   汪涵总是 给人一副老成的学者气质,而她的老婆杨乐乐却青春洋溢,总让人以为这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太大了,有一种“老牛吃嫩草”的嫌疑,不过人家汪涵当初可是青年才俊,只不过经过岁月的熏陶,变得更有气质了。

  而乐乐却依旧那么美丽,汪涵真是娶了个比“小三”还美貌的媳妇,有眼光!  蒋勤勤  蒋勤勤与陈建斌结婚了,而且两人也有了可爱的宝宝。

  虽然蒋勤勤饰演过很多深入人心的角色,但是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半生缘》中那个坏坏的姐姐,当时我看这部剧的时候还不是很成熟,就天真的以为这个“坏女人”以后绝对的小三命。

  虽然说归说,但是现实生活中的蒋勤勤却非常的贤淑、亲切,不仅对家人关怀至家,而且工作也尽心尽力,是个难得的好女人!  蔡少芬  不是攻击某些明星的长相,只是实话实说。

  蔡少芬总是给人感觉很强势,而且很刻薄的感觉,总以为这样的女人会不会延续众多明星的“小三”征程。

    但是事实却证明了蔡少芬喜欢真正顾家的男人,而比自己小的张晋(微博)却是自己最适合的人选。

  虽然很多人可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蔡少芬家境不是很好,要为妈妈还赌债,会不会当小三嫁入豪门,但是现在,看看她与张晋的幸福生活,这种顾虑是多余的。

    陈好  记忆中陈好给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粉红女郎》中的角色了,火辣的身材和火辣的言语总是给观众无尽的惊喜。

  那时今后这女子还得了,肯定是红颜祸水,又有多少已婚未婚男人甘拜在她的石榴裙上,什么小三,都是浮云,她是比小三更具气质的女人。

  而如今陈好已秘密结婚,但是却没有粉红女郎中那份张扬与妩媚,反倒却低调许多,结过婚的陈好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那份经典却依旧留在众多观众的心中。

    张柏芝  张柏芝特立独行的个性让很多粉丝为之轻狂,曾一度以为以张柏芝的个性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艳照门”事件就让张柏芝在大众心目中的形象一落千丈。

  虽然一开始以为柏芝的性格很独特,还曾一度担心她会不会走小三的道路,直至与霆锋甜蜜完婚。

  很多人跟我一样才放下心中的大石头,而如今两人却商议离婚,实在让众人感到失望。

    其实在这里写这样一篇关于小三的文章并不是针对谁,只是单纯的想通过小三的貌美来衬出更多明星的气质与智慧。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路径,我们更多的是尊重别人的选择。

  对于现代社会上非常受争议的“小三”,话题,没有太多经验的我就适可而止的闭上嘴巴了,若有不实之处,在此请各位多多谅解!最受欢迎女性热文情侣睡姿测试女人内裤多脏她有3个乳房床上禁做5事下半身的敌人房事后 女人怎样做私处保养? 女人一生至少要有三个男人 丑! 漂亮女星胸部杯具下垂 男人为什么迷恋女人的胸部? 女性不穿胸罩的N条理由 月经期间发生性行为会怀孕吗? (责任编辑:滕小兰 实习编辑:温桂娣) 张医生,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 莫晓梅最近觉得两腿间很不舒服,一开始她怀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虫子咬了,可是几天下来,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醒来后,两腿间那块芳草地就会奇痒无比,而且湿漉漉的。

   望着有些娇羞,两眼水灵灵的莫晓梅, 老张不免心动了。

   莫晓梅是村长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长眼光高,看不上。

   老张作为村里的唯一的男医生,平时借着看病的机会,看过不少村里女人的屁股。

   但是对莫晓梅这个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还是很渴望接触一下的。

   今天终于送上门来了,老张心里打起了算盘。

   他一眼就看出来,莫晓梅这是做了春梦,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想男人了。

   这里痒吗,还是这里? 老张让莫晓梅坐下来,为了方便,他把门关上了,伸手在莫晓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腻,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这里,好痒的,张医生,怎么办才好。

   莫晓梅心慌意乱的,本来两腿间就痒,让老张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痒了,连忙夹紧两腿。

   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发达,即便是村长的女儿,也没读什么书,全都是靠种地为生。

   像莫晓梅这样年龄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这也是老张在这里当医生的原因之一,乐得其所。

   你最近做梦,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碰你的腿还有胸部? 老张一本正经的,欣赏着莫晓梅年轻漂亮的好身段。

   她发育的真好,皮肤又很白嫩,娇羞的脸蛋更是诱人,让人想要亲几口。

   哎呀,张医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晓梅很吃惊,她认为自己来对地方了,虽然痒的那个位置很羞于启齿,但是,她也没办法才来看医生的,现在听老张这样说,和梦里对上了,忽然变得欣喜,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还有什么,你要如实告诉我。

  老张暗暗好笑,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几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没见识过。

   只是几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难熬了,身体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强烈,却苦于没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来这大山村,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没想到却发现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发了他的兴趣和欲望。

   那个,不好意思说嘛。

  莫晓梅咬了咬红唇,想起两腿间的痒处,感到很害羞。

   老张当然明白了,就说道:你把手给我看看。

   干啥?我妈说,不能让男的随便碰呢。

  莫晓梅有点娇羞,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让男人随便摸的。

   看病呢,给你 检查啊,你乱想什么呢?你妈能干,你让她给你止痒,别来找我。

  老张故意吓唬她,板着脸假装生气。

   别,别呀,是我想多了,给。

   莫晓梅急了,连忙把手递过去。

   老张暗暗高兴,小丫头,还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抚摸着她细滑的小嫩手。

   年轻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发了他的冲动,握着少女的手,简直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初恋的时候,青春焕发。

   那个,张医生,检查出来了吗? 莫晓梅被老张摸的痒痒的,反而觉得两腿间更难受了,俏脸红扑扑的。

   只能初步确定,那个,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的。

   老张眯着眼,有些舍不得的松开了她的手,免得她怀疑自己的企图。

   还要咋检查?莫晓梅眨着大眼睛问。

   老张盯着莫晓梅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严实,看不见乳沟,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问你,你这里是不是很涨?老张指着她的胸脯。

   莫晓梅用手捂了捂,睁大了杏眼,连忙点头。

   你简直神了呀,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对人了。

   此刻,莫晓梅简直对老张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当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 治病,我还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来,得让我检查胸部。

   老张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可是他实在 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

   啊,这里,要 脱了衣服看吗?莫晓梅感到羞涩,很难为情。

   那当然了, 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老张故作生气。

   不,不好吧,我娘说,这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晓梅惊慌失措。

   老张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一瞪眼,气恼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这个病很严重,不给我检查那里,你会疼死痒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乱想,我要睡觉了。

   莫晓梅见老张生气了,一听那话吓坏了,连忙摇头。

   别,我,我可不想死,张医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给你说半天,没收你钱呢。

  老张扭过头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

   莫晓梅哪儿知道老张在吓唬她呢,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个 裹胸布,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

   老张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好看。

   他的手有点发抖,伸过去摸,隔着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

   莫晓梅喉咙里嗯了一声,非常的销魂。

   她红着脸,闭着眼,娇羞的不行。

   那个,张医生呀,检查好了吗? 被老张揉着胸脯,莫晓梅觉得浑身都痒了。

   没有呢,你现在什么感觉?老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着莫晓梅的胸,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

   我,我觉得更痒了,好难受呢,哎呀张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晓梅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是第一次,所以根本无法形容,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那里好像又湿了。

   的确有点严重啊,我要仔细检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最好,连裙子也脱了,我给你做全身检查。

  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张有点迫不及待了,浑身燥热,裤子已经顶起来了,真想抱着莫晓梅亲个够。

   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满足隔着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想想他就激动不已。

   好,我,我自己来。

   被老张吓唬住的莫晓梅,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

   老张咕咚一声吞了口水,盯着莫晓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圆滚白皙的双峰,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白里透红…… 老张紧盯着莫晓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把手伸了过去,慢慢的摩擦起来。

   莫晓梅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嘤嘤声。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张心里暗喜,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这样了还不拒绝,看样子有戏。

   使劲的用手捏了捏,那手感太美妙了,老张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这样弄,担心莫晓梅怀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里不舒服呢?老张边揉边问。

   对呀,有些难受,我这是怎么了呀?莫晓梅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来,用手还不行,得用嘴巴。

   老张揉搓着莫晓梅的酥胸,观察她的反应。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帮我吗,这样不太好吧? 莫晓梅害羞了,可是又担惊受怕。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手,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张暗暗欣喜,又攀附上了她的胸口,低头就凑了过去。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被老张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排毒。

   老张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渴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让人爱不释手。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张医生? 莫晓梅那里当然最灵敏了,连忙并拢两腿,紧张起来,睁开眼了。

   别动,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不要说话,你看看,你嘴唇都变色了,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从你的嘴唇开始。

   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别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晓梅又闭着眼,老张吞了吞口水,凑到她红润的唇边,立刻吻了上去。

   又湿润又芬芳,她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嗯。

   莫晓梅被吻了,觉得嘴唇软麻麻的,带着老张的口气,不由皱眉,喉咙里发出呻吟。

   老张不满足这些,想要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嘴唇抿着,牙齿咬的很紧,看样子很紧张。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排毒。

  要不然你会死的。

   老张连哄带骗。

   莫晓梅不想死,犹豫了一下,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

   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

   哎呀,什么东西。

   莫晓梅隔着衣服,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还很火热,她慌了,赶快伸手推开。

   老张有点心虚,松开了莫晓梅。

   我这是给你解毒呢,你躺下来。

   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清纯可人的样子,老张心一横,反正机会就在眼前,不能错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这年轻姑娘的身子。

   莫晓梅躺下来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

   张医生,现在要怎么样嘛。

   我发现,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湿润? 老张敢肯定,莫晓梅没有经验,也没有被男人弄过,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

   莫晓梅点点头,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内裤里,果然是湿了,她以为是毒,吓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梦的时候就有,张医生这怎么回事。

   别害怕,这是你身(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上的毒,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确定。

   怎么,怎么检查呀? 当然是要脱了内裤。

  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

  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强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不帮你检查,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听老张这样说,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恐惧战胜了娇羞。

   好,好,我脱了让你检查。

   莫晓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

   裤衩上,还湿了一片。

   老张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应该会很美的。

   快点吧,不要让毒扩散了,我到时候也没办法,给我检查。

   老张催了起来,免得夜长梦多,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要趁热打铁。

   嗯,这就脱呢。

   莫晓梅满面羞红,闭着眼,缓缓的,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张只觉得热血沸腾,瞪大眼睛,盯着莫晓梅那雪白的两腿间。

   终于,莫晓梅把内裤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这里没有被人碰过,还是一块禁地。

   干净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纯洁啊,这姑娘,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

   老张感到很激动,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成熟的大姑娘,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

   很美很动人,他几乎忍不住,想要过去,占有莫晓梅,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个,张医生,你别那样看人家嘛,好难为情的,你开始检查吧。

  。

   莫晓梅虽然万分羞涩,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为了给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这就开始了,你要忍着点。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一晚上跟三个男人:花壶装满浊液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