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自由恋爱女子被家人砸死 联合国谴责

巴自由恋爱女子被家人砸死 联合国谴责 巴自由恋爱女子被家人砸死 联合国谴责 2021-07-26 09:07:11 5540次浏览


“医生说……挺好的,没有问题。

  ”我语气有些急促,幽怨的回头瞄了眼医生,感受着他的动静,浑身变的更加燥热起来,因为这种刺激感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我刚开完会,你多等我一下,再忙完手头这点事情过去接你。

  ”“好。

  ”我就连忙挂了电话,扭身推开医生,想要去责骂他,只是看着他那嘴角浮动的笑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而且本来自己内心就有着一股渴望。

  我甚至想着主动去拥抱他,只是想到老公刚才关切的问候,心里又有着一股深深的谴责感。

  “我老公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我慌乱的说了一句,不敢再去看医生。

  我怕再多看一眼,就会受不住。

  韩思妤,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出了医院,我拦下一部计程车,刚刚坐下,羞耻的眼泪便止不住涌出。

  为什么没有抵抗?还有什么脸面对爱我的老公?就这样出轨了,怎么能这样?出租车司机见我哭了,丢来一包纸巾。

  “姑娘,别哭,看你长得这么好看,就算被男人抛弃了,也别太当回事,喜欢你的人一定还多着呢!”司机的好意很贴心,他一定是想安慰我,却猜错了缘由。

  也是,谁会想到一个孕妇,挺着肚子还能做出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呢!“谢谢你。

  ”我擦干眼泪,努力牵起嘴角笑笑。

  “这就对了,笑起来更好看!姑娘看上去还小,没毕业吧!”司机笑着 说道

  我看上去又那么小吗?听到这样的问题,心里很开心,毕竟每个女人都希望青春永驻,容颜不老。

  “ 我已经结婚了……”司机听到我的回答,专门转过头,快速看我两眼才回过头。

  “哈,结婚了!看上去跟高中生似的。

  是不是你老公在外面做坏事了?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他还敢在外面偷吃?真是该死!”被司机这么一说,心里更加愧疚了。

  我老公什么都没做,是我,是我做了羞耻的事情。

  心里默念着,这个秘密,就让它沉在心底,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一定会恪守自己的行为,管住不知廉耻的想法!我没有再说话,默默低下头。

  “到了!姑娘,别难过了,多笑笑才好看!快回家去吧!”司机热情的看着我。

  “谢谢您!”付过钱,我逃也似的回到家。

  一进门赶紧将 衣服脱下,全部丢进洗衣机,走进浴室,想要将脏污的 东西和记忆全部冲洗干净。

  冰冷的水将全身浇透,灵魂得到净化般,终于变得平静下来。

  镜子里的我,顺滑的线条,膨胀的松软。

  肚子大的很突兀,自从怀孕以来, 身体变得异常丰满,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 尤其是莫名的渴望,不停的冲击我的底线。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我拿起一条浴巾胡乱裹住,去接听电话,看到来电人是老公。

  我一下就慌了,忐忑的接起电话。

  “老婆,我到医院了,你在哪?”我心里一震,竟然慌乱的忘记告诉他。

  “我已经回家了。

  ”“不是说好来接你吗?怎么自己就回去了……”“刚才有点不舒服,就赶紧回来了。

  ”我撒了个小慌,连忙说道。

  “不舒服?现在怎么样?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回去!”老公焦急的挂了电话。

  面对老公,有太多的愧疚,尤其是看到他的时候,内心不断翻腾,负罪感强烈到极点,不敢看他的眼睛。

  之后的几天,我都在努力的忘记不快乐的事情,竭力的做好妻子的角色。

  周末约好和老公一起看电影,他临时有事,匆匆赶回公司。

  以前的话,我一定会发脾气生闷气,这次我只是微微一笑,叮嘱他注意安全,便一个人回到家。

  对我而言,这也算是一种弥补吧。

  一个人空落落的坐在客厅,寂寞的不像话,结婚以后,有了自己的生活,便很少跟以前的朋友联系,慢慢的开始疏远。

  最亲密的闺蜜去了国外进修,现在想找个可以逛街的朋友都没有。

  百无寂寥的窝在沙发里,身体空洞的令人难以忍受,脑海中又回想起那天的画面。

  身体的膨胀感突然袭来。

  胸口涨的有些痛,我自己伸手往上,我 闭着眼睛,两手在身上抓着,回想着那日感受的快乐,强烈的感觉更加猛烈的袭来。

  我干脆躺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快速的活动起来。

  轻轻的按压令身体飘飘欲仙,我竟然想着医生,闭着眼睛轻哼起来,一波波的快乐拍打着寂寥的灵魂,填补着内心的空洞。

  他温热的手掌,轻轻的呼吸,炽热的眼神,令我无比的兴奋。

  快感扩散到每条神经,不由的加快手中的速度,呼吸随着舒服渐渐加重,肆无忌惮的轻吟着,想要达到更刺激的巅峰。

  好想要,我想着医生那个令人怦然心动的身子,身体扭动起来。

  还差一点,还要再刺激一点!手胡乱的在身上动作着,发痛的另类快感好似一股电流传遍全身。

  “嗯……还要…”我臆想着,口中叫喊着,快乐的想要飞起来。

  “咔嚓!”门外发出了动静。

  我赶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慌忙将衣服整理好,向大门的方向看去。

  老公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刚才马上就要来了,就差一点点,好难受。

  殊不知上衣被泌出的奶水弄出了印记,白色的衣服十分显眼。

  门开了,进来的人是 沐恒

  老公的亲弟弟。

  我的心一下就慌了,这……刚才我的声音很大,是不是被听到了?脸上一阵滚烫,红到耳根。

  “ 嫂子,我哥给我钥匙,让我先过来……”沐恒羞涩又迟疑的说道。

  他的脸突然变得通红,死死的盯着我的上衣。

  我这才低下头,发现身前的两团污渍,不由头皮发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一时间,空气尴尬的似乎都凝固了。

  沐恒的脸颊通红,显然他已经不是之前的小毛孩了。

  “我去 换下衣服,你先坐一会。

  ”我连忙跑回卧室。

  再出来的时候,沐恒安静的坐在客厅,脸色也恢复了正常,见我出来便笑盈盈的看着我。

  “嫂子,我以为家里没人,就进来了,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沐恒笑起来的样子很阳光,眉眼和沐远有些相像,很是帅气。

  青涩多一些,眼睛里都是剔透的纯洁。

  “不会,就当在自己家,我帮你把(大炕上性经历)行李拿到房间去。

  ”沐恒连忙站起来,我毕竟身怀六甲,他很贴心的抢先我一步拿起行李箱。

  “嫂子,我来!”我问了问沐恒的学习情况,又随便和他聊了几句家常,之前紧张的感觉这才渐渐消退。

  收拾完房间,沐恒的后背上都被汗浸湿了。

  十八岁的男孩身上特有的味道传来,好像把人拉进了青春的花季。

  “嫂子,我去洗澡。

  ”“好,我去给你拿新毛巾。

  ”沐恒已经先去了浴室,这时我才想起,还有衣服在浴室的脏衣篓里,里面有我的贴身衣物,还有……刚才换下满是羞人污渍的脏衣服。

  尤其是昨天换下的底裤,我的脑袋一下就炸了。

  早知道就提前洗了……心里一团乱麻!浴室传来“哗哗”的水流声,也盖不住我心里的压抑,我在客厅不安的走来走去,想着他一出来,我就赶紧去把衣服洗了。

  “嫂子,帮我拿下毛巾吧!”沐恒的声音响起。

  “好,这就来!”沐恒从浴室的门缝中伸出一只手。

  我不小心瞄到了他的身体曲线,神经一下子被绷紧,心里不停跳跃,慌乱的不像话,手也变得颤抖,递过去的毛巾还没交到他手上,就掉在了地上。

  “啊……”我惊呼一声,身上发胀的感觉又来了,心尖说不出的难受。

  沐恒见毛巾掉了,笑道,“嫂子,我自己来。

  ”他蹲下去拣毛巾的时候,门缝又开大了些,可以看到热蒸汽中,一具充满荷尔蒙的男性身躯,我脸上一红,连忙走开了。

  十八岁的男生已经和成年男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了,毛茸茸的小胡子,健壮的身体,年轻的肌肤,让人看了无法忘怀。

  窒息的紧张感,缠绕着我的灵魂。

  终于,沐恒从里面出来,我整理好心情,若无其事的迎了上去。

  “我去洗衣服,刚才你换下的衣服,我也一起洗了吧0。

  ”“那就辛苦嫂子,我放在衣篓了!”沐恒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回了房间。

  我几乎是冲进浴室,生怕被人发觉脏衣篓里的秘密。

  沐恒的衣服扔在里面,还有他换下的底裤,内侧有异样东西的痕迹,看的我面红耳赤。

  咦?我的衣服……底裤在最上面,好像被人翻过了似的,难道沐恒动了它?连丝袜上都沾上了不一样的东西,他动过了这些吗?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将衣服分好类一股脑丢进洗衣机。

  电影里出现的情节,再次上脑,乱七八糟的画面被放大扩散。

  这时我一抬头,发现沐恒就在浴室门口,正看着我,眼睛里充满神秘的色彩。

  “嫂子,我想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沐恒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没有没有,我已经快弄好了,别管了。

  ”我低下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空气里充斥着奇怪的味道。

  他已经向我走近,将我手里的衣服拿走。

  紧张的心一下凝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呆呆的看着他。

  “嫂子,我的衣服得手洗,可是我不会……”沐恒俯视着我的视线,移到了身前的臃肿上,透过衣领什么都可以看见。

  我赶紧站起来,“没事,我来洗,你快回去吧,这里地方小,咱俩怪挤的。

  ”沐恒没有走,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肚子上。

  身体顿时凝固,陌生的手掌引起毛嗖嗖的触感,一股热浪拍打在小腹。

  渴望立刻高涨,难捱的躁动席卷而来,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不安。

  面对正在上大学的小叔子,我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思绪,他说到底也是个孩子!不可能不可能!“沐恒,你要做什么……”我颤栗的问道。

  沐恒眼中的纯净依然没变,“嫂子,我就是想看看我的小侄子,我马上就可以做小叔了!”我舒了口气。

  原来是我想歪了,沐恒还是个孩子,怎么能用那种角度去看人呢!这时门铃响起来,他才放过我,兴高采烈的去开门。

  “哥,你回来了!嫂子已经帮我收拾好房间了!”小叔子的到来太突然了,让我措手不及,之后我便注意很多,避免这些事情。

  早上我们一起吃早饭,各自去上班上学。

  沐恒的学校离家很近,步行十分钟就能到,我们便顺路走一段,我再去步行去上班。

  有时沐远会叫我们出去吃晚饭,更多的是我在家里做好等他们回来,就这样相安无事两周,相处的很顺利,家里的气氛也活跃起来。

   唐 青青林清雪不由呆住,她们心中生出不忍来。

   霍雷则是心有余悸,同时好奇的问道:“这个陈扬是什么人?”他不能不奇怪,这个陈扬的身手恐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雅黛公司里。

  唐青青说道:“我们也不太清楚他的来历,他之前在我们公司做 保安

  后来独眼来找我们麻烦,是他出手解围。

  所以我们就让他做我们的司机和保镖。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霍雷马上说道。

  霍雷虽然刚刚被陈扬救了,但是他心里对陈扬的感觉并不好。

  只因为,他本以为陈扬是个不入流的保安。

  但这个保安却有被 罗忍正视的资格。

  霍雷可是记得罗忍看他的那种淡漠目光的。

  而且,霍雷之所以觉得陈扬有问题,并不是因为单纯的讨厌陈扬。

  以陈扬的身手,却甘于平凡来做一个保安。

  这太诡异了。

  林清雪与唐青青心儿一颤,两人相视一眼,说不出话来。

  “我们进去说话吧。

  ”林清雪随后说道。

  霍雷点点头。

  那些保安们伤势并不重,早已经起身待在一旁。

  林清雪又对他们说道:“你们今天辛苦了,待会每人分别去财务领五百块钱的奖金。

  ”五百块对于保安们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因此一个个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总裁办公室里。

  林清雪与唐青青心里都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是来自于陈扬,他们不愿意相信陈扬是间谍之类的。

  因为她们和陈扬相处时很是舒服,惬意。

  也是真的在信任陈扬。

  “为什么雷哥你肯定陈扬有问题?”林清雪不由问道。

  霍雷深吸一口气,他看向林清雪,沉声说道:“清雪,你和青青还是太单纯了。

  以我的身手,我给一些富豪做保镖,一个月是一百万的价格起步。

  而陈扬这样的身手,是没有价格能够估量的。

  但他这样一个人却来给你做保安,拿着几千块的工资,这不是明摆着的有问题吗?”林清雪与唐青青无话可说了。

  之后,林清雪让唐青青带霍雷去休息。

  她则将 老夏叫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老夏显得有些拘谨,坐了半个屁股在沙发上。

  林清雪看向老夏,说道:“夏队长,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老夏恭敬的说道:“总裁,您问吧,只要是我老夏知道的,一定都告诉您。

  ”林清雪说道:“你觉得陈扬是个什么样的人?”老夏微微一怔,随后脱口而出的说道:“他是个混球。

  ”林清雪不由愣住,她本以为老夏会说陈扬是个好人。

  因为陈扬如果是间谍,一定会善于伪装自己,跟大家打好关系。

  “哦,怎么混球法?”林清雪再度问道。

  老夏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自知失言了。

  他正色说道:“总裁,我只是说我心里的感觉,如果我说错了,您别介意。

  ”林清雪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不会介意。

  ”老夏说道:“陈扬是个特别洒脱的人。

  他好像对一切东西都不太在乎,包括钱财。

  ”林清雪说道:“你觉得他可能会是商业间谍吗?”老夏沉吟半晌,说道:“我觉得不是。

  ”林清雪说道:“那他这样的身手,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来做个普通的保安呢?”老夏说道:“也许并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他喜欢,他是个爱好无拘无束的人。

  ”林清雪始终还是想不通,最后便说道:“谢谢你,夏队长。

  你回去吧。

  ”“好的,总裁!”老夏站了起来。

  老夏走了之后,林清雪陷入了沉思。

  她给唐青青打电话。

  “青青,说心里话,你真觉得陈扬会是商业间谍吗?”林清雪沉声问。

  唐青青沉默下去,好半晌后才说道:“我觉得不是。

  但是他的确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林清雪微微叹息一口气,随后挂了电话。

  她站了起来,决定去找陈扬。

   苏晴刚刚下班,她走出了手机专营店。

  一出门便看见了陈扬。

  陈扬咧嘴一笑,爽朗的喊道:“ 晴姐

  ”苏晴也是微微一笑,她似乎有些习惯陈扬的存在了。

  走下台阶和陈扬汇合,随后她左右看了一眼,却是没有看到那辆宝马车。

  苏晴马上想到了什么,不由失色道:“是不是因为你公车私用被你们老板知道了?”她的脸上充满了歉意。

  陈扬知道这时候如果自己(名人哲理故事)说是的,一定会让苏晴愧疚,从而让两人更近一步。

  但他却是不忍心,只是说道:“晴姐,你别多想了,跟你没关系的。

  ”“那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苏晴问道。

  陈扬沉默下去。

  他好半晌后抬头苦笑,说道:“我的老板认为我是商业间谍。

  ”“为什么?”苏晴微微一惊。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咱们边走边说吧。

  ”苏晴点点头。

  两人朝前方走了过去,街道上车水马龙。

  夕阳的余晖如万丈金光倾洒在两人的身上。

  这样的一副画面是那样的唯美而永恒。

  这时候,陈扬才说道:“我是在雅黛公司上班,雅黛公司你知道吧,晴姐?”苏晴说道:“我知道。

  当初还想去那儿应聘来着,不过她们对非专业的人才开的薪资不高。

  怎么了?”陈扬说道:“我在雅黛公司做保安。

  这两天,有人找雅黛公司的麻烦,我帮老板解决了麻烦。

  不过,老板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来做保安,明显是有问题。

  ”“那你到底有问题吗?”苏晴问道。

  陈扬说道:“没有。

  ”苏晴说道:“其实我也有些奇怪,我看得出你好像身手很不错,车也开的好。

  你这样的人去做一个保安的确不太符合常理。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这是我喜欢的生活,没有别的解释。

  ”苏晴嫣然一笑,说道:“不管怎样,我相信你呀。

  ”陈扬心头一暖。

  苏晴宽慰着说道:“别不开心了,你们老板不相信你,不要你是他的损失。

  走吧,我请你去喝冰啤酒。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还是要买酒回家里吗?我好怕晴姐你非礼我。

  ”苏晴脸蛋顿时一红,她却是不太能开得起玩笑的。

  陈扬见状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不过,苏晴还是真想喝酒。

  对于陈扬的人品她是很信任的。

  这也是基于上一次陈扬的表现。

  如果苏晴早知道陈扬一直偷窥她洗澡,她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

  便在这时,陈扬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是林清雪打过来的。

  陈扬接通。

  那边林清雪说道:“我们见见面吧。

  ”陈扬淡淡说道:“我现在有些忙,没时间。

  ”林清雪不由语塞,这家伙真是太拽了。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林清雪说道:“其中也许是有什么误会。

  ”陈扬倒没那么小气,所以也不愿意跟林清雪生气。

  虽然被她们误会,这的确让陈扬有些心灰意冷。

  但是转念,陈扬想到了死去的林南。

  暗道:“林南就这么一个妹妹,清雪还是个小姑娘。

  自己何必跟她一般见识?”想到这,陈扬缓和了语气,说道:“清雪,我与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以,我其实是做不了你们的主的。

  如果到时候,我一旦输了,你们可以不承认。

  因为你们根本没有答应过。

  另外,你放心吧,我也绝不会输。

  所以,到底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没什么好谈的。

  三天之后,自有分晓,你说呢?”林清雪娇躯一震,她猛然醒悟过来。

  她知道自己错的太离谱了,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可以想见,自己和青青到底是有多伤陈扬的心。

  他一心一意的保护自己和青青,可自己却和青青怀疑他的动机。

  “对不起!”林清雪眼眶一红,她努力镇定情绪,说道。

  陈扬听出她的伤心语调来,心头一软,当下爽朗一笑,说道:“傻丫头,我当你是妹子,没什么对不起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们?”林清雪始终奇怪。

  陈扬沉默下去。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用过去那套来敷衍林清雪,可是他又不想告诉林清雪,林南已经死了。

  “也许是缘分吧。

  ”陈扬最后说道。

  “我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

  来你这里也是个机缘,既然认识了,我不可能看着你们有难而袖手旁观。

  ”“真的就是这样?”林清雪说道:“可是,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做一个保安?”陈扬不由感到头疼,他半晌后说道:“做保安也没什么不好,这是我喜欢的生活。

  你只要知道一点就好,我绝不会害你。

  ”林清雪说不出话来。

  她也不可能就此完全相信陈扬,彼此之间的信任是需要时间来证明的。

  随后,两人结束了通话。

  苏晴一直在旁边听着。

  “刚才打电话的是你的老板?”陈扬点点头。

  “原来你的老板是个女孩子。

  ”苏晴由衷的说道:“你的老板真了不起。

  ”苏晴是感伤自身,觉得自己一事无成。

  陈扬见状,微微一笑,说道:“晴姐,你也是独一无二的。

  ”苏晴眉头一舒,浅笑说道:“你真会安慰人。

  ”陈扬呵呵一笑。

  苏晴又想起什么,关切的道:“我刚才听你说什么三天之后输了赢了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扬不想苏晴担心,就随口说道:“小事一桩,我可以解决的。

  ”苏晴见陈扬如此说,也就不再多问。

  买好烧烤和啤酒,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夜幕刚刚降临。

  还是在苏晴的房间里。

  不过今天苏晴的房间里收拾的很整齐。

  两人在桌前坐下,互相碰杯。

  这大夏天的,吹着电风扇,喝着冰啤酒,吃着烧烤倒也很是惬意。

  苏晴举止优雅动人,吃起烧烤的时候,那小嘴格外的勾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一口。

  陈扬闻着苏晴身上的香味儿,只觉心旷神怡。

  很快,几听啤酒下肚。

  苏晴的脸蛋一片酡红,她的酒量并不太好。

  所以这时候有些晕晕乎乎,胆子也大了很多。

  她忽然说道:“陈扬,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陈扬呆了一呆。

  他倒是想说自己喜欢她。

  可他更知道苏晴其实很敏感,他怕自己说出来,苏晴会离开这个出租房。

  说来惭愧,陈扬觉得自己最怕的是晚上不能再看见苏晴洗澡。

  那是他一天中最快乐最期盼的事情啊!“怎么不说话啦?”苏晴巴巴的问,她嘴角带着一丝俏皮的味道。

  这样的苏晴,娇憨而可爱,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母亲。

  陈扬便说道:“因为晴姐你很漂亮,你的气质很好,让人想要亲近。

  晴姐你是美好的事物,所以我会忍不住对你好。

  这就像是人看见漂亮的花,会忍不住的去爱护。

  ”不得不说,陈扬还是很懂女人心的。

  女人最喜欢什么?千古不变的就是喜欢被夸漂亮。

  苏晴听了果然喜滋滋的,但嘴上还是说:“我漂亮什么,我都是人老珠黄了。

  ”陈扬马上夸张的说道:“如果晴姐你都不漂亮,那天下还有漂亮的女孩子吗?”“哈哈!”苏晴大笑,说道:“你个小家伙,油嘴滑舌的。

  ”陈扬马上老实的说道:“晴姐,我是绝对的有一说一,实话实说啊!”苏晴开怀大笑,笑的泪花都出来了。

  她是真的开心,她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来,干杯!”苏晴举杯说道。

  陈扬也立刻举杯。

  喝着喝着,最后苏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陈扬看着躺在床上的苏晴,她的黑色套裙微微岔开,能看见雪白的大腿,还有里面内.裤的颜色。

  这真是香艳到了极点。

  陈扬的欲望又疯狂的涌了上来。

  他真想不顾一切的去脱掉苏晴的裙子,从后面来进入苏晴的身体里面。

  那该是最极致的享受。

  可是,陈扬还是狠狠的压抑住了这种欲望。

  就像苏晴是花,自己一旦这么做,等于是摧残了这花。

  将来便再没机会欣赏这花的美好。

  他觉得自己不能辜负苏晴的信任。

  所以,陈扬狠狠的喝了两口冰啤酒,压下肚子里的火之后,这才帮苏晴洗脸洗脚,最后关灯,默默的离开了苏晴的房间。

  帝豪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罗忍盘膝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片幽暗,并没有开灯。

  那落地窗的缝隙处,外面的华灯余晖照了进来。

  罗忍的呼吸和整个客厅融为了一体,外人很难发现里面有人的气息存在。

  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

  罗忍淡淡的说道:“进来。

  ”门便被推开,那独眼和齐娇娇一起进来。

  齐娇娇手上托了食盒,食盒里全是美味可口的素菜。

  独眼一进来便殷勤的喊道:“师兄。

  ”齐娇娇也说道:“罗大哥,我们给你准备了素斋,您快来用餐吧。

  ”罗忍也不答话,只是落下了双腿,改为坐在沙发上。

  “通知得怎么样了?”罗忍问独眼。

  独眼不敢怠慢,说道:“回师兄的话,朱洪智,薛连虎,刘正义三位大师都答应前来做公证了。

  至于鹰王,还有小武王,他们都说抽不开身,所以不能前来。

  ”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巴自由恋爱女子被家人砸死 联合国谴责